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唯有重情,方會重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唯有重情,方會重義字體大小: A+
     

    張守約站在府門口迎接高遠。現在的高遠有這個資格讓他降階相迎,但讓所有遼西諸人驚訝的是,擺出如此隆重排場的張守約卻沒有穿著正式的官服,而是身披一件常服,雙手背負,就這樣站在府門口。

    張守約自然有他的考量,他與高遠的關係有些複雜,而這其中的彎彎繞繞,很多東西只有高遠與他能夠理解,穿著官服,雖然正式,倒顯得生疏了,倒不如身著便服,更能體現兩人之間不同尋常的關係。

    遠遠地看見張守約,高遠已是翻身下馬,疾步走向張守約,雙手抱拳,一揖到地,「高遠見過張郡守!」

    張守約對於高遠的恭敬態度極其滿意,大笑著彎腰雙手扶起高遠,「高將軍,切勿如此,如今你可是朝廷征東將軍了,你我當得平級論交了。」

    「非也非也!」高遠連連搖頭,「高遠起自郡守屬下,自當對郡守執下屬禮,即便以叔寶而論,郡守亦是我的長輩,豈敢無禮?」

    聽得高遠這話,張守約似笑非笑地掃了一眼一邊侍立的張叔寶張君寶兩兄弟,「叔寶有你這樣的好兄弟,倒是他的福氣。」

    「叔寶兄弟義氣深重,深合吾心。」高遠笑道。

    張守約哈哈一笑,伸手牽起高遠,「瞧瞧,今是你我二人,一身便服,倒是心有靈犀,瞧瞧他們一個個的,將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樣的,看著便生氣。」

    門口一大群將軍們都大笑起來,張守約武將出身,說話沒有那麼多講究,將領們習以為常,但以長史司馬為首的一波文官,臉色可就有些尷尬了。

    「走走,府衙里已備下宴席與你接風。」張守約攜了高遠,並肩而行。

    酒宴雖然擺在郡守府衙內。但廚子卻是來自遼西城閑雲樓的頂尖人物,一壇壇的美酒更是酒中極品,一入大門,那酒香便已讓人讒誕欲滴。遼西苦寒,這裡的人,倒個個都是善飲的,不過閑雲樓的酒貴得要命,這裡的人,可不是人人都能日日暢飲,此刻聞到酒香,大部人眼睛倒是一下子變得亮晶晶的,今日郡守大人請客,可得敞開肚腹。喝個痛快。

    主位之上擺了兩小桌子,高遠與張守約謙讓一番,無可奈何地與張守約兩人各據一張,左邊第一張,卻是路鴻做了。這自然不是因為他的官職,而是因為他與高遠特殊的關係,而右首第一張,自然歸屬遼西長史彭彬,反而是地位尊崇的兩位張家公子,此刻只能一左一右侍立在張守約與高遠身側,手持酒壺侍酒。

    「各位!」張守約端著酒杯站了起來。「這第一杯酒,我們要共敬高遠將軍,高將軍可是我們遼西走出去的第一位大將,漁陽,全城數戰,高將軍所率我遼西健兒。大長我遼西威風,我等與有榮焉,來,第一杯酒共敬高將軍榮升。」

    眾人轟然應喏,一飲而敬。

    不等張守約說話。高遠已是舉起了張叔寶再次斟滿的酒杯,「張大人的這一杯酒我是有些愧領的,這第二杯酒,我卻是要單敬張郡守了,如果不是張郡守大人-大量,對我高某人的支持,我即便三頭六臂,也早已化為地下枯骨,焉能有今日榮耀。張大人,請受高遠一拜!」

    高遠雙手持杯,舉過頭頂。

    看到高遠態度真誠,張守約不由聳然動容,下頭軍將官員也是驚訝,瞬息安靜之後,眾人卻都是連連點頭,驟登高位,卻是不焦不燥,不忘故主提攜之恩,這份心意可就難得了。

    張守約連連點頭,接過高遠所敬之酒,一仰脖子倒進嘴裡,「好,好,高將軍,高遠,你是一個性情中人,這杯酒,我喝了。」

    高遠直起身子,從張守約手中接過酒杯,「以前若有得罪之處,還請張郡守不要見怪!」

    「如果見怪,早就收拾你了!」張守約大笑著轉身看著眾人,「大家可知曉,一年之前,在南山之下,這小子擺開陣仗攔住葉府車馬,看那駕式,如果我敢阻攔,這傢伙是鐵定敢跟我拔刀子的。」

    眾人轟然大笑,更有人怪聲怪調地大聲喊了起來,「待我長發及腰時,君來娶我可好!」更是惹得大廳之內歡聲笑語不斷。

    「唯有重情,方會重義!」張守約敲著桌子,大聲道:「我之所以看重高遠高將軍,其實自那日始,他這樣的人,只要認了你是朋友,便會一輩子把你當朋友,高遠,現在我們是朋友了嗎?」

