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公孫部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公孫部族字體大小: A+
     

    阿蠻很焦燥,在屋子裡轉來轉去地等待著消息,這幾個月來,他就沒有睡過一個安生覺,草原上的亂象已經讓整個公孫部族處於極度的危險之下。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公孫族來到積石山已經兩年有餘了,自從兩年前他帶著部族遷移到了這個地方之後,就在這裡紮下根來,修建了永久性的老營。這裡是一個好地方,不僅有水源,周邊草場資源也十分茂盛,更重要的是,積石山易守難攻,這裡,實在是很適合他這樣的小部族生存發展。他將牲口等養在山下,精壯的戰士也駐紮在山下,不過老弱婦孺卻都安置在山上,一座座的石屋,木屋,就是他的部族這兩年在這裡繁衍生息的結果。

    但匈奴的一場大敗,讓這美好的生活快要化成泡影了,這幾個月來,積石山已經遭受了幾次攻擊,好在前來攻擊的都是一些與自己差不多,甚至還要弱小一些的部族,自己依仗地勢,已經消滅了好幾股敵人了。

    但是昨天得到消息,一股超過五百人的馬賊已經聚集在了五十里之外,他們的目標是誰不問自知。

    五百騎!阿蠻痛苦地揉著腦袋,他的整個部族,算上十六歲到六十歲的所有男人,也只能湊齊五百騎,怎麼擋得住這股如狼似虎的馬匪?

    「阿蠻,將部族都撤到山上來吧,依山而守,我們還有一千多奴隸,發給他們武器,也是可以幫助守衛的,我想,他們也應當知道,馬匪殺了過來,他們也是活不了的。給他們說明這個利害。多多少少也是一些力量。」阿蠻的女人,公孫部族的女主人德香開口勸道,「主動前往殺敵,我們是沒有這個實力的。」

    阿蠻苦笑。「這些奴隸是不想死。但是他們對我們就很忠心么,發給他們武器。如果反噬起來,我們死得會更快。」

    德香不由沉默。這一千多奴隸是公孫部族或抓或向其它部族買來的,這兩年,利用這些奴隸在積石山下的積石湖畔開荒屯墾。公孫族擁有了不少良田。現在的公孫部族不僅放牧,也能自產糧食,這也是他們不用像其它部族那般非得隨季節遷移的原因。奴隸自然是不順服的,這些人中,大都還是戴著鐐銬在勞作。

    「族長!」外間奔進來一個年輕的戰士,滿頭大汗,臉上卻是說不出的惶恐。

    「公孫義。探到了什麼情況,那些該死的馬賊,已經向我們這裡出發了么?」阿蠻一迭聲地問道,反手放在桌上的彎刀。插在腰帶上,「他們來了,是不是!」

    「族長,死光了,這些馬匪,全都死光了!」公孫義喘著粗氣,大聲道,「族長,他們全部被殺光了。」

    「死光了,馬匪都死光了?」阿蠻的第一聲是狂喜的歡呼,第二聲可就變成了驚疑的反問,而德香在瞬息的高興之後,也是滿面的恐懼,於他們而言,只怕是去了一隻狼,卻迎來了一隻虎。

    「誰?是哪個部族下的手?」阿蠻的聲音有些顫抖。

    「族長,不是我們匈奴部族,而是扶風人,我看到了他們的旗幟。他們的先鋒騎兵,在昨天那一場大雨之中突襲馬匪大營,將五百餘馬匪,幾乎斬盡殺絕,只有極少數的人逃了出來。」公孫義的面容有些扭曲,顫聲道。

    「扶風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阿蠻大叫起來,「他們有多少人?」

    「他們大約有三百餘騎人馬!」公孫義的話讓阿蠻剛剛落了一點心,但隨後的一句話,卻又讓他瞬間落入了深淵,「騎兵背後,還有步卒,我遠遠地看著,怕不有數千人,帶著數百輛大車,浩浩蕩蕩,看不到頭尾。」

    阿蠻只覺得渾身的力氣隨著公孫義的話被抽了一個乾乾淨淨,扶風軍大舉來襲,這方園百里之內,除了積石山,哪裡還會有第二個目標?此時此刻,他更願意麵對一群馬匪,馬匪雖然難對付,但紀律渙散,只消能撐過他們前幾輪進攻,他們或許就會因為損失過大而退走,但扶風軍就不同了,這是一支紀律嚴明的隊伍,對上他們,自己毫無勝算。

    「怎麼辦,怎麼辦?」他喃喃地道。跑是跑不了的,除了戰士,他還有公孫部族數千口子老弱婦孺,還有這兩年積蓄起來的部族財產,全都不要了么?

