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明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明悟字體大小: A+
     

    火光映紅了半邊天空,也映紅了國相府,映紅了國相府內的每一個人的臉龐.

    葉天南怔怔地看著那火光,臉色一分分的變白,看著一邊受傷的葉重,看著那映紅半邊天的大火,他本來就很瘦弱的身子搖晃了幾下,站在他邊上的葉氏一直在注意著自己的丈夫,眼看著葉天南要摔倒,趕緊伸出手去,將他攙住.

    葉菁兒的臉色慘白一片,一步步地走到父親的跟前,」爹,你還是要殺了高大哥嗎?到了現在,你還是不能接受他,要置他於死地而後快嗎?」

    葉菁兒的眼淚卟裟裟地掉了下來,後退一步,突然從一名護衛腰間抽出佩刀,擱在頸上,」高大哥活不成了,我也不活了!爹,為什麼,為什麼?」

    「小姐,不要!」一眾人等都是大吃一驚,搶上一步,但看到那雪亮的鋼刀壓在葉菁兒的粉頸之上,絲絲血跡已經滲出,卻都是不敢邁出這一步去.

    葉天南怔怔地看著葉菁兒,半晌,他突然笑了起來,笑聲之中,夾雜著聲聲咳漱,伴隨著咳漱的,卻是一口口的鮮血.

    「先生,先生,你瞧瞧,連我的女兒都認為是我下的手,你說,天下人會有幾個不這樣認為的?」葉天南看著荀修,滿臉慘笑,嘴角血跡斑斑,葉氏伸手想要為他擦去血痕,卻被他伸手打開.

    推開葉氏攙扶著他的手,葉天南踉踉蹌蹌地走向院子中間,張開雙臂,仰首向天,狂笑起來,」連我女兒都這樣認為,還有誰會不這樣認為?」

    狂笑聲中,葉天南原地轉了幾個圈子,砰然倒地.人事不省.

    葉天南急火攻心,他本是極其聰明之人,這個時候,他已經想清楚了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自己被人算計了,在自己最為得意的時候,不動聲色地便讓自己從人生的巔峰重重地摔了下來,這一次,摔得比上一次要更慘.這一次對方的陰謀是如此的淺顯,如此的粗陋,也正因為如此,自己才沒有想到過這種可能。對方要算計的不是高遠,而是他而已。

    上一次,雖然家破人亡,但名聲還在,這一次,雖然沒有刀兵加身,但聲名卻要爛大街了.這世上,絕大部分人是只會相信他們自己看到的或者自己想到的,而更有許多人,雖然心中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但也絕不憚於在自己倒地的時候。重重踩上幾腳的

    葉天南昏倒,院子里再一次大亂,葉重瘸著腿衝到了葉菁兒跟前,急赤白臉地道:」小姐,不是相爺,現在相爺拉攏高遠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殺他?這是有人要利用這件事暗算相爺.」

    葉菁兒瞪大眼睛看著昏倒在地的葉天南,再看著面前的葉重,這內里的關係,讓她如何能想得透?當的一聲,刀掉在了地上.兩腿一軟,葉菁兒也倒了地上.

    井坊,曹天賜看著濕-淋淋的滿身傷痕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高遠四人,目瞪口呆,」這是怎麼了?」

    高遠擺擺手,」快點,你這裡有沒有傷葯?步兵的傷不輕.」

    「有,有!」曹天賜飛快地竄到屋裡,打開屋角的一口箱子,從內里拎出向瓶葯來.高遠將背上的步兵放在床上,此時的步兵,已經是昏迷不醒了.

    鐵泫和丁渭兩人一進屋,便直接癱倒在了地上,四個人身上,無一不是傷痕纍纍,除了刀傷,還有被火燒的傷痕.幾個人腦袋之上,幾乎都看不到幾根毛髮了.

    「縣尉,葯!」曹天賜將幾個藥瓶子放在床邊,再一看步兵小腿上的傷勢,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縣尉,他的腳……」

    高遠臉色陰沉之極,步兵小腿之上的這一刀,幾乎將他的小腿一分為二,現在,只有一點點筋,皮還連著,如果是在前世,依仗著高超的科技,或許還能將腿重新接回來,但在這個時代里,已可以宣告步兵殘廢了.

    這隻腳無論如何也是保不住了.

    步兵是他麾下大將,是一個騎兵將領,失去了一隻腿,後果是什麼,沒有誰比高遠更清楚.他沉默著,將藥粉倒在那血肉模糊的傷口之上,葯一上去,昏迷之中的步兵身子一陣震顫,慢慢地醒了過來.

    「縣尉,我們還活著?」步兵問道.

    「當然還活著!」高遠勉強笑道,」我們暫時安全了,沒事了,步兵,你傷不輕,躺著好好休息.」

    「縣尉就是縣尉,這樣的絕境,你都能帶著我們逃出來!」步兵笑道:」只可惜,我不爭氣,給疼昏過去了,沒有看到縣尉突圍的英姿.」

    「狗屁英姿!」高遠轉頭望向一側,」落水狗一般地逃了出來.」

    「我們這個模樣,倒不像是落水狗,而像是一群燒光了毛的野狼!」步兵嘻嘻地笑了起來,他低頭望了一眼小腿上的傷,卻又行若無事地抬起頭來.

