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黯然神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黯然神傷字體大小: A+
     

    綠海的戰事已經完全進入了尾聲,秦軍開始打掃戰場,各部的主要將領則聚集到了李信的身前,聆聽下一步的部署.

    「全軍休整一天,然後原路返回,回援函谷關.」李信的命令極其簡單.

    「大將軍,我們為什麼不直接進軍代郡,迫使趙牧從函關谷撤軍?這樣路程也更近一些.代郡是公子蘭的領地,聽聞他與公子蘭的交情莫逆.」一名部將有些不解地問道.

    李信笑了笑,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很簡單,因為趙國可以沒有代郡,但我們卻不能沒有函谷關.我們進攻代郡,趙牧理都不會理,趙牧是何等樣人,豈會是因私誼而廢公事的人.他只會更加瘋狂地進攻函谷關,贏騰將軍手裡的兵力撐不了多久,如果我所料不錯,王上此時應當已經在前往函谷關的路上了.」

    王逍不滿地道:」大將軍,出兵之時,您就應當勸說王上打消這個主意,王上如果出現在函谷關,趙牧絕對會發狂的.君子不立危堂之上,王上這麼做,完全是置江山社稷於不顧.」

    「沒有用的.」李信笑道:」咱們這位王上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再說了,也只有在函谷關當真到了危急萬分的時候,王上才會去,也許在王上的激勵之下,函谷關能等到我們的支援,而且,贏騰將軍應當會有安排的,即便函谷關出了事,王上也不會有事.」

    「但願如此!」王逍吐了一口濁氣.

    李信環顧眾將,」抓緊時間休整吧,明日拔營,然後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去.」

    秦趙邊境,函谷關,兩支大軍已經整整廝殺了半個月,與草原之上一邊倒的戰事不同,這裡對壘的雙方卻是勢均力敵,秦軍人雖少,但卻有堅城依靠,而趙軍在人數之上佔有壓倒性的優勢,半個月的熬點,函谷關兩翼陽平,長豐兩座要塞早已被趙軍夷為了平地,內里駐守的秦軍無一生還,函谷關下,雙方激戰日日不休,趙牧終於靠著人數上的優勢,硬生生地用消耗戰將秦軍逼進了城裡.

    眼下兩軍在函谷關下,已經完全沒有了什麼天下名將的丰采,所採用的都是最為野蠻的打法,一力降十會,一個想用強力將函谷關錘平,而另一個,卻靠著經營多年的險關要塞與其硬扛.函谷關不僅是秦軍出兵中原的重要通道,也是他們保護秦國的關鍵要塞.

    又是一天的激戰結事,關上關下,伏屍累累,趙軍已經退去良久,但戰場之上,烽火卻仍是久久不曾熄去,畢畢剝剝的燃燒伴隨著縷縷青煙,映著已經漸漸落下去的彤紅的落日,平添了幾份悲壯的色彩.

    從趙牧發現真相,到發起對函谷關的進攻,雖然只有不到一個月的功夫,但趙牧看起來卻是蒼老了許多,十多天的激戰,對於趙牧而言,亦是一種煎熬,他的對手不是碌碌無名之輩,而是與他多次交手的贏騰,兩個人這間互相太過於了解,以至於什麼花樣都無法瞞過對手,除了硬打硬沖之外,趙牧一時之間也根本想不出別的辦法來,而面對堅城,他的兵力損耗要比對手多得太多.

    在他的大案之旁,坐著趙國的國相,公子蘭,與趙牧一樣,他看起來比趙牧更加蒼老,代郡現在他已經是顧不得了.

    「趙牧,贏騰手裡還有多少兵?」子蘭看著趙牧,問道,兩軍交戰,子蘭不是太懂,看著秦軍每天都會死傷這麼多人,但每每趙軍進攻的時候,他卻感到秦軍並沒有減少.

    「贏騰手裡的黑甲步兵最多只有不到五千人了!」趙牧嘆了一口氣,」黑甲步兵,這是秦武烈王的親兵,衛護咸陽的最重要的一支軍隊,向來是由秦王親領的,這一次,秦武烈王居然將他交到了贏騰手中,他對這個老傢伙倒是信任得很.」

    公子蘭苦笑,」贏騰是他的親叔叔,在秦武烈王登位的過程之中,是堅定的支持者,他當然會信任,讓我最為意外的是,秦武烈王居然敢將二十萬大軍交給李信,一個外姓人,一個平民出身的將領,這需要多大的勇氣.趙牧,你是貴族,你能想像我們的王上會將這樣一支大軍交給你,讓你全權指揮么?」

    趙牧默然半晌,」所以說,秦國現在國勢蒸蒸而上,已成中原各力腹心之患,秦武烈王,真英雄也.」

    「秦人的英雄,就是我們的夢厴!」公子蘭站了起來,」趙牧,打下函谷關,直搗咸陽,在李信回來之前,宰了秦武烈王,秦武烈王一死,秦國必然大亂,那時我們趙國便會一躍而成為天下霸主.」

    「你當我不想么?」趙牧心煩意亂,」但我先得打敗贏騰這個老傢伙才能說這話.子蘭,你得馬上回邯鄲去,告訴王上,與諸國結盟,請諸國派出援軍,不然,就算我打下了函谷關,攻打咸陽的時候,也會一頭撞上李信回援的軍隊,那時的我們,還是會失敗的.」

    「王上不是傻瓜,他一定已經在這麼做了.」子蘭道.

