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二十五章:我加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二十五章:我加入字體大小: A+
     

    兩人沉默著你一口,我一口,灑壺裡的酒液在迅速減少。輕風拂過山丘,讓燥熱的空氣終於帶上了一絲清爽。天空突然暗了下來,兩人抬頭,卻發現一大團雲彩隨風而來,將圓盤一般的月亮擋得嚴嚴實實。片刻功夫后,雲彩飄走,滿月重新露出真容,銀白色的光線再一次溫柔地扶摸著兩人的身軀。

    「瞧,雲遮月,天昏暗,但終究不過是一霎那的功夫,只要有心,便能守得雲開見月明!」高遠笑著對賀蘭雄說,「賀蘭兄,這個世間並不是只有一條路的。跟我干吧!」

    賀蘭雄低下頭,看著高遠,「跟著你干?」

    高遠點點頭:「賀蘭兄,匈奴內部自相殘殺,而中原國家,必然會推波助瀾,將這場爭鬥推到極致,可以說,草原自此無寧日了,烏氏一族遠走他鄉是明智的,但他們還有實力遠走大漠,可是賀蘭部是沒有這個本錢的,現在的局勢,恐怕你們踏進草原,便會被兇狠的惡狼啃噬一空。不要走了,跟著我干,我不敢保證別的,可是我能讓你的族人們生活得比更好,也會讓他們生活得更有尊嚴,在我的旗幟之下,不管是哪個匈奴部落或者是其它勢力,都不敢向他們下手的。」

    看著沉默的賀蘭雄,高遠接著道:「不容諱言,我也需要你們。扶風兵步卒足夠強大,騎兵卻一直都是短板,一支強大的騎兵不是短時間內夠成形的,我努力了兩年,卻也只練出了數百騎兵,如果你們能加入的話,扶風就將在短時間內擁有一支強大的騎兵隊伍。以此為基礎。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們就可以建立一支縱橫天下的鐵騎。」

    賀蘭雄默然不語,看看左手邊燈火黯然的賀蘭族大營,又轉頭看看右手邊居里關的繁榮興盛,他仰頭。將酒壺裡的酒一口氣喝了一個精光,霍地站了起來。

    「高兄,這件事情,不是我一個人能說了算的,我的回去與部族商量。」他轉頭看著高遠。

    「這是題中應有之意!」高遠點頭道:「此事並不急在一時。對了,賀蘭兄。現在你們的物資補給已經出了問題吧?明天去找曹天成吧,差什麼就領什麼,現在居里著里的物資堆集如山,可是卻沒有地方可賣了。」

    「多謝高兄!」賀蘭雄停頓了一下,「雖然今天還沒有喝到盡興,但我卻要回去了。高兄的提議我們會認真考慮的。」

    「請!」

    鐵泫走到高遠的身邊,看著賀蘭雄揚鞭疾馳而去的身影,低聲道:「將軍,您不應當給他們物資。」

    「怎麼啦?」高遠隨問道。

    「越往後去,他們的物資愈會缺乏,而以賀蘭部現在的實力,也是不敢往草原上去沾這一趟渾水的。他們除了託庇於我們之外,不會有第三條路,可是您現在給了他們物資,他們又會支撐好一段時間了。」鐵泫道,「這是卑職心中所想,不知將軍是不是有什麼妙策?」

    「鐵泫,賀蘭雄曾是我們的戰友,兄弟,我不願意採用這種手段強迫他,要是那樣的話。即便他加入了我們,必然也會心中存有芥諦,我想要的是一支心甘情願的,願意為了我們的事業而努力的夥伴,一支被迫加入進來的隊伍。有可能在將來成為不穩定的因素。」高遠看著遠處賀蘭部的大營,道。「其實賀蘭雄可選的道路並不多。」

    居里關內,曹天成與白羽程正相對而斟,面前已經有好幾個酒壺空了,此時,曹天成的酒意已經有了七八分,而白羽程,卻是越喝眼睛越亮。

    「白兄弟,好酒量!」曹天成舌頭打著結,沖著對方豎起了大拇指,「曹某甘拜下風。」

    滿頭長發被一根布帶束起,減去了幾分兇悍,多了几絲飄逸的白羽程嘿嘿笑著,「當年我縱橫東胡之時,很多時候,便是以酒為食,這酒量卻是早就練出來了,曹兄,來居里關的這些日子,多謝你的照顧,我們這百多殘兵敗將,要不是你們收容,現在只怕連骨頭都要爛了。」

    他沖著曹天成又舉起了酒杯,「來,我先干為敬!」一仰脖子,喝乾杯中酒,沖著曹天成亮亮杯底。

    「別,別謝我!」曹天成手抖著,勉強將杯子放到嘴邊,喝了一半,灑了一半,「當初是將軍特別囑咐而已,說句老實話,當時我是不情願的,我怕你們養好傷之後,當土匪的習性發作,不顧一切地搶了這居里關,然後揚長而去,我可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他大笑起來,「還是將軍有先見之明。」

