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二十八章 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字體大小: A+
     

    收拾起自己的心情,高遠的目光轉幾坐在自己左側的新任征東軍長史蔣家權:「蔣大人,開始吧!」

    蔣家權站了起來,向高遠欠身為禮,轉過身來,看著帳下諸將,這一刻,他的心中是激動的,他終於有了一展報負的舞台。在他的面前,是堪稱天下精銳的扶風軍,雖然眼下還很稚嫩,但只要善加經營,假以時日,眼下這個還很稚嫩的幼獸必然能成長為一個鯨吞天下的龐然大物,而現在天下的時勢也正為扶風軍提供了一個機會。

    天下行將大亂!這便是蔣家權的看法,大亂之時,兵火必然燒及這片大陸的任何一個地方,這樣的局勢之下,高遠偏居扶風這一隅之地,本來的劣勢卻成了優勢,草原上匈奴的覆滅更是讓扶風軍去掉了側翼一個大敵,唯一的一個敵人,就是東胡了。

    那麼接下來,扶風軍的任務就很清晰了,一手打擊東胡,這一點,可以藉助燕國的力量來完成,第二手就是急速地發展壯大自己的力量,混亂的草原為扶風軍提供了壯大的基礎。

    當各個國家的目光注意到扶風軍的時候,他已經成長成了一個不容忽視,不能小覷的強大力量了。

    「各位將軍!」蔣家權清了清嗓子,聲音有些大,話一出口,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看著屋內一眾將領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情,他不由老臉一紅。真是失態啊,不過這也怪不得自己,能有機會一展心中所學,誰能不激動呢?

    「各位將軍。」沉下心神,蔣家權再次開口了,「綜合各種情報,我們已經可以清晰地看到,東胡已經準確地判斷出了我大燕將對他們發起一場傾國之戰,所以現在。他們開始調集兵力,積聚糧草,曾經被將軍一把火燒掉的榆林,現在又被重建起來了。」

    說到這裡。屋裡的將領們都笑了起來。

    「所以,與東胡這一戰,任何投機取巧的戰法都將失去作用,這將是一場面對面的硬仗。」

    鄭曉陽大笑著道:「扶風軍從來不怕打硬仗,任何擋在扶風軍面前的敵人,都將被我們碾碎,勝利只會屬於我們。」

    鄭曉陽的話,在屋子裡引起其它將領的共鳴,這幾年來,與東胡人作戰。扶風軍基本上就沒有輸過,扶風軍可以說是踏著東胡人的屍體一步步發展起來的,如果說大燕其它地方的將領談起東胡,就會恐懼於對方那踏碎一切的鐵蹄的時候,扶風軍卻是不屑一顧。

    「鄭將軍豪氣衝天。蔣某佩服之至,」蔣家權微笑著,「鄭將軍,如果現在有一支東胡軍隊在你的面前,他們有一萬人,你能完全殲滅他,但你自己要損失一到兩千人。你會不會打這場戰事?」

    鄭曉陽想也沒想,「打,當然要打,差不多十比一的比率,我們大佔便宜。」

    「很好,我們打贏了這一仗。向前挺進,這一次東胡人有兩萬鐵騎,我們仍然可能戰而勝之,代價是付出二到三千人的代價,鄭將軍打是不打?」

    「打!」鄭曉陽一張嘴巴。乾淨利落地吐出一個字,但這個字剛剛出口,臉上顏色就變了,看著蔣家權,眼睛瞪得溜圓,顯然已經反應過來了,臉一下憋得通紅,「打個屁啊,咱們攏共就只有六七千人,這樣打下去,老本都折沒了!」

    「這就對了!」蔣家權臉色凝重,環視著屋內眾將,「比起東胡來,我們的實力太過於弱小,雖然扶風軍以前面對東胡戰功彪炳,戰無不勝,但我們必須要面對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與東胡人作戰時,時傾盡全力,而東胡人,卻在隨意應付。這一進一出之間,就是我們節節勝利的真正原因,而現在,情況不同了。」

    蔣家權回首看了一眼主位之上的高遠,見他面色平靜如常,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直言不諱而有所慍怒,才接著道:「這一次我們要面對的是東胡的主力,而這一場戰事是大燕與東胡的國戰,與東胡比起來,我們實在太弱小,如果不顧一切地與東胡硬來,說不定剛剛崛起的扶風軍便會煙消雲散。而即便我們小心翼翼,也可能會因此損兵折將,實力大減。」

    孫曉皺起了眉頭,「蔣長史這麼一說,是不是代表著我們就不能出戰呢?可如果這樣的話,只怕大面上也交待不過去,先不說朝廷那頭肯定是會嚴詞直斥我們怯懦畏戰,而遼西的張郡守恐怕也會不滿。」

