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殺出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殺出去字體大小: A+
     

    是葉重!高遠的眼瞳收縮,葉天南還是想要殺了自己,所以設下這樣一個圈套,邀請自己去葉府而半路殂殺.

    看著躺倒在街上的十幾個體兄的屍體,高遠心中的怒火騰地被點燃,他猛地站起,嘩啦一聲,今天剛剛買的新袍子被一撕兩開,露出裡面的緊身衣,手一探,黑沉沉的三棱軍刺出現在手中,怒吼聲中,他迎著衝出來的蒙面人殺了過去.

    步兵抽刀,跟著高遠迎向了敵人,今天是去做客,他沒有帶上弓箭,可誰知道會在這個時候,這個地點遇到殂殺呢!

    殺出來的蒙面刺客有數十人之多,而高遠此時連他在內,只剩下八個人了.

    高遠站在了最前頭,步兵立於他的身側,而六個扶風兵在高遠衝上來的一瞬間,已是收縮隊形,緊緊地跟隨在高遠身後,以高遠為錐頭,形成了一個三角形的錐體.

    「殺出去!」高遠怒吼道.

    「殺!」雖然只有八個人,但發出的怒吼之聲,卻讓對面衝來的大群蒙面人為之一滯.

    高遠身邊的這二十個護衛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身手個個了得,遭遇這樣的突然襲擊,同伴大半身亡,但剩下的六個人,卻沒有絲毫慌亂,因為高遠還在.

    八個人一頭扎進大群的蒙面刺客群中,向前猛衝.兵器碰撞聲,刀槍入肉的卟卟聲,以及瀕死的慘叫之聲,頃刻之間便響徹夜空.

    「隔開他們!」為首的蒙面人-大叫起來,一聽他的口音,高遠心中更是沉了下去,那不是薊城的口音,而葉重,就是說著這樣一口話,因為葉重十數年追隨葉天南四處流浪,他說話的口音之中夾雜著很多其它地方的方言,特徵極其明顯.

    葉重知兵,一個普通的刺客是不會這麼快發現這其中的奧妙的,高遠現在雖然只有八個人,但長年的一起戰鬥以及高遠軍隊的特別訓練,他們八個人卻能構成一個整體.刺客雖多,但在八個人的來往衝刺之下,竟然被殺得節節後退,雖然高遠殺不出去,但他們卻也無法威脅到高遠等八人.

    除非用人命來磨,磨到高遠等人體力消耗殆盡.但時間上是絕不允許的,這裡畢竟是薊城,是王都.

    屋頂之上,響起了利箭破空而至的聲音,高遠身後,一名扶風兵頹然倒地.片刻之後,又是一聲厲嘯,又一人倒下.此人能在混亂之中準確地找到高遠的部屬,箭法之厲害,幾乎不輸給步兵.

    步兵恨得咬牙切齒,如果此時他手能有一副弓箭,哪裡容得此人如此囂張.

    「退到房裡去!」高遠大叫道.他明白,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多長時間,自己這幾個人就會被殺光的.

    砰的一聲,一間房屋的門被撞開,高遠帶著倖存的五人退進了房中,這是一家臨街的店鋪,裡面擺滿了一匹匹精美的綢緞.

    剛剛退進房中,房間的門窗被被撞得四分五裂,蒙面刺客追了進來,屋頂之上,也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響.

    「是那個箭客!」步兵澀聲道,現在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倒是這個隱在暗處的人.

    「我去宰了他,步兵,你帶著兄弟們先撐一會兒!」高遠厲聲道,」來,送我上去!」

    兩個護衛上前一步,雙手交疊,緊緊地勾在一起,高遠小跑兩步,一腳踩將上去,兩名士兵一聲大喝,同時抖手,揮臂,高遠騰空而起,低頭,躬身,轟然一聲巨響,他直接撞破了屋頂,瓦片亂飛之中,高遠自破洞之中一躍而出,單膝跪倒在屋頂,一手按著屋脊,一手握著軍刺,抬眼便看見了距他十數步處,一名手持弓箭的箭手,正目瞪口呆地看著破屋而出的高遠.

    高遠的出場太讓人震駭了.

    「去死!」高遠猛地竄起,如同一隻撲擊獵物的獵豹,撲向那名箭手.

    眼見高遠風一般的撲來,箭手抬手,嗖嗖連聲,在如此短的矩離之上,他竟然還射出了兩箭,但也僅次而已了.

    高遠仆倒在屋脊之上,人雖然倒下,卻沒有停止前進,人一倒,手一按,腳一蹬,兩支羽箭呼嘯著從他的頭頂掠過,當高遠挺身而起的時候,人已經到了那箭手跟前,三棱軍刺卟哧一聲,插入了那箭手的小腹,手腕一轉,軍刺縮回,鮮血隨著軍刺的回拔噴泉一般標了出來.

    高遠一伸手,撿起那箭手掉在屋脊之上的弓,再從他身上取下箭壺,從先前的破洞之中再一次躍了下去.

