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零一章 認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零一章 認輸字體大小: A+
     

    天亮之後的薊城,忙亂,慌張,驚疑,恐懼,痛苦,絕望,各種情緒籠罩,上至王公將相,下至庶民百姓,各有各的不同的心情.普通人只看到了那綿延燃燒了上千間房屋大的大火的殘亘殘壁,看到了滿麵灰塵的士兵們從廢墟之中抬出一具具慘不忍睹的屍體,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一具具屍體扔到馬車,隨著馬蹄聲得得,向著城外的化人庄走去.而位高權重者們卻看到了這一場大火之後的那濃濃的陰謀味道,家裡的子弟們幾乎在第一時間被勒令禁足,不得踏出家門半步,這些身居薊城的大家貴族在十數年之中,已經經歷了數次政變,每一次都有一個大家豪門被掀翻在地,伴隨著的是雪亮的鋼刀,滿地的人頭以及飄杵的鮮血.

    這一次,這一把火會給薊城帶來什麼?每一個人心中都有著濃濃的不安.

    貴族大臣們走向王宮,每個人心中都是忐忑不安.誰曉得今天會碰上什麼呢?

    葉天南沒有去上朝.

    去不去已經不重要了,他決定呆在家裡,等待最後的結果,而現在,唯一讓他擔心的就是,高遠還活著嗎?

    平靜下來的葉天南,此時已經恢復了冷靜與從容,畢竟十年的逃亡生涯,讓他經歷了太多的兇險,與那些年比起來,這一次的失敗還真算不得什麼,不管怎麼說,這一次只是政治上的失敗,還不會危及到身家性命,只要命還在,那就還有扳本的機會.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葉天南當真是做夢也沒有想到,現在的自己,居然是這麼的渴望高遠能平安無事,而在數個月之前,自己還咬牙切齒地恨不得將這個傢伙碎屍萬斷,人生就是這麼荒謬.

    葉天南搖頭苦笑.

    荀修面色有些緊張地走了進來.」天南,剛剛接到消息,城中軍隊有大規模的調動.」

    葉天南眉毛陡地豎了起來,」大規模地調動軍隊?」

    「高遠如果活著,會不會到我們這裡來?」荀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如果高遠當真逃到了我們這裡,可就要糟糕了.」

    葉天南臉上肌肉跳動,荀修一提醒,他立時便醒悟了過來,如果高遠逃了出來,而且能準確地判斷出不得自己下得手,那麼,逃到自己這裡,便會是他的一個選擇.

    「高遠不會連這點政治智慧都沒有吧?他如果真逃到了我這裡,我就要壞大事了.」葉天南聲音都有些抖了起來.

    「他還年輕,也許看不透.」荀修也是驚疑不定,」周淵突然調動軍隊,很有可能也是想到了這一點.」

    掀開被子,葉天南從床上跳了下來,焦燥地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高遠出現在自己這裡,在一般人看來,正是自己洗脫冤曲,找出真兇的最佳辦法,但是葉天南知道,如果真出現了這一幕,那麼就是對方狗急跳牆,圖窮匕現的時候,因為這樣一來,就會將對手逼到了牆角,如果對方實力一般也就罷了,但是,對方的實力偏偏卻是太強大了,強大到連自己也毫無還手之力.

    高遠如果出現在葉府四周,那薊城馬上就將迎來又一次政變.血流成河將是可以預見的事實.

    「來人!」葉天南沉聲喝道.

    一名家將應聲而入.

    「葉真,集合所有家兵,準備戰鬥!」

    叫葉真的這名家將聞言一愕,抬頭看著葉天南,臉上一名茫然.

    「下去準備,葉重回來了,就叫他馬上來見我.」葉天南揮揮手.

    「遵命,相爺!」雖然驚疑不定,但葉真卻沒有出言相詢,轉身走了出去.

    「我去見見寧則誠,周淵!」荀修看著葉天南.

    「好,先生一切小心.葉重一回來,我讓他馬上回王宮去,不管怎麼樣,王上不能出一點問題.」葉天南道.

    荀修苦笑,」如果真走到了哪一步,憑著葉重掌控的那些王宮禁衛,是改變不了現實的.天南,如果,如果高遠真出現在了葉府,唯一的辦法就是殺了他,然後將他的屍體送過去.這是唯一的方法.」

    葉天南微微點頭,」先生放心,我省得要怎麼做!」

    荀修剛剛離去,葉重腳步匆匆,幾乎是一路小跑著過來,臉上也掛著喜色.

    「相爺,薊城九城封閉,燕翎衛偵騎四處,高遠沒有死,他還活著,他跑了.」葉重喜氣洋洋地道:」這小子,果然不簡單,厲害,厲害,這樣的局他也能逃將出去.」

    看著葉天南的臉色,葉重的笑容僵在了臉上,」相爺,您這是?」

    葉天南嘆了口氣,將剛剛荀修擔心的事情說了一遍,」葉重,如果高遠出現在葉府,那對方一定會以為我們要帶著高遠上朝對質,這樣一來,周淵他們的陰謀便徹底暴露在了陽光之下,你說,他們會怎麼樣?」

    葉重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當然明白,對方會怎麼做,因為現在的薊城,說白了,就是在對方的控制之下.」難怪我們府外,突然多了那麼多的探子,我,我還以為這是對方監視我們之舉.」

    「監視不假,只怕更重要的是盯著高遠會不會出現在這裡吧?」葉天南苦笑,」你馬上回宮去吧,保護王上,只要王上不出事,我們葉家總還有重新出頭的那一天.」

    「是.」

    「你腿上的傷不礙事嗎?」

    「沒什麼關係!」葉重走了兩步,突然回過身來,」相爺,如果高遠當真出現了,那怎麼辦?」

    葉天南仰首向天,卻是沒有回答.

