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高深莫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高深莫測字體大小: A+
     

    檀鋒兩郟艷紅,一向走路腳下有根的這位武將,此時卻是腳步飄浮,歪歪斜斜,幾個跟在他身後的親兵想上來扶他,卻被他揮手打開,看著迎上來的高遠,他嘿嘿哈哈地笑著,」我特來瞧瞧我們燕國的趙牧!」

    「檀將軍醉了!」高遠皺著眉頭,上前一把抓住了檀鋒,」你們幾個,扶檀將軍回去,這個樣子,成何體統?」

    他對檀鋒的幾個親兵喝道.

    檀鋒一揮手,大笑,」誰說我醉了,我還能大戰三百回合.啊哈,高遠,敢與我再喝三碗么?今兒個高興啊,十數年來,燕國終於揚眉吐氣了一次.」

    看著檀鋒的模親,高遠一把拖了他便向自己的大帳走去,讓士兵們看見主將這副模樣,委實是不大好的.

    「小顏子,弄點醒酒湯來!」在進帳門的瞬間,高遠回過頭來喝道.

    將檀鋒拖進大帳,正準備將他按到椅子上的時候,高遠突然發現,剛剛還醉眼惺忪的檀鋒,便在這一瞬間,一雙眼睛突然變得清明了起來,正盯著他看,眼中還有一絲笑意,高遠一愕之下,甩手怒道:」檀將軍,你玩什麼花樣?很有趣么?」

    檀鋒聳聳肩,看著高遠,」你知道今天席上發生了什麼嗎?」

    「不外就是逼著趙國簽定城下之盟罷了,這本來就是水到渠成之事,有什麼可猜的.」高遠道.

    「是啊,前半段的確是這樣的,但後半段卻很有味道啊,直到現在,我仍在回味呢!」檀遠嘿嘿地笑了起來,」公子蘭此人,當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高遠,你知道,趙牧在席間說了什麼嗎?」

    高遠隱隱覺得不妙.看檀鋒的模樣,肯定和自己有關係,但自己一個小小的縣尉,怎麼會成為這些大人物席間的談資,了不起也就是一個長發及腰罷了,不過這在那些人物眼中,不就是一件奇聞逸事么?談資笑話罷了.

    「面對著一屋子的燕國文武大臣,子蘭直若不見,他自始至終只提了一個人的名字,那就是你,高遠.他將你比做了誰你可知曉?」

    「趙牧?」高遠覺得有些啼笑皆非,趙牧天下名將,名動遐邇,自己算個什麼,能拿來與他比.

    「子蘭說,不出十年,你必將成為燕國之趙牧,他對你是讚不絕口啊,還有他旁邊那個趙廣,更是結合你的戰例,滔滔不絕啊,看他們兩人的模樣,那對你簡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檀鋒道.

    高遠攤攤手,」那個子蘭純粹是窮極無聊,無外乎便是找碴子蔑視你們一番罷了,也能當得真?」

    「你以為像子蘭這樣的人,做什麼事情會無的放矢?燕趙大戰,趙國輸了就輸了,子蘭何許人也,他會輸不起?像他這樣的人,拿得起,放得下,這一次輸了,馬上盤算著的就是如何在下一次贏回來.」檀鋒冷笑.

    「那他何必拿我說事,我一個小小的縣尉,無權無勢.」

    「你還真是小看自己哦!」檀鋒呵呵笑了起來,」你是一個縣尉,是一個小人物,但是,你身上現在可牽動著不少燕國的大人物呢!我想,子蘭肯定是搞清楚了這裡面的關鍵了.」

    高遠默然不語,檀鋒說得不錯,自己身上牽絆著燕國國相葉天南,遼西郡守張守約,現在檀鋒身後的寧則誠也上來與自己糾纏不休,如果還要算上的話,那姜大維也應該算上吧,雖然是仇人.

    「他是什麼意思?」雖然如此,但高遠仍然不解子蘭這是何意.

    「你知道趙牧嗎?」

    「我當然知道,趙國名將,也算是天下名將吧,拿我與他相比,可真是太抬舉我了.」高遠笑道:」當真是與有榮焉.」

    「你真是這麼想的?你知道子蘭內里的意思嗎?算了,你肯定不知道,我講與你聽吧!」檀鋒笑嘻嘻地伸長了雙足,戲謔地看著高遠道.

    「趙牧,的確是天下名將,能與秦國李信分庭抗禮的人物,其實說起來,如果算上雙方實力的差距,趙牧應當比李信要強一些,在趙國,趙牧不是太尉,卻勝似太尉,不是大將軍,卻比大將軍更有威勢.趙國的太尉只是一個擺設而已,常備軍的軍權握在趙牧手中.子蘭當著我們太尉的面,大讚你十年之後,將成為燕國趙牧,咱家太尉會怎麼樣?」

    「這樣明顯的挑撥離間,太尉大人英明,怎麼會上他的當?」

    「嗯,你說得也有道理,子蘭自然不會指望著馬上就見成效,他啊,只不過是栽了一顆刺而已,不過話說回來,高遠,如果你僅僅是一個普通的將領那也罷了,你卻偏偏與葉相又糾纏不清,與地方實力派張守約這樣的人,這棵刺種在太尉心中,可就不那麼簡單了.」檀鋒道.

