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二十章 意外的一個俘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二十章 意外的一個俘虜字體大小: A+
     

    被拖到拐角處的俘虜想要掙扎,但在這些護衛鐵鉗般的大手之下,根本連動彈一下都難,喉嚨被扼著,嘴被堵住,滿面漲得通紅。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俘虜的個子不高,身體也不特別壯實,在這些彪形大漢的手中,便如同小雞落在老鷹手中,除了喘氣,基本就不能有其它的動作了。

    天邊曙光漸現,丁渭走到俘虜的身前,下巴抬了抬,一名護衛揪住俘虜的頭髮,向上一拉,將對方的面目完全展現在了丁渭的面前。看著這個落入自己手中的傢伙,丁渭不由一怔,此人-大約五十上下的年紀,瘦削的臉郟,花白的山羊鬍子,看著挺熟悉,應當是在哪裡見過。

    「你是誰,叫什麼名字,從哪裡來的?」壓低了聲音,丁渭連珠炮一般地問著。

    俘虜瞪大眼睛盯著丁渭,嘴裡唔唔地叫著,丁渭這才省起對面這傢伙嘴裡,可還塞著一塊帕子呢,一伸手將其拉了出來,俘虜立刻張開大嘴,一邊咳漱一邊斷斷續續地道:「我們見過,我不是壞人。」

    「我們好像的確在哪見過?」丁渭點點頭,「你叫什麼名字,我們在哪裡見過?」

    俘虜的臉又紅了,支支吾吾一會兒,看著丁渭的神情已明顯不耐煩起來,這才扭扭捏捏地道:「這位兄弟,你還記得呂梁山么?在哪兒,我被你們從山上抬下來的。」

    丁渭驚訝地張大了嘴巴,死死地盯著對方打量了半晌,這才從腦海里將這個人的形象抓了出來,「你與那個姓姜的是一夥兒的?你叫蔣…蔣….」

    「在下叫蔣家權,以前是漁陽郡大公子姜新亮的謀士,不過現在已經不在哪兒了。我離開了漁陽。「想不到眼前這個傢伙居然還記得自己,蔣家權頓時大喜。

    話音未落,丁渭已是怒目圓睜,踏前一步。胳膊肘一橫。將蔣家權死死地頂在了身後的牆上,手腕一翻。寒光閃閃的尖刀頂在了對方的胸膛之上,「在呂梁山暗算我家將軍不成,居然還趕到了扶風來,這一次是想行刺么?」

    隔著衣衫。蔣家權也能感受到利刃破膚而入的寒意,看著丁渭滿臉的殺氣,他苦笑了一聲,「這位兄弟,你瞧我,是一個能當刺客的料么?」

    看著對方那瘦小的身材,感受著對方那鬆軟無力的肌肉。丁渭吐出一口氣,這隻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傢伙而已,別說行刺了,給他一把刀。他也不見得能砍死人。

    「你鬼鬼祟祟地潛入我們扶負想做什麼?老實一點,別耍花樣,不然我敢保證你死得很慘,這裡可不是漁陽郡,而是我們的扶風。」丁渭後退了一步,收起了短刀。

    「我是來投奔高將軍的。」蔣家權語出驚人,這話一出,倒是將丁渭嚇了一跳。

    「投奔我家將軍?」丁渭哈的一聲,「你倒膽大,就不怕我們將你宰了,可別忘了,你在呂梁山暗算過我們。」

    「高將軍豈是這樣小雞肚腸的人?」蔣家權昂起了頭,「那時我們各為其主,我是姜新亮姜公子的謀士,自然要為他竭心儘力,現在我已經離開了姜氏,無他們再無瓜葛,如果高將軍記著舊恨,當真殺了我,我也只能當成自己瞎了眼睛,死了也沒有什麼話說。」

    丁渭咯咯地笑了起來,「像你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傢伙,也想跟著我家將軍?將軍要你何用,白養著你么?將軍麾下,哪一個不是鐵錚錚的英雄好漢?」

    蔣家權冷笑,「你懂得什麼?高將軍如果只想呆在這個小小的偏狹之地當土皇帝,有你們倒也夠了,但想要做一番大事業,光靠一幫武夫能成什麼大事?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你懂么?」

    丁渭冷笑,「老子不懂這些,但老子知道,一刀子下去,你這個運籌帷幄的傢伙,便得去見閻王了。」

    看著丁渭臉露凶光,蔣家權不由臉都白了,「豎子不足與謀,你帶我去見高將軍。」

    「我家將軍可沒空見你這個老傢伙!」丁渭呸了一口,「將他拖回去,交給曹司長,看看這傢伙到底搗什麼鬼?我還不相信他進了軍法司,嘴是不是還這麼硬!」

    兩名衛士拖著蔣家權正欲離去,一名衛士突然低聲道:「統領,將軍出來了,我們要不要出去?」

    丁渭搖搖頭,「不必!」倚在牆角,看著高遠滿身塵土,但卻笑容滿面地走出了院子,院門關上,高遠背著雙手,哼著一首不知名的曲子,走下了門前的台階。

    衛士們的眼光都轉向了高遠,卻忽略了手裡的蔣家權,此時的他雖然被死死地按在了牆上,但一張嘴卻是可以自由活動了,看著不遠處的高遠,蔣家權知道,要是自己不能走到高遠的面前,落到這群粗漢手中,只怕到真要死得不明不白了,他嘴裡的那個曹司長,一聽就不是一個善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蔣家權張開大嘴,「高將軍!」他高聲吼了起來。

