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危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危局字體大小: A+
     

    檀鋒落寞的離去,他知道了,他卻無法改變.他欣賞高遠,將他當成自己的朋友,但是,他卻無法背判自己所處的這個集團.

    看著檀鋒離去,寧則誠重新恢復了平靜,開始批閱一份又一份的公文,直到他的書房裡,出現了另外兩個人.

    這兩人面相普通,從外表上看不出任何特別的地方,屬於那種典型的扔在人堆之中,就再也找不出來的類型.

    手上筆不停,頭不抬,寧則誠似乎很隨意地問道:」太尉那邊的安排如何?」

    一人向前走了一步,聲音很低,哪怕現在只有他們三人,他的聲音仍然低到只有寧則誠才能聽清楚.

    「據屬下看,太尉的安排陣仗很大,別說只有一個高遠,十個高遠也報銷了.」

    「他動用了軍隊?」

    「不是軍隊,是太尉的那支從來沒有露過面的隊伍.不過他們動用了不少強力的軍械,連床弩都有.」

    寧則誠微笑著抬起了頭,」太尉用兵,本來就很小心謹慎,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你哪邊呢?」他看著另一個人.

    「大人所料不錯,葉重那頭兒,太尉沒有作任何布署.」另一人道.

    「太尉終究是帶兵打大仗的人,玩起這些小伎倆果然還是差了哪么一點點,你布置好了么?」寧則誠搖搖頭.

    「布置好了,按大人的吩咐,我們確保擊傷葉重,而不殺死他.」

    寧則誠笑了起來,」做事要做全套,葉天南要殺高遠,麾下頭號大將葉重怎麼會不出手,而現在,葉天南手下,能有把握與高遠一戰的,也只有葉重一人吧,葉重一傷,我倒想看看,葉天南怎麼解釋.」

    「大人思慮周全!」

    「去吧,嚴密監視,不得出一點岔子.」

    葉重下值回家,換上了一身便服,帶著兩個護衛便出了家門.以前他一直住在國相府的,不過在他獲得王城禁衛軍統領這一職務之後,為了避嫌,他便另尋了一幢房子,搬出了國相府.進入王城禁衛軍這半年來,葉重就致力於一件事情,那就是安插葉氏親信進入這支部隊,半年的努力,現在,他,或者說葉天南,已經掌握了這支軍隊三分之一的力量.應當說,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但葉重也知道,隨著周淵自戰場返回,他與國相將會迎來猛烈的反擊.

    但在這件事情上,葉天南是不會退讓的,十年之前的慘劇仍歷歷在目,那一次,如果手裡掌握著一部分王城禁衛軍,便絕不至於輸到一無所有.

    葉氏重任國相,基礎薄弱,以前的力量在令狐氏十年來鍥而不捨的掃蕩之下,幾乎是蕩然無存,而現在最制約葉氏的,便是軍隊.國相手中沒有一支能顯示其力量的軍事力量,琅琊郡雖然還給了葉氏,但想要在琅琊郡重建一支強悍的軍事力量,短時間內,顯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高遠被任命為征東將軍,將極大地緩解這個問題,高遠現在手上便有多達五六千的兵力,在高遠的手下,這些人將會成為一支悍師,征東將軍開府建牙,也就是說,高遠可以名正言順地招軍,只要他養得起.

    高遠當然養得起.因為他馬上就是國相大人的女婿了.高遠自己就有來錢的門路,再加上以後琅琊郡的支持,高遠在財政之上,將不會出現危機.而葉天南身為國相,在物資和後勤上,當然也是可以有目的性的支持的.

    葉氏復興,指日可待.葉重興奮不已,不過今天見到高遠,恐怕還是有些尷尬的,當初在南山之下,這小子可是囂張得很.自己也險些兒便與他動起手來.

    想到這裡,葉重不由笑了起來,有機會,倒是要與這小子好好地動手較量一番,葉楓的那一套近身格鬥術,讓葉重一直心痒痒的.倒了葉重這個層次,很難找到一個能與他公平決鬥的機會了.大家都位高權重,誰會沒事兒與你硬碰硬地干一場.

    以後機會就多了,能與高遠這樣的高手較量,對自己的提高也是極有幫助的.而且高遠的練兵之術,也是葉重想知道的.

    葉重躇躊滿志,葉氏重振門楣就在眼前,而作為跟隨葉天南流浪了十數年的他,將也會獲得大展拳腳的機會.

    馬蹄得得,葉重想要早一點趕到國相府,今天是家宴,確切來說,是葉天南正式承認高遠為自己女婿的一次政治公告.薊城不少人一直相看葉相的笑話,想看這翁婿之間來一場火併,但他們顯然低估了國相,國相在外流浪十數年,什麼樣的屈辱沒有受過?在葉相的眼中,只有利益,沒有面子,以前不認高遠,是因為高遠太弱,而現在認高遠,是因為高遠已經具備了葉氏所需要的一切力量.在現實面前,該低頭就得低頭.

