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三百二十九章 最合適的人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三百二十九章 最合適的人選字體大小: A+
     

    孫曉站了起來,走到高遠的面前,「將軍,牛欄山要塞集全軍兩縣之力,歷時近一年,方才完工,此次我去積石山,您需要我用多長時間?」

    「此去積石山發展,不同於牛欄山,此地在我們的控制之下,做任何事情都順風順水,牛欄山就不一樣了,那個地方,現在亂得很,最關鍵的是,那裡有水源,所以,必然有人盤踞於此,即便你站穩了腳跟,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也會面臨著持續不斷的挑戰,而在此期間,我們能給你的支持就有限了,其一,我們還要對東胡作戰,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在你那裡發展到一定的規模前,我不想有外人知道。」高遠道。

    孫曉的一張臉拉得更長了一些,「將軍,您老人家還真看得起我!得,反正這條命也賣於將軍了,但您要將這生意做得大,利錢大,總得給我足夠的本錢吧!本錢稍厚一些,我膽子也壯,腰杆子也挺得直一些。」

    高遠大笑,「本錢當然是要給你的,孫曉,你從中軍挑一千步卒帶去,從現在起,這一千步卒將從中軍名冊之中消失,至於缺口,我將用新兵來補齊。」

    「一千步卒!」孫曉倒吸了一口涼氣,直到此時,他才發現,高遠下的本錢可真是足夠大,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了高遠對積石山的重視,這可是扶風軍現在六分之一的兵力,而且中軍內里老兵居多,戰多力是穩穩高於左右兩軍的。

    「除了這一千步卒,我還給你三百騎兵,這是我們扶風軍中騎兵的三分之一,至於物資,銀錢,你要多少,我給多少。天成,只要是孫曉需要的,你哪兒不許打任何折扣。」高遠轉頭看向曹天成。

    「明白將軍,只要是他要的。我第一時間便給他。」曹天成連連點頭。

    賀蘭雄站了起來,走到孫曉的身邊,「高將軍,孫將軍經營積石山,主要面對的是我匈奴潰兵以及部落,末將願率三百騎兵前去相助。」

    賀蘭雄話音剛落,孫曉已是喜不自勝,「這個好,將軍,有了賀蘭兄弟想助。我想我在積石山立足就容易多了。」

    高遠笑了笑,搖頭道:「賀蘭兄弟不能去積石山,我們要與東胡作戰,以前我與賀蘭兄配合默契,這邊更需要他。而且相比於對付東胡,你哪裡還是要更容易一些,我給你找了另外一個幫手。」

    「不管是誰,恐怕也沒有賀蘭兄這麼合適了!」孫曉遺憾地搖搖頭,賀蘭雄是匈奴人,在匈奴部族之中也是不有名氣,更重要的是。有他這樣一個榜樣在,自己招募匈奴騎兵可就容易多了。

    「誰說沒有!」高遠哈哈一笑,雙掌輕拍,自後堂突然轉出一個人來,屋內眾人眼前頓時一亮。

    「燕子!」賀蘭雄失聲叫了出來。

    「孫曉,我帶這三百騎兵隨你去積石山。你覺得怎麼樣?比我哥哥如何?」賀蘭燕一身戎裝,一手扶彎刀,一手叉腰,站在孫曉面前,柳眉彎彎。鳳眼微眯,從內里卻是透出一股凌厲的光芒狠狠地盯著孫曉,似乎孫曉要是從嘴裡吐出一個不字來,她手裡的彎刀就立刻會出鞘一刀斫下來。

    賀蘭燕的脾氣,扶風老兵之中哪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看著賀蘭燕,孫曉心中暗暗叫苦,如果賀蘭燕跟著去了,這不是帶了一個下屬去,卻是帶了一個祖宗,但眼下這模樣,明顯賀蘭燕已經從將軍那裡將這差事磨了來,自己即便是反對,也得找個時間私下裡去與將軍講,眼下卻是不能吃眼前虧,惹惱了這女魔頭可不是好玩的。

    「合適,合適,簡直是太合適了。像賀蘭教頭這樣的大美女往積石山上一站,那些匈奴潰兵們保證聞風來投,省事,省事多了!」孫曉皮笑肉不笑地徑直退回到了一邊坐下。

    「羽程,我要借你兩員大將,去為燕子保駕護航,你可捨得?」高遠的目光轉向一邊的白羽程。

    「將軍是想要和橫刀吧?行,沒問題,將軍令我組建斥候營,這兩個傢伙衝鋒陷陣,好勇兇狠那是一把好手,但干斥候卻沒這份機靈,放在我這兒也是浪費了,將軍能看上他們,那是他們的福氣。」白羽程聳聳肩,「回去之後,我就讓他們兩個收拾包袱,去找賀蘭教頭報到。」

    高遠雙手一合,「那就如此吧!接下來我們來議議,對東胡作戰的方略!」

    日頭過午議事才結束,賀蘭雄走出議事廳,不由有些垂頭喪氣,雖然有心裡準備,但真到了這一時刻,他仍然是心裡有些難受。

    高遠不讓他去積石山,不僅僅是因為東胡戰場之邊更需要他,而是擔心他去了積石山後會帶來一些後患,自己在匈奴部族之中還是小有名氣的,此次孫曉去積石山,招募匈奴潰兵加入扶風軍,如果是自己,極易將這些人團聚在自己的麾下,從而形成一股新的勢力。而燕子就不同了,他終究是女人,心思也簡單得很,孫曉等人看似畏懼賀蘭燕,那隻不過是看在高遠的面子上,當真玩起心眼來,自己的妹妹哪裡是這些人的對手?