    葉重臉色變了變,嘴唇嚅動了幾下,終是沒有說什麼,轉身向外走去.

    王宮之內,姬平看著堂下濟濟一堂的貴族大臣,卻沒有看到葉天南,沒有看到周淵,也沒有看到寧則誠,他的臉色一變再變,臉上的怒色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卻是恐懼.堂下一片嗡嗡之聲,顯然,來上朝的大臣們也都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燕國三大巨頭,在本來應該第一時間出現在這裡之時,卻都是沒有出現.

    「國相呢,太尉呢,寧大夫呢?」姬平的聲音有些變調.

    堂下沒有人作聲,環顧四周,都是面面相覷.

    「來人,去請三位大人上朝.」姬平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不讓自己看起來有些驚慌失措,但藏在袖子中的手,卻在微微發抖.

    高遠沒有死!當寧則誠第一時間得到報告的時候,不由勃然大怒,周淵做事,竟然如此不靠譜,昨兒晚上,還信誓旦旦地告訴自己,高遠死定了,現在居然是這個結果.寧則誠當然知道高遠如果沒有死的後果.第一時間便找到了周淵,眼下,已不是互相埋怨的時候了.

    最好的辦法就是第一時間找到高遠,然後殺之,將影響局限在最小的範圍,而最不好的選擇,便是高遠準確地判斷出了誰想讓他死之後,然後與葉天南匯合,揭穿他與周淵的陰謀,如果真到了這一地步,那也就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

    而寧則誠並不想走到這一步,如果真要這樣的話,那燕國少不了一場內亂的,那接下來什麼征伐東胡,什麼制霸中原,都成了一句空話.

    燕國,經不起再一場內亂.平息令狐潮的政治風潮,因為與趙國之戰的大勝已經完全平復,如果再來一次同樣的政變,燕國如何才能緩過氣來?

    要爭權不假,但寧則誠同樣也明白,他也好,周淵也好,說起來都是依附在大燕這棵大樹之上的,如果樹要倒了,他們這些附在樹上的藤蔓焉會有好下場?

    燕翎衛偵騎四齣,而周淵也已經封閉九門,軍隊也開始在調動,作著最後的準備.此時此刻的兩人,根本顧不得上朝了,王宮中的那一位,此時此刻,在他們心中,根本就不重要了.

    「大人,荀大夫來訪!」家人的稟報讓寧則誠一呆,這個時候,荀修怎麼會過來?相信到了這個時候,葉天南他們都已經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請!」寧則誠吐出了一個字.

    荀修站在寧則誠面前,看著這個他眼中的晚輩,心中暗嘆一聲,一代新人換舊人,這位以前在他眼中表現並不怎樣的御史大夫,燕翎衛的掌控者這一次給他好好地上了一課.

    「寧大人!」荀修抱拳,向寧則誠深深一揖,」佩服,這一次,我們輸得口服心服.」

    寧則誠瞳收縮,惱羞成怒的敵人不可怕,而冷靜而敢於認輸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到了現在,他們與葉天南之間,已經不可能是朋友了.

    「荀大人,請坐,上茶!」

    一撩袍子,荀修坐在了寧則誠的下首,」寧大人,葉相讓我帶來幾句話,不知大人想不想聽?」

    「荀大人請講!」寧則誠欠了欠身子.

    「我們都坐在大燕這艘大船上,不論是你們,還是葉相,都不想這艘船上沉了是不是?」

    「當然.」

    「所以,葉相認輸,他退出了,他將辭去國相,回到琅琊郡去,燕國,從此就交給你與周大人了.」荀修淡淡地道.

    「葉相退出了?」寧則誠有些驚訝,在他看來,葉天南是那種百折不撓的人,換句話說,也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傢伙.

    「是.」荀修道:」眼下燕國挾勝趙國之勢,征伐東胡,可謂天時地利人和,東胡一滅,大燕才會在這片大地上,有說話的資格,葉相不想大好形式毀於一旦,所以,他退出.過了這段日子,他便回琅琊去.」

    寧則誠沉默半晌,」那高遠呢?」

    荀修笑了起來,」高遠如果出現在葉府,寧大人將看到他的屍體,但是,如果高遠逃出了薊城,回到了扶風,就又另當別論了.我想,寧大人應當明白吧!」

    寧則誠身子向後一靠,荀修所說的,他當然明白,高遠如果逃了出去,回到了扶風,那麼,自己從此以後將添了一個勁敵.而荀修所說的明白,也是明明白白地告訴了自己,如果高遠活著逃了出去,那葉府以後必當全力支持高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