    「畢竟,將軍是征東將軍啊!」他補充了一句。

    「不是不打。」蔣家權笑著擺擺手,「將軍與太尉周淵,御史大夫寧則誠之間的恩怨想必大家也很清楚,他們暗算將軍沒有得手,這一次必然是正大光明地用陽謀,逼迫將軍作戰,從而削弱我扶風軍的實力。所以,我們要在打的基礎之上,不但要保存實力,更要暗地裡增長實力,否則,我軍在與東胡人作戰的過程之中傷亡慘重,自顧不遐的話,他日朝廷大軍蜂湧而至的時候,或可不費吹灰之力,便將我等一口吞下。」

    「蔣長史說得太嚇人了!」顏海波揪著下巴之上剛剛長出來的一小撮鬍子,「您老看來是胸有成竹了,就直說,我們要怎麼辦才能不讓那兩個龜孫兒得逞唄!」

    顏海波比高遠還要小,今年還沒有滿二十,這屋內就數他年紀最小,看著他倚小賣小的模樣,屋內響起了一陣善意的嘲笑之聲。

    「在我們進攻東胡的過程之中,我們要拉一個人下水,與我們聯手,這樣,我們的實力會有所增長。」

    「張郡守!」孫曉猜道。

    「不錯,這就要靠將軍去說動張郡守了。」蔣家權轉頭看向高遠。高遠微微頷首。

    「即便如此,我們在進攻東胡的過程之中,也應當小心翼翼,以慢為主,穩打穩紮,絕不冒進。我們的目的,是等待朝廷主力抵達。而在這之前,東胡人也可能發動先發打擊,如果出現這種情況的話,我們守要守得住,退要能退回來,總而言之,仗要打,卻也要保存實力。」蔣家權道。

    「怎麼打,長史已經說了,但您先前所說的,我們在這個過程之中還要不動聲色地發展壯大,恕我愚昧,實在想不出什麼好法子來。」孟沖沖著蔣家權拱了拱手,「在我看來,后一點,只怕比前一點更難。」

    「孟將軍忘了現在的草原么?」蔣家權笑看著孟沖,「匈奴敗於秦人,已經殘破不堪,草原之上,現在仇殺不亂,亂成一團,匈奴人已經完了,現在除了秦人設立了一個山南郡之外,其它的勢力都還沒有敏銳地發現一點,或者說還沒有反應過來,這便是我們的機會,將軍,關於這一點,還是由您來說吧!」

    蔣家權看了一眼坐在另一側的賀蘭雄,沖他點點頭,當著這個匈奴人的面說匈奴人完了,心極細的他還是向賀蘭雄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蔣長史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匈奴人已經失去了控制局面的能力,而秦人與趙人一戰,雖勝,卻也傷了元氣,設立了一個山南郡,徒有其表,控制力不強,而趙國連著在兩個戰場之上失利,國內亂成一團,根本無遐顧及,大燕一門心思在想著征服東胡人,也沒有將目光投到草原之上,這便是蔣先生所說的機會了。草原之上,有大批失去部族的匈奴人,這些人都是上好的騎兵來源,而原來那些被匈奴部族奴役的奴隸,也是我們可以爭取的對象,所以,我決定,在準備與東胡作戰的過程之中,派出一支人馬,進入草原。」高遠站了起來,沖身後的鐵泫與丁渭丟了一個眼色,兩人馬上走到屋子中間,將一幅極大的地圖展開來。

    高遠走到地圖前,手指點著一個地方,「積石山,這裡是我與長史大人兩人選定的地方,我在這裡,要建一座新的要塞,就像我們的牛欄山要塞一樣,同時,以他為基礎,招攬匈奴騎兵,收容各部奴隸,在這裡,開荒墾田,設立工坊。」

    高遠轉身,看著麾下眾將,「我需要一個經驗豐富的人來主持這項大計,誰願自告奮勇?」

    此語一出,帳下大將們卻是如駝鳥一般,一個個都將頭埋了起來,一聽高遠的計劃,眾人就知道,這完全就是一個瑣碎活兒,這裡絕大部分人,拿刀砍人都是好手,但要去主持這樣一項大的工程,卻是力有未逮,而且也不願意。

    高遠嘴裡如是問著,眼光卻始終落在一個人的身上,這個人,卻是他與蔣家權,曹天成等人商量好了的。

    孫曉感到背上火燒火燎的,一聽高遠說出這話來,他就知道大事不好。所以他的頭比誰都埋得深,身子縮在椅子里,恨不得自己會隱身法,讓將軍看不見自己才好。

    饒是如此,他也感覺到高遠的眼光始終落在自己的身上,他終於熬不住了,抬起頭迎向高遠的目光,眼中滿是哀怨:「將軍,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高遠放聲大笑,「這牛欄山要塞建得極好,我極滿意,孫曉將軍,此等大任,非你莫屬。」

    屋內響起一片如釋重負的呼氣之聲,鄭曉陽笑嘻嘻地道:「恭喜孫將軍,賀喜孫將軍!」一邊的顏海波那霸等人無不拚命點頭,惹得孫曉怒目而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
    鳳囚凰遮天贅婿重生影后小軍嫂超級卡牌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