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三十五章:毫無懸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三十五章:毫無懸念字體大小: A+
     

    「來了,來了!」黑暗之中,顏海波壓低的聲音有些顫抖,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激動,走了一個多月的悶路,一點樂子也沒有,可將好動的他給悶壞了,如今好不容易碰上一群不怕死的山匪,怎不讓他興趣盎然?

    「兵曹,我怎麼啥也沒看到,沒聽到?」顏海波身邊,一個新兵的聲音也有些顫抖,他倒是真有些害怕,畢竟,這是他的第一場真刀實槍的戰鬥.

    「要是你也看得到,聽得到,那還能叫新兵?」顏海波哧地笑了起來,」這得憑感覺,小子,你是不是有些害怕?」他稱呼對方為小子,其實這個新兵的年齡比他還大著幾歲,當然,如果論起在戰場上的經歷,顏海波稱呼他一聲小子倒也不為過.

    「是有一點!」新兵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給你丟臉了,兵曹!」

    「丟啥臉,第一次,都這樣!」顏海波好不在意,」呆會兒與敵人打鬥,一刀砍下去,鮮血濺你一臉,千萬別吐,忍住羅,等你砍第二刀第三刀的時候,就沒啥感覺了.和殺豬差不多.」

    新兵用力地點點頭,雙手握緊了手裡的長矛,因為用力,手指發出卡卡的聲響,顏海波聳聳肩,誰都有個第一次,他當然不會告訴這個菜鳥,第一次自己殺了人之後,曾吐了一個天昏地暗.

    今天晚上的營地看起來與往日一般無二,有零星的氣死風燈掛在營地的旗杆之上,有一堆堆燃殘了的篝火,仍在散發著昏暗的火光,但在黑暗之中,一千餘名扶風步卒們手握著槍桿,靜靜地坐在地上,等著那些即將到來的山匪.

    兩三天的艱難行軍,今天白天,往日碰到的那些問題突然之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居然是一片坦途,而依照這個速度,明天,他們就要走出呂梁山境了.山匪馮發勇的襲擊,只可能是今天晚上,他也只有晚上這個機會了.

    今天的營地之中,殺機四伏,於黑暗之中,死亡之神獰笑著張開了血盆大嘴,正快活地等待著死亡的鐮刀去收割一條條鮮活的性命.

    「兵曹,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顏海波身邊的新兵低低地叫了起來,倒是將正眯著眼睛的顏海波嚇了一跳.

    「閉嘴,瞎子也看到了!」顏海波斥道,淡淡的星光之下,一個個魃魑的影子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彎著腰,輕巧得如同一隻只狸貓,正在向著營地迅速接近.

    「好傢夥,三面圍攻,這是圍三闕一,給我們留了一條逃命的路么?這山匪還懂得一點兵法啊?」另一方,那霸摸著硬茬茬的鬍子根,咧嘴笑了起來,山匪與正規軍玩起兵法,當真是讓人笑掉大牙啊.」且看看,呆會兒是你們逃呢,還是我們逃呢?」

    顏海波舉起了手,隨著他的手舉起,身後一群士兵手持臂張弩,貓腰上前數步,單膝跪在地上,平端起臂張弩,開始瞄準預定目標,他們身後,另一排士兵將手裡的長矛放在了地上,從腰上解下一個箭囊,裡面,裝著的是一支支臂張弩的特製弩箭,而在他們的身前,已經放好了另一張上好了弩箭的臂張弩.

    顏海波曲起手指,在心中默默地計著數,當他數到五十的時候,對面的幢幢黑影突然奔跑了起來,一瞬間便越過了先前花了極長時間才通過的路程,而也正在此時,顏海波也霍地立了起來,他的身後,一排排士兵也隨著他起立,長矛斜斜向前伸出.

    慘叫之聲陡然響起,奔在最前頭的山匪們毫無意外地掉進了營地外的壕溝之中,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一支軍隊,在營地之外挖好了壕溝之後,還小心地將他的表面恢復了原狀.挖溝防禦不意外,但還費心費力地將外表偽裝的與先前一模一樣,這就少見了.

    壕溝之中插滿了鋒利的竹籤以及削尖了一頭的木樁,掉下去,命是不會丟,但腳板被刺穿,大腿被洞穿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要命的是呼嘯而來的弩箭.這些弩箭早就瞄準了這些地方,此時,只是及時地將瞄準好的弩箭射出來而已.

    弩箭過後,哀嚎之聲戛然而止.

    但緊接著的卻是震耳欲聾的大喊.

    山匪的悍勇被鮮血第一時間激發了起來,形藏已經暴露,他們再無任何顧忌,直起了身子,舉著刀槍,嚎叫著向營地撲了過來.

    營地沒有柵欄,沒有胸牆,什麼也沒有,只要衝過去,就能搞定一切.

