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八十六章:心有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八十六章:心有懼字體大小: A+
     

    馮發勇走了,高遠坐在自己的大帳里,閉目不語.這一次出來,最大的收穫不是自己立下了偌大的功勞,也不是擁有了數千的軍隊,與這些相比,高遠覺得看到了這個時代最頂層的那些人物之間的較量,更讓自己受益非淺.

    雖然自己二世為人,從理論上來說,自己擁有比這個時代的人更超前的知識,但知道是一回事,運用又是一回事.就好像一道數學題擺在你的面前,公式你都是知道的,需要運用的定律你也一清二楚,有些人舉重若輕的就能解答出來,但另外一些人,想破頭也無法做出來,待得看到標準答案之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我也能做出來的.這就是天才與常人的區別.

    高遠不認為自己是天才,這場牽動著這個時代的大戰,直到此時,高遠才看到了全貌.

    這讓他對於此時距他千里這遙的一個人充滿了敬畏之意,這是一個了不起的人,一個讓他需要仰望的人,從葉天南開始籌畫對趙陰謀的時候,他便敏銳地把握到了這個時機,他騙了這個世上所有那些自認為聰明的人.當眾人都以為他一定會趁著這個機會痛打落水狗,將趙國痛毆一頓,以打開東征的缺口的時候,他卻反其道而行之,揮軍向北,將他的另個一個敵人打得萬世不能翻身,而他能做到這一點,竟然還是藉助了他最大的敵人的幫助.

    高遠險些要為他擊節而贊.

    不拘一時之小利,眼光長遠,這才是一個真正的政治家.毫無疑問,此戰過後,秦國的戰略重心完全可以調整過來,一心一意地要收拾中原六國了.也許不久的將來,自己也要和這支可怕的軍隊,可怕的人對壘沙場了.

    高遠搖搖頭,這是不可避免的.

    而更讓他警懼的是,秦武烈王此人,不但有著超越常人的戰略眼光,更不差冒險精神,從他敢於在趙牧的眼皮子底下擺空城計,將咸陽城幾乎脫得光光的展現在趙牧的面前,便可以看出,這個傢伙骨子裡的冒險和瘋狂.

    有長遠眼光,卻又不乏冒險和瘋狂,這樣的人,是最難以對付的.更何況,這傢伙手下還有無數的強悍的打手.

    這些天來,高遠耳朵里已經被無數次地讓趙牧這個名字灌滿,而在秦國,卻還有一個讓趙牧也不敢掉以輕心的李信,他們到底如何自己不知,但能讓這許多人推崇,便很能說明問題了.周淵,周玉,檀鋒在聽到這些名字的時候,眼中露出來的是敬佩,畏懼的表情,而在高遠的眼中,上面這幾位並不是碌碌無能之輩,亦是一時之翹楚,時代之精英,能讓這些人敬畏的傢伙,當然是極了不起的.

    想到這裡,高遠不由打了一個寒噤,自己在這些天下名將面前,能撐得過幾個回合?天下之大,英才何其之多也,自己以前當真是井底之蛙,坐井觀天了.

    「縣尉!」大帳帘子一掀,顏海波一頭撞了進來,」聽說秦趙之戰已經結束,秦國收兵了,那我們可以回家了吧?」

    在顏海波的身後,步兵,那霸,孟沖,許原依次而入,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寫著濃濃的喜悅,從年後出兵,到現在,整整五個月過去了,所有人都開始想家了.

    「終於要回家了!」顏海波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悅,」真是想念孫曉還有曹天成兩個傢伙啊,還有我們扶風城,居里關,牛欄山呢!」

    高遠長長地吐了一口氣,站了起來,」是呀,我們要回家了!」

    顏海波的這一聲喊,卻是將高遠從驚懼之中叫醒了過來,自己有什麼好擔心的,他們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現在,自己還只是一個小不點,根本沒有資格站在他們的面前與他們對陣,而且,他們也不會知曉有自己這一號人物,即便知道,又何嘗會將自己放在眼中.

    慢慢來吧,自己會成長起來的,這一趟出來,便讓自己學到了太多的東西,也許,當自己有資格站在他們面前的時候,自己的名字也已經在這個時代赫赫有名了.

    趙牧,李信,你們等著我,遲早有一天,我會站在你們的面前,與你們較量的.

    易水河畔,燕軍大營,率先出發的高遠也率隊退回到了這裡,大軍已經準備班師回朝了,除了姜大維的漁陽郡兵,燕國常備軍要返回薊城,而高遠所率領的數千軍隊將會返回扶風,這在燕軍大營之中,已經不是什麼秘密.