    白羽程微笑著:「高將軍,非常人也。」

    曹天成斜睨著對方,「老白,現在你也算得上兵強馬壯了,咱們給你的武器,讓你的隊伍是煥然一新,接下來,你準備去幹什麼,還去當馬匪?現在的草原,可正適合你們干這活兒,來無影,去無蹤,又沒有家眷的拖累,草原上那些匈奴人只怕要倒大霉了。」

    白羽程笑著將兩人的杯子再次斟滿,「怎麼沒有見高將軍?」

    「高將軍去見賀蘭雄了!」曹天成舌著打著結,「賀蘭部現在日子不妙。」

    「高將軍想將賀蘭部納入麾下?」白羽程笑著問道。

    曹天成嘿嘿一笑,「高將軍說了,如果賀蘭部願意加入,我們扶風是舉雙手歡迎,如果他們不願意,也是由得他們,如果他們要離開,高將軍說給他們將所需物資一次性補充完整,要糧給糧,要兵器給兵器。」他上身前俯,低聲道:「將軍還說,即便是賀蘭雄要連發弩,也給他們」

    臂張弩是步卒利器,而連發弩則是騎兵殺神,這兩樣武器,也是扶風兵現在最犀利的武器。

    「了不起!」白羽程豎起了大拇指。

    曹天成搖頭,「但是,僅此一次。」他豎起了一根手指,在白羽程面前晃了晃,「以後賀蘭部怎麼走,過得怎麼樣,我們可就顧不得了。」

    白羽程轉動著酒杯,若有所思。

    「白兄,你是不是也要走了?」曹天成趴在桌子上,勉強抬起頭來,看著白羽程,「你放心,你如果要走,將軍絕不會攔你,會給你和他們一樣的待遇。」

    白羽程將酒杯往桌上一頓,笑道:「我不會走。」

    曹天成抬起頭來,眨巴著眼睛,「白兄,將軍說賀蘭雄可能留下來,你卻可能會走。因為你們自由慣了,可定不會習慣軍營生活,如果你要留下來,你和你的屬下,可就要受扶風軍規的約束,白兄,你在居里關這麼久,對扶風軍規可是很熟悉的,你們,能受得了?」

    「沒有誰想當一隻無國無家的流浪犬。」白羽程笑道:「而且這天下,看樣子當馬匪的日子是越來越不好混了,既然如此,我還不如找一個好主子,說不定將來還來搏個封妻蔭子,當個開國功臣,弄一個貴族來噹噹!」他哈哈大笑起來。「高將軍是一個不錯的主子,仁義,直接,沒有那麼多轉彎抹角,合我的脾性。」

    看著白羽程不象開玩笑,曹天成大笑起來,「好兄弟,夠意思,跟著高將軍,咱們一定能出人頭地,將來,我們,一定會名震天下的。」

    兩人撫掌大笑。

    「什麼事笑得這麼開心?」門被推開,高遠帶著一身星光走了進來,隨手將披風脫下來,仍在一邊,走過來拉過一條板凳,坐在了桌子旁。

    「白兄弟說,以後跟著將軍您幹了,他不走了,不去當馬匪了!」曹天成大笑著,笑了幾聲,聲音戛然而止,伏在桌上,頃刻之間,鼾聲四起.

    高遠搖搖頭,」這傢伙,與你拼酒,當真是不知死字怎麼寫?」

    白羽程突然站了起來,面向高遠,雙手抱拳,一揖到地,」高將軍,白羽程自今日起,正式投效將軍麾下,願為將軍大來效力,雖百死而不悔,還請將軍收納!」

    高遠笑容收斂,他沒有站起來,坐在哪裡,伸手扶了一下白羽程,」白兄,現在我們是兄弟,如果你真決定要加入我扶風兵的話,那麼,我們除了兄弟之外,卻又多了另外一層關係,那就是統屬,你想清楚了么?你的那些兄弟們都願意么?」

    「當然想清楚了.」白羽程正色道:」正是因為想得很清楚,心中很明白,所以我才作出此決定,從此之後,願為將軍效犬馬之勞.」

    高遠這才站了起來,」好,白兄弟,歡迎加入扶風軍.」

    白羽程再一次彎下腰去,」白羽程見過將軍!」

    「坐吧!」高遠擺擺手,」白兄弟,既然你已加入扶風軍,我也不必諱言,你的百多個兄弟,馬術精良,單兵作戰能力超強,但是,他們不大適合正規軍隊,長久以來的習慣不是短時間內能改變的,所以,我想將你們單獨設為一營,發揮你們的特長.」

    「軍隊之耳目,作戰之前驅!」白羽程介面道.

    「不錯,斥候營!」高遠道:」你有一千人的編製,當然,這得靠你自己去招兵,斥候騎兵,騎兵之中的翹楚,寧缺勿濫.但是你的軍隊之中,有兩個人我要調走,和橫刀,這兩個傢伙,不適合做斥候,倒適合作一個衝鋒陷陣的將軍.」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