    哪些年,葉重見多了葉天南向許多人低頭,但最後的贏家是葉相,這一次葉相向高遠低頭,可最後的贏家還會是葉相.

    就在葉重滿心歡喜的瞬間,空氣之中陡地響起凄厲的利箭破空的聲音.沒有時間準備,沒有時間思考,十年生涯,無數次地迎擊令狐氏的刺殺所培養出來的一流的反應讓葉重在第一時間便作出了正確的反應.

    他整個人消失在了馬上,箭嘯響起的瞬間,葉重便已經躲到了馬腹之下.身後,兩名護衛卻是沒有躲過這一劫,他們沒有葉重的反應,也沒有他這一身功夫.箭嘯聲起,兩人已經被射得刺蝟一般,連人帶馬,都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葉重胯下的戰馬出挨了好幾箭,哀鳴聲中,向前奔了數丈距離,四蹄一軟,也倒了下來,在戰馬倒下的瞬間,葉重已是從馬腹之下鑽了出來,人蜷縮成一團,在地上連續地滾動,滾動之中,他已是打到了最佳的藏身場所.

    身子一躍而起,他撲向那個點,也就在那一刻,又是一聲箭嘯之聲,這一箭,來得極快,嘯聲剛起,利箭已至.葉重只覺得大腿之上一陣鑽心的疼痛,身形一滯,頓時慢了下來.

    葉重心中一片冰涼,最後射出這一箭的人,無論是判斷,還是箭技,都到了一個極其高明的境地,自己休矣.

    但預料之中的連續射擊並沒有到來,一箭命中葉重之後,葉重只是聽到了幾聲輕笑,然後,便安靜了下來.

    躺在先前選定的死角之中,看著街心兩名護衛和三匹馬的屍體,葉重心中的震駭無以言表,是誰?是誰想要自己的命?

    他看著大腿之上的那支箭,箭手極其厲害,這一箭射穿了自己的大腿,形成了一個貫通傷.顯然,對手對於自己的行蹤了如指掌,他們知道今天自己要去哪裡/

    葉重突然之間張大了嘴巴,手顫抖頭握上了大腿之上的那支箭,以對手的能力,剛剛明顯可以要了自己的命的,但為什麼,他們僅僅傷了自己就罷了,第一輪襲擊,他們的主要目標也並非自己,而是自己的兩名衛兵.

    為什麼會是這樣?

    不殺自己,只是因為對方另有所圖.他們圖什麼?今天是葉相宴請高遠的時候.

    高遠!葉重突然嘶聲吼了起來,拔劍,一劍斬斷箭尾,伸手握住箭頭,呀的一聲,將半截箭頭拔了出來,撕下一帶袍子,將大腿緊緊地扎了起來.以劍拄地,葉重艱難站將起來,一瘸一拐地向著國相府所在地拚命跑去.

    這是一個陰謀.

    幾乎就在葉重遇襲的同一時間,高遠與他的二十名護衛帶著一輛滿載禮物的馬車行走在街道之上,這是一條往國相府的必經之路,街道不寬,很安靜,兩邊一幢幢樓房緊密相鄰,此時,正是華燈初上時節,但這條街道卻有些古怪,除了廖廖幾盞燈之外,竟然一片漆黑.

    很靜,很靜,只能聽到高遠一行人得得的馬蹄之聲與護衛們整齊的腳步之聲.

    高遠與步兵兩人策馬走在前面,在他們的兩邊,是十餘名衛護,剩下的,則在馬車的兩旁,高遠突然覺得身上的汗毛一陣陣倒豎起來,他猛地勒住了戰馬,這種讓他感到極其危險的感覺,這一切,他還從沒有感受過,但這種感覺,在前一切,他卻體會過多次,特別是最後那一次.

    「小心!」他突然大喊聲起來.喊聲之中,他已是一個倒載從馬上掉了下來,掉下來的瞬間,他一伸手,將步兵也扯了下來.

    就在二人倒下的瞬間,空氣之中,箭嘯之聲響起,而其中,夾雜著高遠與步兵二人極其熟悉的聲音.

    床弩.

    兩匹戰馬瞬間便成了刺蝟,栽倒在地,巨大的床弩掠過兩人剛剛所立的地方,命中他們身後馬車,轟然聲中,馬車四分五裂.

    高遠的護衛毫無防備,他們沒有想到,會在燕國的都城遭到死亡的襲擊,第一輪箭雨過後,二十名護衛便倒下了大半.

    高遠與步兵兩人在地上連接翻滾,縮到了街角,高遠瞪大了眼睛,看著跟著他的這些護衛,一個接一個地被利箭射倒,這些戰士,跟他出生入死,沒有死在戰場之上,可是今天,卻倒在了這裡.

    街旁緊閉的幾扇大門霍地打開,一群蒙面人蜂湧而出,為首一人,身形高大,體型看起來極其熟悉.

    「是葉重!」步兵尖叫起來.

    街上,僥倖未死的六名扶風兵拔出了腰刀,嘶吼著迎了上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