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零四章 敵人是最好的老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零四章 敵人是最好的老師字體大小: A+
     

    剛剛下過一場大雨,道路之上,泥濘難行,一腳踩下去,淤泥沒過腳踝,偏生太陽也出來跟著搗亂,七月的陽光已經很是灼人了.在陽光的照射下,眼前一片霧氣騰騰,只覺得天氣悶熱難擋.三個身穿麻衣,腳蹬草鞋的漢子便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道路之上.三人風塵僕僕,身上衣物破損處處,看得出來,他們出門在外的時間已經很長了.

    此處已是河間府與原來匈奴控制區域的交界之處,路上罕見行人,偶爾見著有一兩處房屋,也是斷垣殘壁,顯然是被丟棄已久了.

    「歇會兒吧!」為首一人,看到前方一株冠蓋如雲的大槐樹下,居然有著幾個石凳,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樹下綠草茵茵,剛剛的大雨顯然因為這株大槐樹的蔭蔽,樹下還顯得很清爽.更重要的是,可以為他們擋一擋這灼人的陽光.

    「是,將軍!」一人加快了步子,走到了大樹之下,樹下石人凳也不知多久沒有人坐過了,積著一層厚厚的污垢,他蹲了下來,將手臂放在上面,用力地擦拭起來,本來就破爛不堪的衣袖被他這麼用力一抹,頓時便斷裂開來.

    「鐵泫,費哪個勁兒幹什麼,你瞧瞧我們身上,便是擦乾淨了,我這一坐下去,便又讓他不成模樣了!」為首的漢子大笑著.

    聽著漢子的話,被叫做鐵泫的漢子與另一個漢子都是笑了起來.收了手,三人坐在石登之上,另一人從背上韃鏈之中摸出一個革囊,遞給了為首的漢子,」將軍,喝點水吧!」

    「嗯!」為首的漢子接過革囊,仰頭咕嘟咕嘟喝了幾大口,隨手扔回給了漢子,」丁渭,吃食還夠么?」

    「不夠了,今天還得去想點法子,不過今兒個一天,都沒看見半個人影兒,找點吃的也難,將軍,這河間府怎麼如此荒涼啊?」丁渭攤開了韃鏈,看著僅剩下的幾個干餅,無奈地道.

    「這裡與匈奴接壤,匈奴騎兵來去如風,顯然,這些地方都是他們劫掠的對象,一來二去,這裡的百姓自然會向內地搬遷,多年下來,便荒廢了.不過也不要緊,沒有人煙,找不到糧食,也餓不著我們,等歇一會兒后,咱們去碰碰運氣,說不定逮幾隻兔子獐子什麼的,正好開開葷,這些日子,五臟廟可是受了苦了,只怕沒了半點油水.」

    「哪用得著將軍出馬,待鐵泫衣服幹了,便去為將軍尋來!」鐵泫脫了身上那層破破爛爛的衣物,掛在槐樹枝上,就這太陽,用不了多長時間,便會晒乾,這衣服一脫,便露出了身上那一身精壯的肌肉,不過更讓人眩目的是,那一身精壯的健子肉上,橫七豎八的傷痕.傷都已經好了,不過那一條條腥紅的宛如蜈蚣一般爬在身上的傷疤,足以讓人驚心.

    「鐵泫說得是,歇會兒后,我與他兩人去轉一轉,這裡既然荒廢久了,總是能找到些野味的!」丁渭也笑著脫掉了身上的衣物,掛在了槐樹枝上.

    這個被稱做將軍的漢子,自然便是自薊城走脫的征東將軍,高遠.

    薊城大火的當天晚上,高遠便帶著傷勢稍輕的鐵泫,丁渭兩人,自井坊之後的河流之中,一路潛行到護城河,然後趁著薊城兵荒馬亂之際,逃出了薊城,也是他反應極快,而寧則誠與周淵在大火起時,亦有些驚慌失措,竟然忘了在第一時間封閉九門,派出人手搜尋周邊,使得高遠利用這半夜的空當,迅速遠循而去,等到寧則誠等人反應過來,高遠卻已是去得遠了.

    但逃出了薊城,也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這一路回遼西,肯定不會那麼輕鬆,對於要殺自己的周淵與寧則誠二人,豈會輕易甘心?想來前往遼西的路上,定然是偵騎密布,關卡林立.高遠自然不會蠢得沿這條路走.

    出得薊城,高遠當即便帶著兩人,一路向著河間方向前進,由河間府進入到匈奴控制區域,然後再自那片草原之中,一路返回扶風.

    進入河間郡之後,自然也不是一路順風順水,這裡,雖然不是對方的搜尋重點,但仍然不敢掉以輕心,明面上的搜捕自然是沒有的,但燕翎衛所擁有的實力,讓高遠不得不小心應對.三人晝伏夜出,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三人終於到了這接壤地界,終於是鬆了一口氣.燕翎衛的手再長,也不可能伸到這個地方來了.

