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零三章 報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零三章 報訊字體大小: A+
     

    眼看著牛車之上已經被堆滿,曹天賜一邊慢吞吞地系著繩子,一邊掃著院子內的布置,正自彷徨無計的時候,眼前突然一亮,兩個人自內院方向走了過來,所過之處,護衛僕人無不躬身致意.

    葉天南!曹天賜不由大喜,當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將手裡繩子隨手一拋,曹天賜拔腳便向兩人的方向奔去.

    院子里人很多,起初倒沒有人注意到曹天賜的動作,但隨著他跑出十數步之後,他的動作立刻便引起了院子里護衛的注意,呼喝聲中,數人沖向曹天賜,另外一些迅即靠向葉天南與荀修.

    「抓住他!」

    「站住.」

    「保護國相!」

    隨著一陣陣呼喝之聲與鋼刀出鞘的聲音,院子里幾乎所有的車夫腳力們都抱著頭蹲了下來.葉天南與荀修兩人臉色微變,抬頭看向向他們飛奔而來的這個打扮成車夫的人.

    曹天賜高舉著雙手,飛快地奔向葉天南,」我有要事稟告國相大人.」

    一語剛了,腿上已是挨了重重一腳,仆地便倒,倒不是曹天賜沒有還手之力,只是自己一動手,恐怕誤會便會加大,對方一陣亂刀下來,可就要將自己剁成肉醬了.

    護衛一涌而上,將曹天賜死死按住,曹天賜歪著頭,喊道:」我不是刺客,我有要事稟告國相大人.」

    「帶過來!」葉天南沉聲吩咐道.

    被從地上拖起來,反剪著雙臂押到葉天南的跟前,頸上還架著兩把鋼刀,曹天賜只覺得憋屈之極,他還從來沒有落到過這種地步呢.

    「你是誰,有什麼事情要稟告於我?」看著這個個頭不小,但卻明顯年紀不大的傢伙,葉天南問道.

    「我是高縣尉麾下!」曹天賜低聲道.

    一語未必,葉天南與荀修兩人都是變了臉色.

    「將這個人帶到內里去!」荀修喝了一聲,與葉天南兩人轉身便走.

    進到內廳,曹天賜卻仍然被緊緊地扭著,葉天南揮了揮手,」放了他!你們出去吧!」

    「國相!」葉真吃了一驚.」末將留下來吧!」

    葉天南看了一眼曹天賜,點點頭,」好吧,葉真留下來,其餘人都出去.」

    被鬆開的曹天賜甩了甩手臂,剛剛那幾扭,可是讓他吃了不少的苦頭,這些葉氏護衛身手都不一般,手法專業得很,雖然放開了他,但一時之間,他的手臂休想使上勁兒,葉真則手按刀柄,站在離他一步遠的地方,虎視眈眈地盯著他.

    「你是誰?」葉天南問道:」高遠現在在哪裡?」

    曹天剛斜了一眼葉天南,對這個傢伙,他實在是半點好感也欠奉,要不是他搞三搞四,縣尉現在還在扶風逍遙快活呢,那裡像現在這樣,被人趕得如同落水狗一般落荒而逃.

    「在下曹天賜,是高縣尉貼身護衛,奉高縣尉之命來見國相,有一事相求.」曹天賜道.

    「高遠現在怎麼樣了?他現在在哪裡?」葉天南急切地問道,對於他而言,高遠的安全無疑是最重要的.

    「怎麼?國相大人還盼著我家縣尉大人有事么?」曹天賜冷笑,」真有事兒,豈不是正好遂了國相大人你的意思?」

    竟然被這個小兵嗆了幾句,葉天南一張臉頓時漲得通紅,一邊的葉真也是大怒,抬手便是一耳光,揮向曹天賜.

    「住手!」荀修喝止了葉真,看著曹天賜,笑道:」你家縣尉要你來,可不是為了一逞口舌之快的吧?快說吧,到底什麼事?誤了你家縣尉的事兒,你吃罪得起么?」

    曹天賜怔了怔,這個山羊鬍子說得倒也在理兒,縣尉雖然走了,但步兵還指著他呢.

