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可愛極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可愛極了字體大小: A+
     

    曹天賜風塵僕僕,見到安然無恙的高遠不由興奮之極,卻也難掩滿身的疲憊.

    「一路上還在想著,這次來又可以跟著縣尉在沙場之上縱橫來去了,卻不想仍是遲了一步,仗竟然打完了,縣尉,你太威武了.」曹天賜高興之餘卻又帶著一絲遺憾.

    「你這小子,以後有的仗打呢!」高遠哈哈笑著,親昵地摸著曹天賜的腦袋瓜子,他與曹天賜不僅僅是上下屬的關係,更是師徒關係,比起別人,更是多了一份親熱.」這一次去薊城,開了眼界了吧?比起遼西城,薊城可要繁華多了哦!」雖然沒有去過薊城,但作為燕國的都城,又怎麼會差呢?

    「這倒沒有注意!」曹天賜楞了楞,」我也沒時間去逛,感覺就是房子多,人多,其它也沒有什麼!」

    「你啊,可真是如寶山而空手歸了!」高遠嘆息道.

    「縣尉交待的事情,需要時間去辦好,等這一切都搞好了之後,我又想著要快點趕到縣尉這裡來,那有什麼心思去看風景?」曹天賜笑道:」等以後縣尉上薊城的時候,我有的是時間去逛.」

    「有志氣!」一邊的顏海波拍手大笑,」好個天賜,這句話說得好,等以後縣尉去薊城抬菁兒姑娘的時候,咱們可有的是時間好好地逛一逛薊城.」

    說起葉菁兒,曹天賜臉色變了一下,」縣尉,這一次我去薊城,卻是見到菁兒姑娘了!」

    「什麼,你見到菁兒了,她還好么?有沒有瘦?」高遠一聽之下,頓時急切地問了起來.

    「還好,比起在扶風,就是瘦了一些,臉色蒼白了一些,見到我之後,就只在是問您的近況呢,一天吃幾頓飯啊,每頓吃多少啊,晚上睡得可香啊,瘦了還是壯了啊,反正翻來覆去,就是這些事兒!」曹天賜笑道.」對於您在戰場上的事情,菁兒姑娘倒是放心得很,說縣尉您向來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

    高遠本來笑嘻嘻的,聽了曹天賜這句話,突然臉色一變,看著曹天賜,」天賜,有些事情,你沒有對菁兒說吧?」

    曹天賜咽了一口唾沫,」說了.」

    「你都說了什麼?」高遠臉色一凝,眼中隱隱露出了怒色.

    「我把葉天南想在戰場這上陰您一把的事情都告訴菁兒了,還有,姜大維想娶菁兒姑娘,有可能也要對您不利,我都對菁兒姑娘說了.」看著高遠臉色有些不對,曹天賜的聲音不由越來越小.

    「混帳東西!」高遠頓時勃然大怒,飛起一腳便踢向曹天賜,曹天賜反應奇怪,一個轉身,這一腳便正正地踢在了屁股之上,曹天賜當即便扎手紮腳地飛了出去,準確地穿過了帳蓬的簾門,直飛出去,緊接著便是卟嗵一聲,跌倒了地上.以前在扶風的時候,高遠教曹天賜格鬥術的時候,如果曹天賜在某一個動作之上屢教不改,高遠便是如此,挨了幾次之後,曹天賜已是學乖了,今兒個一見高遠的臉色,當即轉身以屁股迎上去,不出所料,屁股上又挨了重重一腳.

    高遠突然發怒,將顏海波與那霸嚇了一跳,看著曹天賜扎手紮腳,哇哇怪叫著飛了出去,兩人都是跳了起來,」縣尉!」顏海波撲上去,一把拽住了高遠.」怎麼啦?」

    「混帳小子,這些事情,告訴一個女人做什麼?她又能做什麼,除了擔心,哭泣,吃不好睡不香,還能做什麼?你這不是在添亂么?」高遠看著帳外,大罵道.

    曹天賜的腦袋從帘子縫裡伸了進來,看著高遠,眨巴著眼睛,」縣尉,我想過了,菁兒姑娘回去之後肯定要與葉天南鬧上一場,這一鬧,葉天南想必礙於父女親情,不好做得太顯眼,縣尉您不是便安全一些了嗎?」

    看著只探進一個腦袋的曹天賜,高遠苦笑一聲,」你呀,想得太簡單了,菁兒鬧得越厲害,葉天南殺的心思便只會越盛的.像他那種人,豈是會輕易會兒女親情便改變主意的人.」看著曹天賜忽閃著的大眼睛,越想越怒,」給我滾進來,探個腦袋進來算什麼?」

    曹天賜笑嘻嘻的又走了進來,」縣尉想得比我深,不過好在仗已經打完了,葉天南便是想玩什麼幺蛾子也沒得招了,菁兒姑娘聽到前方戰事結束的消息,自然便不會擔心了.」

    「不對呀!」高遠看著曹天賜,一伸手擰住了他,」菁兒深居相府,你是怎麼見著她的?」

    「縣尉,我在閑雲樓里見到菁兒姑娘的,是張一通知我說菁兒姑娘去了閑雲樓,讓我趕過去見了一面.」曹天賜道.

    「菁兒沒事兒會去閑雲樓,她應當不知道張一去了閑雲樓當掌柜了啊?」高遠不解地道.