    他垂下頭,既然自己選擇了這條路,那就得認清現實,接受所有的可能。

    「哥哥!」胳膊一緊,被一隻手給攀住了。「你不大高興是吧?」

    賀蘭雄轉過頭,搖搖頭,「談不上不高興,也說不上高興。燕子,高遠怎麼找上你來做個差使,你也就這麼答應了?」

    賀蘭燕咬著嘴唇,半晌才道:「哥,昨天,高遠找到我,跟我說了這個事,他說你肯定是想去的,但他卻不能讓你去。」

    「他還跟你說了什麼?」

    「他說,你們是兄弟,他想將這份友情一直保持下去,保持到你們頭髮花白,躺在床榻上不能動彈的那一天,所以,有些事情,現在看似無情,甚至生硬,但從長遠來講,卻是必須的。他雖然沒有明說,但我懂他的意思。」賀蘭燕低聲道:「哥哥,我知道你一向有大志,可形式逼人,你,還是放下那份心思吧!」

    賀蘭雄苦笑,「不放下又如何?也罷,高遠雖然沒有跟我說明這件事,但跟你說了,也就跟我說了沒什麼兩樣,也免得讓我們兩個尷尬,他這樣開門見山,明鑼明鼓,我反而好受一些。他說得對,要想我們的友誼保持長久,總得要有人作出犧牲的。只是燕子,積石山之行,並不好做啊!」

    「沒事兒,我能做好,其實我願意去積石山,除了他所說的這個原因之外,還有我自己的原因。」賀蘭燕抬起頭,眼眶裡陡然之間蓄滿了淚水。

    「別說了,我明白,燕子,你讓我放下,你也要放下才好。」賀蘭雄嘆道:「我們兄妹,就是前世欠了他的,這輩子要當牛當馬來還債罷了。」

    「哥,你當真放下了?」賀蘭燕還是有些擔心地看著兄長。

    「不放下又能怎樣?時也勢也,如果強自為之,不但自己不得好死,也會邊累得你和族人再次陷入苦難之中。」

    「其實放下也不見得就是壞事!」賀蘭燕卻是笑了起來,看起來整個人要輕鬆了不少,「哥,那條路太難,於我而言,只需要一個好好的兄長,不需要一個英雄的兄長。而對我們的族人而言,他們更需要的是現在的安寧,這一份平靜於他們而言,等得太久了。」

    兄妹二人相攜而去,而在高遠自己的書房之中,張曉正在向高遠大吐苦水,苦苦哀求高遠換一個騎兵將領,好歹也不能讓賀蘭燕跟去。

    「將軍,我是帶一名騎兵將領過去呢,還是找一個祖奶奶過去呢?賀大小姐,我可實在是管不了的。」孫曉賴在高遠的書房之中,翻來覆去的說著這一件事情。

    而高遠,聽而不聞,視而不見。

    「孫將軍,高將軍讓賀蘭燕跟著你去,這是有著深遠考慮的。」蔣家權終於是受不了孫曉這個糾糾大漢在高遠面前扮痴耍呆,那模樣,只差拉著高遠的袖子撒嬌了。雖然投入高遠麾下不久,但蔣家權已經將高遠麾下的這些將領了解得差不多了,孫曉,是高遠最為看重的,也最相信的心腹,高遠多次離開扶風,留在大本營里替他看家的,無一例外的都是這個孫曉。而這一次,出去替高遠經營另一個巢穴,高遠毫不例外的又選中了他。

    「如果不是賀蘭燕去,就必然是賀蘭雄去,你需要一個熟悉匈奴情況的幫手,而賀蘭雄去的話,很可能帶來不可測的後果。賀蘭雄本人是有雄心壯志的,如果跟著你去積石山,招募了大批的匈奴騎兵之後,這支匈奴騎兵是姓高呢,還是姓賀蘭呢?」蔣家權直截了當地問道。

    聽著這話,孫曉不由一呆,半晌才道:「可是賀蘭燕這個姑奶奶,怎麼肯聽我的號令?」

    「我也跟著你去,有我在,我保證賀蘭教頭會聽你的命令!」門口突然傳來一個聲音,眾人轉頭,便看見了拄著拐棍的步兵站在門口,也只有他,才能無聲無息不經通報便出現在高遠的書房門口。

    看到他,高遠,蔣家權都站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
    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修真歸來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