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城下之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城下之盟字體大小: A+
     

    淆城之下,到處都是十餘斤重的石塊,都快堆成一座座小山了,小山之間,還橫著不少的毛竹,看到這些石塊,毛竹,高遠快活地笑了起來,這些可都是他的傑作,當初他與檀鋒圍困淆城的時候,閑著沒事做,他便利用碗口粗細的毛竹做了無數的超大號彈弓,將這些石頭送到了城上.砸得對手哪叫一個鬼哭狼嚎.

    想想到時的情景,也的確可笑,外面的打不進去也不敢打,裡面的卻也不敢出來,就這樣僵持著,不過到了後來,趙杞這個傢伙竟然還真等到了一條活路.

    高遠搖搖頭,不過這傢伙吃了這樣一個大敗仗,回去之後,想來日子也不好過吧!

    城門大開,高遠的目光被從城裡出來的車馬所吸引了過去,來者可不是一般人,那是趙國的國相,趙國的國力可比燕國強多了,這些年來,他們西抗強秦,北拒匈奴,讓兩個強敵都不得寸進,被硬生生地擋住了,而且趙國這位叫公子蘭的國相,高遠從周淵,檀鋒,周玉等人的嘴裡,聽到的都是此人的賢德,能讓敵人也讚揚的人,怎麼會是一般人?

    翻身下馬,高遠急步向前,走到迎面而來的馬車之前,彎腰躬身:」燕人高遠,拜見國相大人.」

    馬車前的帘子掀開,一個猶如鄰家老伯的臉龐出現在高遠的面前,高遠微微一愕,從這位老人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的一國國相的威嚴,如果此刻此人不是坐在這輛馬車之中,他是無論如何也看不出此人的身份的.

    微微有些失神的高遠,沒有意識到這樣盯著對方看是失禮的,子蘭微微一笑,下巴稍稍一抬,鬍子翹了翹,」高將軍,久聞大名啊!」

    「不敢,在下只是扶風縣尉,當不得國相大人的將軍稱呼!」高遠這才回過神來,心中不由暗罵了自己一聲,當真是沒出息.

    子蘭呵呵地笑了起來,」縣尉?縣尉!趙廣,這一次,我們就是輸在這位縣尉的手上啊!」

    馬車的另一側,趙廣狠狠地看著高遠,如果不是這個來自扶風的混小子,不要命的在狂風暴雨的夜晚,不要命的強度易水河,偷襲全城,從而導致五城防禦鏈被自中一刀兩斷,事情怎麼會發展到現在這個階段.但國相相詢,趙廣仍只能點頭道:」是,國相,這位高縣尉用兵委實太出人意料了,那樣的天氣條件,沒有人想到他竟然會出兵偷襲的.」

    子蘭點點頭,」他能想能,能做到,這就是比你強啊!」

    「不敢當大人稱讚!」高遠搖搖頭,」此事,本來就是三分靠打拚,七分靠運氣,我運氣好而已,我可比不得趙廣將軍,如果在我奪得全城后,貴軍能按著趙廣將軍的意思收縮防守,而不是與我軍決戰的話,我想,貴我兩國,鹿死誰手,尚難預料.」

    聽到高遠如此說,趙廣的臉色總算是好看了一些.

    子蘭也是大笑起來,」你倒會說話,走吧,高遠,上你的馬,就在我的馬車旁,邊走邊陪我聊聊吧,你的傳說可不少,我遠在趙國,卻也是有所耳聞呢!今天見到了你本人,卻講與我聽聽吧!哈哈哈,待我長發及腰時,君來娶我可好,高遠,你可知葉菁兒這句話,如今在我大趙也可是流傳甚廣呢!」

    高遠頓時尷尬不已,看著子蘭,心中惱怒,堂堂一位國相,怎麼也如此八卦?但心中有氣,可是發不出,臉色卻是陣紅陣白,子蘭又是一陣大笑,」趙廣,瞧瞧我們的高縣尉,終究是年輕了一些,臉面薄著呢,高遠啊,你真想要娶到葉菁兒,臉皮薄可不成,可得必須臉厚心黑手辣,如此,或許葉天南會看上你.」

    趙廣配合著子蘭,呵呵大笑,在戰場之上吃了高遠的大虧,現在看到子蘭三言兩語便將高遠說得臉色陣紅陣紫,不由大感快意.到底是國相大人,這嘴皮子功夫,可真是利落.

    高遠無言以對,臉厚,心黑,手辣!他看了葉天南半晌,回過頭來,看著自己的部下,」返程!」

    「是!」二百扶風兵齊聲應答,整齊的聲音倒是嚇了子蘭一跳.不由自主地轉頭看向這些英姿颯爽的扶風兵.

    兩百扶風兵整齊的一個後轉身,四隊兵兩兩分開,讓出一條大道.

    「請!」高遠一伸手,道.

