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一十一章:喜從天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一十一章:喜從天降字體大小: A+
     

    鐵泫坐在茂密的草從之中,有隨手撿來的一塊石頭打磨著手裡的彎刀,這把刀是從匈奴人手裡搶過來的,與他們平時所用的戰刀無論是重量還是式樣,都是大不一樣,用起來極不順手,但現在也沒有什麼可挑選的,刀的質量雖然不錯,但現在上面卻布滿了細細的缺口,如果不打理好,這把刀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

    磨幾下刀,他便會抬起頭,警覺地打量一下四周,此時高遠與丁渭兩人正在睡覺,由他輪值,二個時辰一換,三人輪換著休息,睡覺,太陽剛剛升起不久,趕了一夜路的他們,此時正是疲憊的時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可以隱蔽休息的地方,他們要在這裡呆到天黑的時候再重新上路.

    拿起刀,手指拂過刀鋒,他滿意地點點頭,將其放在地上,又重新拿起一柄.他們藏身的這一塊地方,青草足足有半人高,不走近,根本不可能看到他們.回頭看看稍遠處攏在一起的六匹戰馬,正搖晃著尾巴,細細地咀嚼著嫩草,安靜地站在哪裡.

    還別說,這些匈奴人訓馬真是有一套,這些戰馬的素質硬是要得.

    遠處突然傳來了隆隆的馬蹄之聲,鐵泫一下子丟下了刀,雙手按在地上,腦袋從草從之中伸了出來,瞪大眼睛,盯著馬蹄傳來的方向.

    視野之內,先是出先一個個黑點,然後黑點變成了一條黑線,向著這個方向疾奔而來,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鐵泫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看那規模,只怕有近千騎兵.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碰到如此規模的騎兵隊伍.

    「將軍,將軍!」一邊叫著,一邊回過頭來,卻是將他嚇了一跳,不知什麼時候,高遠盡然已經到了他的身邊,半蹲在哪裡,嘴裡咀嚼著一截草根,而稍後一點,丁渭也正揉著眼睛,貓著腰走了過來.

    「人不少!」鐵泫低聲道,」我去收攏住馬匹,不然這些傢伙待會兒聽到動靜,興奮起來,我們可就要糟了.」

    「嗯,你去吧!」高遠點點頭.這裡怎麼會出現這樣大規模的一支騎兵?他褰著眉頭,若有所思,河間郡的那支部隊就在左近不遠處,兩支軍隊說不定會撞在一起打一場.

    遠處騎兵越奔越近,高遠的眼睛卻是越睜越大,他猛地揉了揉眼睛,青色的制式服裝,那是他最為熟悉的顏色,扶風騎兵,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猛地回頭,看著身邊的丁渭,他也正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議地轉過頭來.

    「將軍,我是不是看花了眼睛,怎麼看見我們扶風騎兵了?」丁渭滿臉迷糊.

    自己沒有看錯,聽著丁渭的話,高遠確信自己所看到的都是真的.那的確就是扶風騎兵,是自己的嫡系部隊

    他的心臟猛烈地跳動了起來,就像一個離家已久的遊子,突然看到了故鄉的親人,那澎澎的心跳和激蕩的心情,簡直難以用言語來形容.

    遠處的騎兵已經能清晰地看見,除了那穿著一水的青色制式服裝的扶風騎兵之外,他還看到了賀蘭部的人馬,看到了白羽成他們,那些縱馬在隊伍之外,呼嘯來去的,不是白羽成的那些馬匪還有那個?

    高遠霍地從草從之中站了起來.

    三人跨上戰馬,風一般地奔向遠處的那支隊伍,鐵泫和丁渭兩人更是熱淚盈眶,馬蹄得得聲聲中,夾雜著兩人興奮的呼喊.

    賀蘭雄,賀蘭燕,白羽成三人並轡而行,賀蘭雄正自講著與秦軍的數場大戰,聽得如此兇險之局,便連白羽成這等凶人,也是咋舌不已.

    「賀族長,你的嗅覺可真是敏銳,要不是你見機得早,只怕這一趟你就回不來了.」白羽成連連搖頭,」秦人,當真了不起,如此大規模的戰役,居然能將所有人都瞞得死死的.你們輸得不冤.」

    賀蘭雄苦笑,」白兄你高抬我了,說起來這都是高遠兄弟的功勞,當初我與他曾經多次配合作戰,特別是第一次,那時候,我們都還很弱小,但在他的精心策劃之下,我們一舉殲滅了比我強大得多的東胡胡圖族,這一次,雖然規模比我們那一戰要大了無數倍,但所有的跡象,都與我們那一戰何其相象,我也是靈光一閃,想到了這一節,這才多了一份小心.沒有想到,事實當真如此.」

    「定然是那些秦將抄襲了高遠的計策.」賀蘭燕嘟著嘴道,」不過也幸虧如此,兄長你才能脫身而歸.」

    聽到賀蘭燕的話,賀蘭雄與白羽成都是相視一笑,都知道眼前的這個女兒對高遠情有獨衷,但要說秦將抄襲高遠的計策,就有些無厘頭了,李信,那可是名震天下的名將,高遠只不過是一個邊縣的小縣尉,只怕李信連他是誰都不知道.