    鐵泫與丁渭出去打野味,高遠則選了一塊差不多乾爽的地方,將一個包袱扔在地上,四仰八叉地躺了下去,這一路之上,鐵泫與丁渭只消跟著他走,而他則每天要絞盡腦汁地選擇道路,避開對方的追索,每天耗費的精神,不比打一場仗所需要的精力差多少.終於到了這地塊,整個人都輕鬆了下來,這一放鬆,疲乏便如山一般地襲來,眼瞼下垂,轉眼之間,便已是進入了夢鄉.

    箭嘯聲,慘叫聲,在耳邊不絕的響起,高遠趴伏在死角之中,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弟兄一個接一個地倒下,血染長街,他想喊,但卻怎麼也叫不出聲來,他想衝出去,但兩隻腿卻怎麼也使不上勁兒,彷彿他們已經不屬於自己.

    他用力地張開嘴,無聲地嘶吼著,揮手將手裡的軍刺扔將出去,一道白光閃過,眼前突然燃起騰騰的火光,火焰直衝雲宵,映亮了半個天空.大火之中,更多更響的慘叫之聲在高遠的耳邊縈繞,火焰之中,一個又一個的人影閃現,有鬚髮皆白的老翁,有剛剛垂髫的童子,有妙齡如花的少女,有懷抱嬰兒的少婦,也有滿懷絕望的青壯,他們在火中奔跑著,呼號著,但赤紅的火焰卻是緊追而上,將他們一一捲入,頃刻之間,便煙消雲散.

    這一把火是自己放的.高遠忽然覺得自己能動了,他站了起來,踉踉蹌蹌地爬了起來,身邊沒有一個夥伴.

    「高遠,還我命來!」一聲尖厲的嗥叫在身後響起,駭然回頭,卻突然看到,剛剛那些在眼前閃現過的人影滿面焦黑,形容猙獰,十指箕張,正惡狠狠地向著他撲來.

    本能地揮動手中的軍刺,一股黑煙冒起,第一個撲向自己的老翁消失不見,但在這個老翁的身後,更多的人撲了上來.

    步步後退,手中軍刺連連揮動,一個又一個地黑影倒在身前,但殺之不盡,斬之不絕,高遠終於陷入到了重重的包圍之中,一雙又一雙冰冷的手摸到了他的身上.

    「還我命來,還我命來!」聲聲凄慘的叫聲充斥著高遠的雙耳.

    大叫一聲,高遠從地上一躍而起,渾身大汗淋漓.竟然是南柯一夢,高遠心悸地抬頭,天上仍是陽光燦然,但看那日頭,比起先前自己躺下時卻已西斜不少,至少已經過去一個時辰了.

    伸手擦去臉上的冷汗,高遠的心情卻驟然之間沉重起來,自從參軍入伍以來,他也是殺人無算了,但卻都是戰場之上的搏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可是這一次,為了逃亡,那一把火,卻不知燒死了多少無辜的平民百姓.

    對不起!他在心裡默默地念了幾句,如果有一天,我能回到薊城的話,我會給你們一個交待.回首遙望薊城方向,高遠緊緊地握起了拳頭,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周淵,寧則誠,我們終是還有重新見面的時候的.

    拔出軍刺,狠狠地插在身前地上.在漁陽,自己被當成工具,被那些大人物們玩弄於鼓掌之上,好不容易破開這個死局,立下大功,得封征東將軍,自以為也算是一號人物了,但想不到仍是那些大人物們手中的玩物.自己的生死,原來也只是這些人的轉念之間,想著自漁陽回薊城,周淵與自己縱談古今,毫不吝嗇地指點自己,到了薊城,寧則誠熱情款待,談笑風生,無不讓自己心生感激時,高遠心中一片冰涼,只怕在回漁陽的路上,周淵便已動殺心,而更在此之前,寧則誠便已經開始謀划如何利用自己達到他的目的,與這些人的城府比起來,自己當真還只是一個小娃娃.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

    高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周淵與寧則誠雖然是自己的敵人,但卻是自己最好的老師,他們教會了自己什麼才是真正的狠辣,什麼才是真正的殺人於不動聲色之間,借力,借勢,借刀,這些人玩得嫻熟之極,做下極惡之事,卻可以將自己洗得一乾二淨.了不起,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終有一天,你們奉送我的,我都會原樣的還給你們.

    拔出軍刺,手指撫過冰冷的刀鋒,薊城這一把大火是自己放的,但根源卻在周寧二人身上,待自己回到薊城之日,必然以這二人的鮮血,來祭這一次因為自己而死的無辜百姓.

    握著軍刺,高遠自樹蔭之下走了出來,迎著漫天的陽光,陡地仰天長嘯.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
    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