    子蘭微微點頭,馬車啟動,高遠轉身,奔向自己的馬匹.趁著這個空當,子蘭轉頭問趙廣,」如何?」

    趙廣知道子蘭問的是這些兵:」國相大人,這是高遠帶來的扶風兵,我聽趙猛說過,易水河畔,便是這些兵衝鋒在前,作為尖兵使用,厲害無比,偷襲全城,只怕也是這些兵的傑作.這樣的兵,此人原本有千餘人,但在漁陽一戰,傷亡了一半.如果不是這樣,只怕會更恐怖.」

    「此人將來必成天下名將!」子蘭低聲道:」此人的資料,虎豹騎搜集了不少,我給趙牧也講了,他與東胡人的戰鬥技巧,連趙牧也讚嘆不已.」

    「此子不除,將來必成我大趙之患!」趙廣將聲音壓到最低.」國相大人,您不想燕國也有一個趙牧將軍這樣的人吧!」

    子蘭微微點頭,」我明白,不過此子在大燕與權貴之間恩怨難了,這一次周淵居然派他來作迎接使,你不覺得奇怪嗎?」

    趙廣一楞,」此子立下奇功,周淵另眼相看也是有道理的.」

    「你別忘了葉天南,葉天南的人,周淵另眼相看?」子蘭笑吟吟地道.

    「葉天南不是根本就看不上這個小子么?周淵趁機拉他過來也是可能的.此時相助於他,不正是雪中送炭嗎?這小子還不感激涕零?」趙廣道.

    子蘭撫著自己的長須,」你不懂,疏不間親啊,周淵,有點意思,想法有些奇怪.」

    「哪裡奇怪啊?」趙廣搖頭不解.

    「且走且看吧!」子蘭笑而不語.此時,高遠已經圈馬奔了回來,趙廣轉過頭去,不再說話,子蘭卻是側過頭來,」高遠,跟我講講你與東胡人之間的戰鬥吧?」

    「都是些小打小鬧,國相大人何等樣人,哪裡會將這樣的小把戲看在眼裡?」高遠搖頭.

    「千里奇襲榆林,這可不是小把戲.」子蘭道:」把這個講與我聽聽,也好打法這路途的寂寞?」

    「國相大人既然想聽,那高遠說與國相大人聽!」只要子蘭不強行要自己講長發及腰的典故,高遠便是如釋重負了.

    一天之後,這支隊伍出現在了方城,比起周淵派出高遠這個小小的縣尉去迎接堂堂的國相,在方城,周淵倒是給足了子蘭面子,以周淵為首,再加上從薊城趕來專程談判的燕國內史淳于燕以及在方城的所有燕國將領,一齊郊迎於外,將公子蘭熱熱鬧鬧地迎進了方城之中.

    城內,早已擺好了宴席,一邊一溜水地坐著一大排燕國的大臣將領,而另一頭,卻只有子蘭與趙廣兩人孤零零的,看著倒不像是談判,倒像是審判,面對著如此安排,子蘭只有苦笑不已.誰叫現在趙國打敗了,而且還有求於人家了,看到淳于燕,子蘭便知道,對方肯定是要獅子大開口了,淳于燕雖然與自己私交甚篤,但那一張嘴巴卻倒真當得起三寸不亂之舌,更何況各為其主,私是私,公是公,坐上了談判席,那就不可能有任何的私誼在其中了.

    子蘭早已有了心理準備,這一次,趙國已經準備出血了,這是邯鄲早已定下的策略,自己,只不過是跑過來,背這個黑鍋罷了.

    「子蘭兄,我敬你!」淳于燕笑地站了起來,向著子蘭舉起了酒杯.

    這樣的場面,作為一個小小的縣尉,自然是上不得檯面的,將子蘭送到了方城之內,高遠便算是交了差,他也鬆了一口氣兒,帶著自己的兵回到了城外的營房之中,這一路之上,他可被子蘭折磨的不輕,這位看起來笑的人畜無害的鄰家大伯樣的國相,比起周淵來更是難以打發.每每都問得高遠汗流浹背,不知該如何作答,不由得他感慨,能坐上這個位置的,都不是善人啊.

    相比於高遠的如釋重負,他的營房之內,倒是一片歡騰,高遠作為一個縣尉,竟然被派去作了迎接使,這是標準的要大加提拔的架式啊,營內各個將領都興奮莫名,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高遠升了,他們自然也是水漲船高了.

    高遠卻沒有這個興奮勁,這一路之上,子蘭始終是話中有話,讓他好一陣子琢磨,但卻又琢磨不透,似乎在暗示著什麼,但卻雲里霧裡,讓人不明不白,這讓高遠很是難受,子蘭這樣的人說話,自然不會無的放矢,更何況,這些話基本上都與自己有關.

    自己現在只是一個小人物,子蘭犯不著對付自己,更犯不著離間自己與大燕的關係,那麼,子蘭想幹什麼呢?

    回到營中的高遠煩燥不安,而此時方城之內的子蘭,看著面前的條約,手卻在微微顫抖,當真是城下之盟啊,不僅要拿回五城,還要趙國割讓自淆城向西一百里地,這一百里的範圍之內,恰恰也有五城,不過那都是趙國的土地啊!這條約一簽,回到邯鄲,自己馬上就會被國民罵成奸賊,數十年清譽必將毀於一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