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七十章:第一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七十章:第一個字體大小: A+
     

    易水河畔,血流成河,殷紅的鮮血匯成涓涓細流,浸透了地上的黃土,灌滿了一個個坑窪,然後順著堤岸流向易水河,靠岸的大片河水,變得艷紅一片.

    濃煙遮天蔽日,讓當空而照的艷陽也顯得黯淡無光,方圓數十公里的戰場之上,處處顯出一副末日的氣氛,破爛的旗幟,折斷的刀槍,遍地都是,而更讓人觸目驚心的,是一層疊著一層,一具壘著一具,一眼看過去不見邊際的屍體.

    喊殺聲已經漸漸稀疏,只剩最後一處沒有攻克的陣地了,趙軍在易水河邊,經歷了他們立國已來最大的一場失敗,燕國大將國周淵指揮近十萬大軍,向集結的趙軍發起了最後的總攻,歷時五天,最終以趙國的慘敗落下帷幕,趙國大將軍趙杞,以及常備軍大將趙猛在昨日晚上便已逃走,留在後面斷後的是趙軍最後一支成建制的軍隊了,為了掩護趙杞逃走,這支軍隊死戰不退,最終落入到了燕軍的層層包圍之中.

    高遠手中大刀上鮮血順著刀尖滴落,提著大刀,他走在最前面,在他的左右,兩百扶風親兵高舉著一模一樣的大刀,十餘人一排,並步向前推進,稍後一些,是孟沖,許原的長槍兵,而兩翼,側是由那霸與顏海波帶領著的另外兩個戰營.

    高遠讓孟沖與許原跟在自己的身後衝鋒,是因為他們對於扶風兵的作戰套路並不熟悉,而顏海波和那霸就不存在這個問題了,這兩個戰營並不是如同孟許二人一般,成整齊的隊列向前推進,而是形成了一個半圓,將敵人套進去之後,再向內用力收緊,在這個過程之中,高遠放進各部的另兩百扶風兵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正是在這些人的指揮和帶領下,那些來自各郡的雜兵,才不會如同沒頭的蒼蠅一般亂撞.

    此時整個戰場之上,已經亂成一團,其它各部幾乎已經看不到建制了,趙兵在亡命奔逃,燕軍在拚命追趕,滿山遍野,儘是人頭涌動,高遠這樣一支隊伍齊整,始終不散的部隊,便顯得更外醒目了.

    不因敗而餒,不因勝而驕,周淵凝視著高遠向前挺進的部隊,眼中掠過一絲陰霾,臉色在瞬息之間變了變.

    「高遠此子,真正奇才也!」從周淵嘴裡蹦出來的話,卻是大加褒獎之詞.能在這樣的大戰場之上,能在如此大勝之後,仍然能有效地控制住軍隊,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至少在止前的戰場之上,沒有人能做到,連周玉和檀鋒兩人,現在也只不過是控制著自己的親兵而已,再考慮到高遠手中軍隊來源複雜,並且接手時間不長,就由不得周淵不大為震驚了.

    高遠手中的大刀舉起,在他的眼前,是趙軍最後一支尚在成建制的軍隊了,其它的趙軍此時忙於追趕散兵游勇,對於這樣一個不好啃的骨頭,明顯是不想招惹,相對於這支部隊,還是那些潰兵更空對付一些.

    「舉!」高遠嗔目大喝,數百柄大刀同時舉起.

    「投!」身後,無數支長矛凌空飛起,帶著尖厲的嘯聲,飛向對面的趙軍陣地.

    「沖!」緊隨著騰飛的長矛,高遠邁開大步,向前飛速挺進.

    矛到,人至.

    長矛飛進趙軍陣容,引起陣陣混亂,凌厲之極的大刀已經泰山壓頂一般砍了下來,而且不止一柄,並排十餘柄大刀同時劈下.

    刀落血濺,吶喊聲中,高遠帶著他的兩百親兵如同一把楔子,深深地插進了最後這支趙軍的隊列之中,大刀此起彼落,如同滾滾浪濤,刀浪所過之處,趙軍如同積雪遭遇烈陽,無聲無息地便融化在那耀眼的刀光之中.

    大刀劈開裂痕,長槍兵隨後跟前,兩翼包抄,這支被數支燕軍攻擊仍然挺立良久的趙軍,在高遠的面前,終於如同一個傷痕纍纍的巨人,再也無法支撐他的身體,輕然倒下.

    高遠手中大刀再一次揚起,喀嚓一聲,飄揚的趙字大旗轟然倒塌,這是戰場之上最後一面趙軍旗幟了.

    隨著這最後一面趙軍大旗的倒下,遠處的燕國中軍,發出了一聲巨大的歡呼之聲,燕趙之戰,此刻,可以說已經完全以燕軍的全勝而告終了.

    旬日之間,燕軍連克渭城,方城,臨城,再加上高遠先前拿下的全城,燕國此次預定的作戰目標,便只剩下最後一座城市,淆城了.趙杞,趙猛兩人帶領著最後的殘兵敗將,退入淆城,閉門死守,卻是不敢再退半步了.

    這五城尚是取自燕國的土地,但在淆城之後,就是趙國本土了.趙杞此次出征,率眾近十萬,但此時,能隨他退入淆城的不過萬餘人馬,一敗塗地,丟掉這些奪來的土地心理上還能接受的話,如果讓燕軍攻入趙國本土,恐怕等待他們的就不僅僅是問責了,最大的可能便是要掉腦袋,哪怕趙王再寵信趙杞也沒有用.