    「我家縣尉已經離開薊城了!」曹天賜一開口,便發現面前兩個傢伙都是如釋重負般地鬆了一口氣,臉上都露出了笑臉.

    「高遠已經離開薊城了,好,好,太好了!」葉天南雙掌一擊,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曹天賜瞟了一眼對方,前一段時間還恨不得自家縣尉死翹翹,轉眼之間,聽到縣尉脫險,卻是喜上眉梢,這些傢伙的心思,倒還真是琢磨不定.

    「縣尉說,他知道這一件事不是你們做的,是有人要陷害於你們,但是他也不能跑到你們這裡來避難,因為這樣一來,恐怕會使事情不可收拾,所以,縣尉便自行離開回遼西了.」曹天賜接著道.

    「高遠果然非同尋常,連這裡面的關竅都想通了,你說得不錯,如果高遠真到了我們這裡,卻是將所有人都逼到了死角,現在他已經安全離開,自是最好的選擇.」荀修讚賞地點點頭.」能想通這一節,看來高遠的政治智慧遠非一般人能比.」

    「你家縣尉就是讓你來通報他已安全離開了么?」葉天南問道.

    「當然不是.我家縣尉是走了,但還有一個部下受了重傷,不能隨縣尉離開,所以縣尉說,他將這個部下拜託給國相大人了,希望國相大人能保護他.」曹天賜看著葉天南,眼裡卻是透著一股不信任的意思.

    「葉真!」葉天南道.

    「末將在!」

    「馬上帶人,去將高遠這個受傷的部將帶回來.」葉天南吩咐道,轉頭看著曹天賜,」人現在在什麼地方?」

    曹天賜遲疑了一下,雖然高遠說要將步兵託付給對方,但真事到臨頭,他心裡卻又打起鼓來了.

    「這位小兄弟,事不疑遲,如果讓對方先搜到了他,那可就沒辦法了.只要他先落到我們手裡,那自然是安全無虞!你家縣尉既然這麼說了,那自然是信得過我們的.」荀修在一邊道.

    曹天賜咬咬牙,終於說出了一個地址,」你去哪裡,按我所說的暗語接頭,便自然能見到這位受傷的弟兄.」

    「葉真,馬上去.」葉天南揮揮手,高遠既然將這個人托會給自己,那顯然,這個人的份量不低,葉氏現在要與高遠修好,這便是一個不錯的契機.

    「你家縣尉走哪條路回遼西,要知道,現在外面可是風聲鶴唳,不論是軍方還是燕翎衛,都是密布哨卡,四處追捕高遠呢,回遼西,可是步步荊棘啊!」葉天南擔心地問道.

    「這就不勞國相大人關心了,我家縣尉能從薊城出去,自然便也能安安全全地回到遼西去!」曹天賜冷笑,」您也不用問我,我只知道縣尉出了城,至於縣尉怎麼回遼西,我是什麼也不知道.」

    「理應如此!」荀修點點頭.

    「曹天賜,我聽過你的名字!」知道高遠已經安然無恙地出城,葉天南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以高遠的本事,只要出得城去,脫險而歸遼西的可能性便大增,心裡一松,便想起了曹天賜這個名字,」你教過楓兒一些拳腳功夫?」

    提到葉楓,曹天賜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不錯,先前在扶風之時,時常在縣尉家逗留,教過葉楓一些功夫,不過這些功夫也都是縣尉教我的.」

    「好,好,連葉重也說這些功夫了不起呢,你去見見葉楓和菁兒吧,菁兒不知高遠下落,這幾日可是茶不思飯不想,人都瘦了一圈下來,有你去告訴他高遠已脫險的消息,想來會讓她放下心來的.」葉天南微笑著揮揮手,」來人,帶這位曹小哥卻見夫人小姐.」

    閑雲樓,張一的居室.看著漸漸化為灰燼的一些秘密卷宗,張一拍了拍手,」好了,安排下去的人手,現在除了我與天賜兩人,再也無人知道他們的去向,先讓他們埋下來,總有一天,會用得上的,翠兒,我們走吧!」