    聽到蔣家權的喊聲,丁渭心叫一聲壞了,猛地轉頭,對著兩名看守蔣家權的衛士怒目而視,而那兩人,此刻也正手忙腳亂地去捂手中俘虜的嘴巴。

    高遠的腳步驀地停下,緩緩地轉過身來,看向丁渭等人藏身的地方,丁渭訕笑著閃身而出,躬身行禮:「將軍!」

    「來了多大會兒了?」看著丁渭,高遠似笑非笑。

    丁渭嘿嘿笑著,「昨晚將軍來的時候,我們便來了,不過不敢來打擾將軍。」

    「嗯,算你懂事!」高遠笑了笑,昨天晚上,他的確不想有任何人打擾他。

    「剛剛是誰在喊?」

    丁渭回望向拐角,被摁住的蔣家權正像一條蛇一樣扭來扭去,滿眼都是企求之色,他知道這是瞞不住了,小跑到高遠面前,道:「將軍,我們抓住了一個探子,是老熟人了,就是在呂梁山上被我們抓住當成野豬一般抬下來的那個老頭蔣家權!」

    「蔣家權?」高遠怔了一下,腦子裡閃過那個老頭的形象,「他怎麼跑到咱們扶風來了,這個人來當探子不大可能吧?」

    提著已經變了顏色,走一步就簌簌往下掉灰的外袍,高遠向著拐角處走去。

    「快押過來!」丁渭趕緊揮手吼道。

    幾名衛士扭著蔣家權從拐角處走了出來。

    「高將軍,高將軍!」看到高遠,蔣家權大叫了起來。

    看著瘦瘦弱弱的老頭被摁成蝦米一般,卻還努力抬著腦袋地看著自己,高遠不由樂了,擺擺手道:「鬆手,鬆手,這位是飽讀詩生,可經不起你們那等手勁。」

    衛士鬆開蔣家權,手卻扶上了刀柄,在這個距離之上,但凡蔣家權稍有異動,他們便有十足的把握一刀便將他幹掉。

    「蔣先生,幸會,您怎麼到我這個窮地方來了?」高遠微笑著,腦子裡卻在飛速地轉動著,思忖著這事兒是不是與姜氏有什麼關係。

    蔣家權揉著手腕,那裡已經被那些粗魯的傢伙扼住了幾道紫色的印子,稍微一碰,便是鑽心的疼。

    「我很早就來了。」蔣家權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當將軍奪下全城固守的時候,我便辭別了姜大公子,一路向著扶風而來了。」

    高遠眼珠一轉,看著蔣家權,笑道:「我道當時姜新亮那小子怎麼來得這麼快?原來這其中有先生的功勞!」

    蔣家權嘆了一口氣:「姜大公子其實並不笨,只不過缺少些機斷而已,臨走之時,我也只是提醒了他一下而已。」

    「先生的這一提醒,卻是救了高遠一命呢!」高遠笑盈盈地拱手:「高遠這裡謝過了。」

    蔣家權搖搖頭,「不敢貪天之功,姜大公子不去,檀鋒也會趕到,總之,高將軍雖有驚,卻無險。」

    「那蔣先生怎麼到了扶風?」

    「因為我算計高將軍這計沒有成功,回頭又助姜大功子壞了姜郡守的美事,如果還不走,姜郡守豈不收拾我?起初來扶風,不過是想看看,是什麼樣的地方養出了將軍這樣的人才,到了扶風之後,我聽了扶風人對將軍的交口稱讚,又特意去了居里關,還隨著商隊去過牛欄山大營,這一看,我卻是不想走了。」蔣家權笑道。

    高遠微笑不語。

    「可隨後不久,我便聽到了薊城大火,將軍遇刺的消息,心道將軍必然是死了,果然是天妒英才,心灰意冷之下,打點行裝離開了扶風,不過還沒有走到遼西城,便聽說將軍居然神奇的回到了扶風,立馬便又跑了回來。高將軍,我是來投奔你的。」

    「投奔我?」高遠笑道:「蔣先生,姜郡守那等地方,你都走了,我這個小地方,那裡值得你如此看重?」

    「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侍。」蔣家權搖頭道:「我在姜氏哪裡,不過混口飯吃,他們也就那樣了,而到扶風來投將軍,卻是想輔佐將軍做一番事業的。眼下將軍地盤雖小,但卻如龍困淺灘,鳥拘狹屋,一旦打開這道桎梏,必然一飛衝天。」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
    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