    「我與葉相,水火不容!」高遠搖頭道.

    「以前水火不容,以後呢?」檀鋒微笑道:」你現在可是聲名鵲起了,易水河邊數戰,你高遠想不出名都難了,正如我先前跟你所說的,這一次,撈一個雜牌將軍那肯定是版上釘釘,如果葉相肯接納你的話,那一個正牌子將軍稱號是穩穩到手.你有軍功,有軍隊,又有一個當國相的丈人,你說說,太尉會怎麼想?」

    「葉相會接納我?痴人說夢,我與他兩人之間,只怕沒有和解的餘地了,特別是現在這其中又夾了姜大維.」說到姜大維,高遠的臉上突然浮上了一層殺氣,」他想娶菁兒做續弦.只怕在葉天南的心中,這個姜大維的份量不知比我要重上多少吧!」

    「我也不知道葉大人究竟會怎麼樣?」檀鋒笑道.」且走且看吧,高遠,你自己當心一些.姜大維的確是一個問題,不過我看他的兒子姜新亮很幫你嘛!哈,以前以為這小子是個繡花枕頭,現在看起來,倒也很明白事理的,你大可以利用一下他嘛!」

    「太尉怎麼說?」高遠不大理會姜大維,但卻不能不關心太尉周淵的想法.

    「你以為太尉會怎麼說?」檀鋒譏刺地看了他一眼,反問道.

    高遠頓時默然,像周淵這樣的人,即便心裡不爽有想法,也絕不會在臉上表現出什麼,說不定還會附和著子蘭將自己一通大讚,至於他自己心中是怎麼想的,那只有天知道.

    「瞧,你自己也知道!」檀鋒看著高遠的反應,哈哈一笑,」高遠,以前我帶給你寧大人的誠意,你好好想想吧.」

    高遠看著檀鋒,這傢伙是高遠碰到的第一個厲害人物,完全看不透他的想法,他所有的動作,都是在關心自己,幫助自己的前提之下作出來的,雖然痕迹明顯,但說不定這就是他想要的結果.他屢次與自己接觸,甚至明目張胆地替自己張目,周淵不會不知道,而檀鋒背後是誰,周淵更不會不知道,檀鋒這樣的作為,你還真說清他是在幫你還是在害你.

    看著高遠狐疑的目光,檀鋒攤攤手,」別這樣看著我,我只是帶個話而已,沒有任何別的想法,你自己做決定.我還想與你做朋友呢,哈哈,燕國趙牧,有意思,說不定以後我還要仰仗你呢!」

    顏海波端著一個托盤一頭撞了進來,托盤之上,放著一大碗醒酒湯,不過當他進得大帳,看著檀鋒之時,卻是怔在哪裡,眼前這個傢伙,哪裡有半分醉酒的意思?

    「我走了!」檀鋒微笑著,」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高遠,臨走之際,我還是得鄭重地提醒你,你必須有一個可供依仗的人,才能達到你的目的.這個人是誰,你可得想清楚羅!」

    說完這句話,檀鋒大步向外,走過顏海波之時,向他露齒一笑,伸手搶過醒酒湯,沽咚沽咚喝了一個乾淨,咣當一聲,將碗丟在托盤之上,」還別說,今天酒還喝得真不少,謝謝你的醒酒湯!」

    看著大步離去的檀鋒,顏海波傻眼了,」縣尉,這傢伙到底是想幹什麼?」

    高遠低頭沉思片刻,突然笑了起來,」必須得依靠一個人嗎?」

    「縣尉,您在說什麼?」

    「小顏子,如果有一個選擇,你要做成一件事,你是依靠手裡的刀子,還是想去找一個人幫忙?」高遠看著顏海波,問道.

    「這還用問,當然得靠手裡的刀子,找人幫忙,怎麼知道別人會不會幫你,是不是真的幫你?真要找人幫忙的話,說不定事後付出的代價遠遠超過這件事本身的價值!」顏海波脫口而出.

    高遠仰頭大笑起來,」說得好,小顏子,有長進,這話說得好,只要自己有實力,拳頭夠硬,又怕什麼?只向直中取,不往曲里求.大丈夫行事,當如是也!」

    顏海波眨巴著眼睛,看著高遠,實在有些不明白,高遠究竟是個什麼意思.

    「沒事了,你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一靜.」高遠揮揮手,道.

    方城之內,周淵,淳于燕等人看著平攤在大案之上的燕趙條約,臉上都是遏制不住的喜色.」總算是達到目標了,淳于大人,我們終於可以騰出一些時間,集中力量來對付東胡了,在秦趙之間有結果之前,我們須得先拿下東胡這塊心病了.」

    淳于燕點頭道:」太尉說得不錯,拿下東胡,我燕國才有與他們較量的本錢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
    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