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夜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夜渡字體大小: A+
     

    春雨連綿,身在方城的趙杞心情便象窗外的天氣一般諳暗,雄心勃勃出征,靜安一敗,卻是狠狠地劈臉打了他一個耳光,在趙無極面前誇下的海口,現在幾乎成了一個笑話.

    退過易水河,丟掉了先前運過河去的大量物資輜重,現在倒都是便宜了燕軍,要不是右翼的趙廣擋住了周淵主力的進攻,沒有讓他們趁勢追過河來,現在自己在方城只怕已經呆得不安生了.

    這一場春雨和及時的春汛,總算是緩解了一下目前的窘境,得以讓他重振旗鼓,更多的物資正在源源不絕地運來,以補給前線的不足,守住五城,這是趙無極的底線,而當初,趙杞的雄心壯志本來是要狠狠地教訓一下燕國的.

    現在看起來,已經沒有半點實施的可能了.趙國不可能再給他更多的兵馬.相對於燕國來說,趙國更大的敵人來自於北方草原上的匈奴,還有西方的秦國.

    這是一場讓趙杞感到有些羞辱的戰鬥.

    趙廣退守渭城,趙東守衛全城,這兩個頂在最前面的城市是萬萬不能有失的.趙廣麾下有三萬趙國常備軍,但他對面的卻是周淵的燕軍主力,周玉在給了自己狠狠一擊之後,已經是撤軍而回,對付全城的便完全變成了姜大維的漁陽郡兵,這讓趙杞稍稍放心了一些.

    對方前鋒,已經到了易水河邊,而漁陽郡的主力,卻幾乎還沒有出動,憑著那幾千前鋒兵馬,想要拿下全城是不可能的,果不其然,隨後探馬的回報,也應證了趙杞的想法,對方在易水河邊紮下營來,尋找船隻,砍伐樹木,造筏修橋,看似忙得不亦樂乎,但就是沒有一兵一卒過河.

    這是一段寶貴的時間,讓趙杞可以好好地舔食一下血淋淋的傷口,這一戰,自己麾下軍隊的士氣可是遭受到了極大的打擊,戰前,他們與趙杞一樣,真還沒有把燕軍放在眼中,雖然他們不是趙國的常備軍,只是趙杞的私軍而已.

    但血淋淋的事實,打掉了他們身上的驕橫之氣,別說是燕國的常備軍了,便是一夥從四面八方聚集起來的雜兵,便讓他們險些崩斷了門牙.

    這一戰,不僅讓趙東,也讓趙杞記住了那個叫做高遠的將領.

    趙杞到現在為止,仍然沒有將高遠真正看在眼裡,但此刻,鎮守在全城的趙東,卻是對這個高遠十分的上心了,靜安那一戰,高遠給趙東留下的映象過於深刻,一個能將數萬各不相統的雜兵,凝結在一起的人物,怎麼看,也是一個厲害之極的人物,更何況,大戰之中,趙東還險些命喪對手這手,他並沒有因為對面是高遠率領的幾千雜兵便掉以輕心.

    全城距離易水河約二十里,在這二十里的路上,趙東設置了數個望樓,備上了快馬,但梵谷遠有什麼舉動,他都能在第一時間知曉便做好應對之策.靜安之敗后,趙軍的戰略已經退守到了底線,那就是守住燕國想要的五城.

    不會有援兵來的!這一點,趙東心裡很清楚,趙國最為精銳的兵馬,此刻都聚集在趙牧的手下,準備應付來自秦國的攻擊.而整個國家的戰略方向,也是偏向西方的.

    守住五城,就可以了.只要戰事拖延下來,便可以談.

    連日的春雨連綿,也讓趙東緊繃的心稍稍停當了一些.春雨不絕,道路泥濘難行,春汛讓易水河河水暴漲,而兩岸的船隻,早在趙軍過河之後,便全都付之一矩,短時間內,對方是無法過河作戰的.

    有這樣一段時間,足夠讓他把全城好好地再經營一番,打造得再堅固一些.

    「將軍,城裡發現了一些異動,百姓有些騷動不安.」賀大鵬走了過來,馬靴踏在春雨里,發出啪啪的聲響.

    「又是燕國的燕翎衛搗亂么,發現一個,殺一個,絕不手軟,寧可錯殺,不能放過!」趙東冷然道,」燕國人打來了,他們那顆心又不安份了,哼,歸趙十年,這些賤民還真是一顆捂不熱的石頭,不殺他幾個,當真不知道死活.」

    「是!」

    「將軍,這春雨連綿,道路實在難行,騎兵巡邏是不是暫時停下來?」賀大鵬走了幾步,又轉過身來,看著趙東.

    「停就停兩天吧,這鬼天氣,敵人也沒法子打過來的.」趙東點點頭,」讓戰馬好好養養膘,接下來,肯定還有大戰打的.」

    這種天氣之下不能打仗,是這個時代將領的思維,在高遠這裡,卻沒有這種桎梏,易水河對岸,一場風暴正在高遠的大帳之中蘊釀著.

    高遠盤膝坐在羊氈之上,地面很潮濕,大帳扎得也很簡易,面前的地面,用手按一按,便會有水冒出來,即便是坐在羊氈之上,也能感受到從地面傳來的絲絲濕意,冷氣.

