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一路鮮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一路鮮花字體大小: A+
     

    高遠第一次見識了古代大型典儀的複雜與繁瑣.

    讓他感到驚訝的是,當看到燕國王上率文武百官迎於東門之外的時候,包括太尉周淵在內的所有武將沒有一人下馬,他們策馬緩緩而行,至東門外數十步,方才勒馬停下.隨著禮儀官的一聲唱諾,以燕王為首,燕國所有文武百官都是雙手交疊,竟然跪了下來.

    這一霎那間,高遠似乎有一個錯覺,莫不是太尉周淵造反了!

    但顯然不是,因為那些文武百官們沒有一個人驚慌失措,而高遠左右的將領們也都甘之若素,似乎這就是禮所當然的事情.

    三拜九叩,禮畢.燕王起身,微笑著看著他面前的將士.

    周淵第一個翻身下馬,在他身後,所有將領們在一片甲胄嘩啦啦的碰撞聲中一齊下馬,跟隨著周淵向燕王行禮.

    葡伏在地,高遠這才反應過來,剛剛燕王並不是在向周淵行禮,他是在向燕國的旗幟行禮,也算是在酬謝將士們遠征凱旋而歸.

    夾雜在一大群將領之中,高遠亦步亦趨,他並不懂得這些禮儀,好在他身邊有一個檀鋒,對方做什麼,他也跟著做什麼.

    鼓樂聲中,高遠顯得有些迷糊,這樣的大場面,別說是今生,便是前世,他也不曾見到過.

    叩闕,祭天地,祭宗廟,祭陣亡士卒,一項項下來,小半天便立時沒有了,在戰場之上幾進幾齣都不覺得累得高遠,此時只覺得累得心慌,掃眼看著那些文武百官,倒恍然沒事人一般,不由大是心服,了不起啊,這樣爬上爬下的折騰人,也真不知他們是怎樣修練出來的.

    好不容易捱到了獻俘一節,高遠聽到身邊的檀鋒明顯地出了一口長氣,看來這位老兄也是有些不耐了.這是最後一項,做完這一項,大家便可以進城了.

    俘虜當然是沒有的,當雙方簽定和約,所有的俘虜便都交還給了趙國,以顯示燕國的友好,但在燕軍手中,還繳獲有大量的燕軍旗幟,這裡面,既有趙軍各地的私軍旗幟,也有更為值錢的趙軍常備軍旗幟.獻俘便變成了獻旗.

    以周淵為首,當禮儀官唱出一個人的名字時,這個人便會雙手舉著一面旗幟走到燕王的面前,將這面旗幟擲於他的腳下,燕王姬平滿面笑容,看著面前越堆越高的旗幟,心中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畢竟,他剛剛登位,便一雪燕國十數年來的恥辱,不僅收回了故土,更是開疆拓土,將趙國的領地也搶了一塊回來.這讓他有些躊躇滿志.

    高遠手中也有一面旗幟,但功勞薄上他可以排在第一,這個時候,以他的官職便只能排在末尾了,畢竟,傳說中的將軍之位還並沒有到手.

    前面的將軍們一個接著一個地走完了,最後,只剩下他一人孤零零的舉著一面旗幟站在了士兵之前,不過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是,當禮儀官大聲念出他的名字的時候,對方的聲音似乎拖得格外長一些,而隨著他的名字從禮儀官的嘴裡嘴喊將出來,本來安靜的人群之中,出然傳出了整齊劃一的驚嘆聲.所有的目光在這一刻,齊唰唰地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被成百上千人行注目禮的感覺並不太好,特別是在這種場合,而且這些人並不是他熟悉的戰友,兄弟,而是一群各懷心思的傢伙,高遠猶如芒刺在背,但卻不得不硬著頭皮,舉著旗幟,大步向前.

    隨著他的行進,驚嘆這愈來愈大.今天的高遠,可是特地穿上了一身明晃晃的盔甲,這東西,平素作戰他是堅決不穿的,但今天,卻在檀鋒的逼迫之下不得不披在了身上,每走一步,甲葉相攔,清脆的聲音都讓他有些不自在.

    將旗幟擲於燕王腳前,高遠大禮參拜.

    燕王姬平凝目注視著這個人還沒有到薊城,便已經鬧出偌大風波的青年將軍,果然一表人才,不愧軍中猛將,這樣的場合,以他的身份,居然還能如此鎮定地一路行來,在禮儀之上,挑不出任何差錯.

    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葉天南,燕國的國相臉色平靜如昔,似乎這個人與他毫無關係.

    姬平一笑,彎腰,扶起高遠,」高遠,本王久聞大名了.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哈哈哈!」這幾聲笑,內里的含義可就多了去了,姬平身後的葉天南,終於還是忍不住變了顏色.

    「本次大戰,你立下大功,本王不會虧待你的.還望今後再接再勵,再立新功.」姬平拍拍高遠的手臂,和顏悅色.

    「謝王上恩,高遠一定會大燕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樣的場合,高遠自然是沒口子的答應,豪言壯語,不假思索地便噴勃而出.

    「王上,該進行下一個儀式了.」一側的禮儀官看著燕王似乎意猶未盡,還想與高遠說點什麼,趕緊湊了上來,低聲道.

