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把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把火字體大小: A+
     

    熊熊大火映紅了半邊夜空,火勢之猛之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此時站在薊城的任方一個地方,都可以看到那映紅了半邊天的大火,整個薊城都為之震動.

    整個城市都沸騰了起來,人聲鼎沸之中,馬蹄隆隆,號角聲聲,軍隊終於出動,只不過這一次,他們手中拿得不再是刀槍,而是滅火的工具.

    周淵站在太尉府的高處,看到那熊熊的火光,憤怒地抽刀,將四周能砍的東西全都砍成了碎片.在他身邊,周玉臉色嚴峻.

    寧府,寧則誠也在看那大火,半晌,他搖搖頭,過了一會兒,再搖搖頭.然後轉身回到房中,脫下便裝,換上朝服,一柱香功夫之後,他已經出現在前往王宮的道路之上.

    檀鋒與寧馨兩人站在窗邊,看著那漫天紅霞,在他們身後,古箏的琴弦已經斷去了數根,正無力地垂在地上,檀鋒臉上的神情卻是極其複雜.

    這把火是高遠放的.在放火之前,他已經面臨絕境.前來刺殺他的並不是一般人,而是一群訓練有素,心志堅韌的傢伙,在雙方的生死搏殺之中,高遠率部下已經格殺了數倍於他們人數的刺客,但是,卻沒有讓對方有絲毫的怯意和撤退的想法,攻擊反而更加兇猛.

    四個扶風兵又倒下了兩個,步兵的箭又一次射空,長弓成了擺設.他再一次受了傷,這一次,是小腿上挨了重重一刀,高遠身上也是傷痕纍纍,對方的帶隊者,那個身形,口音都酷似葉重的傢伙,功夫極其厲害,而且也非常擅長近身格鬥.

    「縣尉,不要管我們了,你殺出去,你一個人出去,他們攔不住你的.」步兵坐在地上,腿上的巨痛讓他的臉有些變形,他看著另外兩個鮮血淋漓的老兵,大聲道:」我們給縣尉斷後.」

    「走不了的!」高遠斷然搖頭,」而且,我也不能丟下你們.如果真要死的話,能和兄弟一起死在戰鬥之中,總比在倉惶逃竄之中被人殺死要爽快得多.」

    「縣尉,以你的功夫,一定會逃出去的,逃出去后,再給我們報仇!」步兵扯住高遠的衣裳,側耳傾聽著外面的聲響,」他們又要來了,縣尉,快走啊!」

    高遠搖頭,他不是迂腐,而是知道根本走不了.對方的主要目標就是他,這一次設計如此周密,動員的人手如此之多,高遠相信,對手一定考慮到了各種可能,包括自己有可能突圍而去.也許,當自己突圍而出的時候,就是大家全軍覆滅的時候.

    步兵沒有再說話,看到高遠的神色,他知道高遠已經作出了最後的決定,他強撐著站了起來,一隻腳立在地上,提著刀,」想不到我們沒有死在戰場之上,沒有死在敵人手中,居然會死於小人的暗算之中,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多拉幾個墊背的吧.」

    屋內幾人都是神色慘然,他們手中的刀都被砍崩了口子,而接下來,他們將要進行最後一搏了.

    外面的殺手們此時似乎已經根本不在乎掩藏什麼形跡了,他們甚至點起了幾根火把,聽著畢畢剝剝的火把燃燒聲,高遠的眉頭緊緊地皺著,腦子中忽然劃過一道亮光,他的眼睛慢慢地亮了起來.

    從最開始闖入的那家綢緞莊,他們一路衝撞過來,已經越過了十數間房屋了,這裡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房子一間挨著一間,有的甚至共用同一面牆壁,大多數都是木製結構.他環顧四周,」鐵泫,去找找看,有沒有油脂一類的東西,丁渭,去看一下,這間屋子裡有沒有貯水的水缸.」

    「是,縣尉!」兩個傷痕纍纍的衛兵強撐著身子,卻尋找高遠需要的東西.

    「縣尉,您是要放火嗎?」步兵看著高遠,道.

    「不錯,放火,步兵,你想過沒有,這些刺客跟我們打了這麼長時間了,但卻一直是硬沖,如果他們放一把火,就能將我們逼出去,但是他們沒有,這是因為這條街上房屋密集,大都是木製,火勢一起,便無法控制了,所以他們不敢放,因為他們不是一般的刺客,他們心有顧忌,這裡是王城,他們不敢隨便縱火.如果引起王城大火,這個主使者是負不起這個責任的.」

    步兵笑了起來,」我們可沒有這個顧忌,他們要殺我們,我們就來放這一把火,燒得越旺越好,即便老子們去了閻王殿里,也給讓他們焦頭亂額,付出代價.」

    「不,我還沒有死的打算呢,我們要借這把火,逃出去.」

    「逃出去?」步兵又驚又喜,」怎麼逃出去?」

    「火越大越好,火會威脅我們,但也會替我們擋住追兵,只要亂起來,我們就有機會逃出去.」高遠目光炯炯.