    饒是高遠心如鐵石,此時看到步兵如此模樣,卻也是心酸難忍,」步兵,我沒用,你這條腿保不住了.」

    步兵甩甩手,」保不住便保不住唄,縣尉,你流個啥眼淚嘛,我不是還活著嘛,大街上,咱們還有十好幾兄弟,命都沒了呢!能活著,我很滿足了.縣尉,你可不能沒了鬥志啊,我可還指望著你帶我回扶風呢,咱們盡起大軍,干他娘的.」

    高遠點點頭,」你放心,先前既然我沒有死,現在我們就死不了.」他霍地轉過身來,看著曹天賜,」天賜,有出城的通道沒有?」

    「出城,現在?」曹天賜有些傻眼,」步兵傷得這麼重,你們也都有傷,怎麼走啊?還是休息幾天,等傷好一些再說吧!」

    「今天不走,只怕就再難走了!」高遠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我們今天晚上,必須離開薊城.」

    「縣尉,葉天南那龜兒子還是不肯放過你嗎?不如咱們聯繫上寧則誠大人或者檀鋒將軍,怎麼樣?」曹天賜道.

    「閉嘴!」高遠怒目瞪視著曹天賜:」天賜,現在我告訴你,除了我們自己,不能信任任何人,這一次,讓我深深地明白了這一點,我他媽真是胡塗,上一輩子吃了的虧,這一次,居然又讓人騙一次.」

    屋裡幾人,都是莫名其妙地看著高遠.

    盛怒之下的高遠,渾然沒有發現自己說漏了嘴,但此時的他,也不在乎了,」天賜,我們這一次遇襲,只有三個人有能力下手,葉天南,周淵,寧則誠!而在這其中,嫌疑最大的不是葉天南,而是周淵,因為襲擊我們的人不是普通的刺客,是軍人.」高遠冷笑起來,」此地無銀三百兩,居然能找到一個與葉重身材口音都如此相似,連武功也相差無幾的人來刺殺我,準備了很長時間了吧?佩服啊佩服!」

    此時,床上的步兵也不解地解眨巴著眼睛看著高遠,」縣尉,如果是周淵要殺我們,從漁陽一路千里迢迢而來,我們毫無防備,他為什麼不殺?我們在寧則誠府上住了這好多天,別說動刀動槍了,在我們的吃喝飲食里弄一把毒藥,我們早就死得乾淨利落了,何須費這麼大功夫?」

    高遠陰沉沉地笑了起來,」匹夫之怒,拔刀相向,血濺五步,求一痛快耳,這些王八蛋,即便是想殺了我,卻還在想利用殺我得些好處吧,如果真如你所說,殺了我於他們有何好處?不但沒有好處,還要濺一身腥味呢!」

    這半個晚上的搏鬥,倒是讓高遠想清楚了很多問題,特別是最後當他手刃那個領頭的刺客,拉下對方的蒙面巾,看到的卻是一張陌生的面孔之時.葉天南以前想要殺自己不錯,但現在,他沒有任何理由再來謀自己的性命,倒是另外一個人,嫌疑最大,那就是太尉周淵.而周淵想要做成這件事情,沒有寧則誠的幫忙,是萬萬不可能的,燕翎衛有多大能量,別人不清楚,高遠自己卻是清楚的.從檀鋒嘴裡,從馮發勇那裡,他知道了許多關於燕翎衛的故事.

    再留在城裡,當真是死路一條,燕翎衛不會放過自己,軍方不會放過自己,這兩人一合力,自己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只有趁現在,他們還不能確定自己的死活,趁他們現在,還在忙於應付這一場火災的時候,趁亂逃將出去.

    回家去,回到扶風,回到自己的軍隊中去,到了哪裡,將再也沒有任何人敢於動自己,接下來,就是慢慢地算帳了,自己的兄弟豈能白死?高遠握緊了拳頭.

    「通道有!」曹天賜似乎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只是步兵的傷這麼重?」

    「當然是縣尉一個人走.」躺在床上的步兵揮舞著手臂,」我們這些小蝦米,大人物是看不上眼的,只要大人安全了,我們就會沒有事兒.」

    高遠沉默下來,步兵現在的傷勢,的確是無法趕路的,特別是像現在這樣落荒逃亡,鐵泫和丁渭兩人倒是只要休息一段時間就能緩過來.

    他在屋裡反覆地踱著步子,步兵留在這裡,肯定是不安全的,落在對方手裡,斷然是有死無生.天賜這個點也必須要放棄了,燕翎衛不是吃乾飯的,自己四人一路逃來,留下了太多的蹤跡,等燕翎衛回過神來,便能一路追來.他決不會放棄步兵,現在,也只有行險,來賭一把了.

    半晌,他終於下定了決心,」我帶鐵泫和丁渭先走,天賜,天明以後,你去葉府.」

    「什麼,葉府?」曹天賜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高遠.

    「告訴他們,我已經走了,我將步兵託付給他們了,我要一個活著回到扶風的步兵.」高遠看著曹天賜,一字一頓地道,」就將我這幾句話轉達給葉天南.」

    「是,我一定將話帶到!」曹天賜用力點頭.

    「半年前你帶過來的人都安置好了么?」

    「都安置好了,通過不同的渠道,都已安置好了.」曹天賜道.

    「給他們下達最後一條指令,從現在起,他們不要有任何行動,專心做事,直到你再一次出現在他們面前.」

    「是!」

    「通知張一,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