    燕王姬平的確還想與高遠多聊聊,一句長發及腰,不知讓多少少男少女為之傾倒,姬平雖然貴為王者,但年紀卻比高遠大不了多少,對於這樣的事情,或多或少,仍然是心嚮往之.

    「好,好!」姬平點點頭,看著高遠,」以後多有機會再與卿說話.」

    聽著姬平的話,高遠卻有些迷糊了,要知道,這一聲卿可不是隨便叫的,以高遠的身份,現在遠遠當不得卿這個尊稱.

    姬平一笑而去,走到周淵的身邊,攜著他的手,登上了王輦,馬兒輕嘶聲中,揚蹄緩緩向內而去,在他們的身後,一輛輛的馬車依次駛來,一位位的將領登上馬車,最後,一輛馬車停在了高遠的身前,」高將軍,請上車!」

    高遠看向左右,那些薊城的文武百官們仍然肅立於城門兩側,正看著一個個將領跨車而去,這倒類似於披紅遊街,誇耀武功吧,高遠在心裡想著,這倒真是一個出風頭的活計,檀鋒說過,從東門而入,直至皇宮,可是有著十數里的大道,可想而知,現在這條大道的兩側,必然有著無數的百姓正涌得水泄不通地準備熱鬧吧!

    他看了一眼領袖著百官的葉天南,此公臉上仍上平靜如水,看不出絲毫波瀾.眼中,似乎便沒有高遠這個人一般.

    高遠低低地哼了一聲,手扶車轅,一個箭步便跨了上去,自己說過,一定會騎著高頭大馬,帶著八抬大轎去葉府將菁兒娶回來的.自己這麼說了,就一定會這麼做.

    前方傳來震耳欲聾的歡呼之聲,駛進城門,向內里走了一段路之後,高遠終於明白什麼叫做人山人海,旗仗鮮明的皇城禁衛們手持武器,一步一人,沿著筆直的筆直的街道一直向前,每人個的長刀大戟之上,都包著一段紅綢,以衝掉刀槍的煞氣,而在他們的身後,便是一個個攢動的人頭,更讓高遠稱奇的是,街道兩邊的樓房,一個個都是窗戶大開,有曬樓陽台的上面更是擠滿了人,看著車隊駛來,不停地揮臂吶喊著.

    燕國這十數年來,準確地說,就是一個受氣包的角色,現在新王上任,他們終於迎來了一場揚眉吐氣的勝利,由不得這些人不興奮,不高興.

    走在這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中,高遠突然之間有了一種神聖的感覺,看著那一張張笑容滿面的臉,一種想要保護他們的念頭油然而生,願所有人都一直能有這種開心的笑容,他在心裡默默地道.

    高遠的車馬排在最後,應當說是最不起眼的,但事情的發展,往往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不知從哪裡突然傳來一聲尖叫,」高遠,最後一個是高遠!」聽那聲音,倒似是一個女子.

    隨著這一聲尖叫,更多的人叫了起來.

    「高遠,高遠!」

    「高遠來薊城了!」

    「待我長發及腰,君來娶我可好!」

    聲浪愈來愈大,高遠被這陣勢當真是嚇著了,腦袋一下子就懵了.

    聲浪一波高過一波,而這其中,倒是女子的尖叫聲更最.高遠雖然沒有到過薊城,但他在薊城,是一個傳奇,葉菁兒的特殊身份,以及刀斬滿頭青絲和那一句足以讓所有痴情人兒落淚的名句,都讓高遠在薊城聲名遠播.

    騎著高頭大馬,帶著八抬大轎,去葉府將你娶出來!與待我長發及腰,君來娶我可好一樣,在薊城廣為流傳,今天,這位傳說中的高遠終於出現了.他站在誇功遊街的馬車之上,一路前來.

    盛名之下無虛士,高遠來了,果然如他所言,他不僅是騎著高頭大馬來的,而且是作為一個戰功著著的將領來的.

    不知從哪裡扔出來一朵鮮花,不偏不倚地落在高遠的車駕之上.伴隨著這朵鮮花的飄落,是一個女子的大喊:」高遠!」

    高遠抬頭,高高的樓層窗戶之間,一個女子在向他揮著手.

    不等高遠臉上的苦笑落下,一朵朵的鮮花,還有一些不知名的玩意如雨點一般的落向了他的馬車,有些打在盔甲之上,叮噹作響,落到車駕之上,定晴看時,竟然是一個個女子們隨身佩戴的香囊.

    虧得今天聽了檀鋒的話,穿上了盔甲,否則非給砸得鼻青臉腫.高遠心中暗自慶幸不已.路還沒有走到一半,高遠的車輛之上已經堆滿了花朵與香囊,還有不少因為準頭不佳,落到了大道之上,給高遠駕車的車夫叫苦不迭,他可是錯挨了不少.

    高遠的風光,竟然一時蓋過了最前頭的燕王姬平與周淵兩人.

    「高遠,看來還真是受人歡迎啊!」姬平哈哈大笑,周淵若有所思.

    而此時,在一幢樓房之上,半開的窗戶之中,卻有一張臉,半是歡喜,半是嗔怒地看著從樓下緩緩行過的高遠,她身旁一人,卻在哧哧的笑著,笑著的那人是曹憐兒,而半嗔半怒的卻是葉菁兒,她的頭髮仍然沒有長起來,但一頭短髮卻讓她顯得更加美麗與嬌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