    在高遠的周圍,那霸,步兵,孟沖,許原四人團團而坐,所有人都默不作聲,大帳之外,急風暴雨伴雜著雷電交鳴,將所有的其它聲音全都掩蓋掉了.帳門是打開著的,一道閃電下來,將外面照得亮如白晝,但密集的雨點卻眾人的視線僅僅局限在帳門之外方園之地.

    此時,燕軍大營之內,所有的大帳之中,士兵們都是枕甲持戈,如同他們的長官一樣,默然靜坐在帳內,等待著進一步的命令,所有人都知道將要有大行動了,從今兒個一大早起,所有的行動就全部被全消,士兵們早早地便吃過了晚飯,然後便呆在大帳之中.

    絕大部分士兵心中仍然是有疑慮的,這樣的天氣,在他們以往揮事生涯之中,別說是打仗,便是行軍也是從未有過的事情,但對於扶風兵而言,這卻算不了什麼,別說是雨,便是在冰雪覆蓋的大冬天,積雪沒過膝蓋,他們也一樣出去打仗.

    這些剛剛升任軍官的扶風兵們,繪聲繪色地給他們的麾下講著這些往事,有的口才甚佳,講得唾沫橫飛,宛如街頭說書人,有的口才笨拙,說幾句,便要停頓一下,但他們卻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將這些往事無不是說得讓人熱血沸騰,將男子漢的那一腔激情,傾泄無疑.

    這世上原本就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你敢不敢做的事情!

    這樣的天氣出擊,才會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勝利,因為連你們也想不到我們會在今晚出擊,那麼,敵人就更想不到.

    只不過是路上困難一點而已,但比起與敵人硬扛,拋頭顱灑熱血,這點困難又算得了什麼?

    所有士兵的疑慮一點點被打消,激情一點點被點燃.

    高遠的大帳之外,一人從大雨之中鑽了過來,渾身濕-淋淋的便像是剛剛從水裡撈將出來,臉上卻是一臉的興奮之色,正是顏海波.

    「縣尉,根據這幾天偵察得出來的情報,我們的先遣人員,已經成功地將對手第一個望樓給幹掉了,對岸剛剛發過來信號,他們正在向第二道望樓出發.我們,可以開始了!」易海波站在高遠面前,身上的水不停地流淌下來,頃刻之間,便在高遠面前形成了一個小小的水窪.

    高遠站了起來,」弟兄們,建功立業,便在今朝,我們大燕要奪回多年前失去的五城,便從今日我們這裡開始,趙國吃了我們的,都得給我們吐出來,拿了我們的,都得給我們還回來.」

    「建功立業,便在今朝!」大帳之內,幾員將領低低地吼道.

    「集結!」高遠猛一揮手,顏海波,那霸,孟沖,許原四人轉身,魚貫而出,高遠回過頭來,」步兵,大營這裡便交你了.我們得手之後,便會發回信號,你馬上快馬向姜大給稟告,嗯,同時往大將軍那邊也派出一批快馬.」

    「明白了!」步兵道.」縣尉,一切小心,如果事有不順,你一定要回來.」

    「放心吧!」高遠哈哈一笑,」在我高遠的腦子裡,從來就沒有失敗二字!」

    易水河邊,滔滔河水撞擊河堤,發出巨響,昔日溫順的易水河,自從春汛來臨之後,便顯示出了他暴虐的一面,河面比平時寬了一倍有餘,昏濁的河水呼嘯而過,在趙軍看來,這的確已成了對手一道天然的阻礙.在這個雷雨交加的晚上,他們放心地安然入睡.

    一個個的望樓,便在這些士兵的安然入睡之中,被扶風兵們一個接著一個地無聲無息地拿下,完全失去了趙東設置他們的作用.

    易水河上,一個個巨大的羊皮筏子漂浮在河面之上,十數根繩索將其拴在河堤之上深深地打進地下的樹樁之中,饒是如此,羊皮筏子也在河中東飄西盪.

    高遠帶著他的兩百扶風精兵,作為第一批進攻者渡河.這些羊皮筏子,是高遠看到殺破天白羽成使用之後才製作的,這是一個好玩意兒,平時放掉氣,打個卷,背著便可以走,冷起來,還可以當被子蓋,遇到河,一個個小羊皮筏子吹鼓起來,拴在一起,鋪上一層板子,便可以作為一個大筏子使用,方便快捷,端地是馬匪們出門打劫,游殺四方的必備物品.

    河裡這幾個看起來巨大的羊皮筏子,其實是上百個小羊皮筏子拴到了起的結果.扶風別的東西或許不太多,但這些動物毛皮,卻是再多不過了,再扶風縣城,皮毛的交易,硝制,已經形成了一個不小的產業,製作這些羊皮筏子,對高遠來說,簡直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了.

    什麼找船,造橋,不過做給趙軍看看而已.

    「出發!」高遠喝道.

    繩子被解開,羊皮筏子顫了顫,立即便順著河流向下飄去,筏子之上,數十個坐在邊緣的士兵,拚命地舞著著槳葉,將筏子穩住,艱難地向著對岸劃去.

    「第二批,準備!」堤岸之上,步兵沉聲喝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