    周淵周玉沒有什麼表情,檀鋒永遠是那樣笑的,只有姜大維,臉色難看之極,與之相反,他的兒子姜新亮,那個曾經被高遠狠狠地折辱過一番的傢伙,現在倒似與高遠好得不得了.坐在高遠身側,兩人不是交頭接耳一翻,竟然似多年好友一般,讓姜大維更是氣悶不已.

    高遠終於有資格坐在這間像征著權力,身份的大帳之內了,哪怕他現在的官職還只是一個不值一提的小小縣尉,但他的手上,卻有了一支多達五千人的軍隊.

    這年頭,有兵便是草頭王,你有實力,自然便會得到尊重.

    周淵心中極是高興,這一次出兵,可以說收穫遠遠超過了先前的預期,不但收回了在令狐潮手中的五城,更是從趙國搶來了另外五城,這在燕國與趙國多年的交道之中,是從來不曾有過的,而他自己的聲望,也在這一刻達到了最高鋒.

    利用這一戰,葉天南會穩固他國相的位置,而周淵,則如願以償地將更多的軍權抓在手中,接下來,便是對東胡了.

    趙國被削弱,而他們面臨著強秦的東征,即便對燕國再仇恨,也無力對付燕國,相反,從現在起,他們得陪著笑臉來拉攏燕國了.

    燕趙之間,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將不會再有戰事,除非是趙國在戰場之上擊敗了秦國,將秦國的爪子打回去,不過這好像是不太可能的.

    秦國有趙國擋著,燕國當然也會給予一定的幫助,沒有人想趙國就這樣垮掉,特別是現在燕國還沒有實力之前.

    當拿下東胡之後,那情況就又另當別論了.

    下一個目標,東胡!周淵在心中暗自道,拿下東胡,將遼東那廣闊的區域納入燕國的統治之下,征服東胡,燕國將得到無數的戰馬,當然,還有那些技藝高超的騎士,當做到這一點之後,燕國,便有了問鼎天下的資格了.

    這是周淵的野望.

    只不過要想達到這個目標,他還必須取得另外兩個巨頭的同意.或許他們會有其它想法,但這樣一個青史留名的機會,相信無論是葉天南,還是寧則誠,都不會輕易放過的.

    大帳之內歡聲笑語,觥籌交錯,這是臨撤兵之前的最後一頓盛宴.

    「各位,各位!」周淵敲擊著酒杯,發出清脆的聲響,」老夫說一個笑話,為各位佐酒!」

    眾人頓時安靜下來,太尉說笑話兒,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個個都是洗耳恭聽.

    「大家可知道,函谷關一役之後,秦軍固守函谷關,趙牧不得不撤軍,而秦武烈王做了一件什麼事嗎?」周淵笑道.

    眾人都是搖頭.

    周淵大笑起來,」這位秦王派出了他的使進出使邯鄲,在趙無極的面前大罵趙國忘恩負義,不是東西,讓趙國滿朝文武面如土色,作聲不得,趙王是惱羞成怒,險些兒便氣昏了過去.」

    「忘恩負義這從何說起?」姜大維不解地道.

    淳于燕呵呵一笑,」那秦國使者痛罵趙國,說匈奴蠻夷侵略趙國代郡,無惡不作,而秦國本著兩國兄弟般的兄誼,毅然出兵替趙國報仇,痛毆匈奴,不想趙國不思報恩,反而縱容趙牧進攻函谷關,致使秦國大將贏騰戰死,是可忍孰不可忍,要趙國給一個說法呢!」

    大帳之內,眾人先是啞然,接著便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這可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秦武烈王,真是太囂張了.

    「這位使者口才極佳,罵得趙國還不了嘴,最後還提出了一系列的賠償要求呢!」周淵笑道.

    高遠轉動著酒杯,看著滿屋子裡大笑的將領,腦子裡卻在飛快地轉動頭,秦武烈王是這樣無聊的人嗎?他這樣做有什麼意義?除了讓兩國讎結得更深一些,還能有什麼作用,賠償,趙國自然是不肯給的.

    周淵的目光掠過所有人,看到高遠的神色,眼中閃過一絲異色,」高遠,你怎麼看這件事?」

    被周淵點名,高遠先是一驚,看著滿屋子將領的眼光都轉到了自己臉上,倒是鎮定下來,」太尉,這事兒恐怕沒這麼簡單,秦王不會這麼無聊,他此舉之中,必有深意吧!」

    淳于燕大笑,」好傢夥,你去說說,他有什麼深意?」

    高遠理了理頭緒,」大人,我想,秦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這是在逼迫趙國給他們一個交待,那麼這個交待便只會指向一個人.」

    「誰?」周淵放下了酒杯.

    「趙牧!」高遠肯定地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
    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