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也會動手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也會動手的字體大小: A+
     

    賀蘭雄抱膝坐在山丘之上,在他的左手邊,是賀蘭部族的近千頂大帳,匈奴落敗,草原大亂之後,賀蘭一族便盡數遷到了居里關附近,並沒有受到多大的損失,只是戰士數量急劇減少,現在,他們只能勉強湊起四百騎了。

    而更讓賀蘭雄傷心的是匈奴的急劇衰落,前後不過一年時間,一個可以輕易聚集起十萬鐵騎的匈奴,已經煙消雲散,剩下的,只是為了生存而裸的掠奪與殺害,這些天來,他派出去的哨騎每天都會帶來這樣的消息。一個又一個的部族就此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不僅僅是小部族,便連一些大部族也面臨著窘境。與秦國一戰,強大的部落損失更嚴重,平素能輕易聚起萬騎的大部,現在能聚起一兩千騎就算不錯了,這樣的大部,自然也就失去了很多敬重,雖然他們現在在草原上的實力仍然算強的,但卻再也沒有了以前那種統治性的力量,以至於很多小部落也瞄上了他們。在生存的逼迫之下,一些小部落也前赴後繼地對他們展開襲擊,目的只是為了奪取一些牛羊,糧食。

    正如秦國大將李信所預料的一般無二,在摧毀了匈奴王庭之後,草原之上失去了制約,所有的規紀與約束都不再存在了,匈奴人開始了最為殘酷的自相殘殺,實力進一步降低。

    賀蘭部雖然避過了這一場生死劫殺,但賀蘭雄卻怎麼也無法高興起來,有的只是傷心,失望與迷茫,賀蘭部的前途在哪裡?

    他這點人馬,如果現在進入草原,只怕轉眼之間,將什麼也不會剩下。

    自感窮途末路的賀蘭雄整日借酒澆愁。

    一仰脖子灌進一大口酒,賀蘭雄轉頭看向自己的右手方向,那裡。便是居里關,雖然已入夜,但居里關仍然是燈火通明,以前的這一片荒野。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大型的集鎮,一片片的荒野被開墾成良田,起初是一些被解救出來的無家可歸的奴隸在這裡墾作,後來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到了這裡,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的村落,而靠近居里關左右,一邊是連綿不斷的工坊,賀蘭雄知道,那裡便是高遠的軍工品生產基地,臂張弩。以及騎兵所用的連發弩,還有那些鋒利的馬刀,以及步兵所使用的陌刀,都是從那裡生產出來的。原先扶風兵所使用的雙手握刀,經過了再一次的改良。兩尺長刀鋒的雙面開刃,三尺長的刀把,以百練精鋼打制而成,全重達到約三十斤,高遠將其命名為陌刀。賀蘭雄見過扶風兵用這傢伙列陣而進,展現出來的威力,讓他毛骨聳然。

    而在另一側。則是一排排的倉房,裡面全部裝著各式各樣的貨物,而靠近這些倉房的,便是一個個的商鋪,隨著居里關的興起,這裡的商鋪已經不再僅僅是扶風縣赤馬縣的商人。整個遼西郡的不少商人都在這裡設立了分號。

    不過現在,他們都沒有生意可做了,草原之上的混亂情況,讓所有商人都望而卻步,沒有人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現在往草原之上行商,絕對是人財兩空的結局。

    這條商路的斷絕,也使得賀蘭雄失去了最重要的一個財源,眼下當真是坐吃山空,這樣下去,只怕過不了多久,賀蘭部除了牛羊,當真便要一窮二白了。

    四仰八叉地躺倒在草從之中,仰望著滿天的繁星,賀蘭雄突然像野狼一般嗥叫了起來,直至聲嘶力竭。

    山丘之下,有馬蹄之聲響起,賀蘭雄充耳不聞,左右不是族裡的長老,或者妹妹擔心自己現在的狀態,跑過來看著自己罷了。

    馬蹄聲停在他的左側,有腳步聲響起,正正地向著他走來。

    賀蘭雄閉上的眼睛沒有睜開,「什麼也不要說,我只是想發泄一下!」他大聲道。「不要理我!」

    腳步聲停下,安靜片刻之後,一個略帶著磁性的男性聲音響起,「賀蘭兄倒是好興緻,觀月飲酒,縱聲長嘯,可否容我來與賀蘭兄作伴?」

    賀蘭雄一骨碌爬了起來,瞪著眼睛看著沐浴在星光之下的高遠,失聲道:「高兄弟,你怎麼到這裡來了,你什麼時候來的?」

    高遠哈哈一笑,走到了賀蘭雄身邊,從他手中奪過酒壺,仰頭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我今天晚上到的,沒有驚動多少人,看了一下工坊,處理了一些急務,便想著去找你喝酒,不想走到這裡,卻聽到了你驚天動地的長嘯聲。」