    「我們往哪逃?」步兵問道:」這一次要殺我們可是國相,外面只怕處處危機.我們逃回寧府去嗎?」

    高遠長長了吸了一口氣,」這件事裡面有些蹊蹺,現在在薊城,不管是葉天南,還是寧則誠,甚至是周淵,沒有一個是我們能信任的,如果有機會逃出去,我們便逃往井坊,記得天賜跟你說過的那個地方嗎?他在哪裡有一個落腳點.」

    「到薊城之後,天賜就沒有跟我們住在一起,他是去了哪裡嗎?」

    「對,他另有一些事情要做,所以一直呆在井坊.我們先去哪裡,然後再謀求脫身,離開薊城,只要離開了這裡,我們便是海闊任魚游,天高任鳥飛了.」

    「縣尉!」鐵泫提著一個大桶小跑著回來,」我們運氣好,這是個雜貨鋪子,後面有不少的油脂.」

    「澆!」高遠揮揮手.

    鐵泫二話不說,提起手裡的桶,便將內里的油脂潑在門上,窗上,牆上.就在這時,丁渭也跑了回來,」縣尉,找了一個貯水的大水缸.」

    「跳進去,將身上浸濕.」扶起步兵,高遠走向後面,一間似乎是廚房的屋內,一口大水缸里,滿滿裝著一缸水,抓起步兵,高遠二話不說,便將他按了下去.步兵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慘呼.

    將步兵從缸里抓起來,高遠也跳了進去,將自己全身浸濕,他跳出來,撕下一截衣服,將口鼻遮住.鐵泫,丁渭兩人亦是照此辦理.

    「照顧好步兵!」高遠吩咐了一聲,貓著腰又走到了前方.

    外面又開始射箭了,密集的箭雨穿過了穿欞,奪奪有聲地插在了屋內的牆壁之上.

    「縣尉,火石!」身後,丁渭抬手扔出了火石,高遠一把抓住,嘴角閃出一絲獰笑,兩手一合,啪噠數聲,火星閃現,濺在門板之上的油脂之上,騰地一下,一束小火苗燃了起來.

    趴伏在地上,隨手抓起一些東西,在這束火苗之上引燃,然後扔向潑上油脂的地方.

    火苗騰起,煙霧愈來愈濃,高遠趴在地上,緊緊地握著軍刺.

    街道之上,伏屍累累,周康呼呼喘著粗氣,他知道高遠很厲害,因為有人給過他警告,他也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但他沒有想到,高遠居然厲害到這一地步,他已經付出了幾倍於對方的代價,卻仍然沒有殺死主要目標.

    周康,主持這一次刺殺的首領,他是周淵麾下的重要人物,不過,卻極少出現在公眾面前,他是專門負責替太尉大人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的.這一次,他扮演的是葉重.

    身上的幾道傷痕讓周康有些心驚,亂戰之中,與高遠數次交手,如果不是自己機警,只怕已經屍橫就地了.死傷慘重並沒有讓他有絲毫退意,高遠必須死,太尉就是這樣交待的,如果他不死的話,會引發太多的問題,甚至有可能是燕國的一場政治大風暴.周康知道,太尉為什麼要他扮成葉重的模樣.

    但葉天南也不是一個甘於坐以待斃的人物,而且這個看起來沒有破綻的計劃,有一個致命的問題,那就是如果高遠不死,那麼所做的一切都將化為無用功,太尉將會得到一個可怕的敵人.

    高遠必須死!

    周康輕輕地摸了一下受傷的地方,好在,對方已經不行了,接下來,將是最後一次進攻,這一次,他將第一個發起衝擊.

    他忽然嗅到了一股不一樣的味道,那不是血腥味,而是一股焦味,接下來,他便在火把的火光之中,看到了一股股騰起來的煙霧,最後,他看到了一股股的火苗從高遠所藏身的地方騰起.

    那火頭起來的是如此之猛,剛剛還是幾束不大的火苗,轉眼之間,便在他眼中形成了一面火牆.

    周康先是一愕,然後便醒悟過來,看著街上一幢挨著一幢緊密相連的房屋,他的腦袋轟地一聲炸開.

    「衝進去!」他大聲吼道,提著刀,風一樣地沖向對手所在的房屋.

    火已經很大了,但周康顧不得這一切,他從火牆之中一躍而進,這一霎那之間,他已經明白了對方想幹什麼.

    周康不敢想象,如果讓這場大火燃燒起來,將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果,他們清理了這一段路上所有的居民,便是為了這一場刺殺,但這一段距離是有限的.大火一旦燒起,這條街將不復存在,更為可怕的後果,便是這場大火向外圍漫延.因為這不是自然失火,而是人為的縱火.

    屋內,鐵泫和丁渭一人提著一個油脂桶,另一隻手扶著步兵,正在向一邊牆壁退去,到了那裡,鐵泫操起一柄鐵鎚,三兩下便將牆壁錘了一個破洞,進入到了隔壁,片刻之後,又一處地方燃起了熊熊大火.

    周康沖了進去,但他也僅僅是沖了進去.他沒有想到,在熊熊的火牆的後面,在炙人的火焰之中,有一個人忍住了煙熏火燎,趴在地上等著他.

    周康一躍而進,穿過火牆的一霎那,小腹之上,傳來一陣劇痛,他愕然低頭,看到了仰趴在地上的高遠,高遠正獰笑地看著他,鮮血正從他插進對方小腹之上的武器之中嘩嘩地流出來.

    「血怎麼流得這麼快?」這是周康最後的想法,然後,他便跌到在了大火之中.(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
    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