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兩難之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兩難之間字體大小: A+
     

    河東大營,聚集著近十萬趙國常備軍,這裡,是趙國防備秦國的第一線,綿延數十里的軍營,堡寨林立,防衛森嚴,他們唯一的任務就是將秦國封在函谷關內,不讓他們踏出關門一步.河東大營常備軍向來保持在五萬以上,這一次將代郡的軍隊調過來之後,人數激增,已近十萬之眾了.

    趙牧,當世名將,不論是抗擊匈奴,還是對抗秦國,從來沒有落過下風,這也成就了趙牧之名,在趙國,趙牧雖不是太尉,但卻有著太尉之實,在趙國,絕大部分的常備軍將領都出自他的手下,這也是他始終不能成為太尉的原因,因為他與公子蘭的關係過於密切了.

    現任趙國太尉是皇族,一個年過七十的老人,常年基本不上朝,他仍然呆在太尉這個位子上的唯一原因,就是趙牧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也只有他呆在這個位子上,趙牧才不會表現不滿.

    作為一名兵法大家,趙牧在戰略之上的構划是無人能及的.十數年之前,正是他一手策劃了從燕國奪取臨淆渭全方五城,從而徹底解決了燕國對趙國存在的隱患,使得趙國可以全心全意應對北方和西方的威脅.也正是因為趙牧的存在,使得趙國這些年雖然國力下降,但仍然穩穩地呆在老二的位置之上.

    這一次趙國突遭危難,完全出乎了趙牧的預料,這讓他有些不安,內心深處,總是隱隱覺得要發生些什麼,當趙王確定放棄代郡,全力防守秦國的時候,趙牧並沒有表示反對,在他看來,秦國的威脅比起匈奴的確在大上許多,再加上國內趙王與公子蘭之間的恩怨,他更不能多說些什麼.

    來到河東已經數月了,對面函谷關內的秦軍,毫無動靜,這讓趙牧內心的不安進一步加深,探子源源不絕地派出去,但帶回來的消息卻從來沒有變過,秦軍大批聚集函谷關,秦軍大將贏騰,李信都在函谷關內.

    燕趙之戰已經打響,但對面的秦軍卻仍然沒有任何要動手的跡象,倒是代郡那頭,匈奴大舉入侵,代郡已經失陷大半了.公子蘭的私軍如今只能困守一座座堅城,任由匈奴在境內肆虐,好在事前有了一些安排,現在能做的,只能是將損失降到最低.匈奴大軍快要抵達代郡城西陵了,也應當到頭了.

    趙牧嘆了一口氣,這一次的安排,趙王內心的確是藏著私心的,這一戰下來,公子蘭的實力會被大幅削減,對於這一點,趙牧無話可說,政治就是這個樣子的.

    也許,這對於子蘭來說,也是一件好事,他的實力過強,對於趙國的確是一個不穩定的因素,即便子蘭自己沒有什麼想法,但保不齊他的手下,他的後繼者沒有想法,作為趙國的將軍,為了趙國,他也只能默認這一次趙王一石二鳥之策.

    春天陽光燦爛,眼下草長蔦飛,正是踏春的好時節,不過趙牧卻絲毫沒有出去走一走的心情,窩在大帳之中,手中拿著一本兵書,眼睛盯在書上,實則上卻是一個字也沒有看進去.

    秦國要做什麼?為什麼沒有動靜?對於李信和贏騰,他不敢有絲毫怠慢,如果說這個世上還有將領能讓趙牧如臨大敵,這二人便一定是其中最讓他頭疼的.

    難道李信贏騰聚集大軍,就只是為了在函谷關來拖住自己,然後看看熱鬧?這不符合秦軍一貫的作風,如此良機,他們豈會放過?徹底擊敗趙國,是秦國君臣夢寐以求的事情.

    帳外突然響起紛亂的腳步聲與嘈雜的聲音,趙牧的眉頭皺了起來,眼中閃過一絲怒意,他治軍極嚴,軍營之內,嚴禁吵鬧,外頭的這些人是在幹什麼?啪的一聲,將兵書丟在大案之上.

    身旁侍立的親兵立刻便會意地走了出去.

    片刻之後,親兵轉了回來,臉色卻是有些蒼白,在他身後,跟著一名趙軍將領,而在這名將領的身後,幾名哨騎模樣的人,卻是抬著一個身著秦軍服飾的傷者,血滴滴噠噠地從傷者身上流了下來.

    趙牧霍地坐直了身子,這名趙軍將領是他的騎兵將領安浩.

    「出了什麼事了?」趙牧問道.

    「將軍,我派出去巡邏的哨騎在距離大營五十裡外的地方,遇到了此人遭到追殺,便擊殺了那些追擊者,救了此人下來,不成想,那些被殺的人都是秦國黑冰台的探子.」安浩向前一步,將捧在手裡的十數個牌子叮叮噹噹地放在了趙牧的桌子上.」我覺得可能事情重大,所以便抬了他來向將軍彙報.」

    黝黑的鐵質牌子,鎦金的字跡,看樣式,的確便是黑冰台的身份銘牌,這東西,趙牧以前見過不少.