    屋內面積不大,刺客只衝進來十數人,屋內便再也無法容納,步兵帶著剩下的四個扶風兵,背靠著背,正在拚死抵抗,高遠的到來正是時候,一落地,手一揚,弓和箭飛向步兵,高遠卻是竄進了殺手群中,一手軍刺起落,另一隻手中,很少出現的小刀在手指之間盤旋,幾乎是擋者立死.

    這種狹小的場合,對於步兵以及幾個扶風兵還有這些殺手來說,空間過於狹小,他們更適合大砍大殺,但對於高遠來說,卻是沒有比這更好的場所了.

    頃刻之間,高遠連殺數人,餘下的殺手大駭之下,盡數退了出去.

    屋內安靜了下來,但屋內人知道,這隻不過是短時間內的平靜,馬上,就會有更大規模的進攻.

    幾名扶風兵半蹲在地上,大口地喘著粗氣,激烈的格鬥,幾乎要將他們的力氣耗盡了.

    外面響起了格格的聲音,高遠與步兵對望一眼,都是露出震駭之色,那是床弩在張弦的聲音.

    不等高遠下令,步兵已是一個箭步衝到了窗前,手一揚,嗖的一聲,一箭破窗而出,外面發出一聲慘叫,正在給床弩張弦的一名刺客仰天而倒,另一人剛剛搶上去,步兵的第二箭又至,箭至,人死.

    步兵的弓箭再一次揚起,第三箭將發未發之際,他卻又無奈地垂下了手,外面的刺客用兩塊門板擋在了床弩之前.

    「卧倒!」高遠低聲喝道.

    六人趴伏到了地上,床弩那刺人心魄的嘯叫之聲響起,轟隆隆的響聲之中,面前的牆壁破了一個大洞,粗如兒臂的弩箭奪的一聲,插在後牆之上,箭尾猶自在抖動.

    喊殺之聲再一次響起,蜂湧而至的殺手身後,床弩絞弦的格格之聲,讓人齒酸.

    高遠的手在微微發抖,今天,只怕是當真難以倖免了.

    國相府,葉天南一身便服,與荀休坐在一起敘話,大廳之內,正在忙碌著,一碗碗的山珍海味正流水價地從后廚端將出來,擺放在一張張小桌之上.

    「聽說今天高遠整整一天都在採購禮物!」荀修笑道:」看來這小子,還是知道一些禮數的.」

    葉天南哼了一聲,」我這裡難道還缺他這一點禮物嗎?」

    荀修大笑,」禮物不重要,重要是他的這一點心思,看來這小子,倒還真不是一個記仇的人.天南啊,當初葉重說得還真是對的.」

    「沒有這一次燕趙大戰的磨勵,那裡會有徵東將軍的位子,雖然於我們而言,錯下一著棋,但不想卻是歪打正著,結果倒是不錯.」葉天南道.

    「應當說,最大的功勞還是菁兒啊!」荀修道,」這一次菁兒回府之後,倒真是喜氣洋洋啊,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女大不中留啊!」葉天南連連搖頭.

    正說著話,葉氏與葉菁兒兩人已是走了進來,葉楓跟在她們兩人身後,一進門,葉楓已是滋溜一聲竄到了最前頭,」爹,高大哥什麼時候到啊?我可真是想死他了.」

    「應當快了.」葉天南笑道:」接時辰,快到了,夫人,外頭準備得怎麼樣了?」

    「都準備得差不多了!」葉氏點頭笑道:」莆兒還親自下廚做了幾個高遠愛吃的菜,就等人來了.」

    看著葉菁兒,葉天南微笑道:」菁兒,這一次算是償了你的心愿了吧,高遠來之後,我們就定下大婚的日子,我看是宜早不宜遲,趁他還在薊城的時候,先將婚事辦了!」

    「全憑爹爹作主!」葉菁兒羞紅了臉,低聲說著,」我去前廳照看著,爹與娘說說話吧!」

    「我也去,我也去!」葉楓跑了過來,牽著姐姐的衣衫,」我去大門口迎著高大哥.」

    看著姐弟兩人高興的模樣,屋裡幾人都笑了起來.

    這算得上是皆大歡喜了.

    砰的一聲,門被撞開,渾身染血的葉重出現在門口,扶著門楣,他竭力讓自己站得穩一些,在他的身後,跟著數個驚慌失措的葉府家兵.

    葉天南,荀修霍然站了起來,」出了什麼事了?」葉天南厲聲喝道.

    「國相,我在半道遭人襲擊,兩個護衛都死了,就我逃了出來.」葉重聲音有些虛弱,大腿上的那一箭,他其實受創極重,又強撐著奔到這裡,大量的失血讓他的臉色極是蒼白.」國相,這件事有蹊蹺.」說完這句話,葉重仰天便倒,屋裡一陣大亂.

    「快,快,叫大夫過來!」葉天南大喊道.

    「火,起火了!」外間響起更大的喧囂之聲,葉天南與荀修兩人搶出門去,遠處,熊熊火光映紅了夜空.兩人對望一眼,起火的地方,是通往國相府的必經之路.

    「有人要對付高遠!」荀修澀聲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