    「可是你還是得回去,你在我這裡,除了著急上火還能做什麼,你是趙國國相,現在這個時候,你應該呆在邯鄲,協助處理國政才是.」趙牧揮手道.」子蘭兄,我知你心中有怨氣,但國事為重啊!」

    子蘭苦笑,」恐怕越是這個時候,王上他越不想在邯鄲看到我吧!」

    「子蘭兄!」趙牧提高了聲音,」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說這些,於國何益?」

    「好了好了!我回去!」公子蘭站了起來,」趙牧,函谷關就看你的了,如果能夠拿下,則形式逆轉,如果不能拿下,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的日子就難過了,沒有了後顧之憂的秦國必然會大舉東來,中原六國,各懷鬼胎,即便是短時間內能聯合起來對付秦國,但終究是難以改變大局,他們希望的是我們既能擋住秦國,又不要太強,這種患得患失,只會被人所趁,最終都成為秦國的獵物.」

    「我知道!」趙牧一聲長嘆,」盡人事,聽天命!」

    兩人相顧無言,都是面有苦澀.

    「報!」外面傳來衛兵的聲音.

    「進來!」趙牧沉聲喝道.

    「國相,將軍,邯鄲來了信使.」

    「讓他進來.」

    大帳之外,一個人急步而入,見到子蘭與趙牧,當即拜倒在地,」國相,將軍,我軍與燕國在漁陽郡之間的戰事已經結束,我們,我們失敗了.趙杞大人,趙猛將軍兵敗被困淆城,趙廣將軍被俘,趙東將軍戰死,十萬大軍,皆歿於易水河畔,活下來的不過十中一二.」

    子蘭卟嗵一聲跌坐回了椅子上,趙牧痛苦地閉上了眼睛,半晌,才緩緩睜開,」燕軍現在如何了?已進軍趙國本土?」

    「沒有,周淵統率的燕國大軍駐紮於方城,沒有再向前進攻,不過也沒有撤走.而是屯集大兵於易水河畔!王上急召國相大人返回邯鄲!」信使抬起了頭.

    趙牧輕輕地吁了一口氣,」如此還好!燕國上下,終究還是明白大勢的.此時攻我,圖一時之快,最後也會嘗到切膚之痛的,子蘭兄,你回到邯鄲后,要力主與燕國結盟,哪怕為此與燕國簽定城下之盟.」

    子蘭臉色蒼白地站了起來,」恐怕這才是王上招我回邯鄲的原因吧,燕國必然會獅子大開口,逼我等簽下屈辱之約,這簽約之人,將來必然是趙國的千古罪人,看來也只有我子蘭來擔當了.哈哈哈!王上真是好算計啊!這個時候,還不忘坑我子蘭一把.」

    信使聽到子蘭的話,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跪伏在地上,身體簌簌發抖,趙牧看他半晌,突然道:」來人,拖出去,砍了!」

    帳外衛兵涌了進來,拖起信使便走,那信使已是軟得跟麵條一般,哪裡還說得出話來.

    「且慢!」子蘭揮了揮手,」趙牧,何必為難這樣一個小人物,他即便聽到了我說的話,又能怎樣,傳到王上的耳朵里,又能怎樣?放了他吧!」

    趙牧盯著子蘭半晌,」你終究還是心軟了.」

    揮揮手,示意衛兵放開那個信使,」算你命大,不過你記好了,子蘭大人剛剛說的話,我要是聽到半點閑言碎語,不僅你活不了,你全族上下,我盡數誅絕.」

    僥倖撿得一條命的信使連連叩頭,」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小人什麼也沒有聽到.」

    趙牧卻是懶得再看他了,」子蘭兄,只要我趙牧還在一日,便絕不會讓你沒了下場,我的話,終究還是有點份量的.」

    子蘭點點頭,趙牧的話的確有份量,眼下的趙國,根本離不開他,但他卻是無法回到朝堂上去的,他只能遠遠地呆在河東,呆在與秦國對抗的第一線上,真到了某個時刻,他即便是想救自己,也是鞭長莫及.而到得事後,他又必然會以趙國為重,他是自己的朋友,但自己卻是無法與趙國在他心中的份量相比的.

    但是子蘭並不怪他,這才是趙牧.趙國永遠可以依靠的柱石.

    「我等著你的好消息!」子蘭轉身向外走去,」我今晚便走.」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