    翠兒臉色有些憔悴,挽著一個早已準備好的包袱皮,」張一,我們能逃出去嗎?」

    「逃不逃得出去,總得要逃!」張一嘆了一口氣,」雙方已經撕開臉皮了,以我與縣尉的淵源,他們必然是不會放過的.只是要邊累你了.」

    「夫唱婦隨,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了不起就是一個死罷了!」翠兒挽住了張一的胳膊,」我們享了這幾年的福,也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了.」

    兩人相視一笑,拉開門便向外走去.剛剛踏出閑雲樓的大門,幾騎快馬已是如飛一般奔來,堵住了兩人的去路,一個騎士翻身下馬,看著張一,皮笑肉不笑地道:」張掌柜的,這是要去哪裡呢?」

    張一盯著對方,這個人他是認識的,隸屬於燕翎衛,看到他,張一便知道,自己走不了了.

    「寧大人要見你!」騎士笑道:」這位是張夫人吧,還請先回閑雲樓吧!」

    張一看了一眼翠兒,」翠兒,你回去吧,我去見寧大人.」

    翠兒點點頭,」嗯,我等你回來.」

    張一用力點點頭,隨著那騎士離開,看著張一的背影,翠兒強忍的眼淚終於是忍不住掉了下來,這一去,只怕便是天人永隔了.

    「高遠在哪兒?」看著張一,寧則誠根本沒有廢話,單刀直入.

    「回寧大人,據我所得到的消息,高縣尉三天之前便已出城了.」張一垂首答道.

    「三天之前?」寧則誠大為驚訝,」那豈不是在那一夜時他便已經走了.」

    「應當是!」

    「他走哪條路回遼西?」

    「回大人,小人不知道.小人也不可能知道!」張一躬身.

    寧則誠盯著張一,眼光漸漸凌厲,張一卻是坦然與之對視,他的確是不知道.半晌,寧則誠突然笑了起來,」你準備逃走?」

    「是!」

    「為什麼要逃?」

    「大人,我本是高縣尉的家僕,後來雖然為高縣尉所放良,但這一層關係卻始終抹不掉的,大人既然對高縣尉出手,我想著不逃只怕沒命.」

    寧則誠大笑起來,」你倒是坦承.」

    「在大人面前,不必隱瞞.」

    「你勿需逃了,還是留在閑雲樓當里的掌柜吧!」寧則誠揮了揮手.」用心替我賺錢吧,你明白我的意思?」

    張一身體一震,他當真是沒有想到如此容易便過關了.看著寧則誠,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怎麼,不願意?」寧則誠冷笑.

    「不,願意,願意!」張一趕緊道.

    「願意就好,回去吧,別杵在這裡了,我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呢!」寧則誠道.

    看著張一離開,寧則誠身邊一人有些迷惑地問道:」大人,此人曾是高遠家僕,關係密切,大人為何不……」

    「殺了他?」寧則誠介面道.

    「是,屬下有些不解!」

    「一個小蝦米,殺之何益?」寧則誠淡淡地道:」如果高遠死了或者被我們抓住了,那自然是要將與他有關的人殺干抹凈,但他既然逃出去了,又何必再做這種事?今日留一線,他日好相見.有這個張一在,我們便有一條與高遠連通的渠道.」

    那人身子一震,」大人,現在我們與高遠已經勢若水火啊!」

    「那是你這麼想!」寧則誠哈哈一笑,」高遠,可不見得這麼想呢!今日仇敵,來日說不定便是朋友啊!」

    六月薊城的一場大火,又燒出了燕國政壇的大地震,上千間房屋被焚毀,近千人的死亡,數萬人無家可歸的結果,使得剛剛上任不到一年的燕國國相葉天南引咎辭職,離開薊城返回封地琅琊,而新上任的國相柳惜民,並不為太多人熟悉,只知道此人亦是燕國傳世貴族之一.

    檯面上的消息便是如此,而至於真相,永遠註定只會有那麼一小撮人知道.燕國傳統的三駕馬車治理國政至此壽終正寢,轉而進入了二人轉時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