    「天下名將,或許想法都是相通的!」白羽成笑了笑,」這麼看起來,高遠當真有一天有希望變成像李信那樣的人物.」

    「白兄說得對,我與高遠相交頗深,也知之甚深,如果說這世上還有人能超過李信或趙牧的話,那一定會是高遠.」賀蘭雄深有同感.

    兩人都不信李信抄襲了高遠殲滅拉托貝一役的策略,卻不知賀蘭燕雖然是信口一說,但卻是一語中的,秦軍的這一戰,當真是按照高遠這一役的模板來進行的,只不過在細節之上作了一些修改,當然,李信要實施這一策略的難度比起高遠來要大多了,這畢竟是涉及到雙方數十萬人馬的大戰役,與當初扶風那一戰,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聽完了賀蘭雄的敘述,賀蘭燕卻是得意地與兄長講起了跟隨高遠千里奔襲榆林的戰鬥,讓賀蘭雄不由自主地瞪起了眼睛,這個丫頭,膽子也太大了一些,高遠也真是的,如此九死一生的事情,居然敢帶上自己的妹妹,這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可怎麼是好?看來再碰上高遠以後,定然要與他好好算一算這筆帳.

    三人心下歡喜,言談正歡的時候,隊伍之中猛地響起了示警之聲,外圍正撒著歡的幾個馬匪已是策馬揚鞭,奔向了遠方,三人抬頭看去,卻見遠處,數匹戰馬正向著這邊方向狂奔而來,馬上的人似乎還在揮舞著雙手,隱隱綽綽地傳呼喊之聲,卻是聽得不太清楚.

    「好像不是敵人!」白羽成道,」莫不是碰到熟人了?」

    「這裡會有什麼熟人?」賀蘭雄也是驚奇不已,突然身邊賀蘭燕發出一聲尖叫,緊跟著一夾戰馬,嗖地一下便竄了出去.

    「燕子,你幹什麼?」賀蘭雄吃了一驚,大叫道.

    「高遠,是高遠!」賀蘭燕頭也不回,連連揚鞭,用力鞭打著胯下的戰馬,迎著對方狂奔而去,胯下的那匹胭脂馬一向頗得賀蘭燕喜歡,從來沒有挨過鞭子,這幾下打著屁股上火辣辣的,那馬兒揚頭嘶叫著,奮起四蹄,轉眼之間,便超過了幾個馬匪,單人獨騎迎向了遠處奔來的高遠等人.

    「當真是高遠?」此時,卻還看不清對面的身形,白羽成驚奇不已地摧馬向前,」令妹的眼神兒這般好?」

    賀蘭雄苦笑.」高遠這個傢伙,總是如此神出鬼沒,我們還在擔心他的安危,他居然就這樣一跳便跳到了我們面前.走吧,去迎迎這個傢伙.」

    耳邊風聲呼嘯,馬蹄帶起一片片青草,一團團泥土,大紅的披風高高飄了起來,賀蘭燕的眼中,卻只有遠處那個正在迅速接近的人.

    是他,是高遠,此時,賀蘭燕已經能看清對方的容顏了.

    她猛勒戰馬,戰馬長嘶,人立而起,幾乎同一時刻,高遠也到了她的身側,同樣的動作,同樣的歡喜的表情,戰馬四蹄落地,馬上兩人卻是四目凝視.

    「燕子,又見面了!」高遠微笑著道.

    賀蘭燕卻沒有作聲,只是死死地盯著對方,眼睛眨也不眨,似乎一眨眼睛,高遠就會從自己的眼前消失.半晌,她突然丟掉了手裡的馬鞭,雙手捂臉,嚶嚶地哭泣了起來.

    「燕子,你怎麼啦?」看到賀蘭燕突然哭了起來,高遠不由有些手忙腳亂,策馬走到賀蘭燕跟前,伸手拍拍她的肩.

    「我以為你死了,我們都以為你死了!」賀蘭燕放下雙手,淚痕宛然,其間卻又夾雜著歡喜的笑容,」遼西那邊傳來消息,說是你遇刺,說到薊城大火,都說你死了.」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像我這樣的壞蛋,怎麼會輕易就死了呢?」高遠笑道.

    「你就是一個壞蛋!」賀蘭燕咬著嘴唇,嗔怒地道:」明明脫險了,也不帶個信兒回家,讓這麼多人跟著你提心弔膽!」

    高遠不由苦笑,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自己就是在掙命,哪有機會帶信兒回家,而且,在那個環境之下,除了身邊的鐵泫和丁渭,他還敢信任誰?

    「你瘦了!」賀蘭燕看著高遠,幽幽地道:」都瘦了一大圈.」

    高遠摸摸臉龐,點點頭,」是瘦了,不過更精神了!」他嘿嘿地笑著,這段時間,勞心勞力,豈有不瘦的道理.

    馬蹄響處,不遠處,賀蘭雄與白羽成已是並轡而來,兩人臉上都是掩飾不住的喜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