    「我聽張一說,是寧馨帶著菁兒姑娘去的.他當時也覺得極是奇怪,因為自從菁兒姑娘回到薊城去后,張一也一直在設法想見到菁兒姑娘,但始終沒有法子,這一次,倒真是喜出望外,終於於菁兒姑娘聯繫上了,以後菁兒姑娘有什麼事情,便可以通過張一來聯絡縣尉您了!」曹天賜道.

    高遠哼了一聲,鬆開了曹天賜的手,」又是寧則誠,倒還真是用心良苦,不僅是我這裡,連菁兒哪邊也不放過,寧大人,您到底想做些什麼?」

    正自咬牙切齒之間,外間衛兵卻是跑了過來,稟報檀鋒過來了,高遠冷哼:」來得正好.」揮揮手,」天賜,你和小顏子他們下去吧,好好洗一洗,舒爽一下,小顏子,好好地弄幾個菜,你與那霸陪天賜喝兩杯.」

    那霸頓時大喜,」縣尉,這小子卻不經喝.」

    曹天賜揚起臉,」別看你年紀大一些,但喝酒卻不是看年紀來的,那霸,敢跟我拼一吧?」

    「行,我作公證!」顏海波大笑,」縣尉,近日左右無戰事,多喝一點不算違反軍規吧?」

    「今天是天賜遠道而來,這才破個例,點到為止!」高遠揮揮手,」天賜才多大年紀,那霸,你便是喝贏了他,又有什麼光彩,有種回扶風后,你去跟他老子拼酒.」

    那霸立時打了一個寒噤,」曹天成那老小子,就是一個酒罈子,我才不跟他賭酒.」想來是在曹天成那裡吃了太多的虧,想在曹天賜身上找回面子來.

    檀鋒跨進帳來,高聲大嗓,」高遠,我來給你報喜了.還不快快備酒菜感謝我這個報喜鳥!」

    看著喜氣洋洋的檀鋒,顏海波幾人相視而笑,向檀鋒躬身行了一禮,依次退了出去.

    「喜從何來?」高遠冷眼看著檀鋒,」檀將軍,你來得正好,我正有些事情要去向你問個清楚明白呢!」

    檀鋒拉過一把椅子坐了下來,伸長了雙腿,」這就叫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問吧,什麼事情?」

    「寧大人是個什麼意思?」高遠直視著檀鋒,」我這裡便也罷了,寧大人幫了我不少忙,檀將軍這一路之上對我也是照顧有加,我高遠感激不盡,我也是知恩圖報之人,但寧大人為什麼要去打擾菁兒?」

    「打擾誰?菁兒,哦,對了,就是你那個長發及腰對吧?」檀鋒一臉的茫然,」寧大人何等身份,怎麼會去為難菁兒姑娘?」

    看檀鋒的樣子不似作偽.高遠怒氣稍息,將事情的經過與檀鋒講了一遍,」寧大人這不是故意是什麼?」

    「興許是你想多了!」檀鋒搖頭笑道:」再說這於你也沒有什麼壞處是吧?就算寧大人是有意的,那也是為你好,你不想讓你女人為你擔心是對的,但也不能拒絕別人的好意吧!

    「好意?我就怕這其中另有深意!」高遠不滿地道.」檀將軍,我雖然是一個小人物,但也不是任人擺布之輩!」

    檀鋒大笑,」看出來了,不過高遠,你馬上可就不是什麼小人物了,晚上太尉大人已將功勞薄給我與周玉還有姜郡守瞧了,你可是排在第一位,姜郡守那個臉色,別提有多難看了,哈哈哈,我看著倒是舒心得緊,高遠,按照以往的慣例,你啊,馬上就會變成有封號的將軍了.哪怕還只是一個雜號將軍,但也了不得了,你才多大歲數啊?我在你這個年紀,還在當校尉呢!」檀鋒連連搖頭,」不過話說回來,你這也是名至實歸,沒人敢說一句閑話的,我當年能當上校尉可還是託了家裡的福.你想八抬大轎抬葉菁兒回去,這下子可就有指望羅!」

    看著高遠,檀鋒搖晃著手指,」怎麼樣?這個消息值不值一頓酒菜?我可聽說了,你軍中有好酒,不要吝嗇,快快拿出來,與我共謀一醉.」

    「想喝酒還不容易,就只怕你直著進來,橫著出去!」

    「光說不練假把式,來來來,卻讓我來瞧瞧,我這薊城酒霸可會輸給你這扶風小子!」檀鋒大呼小叫地道.

    「來人,擺酒!」高遠大喝道.

    高遠與檀鋒兩人斗酒,而在大營另一間大帳之內,曹天賜卻已是酣然醉倒了,他那裡是那霸的對手,再加上千里奔波,疲勞不堪,三兩下便被那霸給干翻了,此時正躺在大帳的褥子上,抱著枕頭睡得香甜呢.

    「這小傢伙可真可愛!」看著睡夢之中的曹天賜,孟沖與許原兩人很是感慨地道,」這麼小的傢伙,就已經能給縣尉辦事了,了不起!」

    那霸與顏海波兩人相視而笑,曹天賜很可愛么?不過這事兒沒必要給這兩個傢伙說吧,等他們到了扶風,就知道這小子可不可愛了!

    「是啊,很可愛,極可愛!」兩人不懷好意地哈哈大笑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