    賀蘭雄苦笑,「高兄弟,我現在窮途末路了,不知道路在何方?」

    「賀蘭兄弟何出此言?」高遠盤膝坐在地上,搖了搖酒壺,內里卻是沒有多少酒了,拍了拍巴掌,跟在高遠身後的鐵泫一溜煙跑了上來,手裡卻是提著好幾個酒壺。

    「坐吧賀蘭兄,這是我從老吳那裡搜刮來的美酒,是第一批出來的老酒,被老吳埋在家裡梅花樹下,一共十壇,我搶了一壇過來,全都裝在這兩個酒壺裡了,咱們今天不喝完,就不能回去。」高遠笑著,仍了一個給賀蘭雄。

    「好,不喝乾不算完,不醉不歸!」賀蘭雄接過酒壺,大聲道。「來,高兄弟,我敬你,你總算是苦盡甘來了,現在,你已經是征東將軍了,手下勇士近萬,大展雄風近在眼前,我敬你。」

    「多謝。」高遠舉起了酒壺,「不管我到了什麼位置,你賀蘭兄都是我最好的兄弟,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兩年前,我們兩人為了生存而苦苦掙扎的情景,忘不了我們兩人並肩作戰,生死相托的每個時刻。」

    賀蘭雄大大地喝了一口酒,苦笑道:「當初我們兩人都是一無所有,可現在,你已經大燕堂堂的征東將軍,而我,卻幾乎又回到了起點,一無所有,不,比那個時候要更糟,那個時候,王庭還在,草原之上雖有仇殺,但終究還是有規紀的,可是現在,你瞧瞧,都成了什麼樣子?人人自危,誰也不敢相信誰,兩個部族碰面,最常見的打招呼的方式就是拔刀子拚命,高兄弟,匈奴完了,我也完了。」

    自顧自地又灌了一大口酒,「高兄弟,你可能不知道,今天我的哨騎回來告訴我,我們匈奴現在實力最強的部族烏氏一族,已經決定向北遷移,他們準備越過大漠。本來我還指望著烏氏能站出來主持大局呢,要知道,他們現在還能集起五千鐵騎,只要他們站出來,應當是能結束亂局的。」

    高遠靜靜地聽著賀蘭雄說著話,看著痛心疾首的賀蘭雄,輕輕地道:「賀蘭兄弟,請恕我直言,烏氏一族的族長是一個有遠見卓識的人,他不是不能站出來號召匈奴人結束自相殘殺,而是他不敢。」

    「他這種縮頭烏龜,還能有什麼遠見卓識?」賀蘭雄嗤笑道,「他本來可以成為新一代的匈奴王,可是他放棄了。」

    高遠啜了一口酒,看著賀蘭雄,「賀蘭兄弟,你覺得秦人費了如此大的功夫,甚至為此損失了他們的大將騰毅,他們會容忍匈奴再出一個能聚集草原力量的人嗎?他們會容忍一個新的匈奴王出現?」

    賀蘭雄身子一震,看著高遠,眼中儘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秦人要的便是匈奴從此陷入內亂,哪一個部族此時敢於站出來,必然會遭到他們的打擊,其實除了秦人,不管是趙國,還是燕國,都會抱著這樣的心思,烏氏一族現在實力最強,必然會成為中原國家的眼中釘,烏氏族長毅然決定橫渡大漠,看似危險,卻是保全部族的唯一一條路啊!」

    賀蘭雄重重地垂下頭,他本來就是一個聰明人,此時被高遠一語點醒,不由更加心如死灰,」高兄弟,我們匈奴人就這樣完了嗎?」

    高遠字斟句酌地道:」賀蘭兄弟,請恕我直言,匈奴作為一個民族將永遠存在,但是,作為一個能影響各國政局的實力體,已經消失了.現在,任何一個國家出兵草原,你們都不會是對手.之所以現在沒有人動手,是因為各國彼此之間互相顧忌,而且中原內部之間也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是,一旦出現一個能號召匈奴各部的人物或者部族,必然會迎來致命的打擊.」

    賀蘭雄長長地吸了一口氣,」先前你說到大燕也不會容忍這種情況,高兄弟,我想問你一句實話,與我匈奴接壤的只有河間郡與遼西郡,如果真出現在這種情況的話,你會出兵來剿滅這樣一個有號召力的部族嗎?」

    高遠沉默半晌,他明白賀蘭雄所說的是什麼意思,」賀蘭兄弟,我會出兵,我與他們一樣,也不會容忍這樣的事情.」

    「哪怕這個人是我?」賀蘭雄反問道.

    「哪怕這個人是你!」高遠點點頭.

    賀蘭雄再一次沉默下來,只是不停地往嘴裡灌著酒,片刻功夫,一壺酒已是涓滴不剩,高遠將自己手裡的酒壺遞了過去.

    「謝謝你對我說實話.」

    「請原諒我,站在不動的立場之上,我們看問題,總是從不同的方面來看待的,我所作出的決定,只能是最符合大燕的利益.」

    「我明白,所以,我們仍然是好朋友!因為你沒有騙我.」賀蘭雄搖著頭,」所以說,我們匈奴人想再要翻身,只怕是難上加難了.只可惜了我的族人,好日子沒過上幾天,便又要重墜苦難之中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