    「阿蠻,將所有人都撤到山上來吧。」德香亦是臉色慘白,但比起阿蠻,卻還顯得鎮定一些,「我曾聽商隊說過,扶風軍對匈奴人並不是特別敵視,那個賀蘭部不就與他們特別交好么,前兩年,我們還通過賀蘭部的商隊買過他們的酒和其它一些貨物呢?」

    「是啊是啊,扶風人的地盤不在草原之上,他們來這裡,必然不會是為了搶這塊地盤的,一定會有辦法的!」阿蠻一躍而起,「公孫義,先將山下所有的人,牲畜,都撤到山上來,然後,然後你帶一些人,帶上一些牲畜,去慰勞他們,搞清楚他們的來意。」

    他回頭看了一眼德香,「然後再作決定吧,德香,你看如此可好?」

    「這樣甚好,伸手不打笑臉人,我們好意去犒勞,他們總不會立刻便刀兵相見的。」德香點頭道。

    積石山上上下下一片忙亂的時候,孫曉與賀蘭燕統率的軍隊,已經逼近了積石山,在橫刀帶回確切的消息之後,孫曉沒有絲毫遲疑,立刻便下令推進。傍晚時分,大隊抵達積石山,傍著積石湖,紮下了大營的營盤。

    「好地方,真真正正好地方!」看著遠處險峻的積石山,再看看大營旁邊那清澈的,方圓數里的積石湖,以及湖邊那一片片被開墾出來,長勢正好的莊稼,孫曉是滿意得不能再滿意了。這裡,真正是一個建立巢穴的好地方。

    最妙的是,這個什麼公孫家族替他作了不少前期的工作,讓他省了不少功夫。

    「這個公孫族的阿蠻是個妙人!」孫曉看著麾下將領,「居然還屯田種莊稼,教頭,這可與你們匈奴部族絕大部分都不一樣啊!」

    「有什麼不一樣的?」賀蘭燕沒好氣地道:「你去過匈奴王庭么?那裡,也形成了規模很大的集鎮,雖然比不得中原城市,但也不小了,匈奴王的麾下,除了游牧部族之外,自然也有屯墾的奴隸的。這裡才多大點規模,要是你去了王庭,看到了哪裡的規模,豈不是連舌頭也要吞下去?」

    聽著賀蘭燕的話,孫曉不由好奇地道:「哪原來賀蘭部,怎麼從來沒有這麼做過?」

    「我們部落小,一直流離失所,沒有固定的地盤,而且,即便有固定的地盤,也沒有這樣的地理條件,如何屯墾?再後來,認識了高遠,我們更多的是干起了商隊的活兒,利用這個賺錢,然後從扶風買糧食等物品,倒也不需要種田了。」賀蘭燕道。

    「原來如此!」孫曉連連點頭,「我還以為匈奴部族只放牧,不種糧的呢?」

    「你說得也不錯,但凡這種屯墾,都是由奴隸來做的,匈奴人,當真是不會種地的。」賀蘭燕淡淡地道:「看來這積石山的公孫族,手裡有不少的中原奴隸!」

    孫曉嘿嘿地笑了起來,「越多越好,以後就都是我們的了。」

    幾人正說著話,營前哨樓之上,突然傳來示警的號角之聲,孫曉與賀蘭燕對視了一眼,面面相覷,「這個阿蠻不會腦袋被燒糊塗了吧,居然敢來襲擊我們?」賀蘭燕喃喃地道。

    兩人拔腳欲趕往前營,卻看到前頭正自健步如飛而來,「孫將軍,教頭,公孫族不知道搞什麼名堂,現在一個叫公孫義的傢伙趕了一大群牛羊到了我們大營門口,要求見將軍,還說什麼特來犒勞我軍!」

    「喲,這個阿蠻連這個也會?」孫曉大笑了起來,「牛羊收下,這個公孫義不就是要來探探我們的虛實么,給他這個機會,大營里準備一下,讓這個公孫義開開眼界。」

    公孫義兩腿有些發虛,雖然對方並沒有為難他,收下他送來的禮物之後,只說將軍要當面謝他,便讓人領著他入營,看著沿途按刀而立的身著青衣制服的扶風士兵,他的腿肚子就不由自主地哆嗦起來。這讓他感到有些羞愧。自己也算是匈奴勇士,怎麼能如此不堪?

    他竭力地挺起胸膛,讓自己顯更更加昂揚一些,但馬上,他的眼睛就被旁邊的一群正在忙碌的民夫給吸引了過去,天啊,他們正在組裝什麼?看著他們身邊那一台台已經組裝完畢的床弩,公孫義險些昏了過去,粗粗掃了一眼,他就看到了超過二十台的床弩。

    他的臉色發白,剛剛打起的精神,立馬便又蔫了下去。好不容易到了中軍帳前,他看到的是一片閃著寒光的刀林,兩排士兵手持著巨大的長刀,橫眉冷目地瞧著他,大帳口,兩個八尺大漢目露凶光,猶如野獸一般。其中一個臉有刀疤的傢伙,甚至還舔了舔了嘴唇,就是這個簡單的動作,讓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

    「公孫義是吧?」另一個手裡提著一柄大刀的人向前一步,起落之間,刀上的鐵環嘩嘩作響。

    「是,是,公孫族公孫義,奉族長之命前來犒營大軍!」公孫義彎下了腰,畢恭畢敬地回答道。

    「犒勞?」漢子嘶嘶地笑著,「請吧,我家將軍要見你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玄界之門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
    大帝姬顫抖吧渣爹聖尊異世重生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