    燕軍的追擊速度奇快無比,趙杞退入淆城的第三天,燕軍由檀鋒率領的騎兵便已兵臨淆城之下,第二日,第一支步卒趕到,出乎檀鋒的意料之外,居然不是燕國的常備軍,而是高遠的那支雜牌軍隊.

    高遠的戰袍已經不成模樣了,絲絲縷縷地掛在身上,到處都是破洞,有刀槍劃破的,也有火焰燒爛的,滿臉烏黑,布滿泥垢,如果丟掉手裡的刀槍,活脫脫的便是一個乞丐.

    與高遠相得益彰的是他的部下,二百青衣扶風兵亦是個個如此,而其它各部戰卒就更不堪了.趕到淆城之下時,便只剩下喘氣的份兒了.

    檀鋒看著眼前的高遠,張大了嘴巴,」高遠,你和你的步下不需要睡覺和休息的么?怎麼這麼快,大部隊呢,周玉呢,姜大維呢,還有大將軍他們呢?」

    高遠咧嘴一笑,臉上的灰塵簌簌而落,伸手一抹,終是露出了一點肌膚的顏色,」快了快了,最晚明天他們就到了.」

    「我在問你怎麼這麼快?」

    「很快么?」高遠撇撇嘴,好像易水河離淆城也不是太遠的樣子,四天時間,每天走不足一百里,難不成很快么?回頭看了一眼那些腿腳都明顯發軟的部下,很是恨鐵不成鋼地搖了搖頭,還是不行啊,像自己這兩百扶風兵,就算現在馬上投入戰鬥也不是問題,但那些傢伙可都成了軟腳蟹了.也幸得檀鋒提前到達,如果自己是第一個,趙杞揮兵而出,自己可就悲劇了,立馬大勝變大敗.

    「那霸,紮營,埋鍋,造飯,給弟兄們弄點好吃的.」高遠大聲吆喝道.

    「好嘞!」那霸大聲應道,數天時間不見,這傢伙的鬍子又齊唰唰地冒了出來,連嘴巴都蓋住了,有時候高遠也納悶,這傢伙是不是毛髮生長得有些異常,幾天不刮,居然便能長這麼長?

    現在的那霸可是他麾下的紮營專家,紮下營盤的速度,不僅快,而且攻守兼備,讓高遠都覺得無可挑剔.

    「步兵!」高遠又吆喝道.

    「縣尉,我在!」步兵策馬跑了過來,雖然還不能拉弓,但他的右手,卻是能勉力提刀了,易水河一戰,步兵沒撈著參戰,這一次追擊,這傢伙卻是要死要活也跟了過來.

    「帶你的兄弟們去四處轉一轉,看看有沒有什麼實在貨,弄來給弟兄們開開葷.」高遠笑道.

    「是.」

    「可不準搶啊!」高遠大聲道:」這些地方的老百姓,可也是我大燕子民呢!」

    「我哪有這個膽子?」步兵笑道:」要讓縣尉知道了,還不砍了我的腦殼!」

    檀鋒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不久之前還是一群垃圾的雜兵們,在一個個青衣人影的帶領之下,拖著疲憊的身體開始紮營,所有人都累得沒有任何力氣說話,但該乾的事卻一件也沒有拉下,誰該幹什麼,倒好像是先前都計劃好了的一般.

    高遠卻是轉過身來,腆著臉看著檀鋒,」檀將軍,行行好吧!」

    檀鋒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你說什麼?」

    高遠一笑:」檀將軍,我來報到時,可帶著一百多匹好馬,幾仗打下來,全軍剩下的戰馬不到二十匹了,你哪裡還有不少備用馬,行行好,賞我一點,讓我的斥候哨騎們不至於靠兩條腿跑啊?」

    檀鋒又好氣又好笑,倒沒有想到高遠還有如此憊懶的一面,不過心裡倒也受用,這傢伙,倒是將自己當成朋友了,否則不會用這種語氣說話,語氣雖然憊懶,無賴,但內里卻透著一股親熱.

    「我哪裡的備用馬也不多,只能給你二十匹,夠了吧?」

    「夠了,夠了!」高遠大喜,看著檀鋒的眼神,倒是更親熱了一些,」等我發了財,一定加倍奉還.不過我現在窮得叮噹響,只能先打白條了.」

    檀鋒仰頭大笑,」高遠,你也別想賴帳,這一次大戰,你的頭功是跑不了的,我估摸著,一個將軍的位子跑不了你的,按規矩,如果封你為將軍的話,那你可得親自到薊城去向王上謝恩,到時候賞賜可少不了,我便守在哪裡,等你還帳.」

    「去薊城啊!」高遠臉上卻沒有了笑容,悵然若失.

    「怎麼啦,還在想著要騎著高頭大馬,帶著八抬大轎去葉府嗎,戰事結束,你去薊城,只要你夠膽敢去,我便親自為你牽馬捧花如何?」檀鋒偏著腦袋,斜眼看著高遠.

    「檀將軍不怕得罪葉相?」高遠失笑道.

    「別人怕他,我為什麼要怕他?」檀鋒冷笑,他是燕國常備軍的騎兵大將,手中握有實權,家族勢力亦是極大,背後更是站著燕國另一巨頭寧則誠,還真不怕葉天南.

    「到時再說吧!」高遠卻沒有直接回答,檀鋒如果單純是一個朋友的話,高遠的確會非常感動,但一想到此人背後的寧則誠,便令高遠沒有辦法看透此人內心倒底是如何想的,他可不想當別人手中的刀子.(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
    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