    「郡守大人,自今日始,遼西郡事便是我高遠之事,如果誰想動張氏遼西一草一木,先問問高遠手中戰刀應否!」高遠大聲道。

    「好!」遼西諸官,轟然叫好。

    「來,為了高將軍的承諾,乾杯!」張守約大笑道。

    眾人舉杯,一口吞下。

    「坐,坐!」張守約笑吟吟地坐下,「高將軍此來遼西,只是路過,真正要去的目的地卻是琅琊郡,高將軍要去抱得美人歸了。想高將軍與那葉氏小姐好事多磨,如今卻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可喜可賀啊!」

    「借郡守吉言。」高遠笑道。

    「我看你自去琅琊,居然只帶了五百從衛?」張守約問道。

    「五百從衛足夠了。」高遠道:「我這是去娶親,又不是去打仗?」

    張守約臉色有些奇怪:「高遠,葉氏乃是傳世貴族,規紀大得很,你就這樣跑去便想把新娘子帶回來?」

    「還能怎樣?」高遠有些莫名其妙。

    「你呀你!」張守約點點他的腦袋,「路鴻,我就說這小子想不到這些吧?虧得我們提前給他準備了,不然這小子到了琅琊,豈不是要讓琅琊人看我遼西人的笑話?」

    「準備,準備什麼?」高遠問道。

    「婚姻大事,豈可草率,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六禮須齊備,想那葉氏傳世貴族,必然更重視這些面子上的東西,哪怕這些禮儀於你與葉氏小姐根本沒用,但也得做啊,這可是事關女家臉面的事情,想來你是毫無準備的,所以,我這裡,已經為你備好了這些禮儀所需的一切禮品,便是騁禮,卻也是為你準備好了。」張守約大笑,「這可是你路家嬸子與我夫人兩人辛苦了小半個月的成就。」

    高遠不禁張大了嘴巴,「這麼麻煩?」

    「你以為呢?」路鴻撇了撇嘴巴,「你是準備到了琅琊,將葉菁兒抬了便走么?你可知道,為了你去琅琊,葉氏將城中驛館改成你們的新房,已是花了大筆銀錢么?」

    「花這個錢做什麼?難道葉府的地方不夠大么?還需得另外準備一個地方讓我們成婚?」高遠搖頭道:「有這個銀錢,我們可得打多少刀槍,多少羽箭。」

    張守約與路鴻對望一眼,同時搖頭,路鴻更是怒道:「你是娶妻,又不是入贅,豈有在女家舉行大禮的道理,這件事情,葉天南還是做得很有道理的。琅琊與扶風距離太遠,他在琅琊城中另闢一地,作為你的家,好方便完禮。」

    作為一個再世之人,高遠對於這些東西倒是真不在意,不過看著張守約與路鴻兩人認真的態度,顯然,在這個時代,這不是一件小事。

    「反正叔叔與嬸子到時候要作為我的長輩一齊去的,這些事情,我倒是懶得操心,由叔叔與嬸子作主好了。」高遠笑道。

    「完全是一個甩手掌柜!」路鴻嘆道。

    「高遠的心思,都放在大事之上,這些小事,你便多操操心吧!」張守約笑道。

    三人低聲說著話,堂下卻已是吆五喝六地熱鬧起來,張君寶張叔寶兄弟二人手持酒壺,穿梭其間,殷勤勸酒,大堂之內倒是一片和偕。不時會有高遠熟悉的將領上來敬酒,便連長史彭彬與司馬吳溢也上來與高遠一人喝了一杯。不知不覺之間,高遠已是喝下十幾杯酒去,饒是酒量現在已經練習得極大,但如此喝法,卻也是架不住雙郟艷紅,頭暈腦漲了。

    「老路啊,我年紀大了些,可頂不住這樣喝法,我看高遠也差不多了,我與他先退席避酒,你在這裡頂一會兒吧!」張守約看著高遠醉態可掬的模樣,笑道。

    「大人您放心去吧,這裡有我呢!」路鴻點點頭,提著酒壺站起來,大步走向眾人,他知道張守約與高遠兩人必然還有很多事情要商量。

    張守約與高遠借著這個時機,雙雙離席而去。堂中諸人自然不會不注意到這一點,但所有人也知道,這兩位顯然要去商量一些事情了,他們走了,喝酒反而更會盡興,不會如先前一般拘束,黃得勝更是一把扯開了衣衫,露出毛絨絨的胸膛,一腳踏在凳子上,單手舉著一個罈子,流水價般地將酒倒進嘴裡。

    只是張君寶張叔寶兄弟二人,臉上露出些許擔心的神色。但也僅僅是那麼一瞬,兩人便以加倍的熱情投入到了大堂之上轟轟烈烈的拼酒事業中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玄界之門
    萌物遇上高富帥:101天官賜福霸仙絕殺琴帝大帝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