    「黑冰台要殺的人?」他看了一眼哨騎們抬著的傷者,」他是誰?」

    「虎豹騎!」安浩咽了一口唾沫,」這個人只跟我說他叫鐵鎚,他要見您,便昏過去了.」

    趙牧臉色頓時變了,他知道鐵鎚,這只是一個代號,是趙國虎豹騎安插在秦軍之中最為成功的一個諜探,聽聞已經做到了秦軍常備軍的校尉了.雖然沒有見過鐵捶本人,但他卻知道這麼一個人的存在.

    最成功的諜探如今卻放棄了在秦國的一切,如此模樣的逃了回來,那必然是出大事了.

    「找大夫來,快,將所有的大夫都給我找來.將他救醒!」趙牧大吼道.

    一群隨軍大夫蜂湧而入,趙牧將大案上的所有東西掃空,將這個代號叫鐵鎚的人放在了大案之上,看著大夫們搶救,趙牧眉頭緊皺,在大帳之內來回踱著步子,不時抬頭看一眼大案上昏迷不醒的傷者.

    一定是出了什麼極大的變故了,否則以鐵鎚現在在秦軍中的地位,絕不至於如此貿然行事,竟然連行蹤也沒有掩飾好,居然被黑冰台的人察覺而遭到了追殺,鐵鎚在秦國呆了十數年了,行蹤一向隱藏得極好.

    時間一點點推移,趙牧的腳步也越來越爭,大夫們的臉上已經是汗珠滾滾了.

    終於,一聲長長的,低低的嘆息,所有大夫們都是如釋重負,這傢伙終於醒了,醒了就好,至於還能活多久,他們現在考慮不到那麼多,只要現在他醒來,說完他要說的話,那就好了,這個傢伙受的傷太重,能不能活下去,得看他的運氣.

    趙牧一個箭步便竄到了大案之前.」鐵鎚,我是趙牧!」他大聲道.

    案上的漢子緩緩地睜開雙眼,兩眼的焦距慢慢地聚集起來,一點一點地恢復著神彩.

    「我是趙牧!」聲音衝進他的耳內,他的身體驟然之間便顫抖了起來,伸出一隻手,想要撈住些什麼.

    趙牧緊緊地抓著那隻在空中的手,」鐵鎚,你想要說什麼,你想要告訴我什麼?」

    「大將軍!」聲音極低,趙牧俯下身子,將耳朵湊到了鐵鎚的嘴邊,聽著對方斷斷續續,幾乎是前言不搭后語的話.

    李信不在函谷關!

    秦軍主力去打匈奴了!

    鐵鎚仍然在半昏迷之中,但是趙牧卻仍然從他斷斷續續的敘述之中,迅速理了了一個頭緒.

    如同一個個炸雷在耳邊轟響,趙牧身子晃了一下,險些便一頭栽倒在大帳里.

    李信率領秦軍主力去對付匈奴人,匈奴人在哪裡,匈奴主力現在正在打代郡,他們已經深入代郡數百里了.

    秦軍當然不會這麼好心去幫趙國消滅來侵之敵,他們是要借著這個機會,先消除了後院之患,然後可以全心全意地東征.

    趙牧瞬息之間,便想明白了秦國的意圖.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匈奴以為秦國要打趙國,趙國自己也是這樣認為,天下人都是這麼認為,但秦國卻偏偏不理會趙國,而去抄匈奴的老窩了.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擺了一個空城計,而自己,居然被蒙蔽了這麼久,趙牧喟然長嘆,先入為主,所有人都先入為主的想當然了.

    李信率領秦軍主力去對付匈奴,有著極大的成功希望,他一旦成功之後呢?趙牧不敢去想了,代郡空虛,李信完全可以借大勝匈奴之勢,揮兵直入代郡,代郡一丟,河東大營還能有什麼作用?秦國打開了另一扇對付趙國的大門.

    趙牧冷汗淋漓.

    鐵鎚又昏了過去,大夫們抬著他走出了趙牧的中軍大帳.坐在血跡宛然的大帳之內,趙牧手在微微發抖,此時的他,已經從現前的震驚之中稍稍平靜了一些,想得卻也更多了一些.

    大帳之外,聚集眾將的鼓聲已經響過了兩通,帳外已經傳來了凌亂的腳步聲,更遠一點的地方,傳來了如雷的馬蹄聲.

    鐵鎚所說,如果是真的,那秦軍的確是下了一盤極大的著眼天下的大棋,但如果是假的呢?假如他們早已知曉了鐵鎚的身份,故意讓他來泄露這個消息呢?李信還在函谷關,所有的這一切,全都是騙局,一個針對自己的騙局呢?

    趙牧發現,自己驟然之間,陷入到了一個兩難的局面中間去了.最穩妥的便是等著匈奴那邊傳來消息,但如果等到了消息,自己還來得及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
    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