    營地之中,陡地亮起了火光,一支支的火把被投擲了出來,營地之中,騰地燃起了熊熊大火,一堆堆澆滿了油脂的篝火燃燒起來,火明映照之下,環繞著營地的扶風兵們持槍而立,正冷冷地看著嗷嗷叫著撲上來的山匪.

    弩箭在不停地射出,一波又一波,割韭菜一般收割著撲上來的山匪,手持臂張弩的都是老兵,百步以外,敵人飛濺的鮮血絲毫不能影響他們的神經,他們無動於衷地將手中的弩箭射出,而在他們身後,負責裝弩的一排新兵倒是有些受不了了,不少人的手開始顫抖,臂張弩最遠射程達到四百步,兩百步以內,能造成巨大傷害,基本中者無救,一箭下去,沒有甲胄的山匪往往被射個對穿,如果命不好正中腦袋,那就基本上看不見腦袋了.

    有人在乾嘔.

    「裝箭!」一名老兵一手摸了一個空,回頭看見裝箭的新兵手抖抖索索,一支弩箭好半晌沒有扣上弦,不由大怒,反手便是一個巴掌,將那個新兵打了一個跟頭,從地上摸出一支弩箭,以極快的速度扣上了弩,端起,瞄準,射擊.

    「裝箭!」他大聲怒吼道.

    挨了一巴掌的新兵先是懵了一下,然後突然像被打醒了一般,悶吼一聲,埋著頭,將空了的臂張弩重新裝好.

    外面衝擊的隊形被弩箭射得七零八落,血肉之軀,根本無法抵擋這樣的攻擊,再悍勇的意志,也會被這樣暴風驟雨般的打擊打得煙消雲散.

    步兵翻身上馬,嗆的一聲,拔出了腰間馬刀,怒吼一聲,」出營,沖陣!」

    一百騎兵呼嘯一聲,從步卒陣列的兩側分成了兩隊沖了出去.箭一般地從兩脅直插山匪隊伍.

    在騎兵衝出的瞬間,營地之內,臂張弩停止了射擊,步卒們手握長矛,一聲咆哮,一列列地踏著整齊的步子,跟在騎兵的身後,向外走去.

    騎兵負責衝散山匪,他們負責收割.

    營地三個方向之上,瞬間便陷入到了肉搏當中.說是肉搏,其實更像是一場,騎兵將山匪沖得七零八落,而整齊殺來的步卒更是他們的夢厴,剛剛僥倖躲過騎兵寒光閃閃的馬刀,還來不及慶幸,眼前便出現了整整齊齊一排排同時刺出來的長矛.

    砍不如刺,這是戰場之上的鐵律,一刀砍下,只要不是命中要害,說不定還能撿一條命回去,但你要是被長矛正面刺中,那基本就完了,長矛如體,隨著對手的抖腕,翻轉,回拔,傷害被成倍擴大,挨了一下的差不多就死定了.

    而是沉寂的另一側,馮發勇帶著數十個核心的部眾,正伏在地上,黑色的緊身衣與夜色完美地融為一體,極易為人所察覺.三面同時進攻,但三個方面的戰局都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對手有準備不出他意料之外,但對方遠程武器火力之猛,則讓他大驚失色.那啉啉之聲不絕於耳的箭嘯之聲,幾乎讓他以為他面對的不是一支人數與他差不多的軍隊,而是有著數倍於他麾下的敵人在同時射箭.

    慘叫之聲延綿不絕,騎兵衝出,對手開始切割分解自己的部眾,這讓他有些猶豫了,原本是打算趁著雙方膠著在一起的時候,自己才潛入,但現在戰局的發展,那裡有什麼膠著之勢,從一開始,自己的部眾就像綿羊被獅子包圍了一般,慘遭屠戮.

    「頭兒,算了吧,這仗沒法打.」身邊的小柯聲音顫抖,顯然,他被對手的聲勢嚇著了.

    馮發勇咬著牙,」不,動手,這高遠如此厲害,如果真讓他上了前線,我們的同袍不知有多少會被他殺掉,現在有機會能讓他死掉,而且是死在他們自己人手中,豈能錯過.我們走.」

    他猛地站了起來,提著弓箭,向前猛竄出去,在他身後,數十人中,有人提著弓箭,有人則提著一罐罐的油脂.而在他們前方不遠處,則是黑黝黝地聳立著的一輛輛裝滿糧食的大車.

    燒掉這些糧食,便萬事大吉了,這一次的任務就算圓滿成功.馮發勇要搏一搏.

    馮發勇跑得很快,眼睛死死地盯著前方的目標.

    下一刻,他的眼中突然立起了一個雄偉的人影.馮發勇猛地立住,身子晃了晃這才站穩,眼前突然一亮,他不由眯了一下眼睛,然後,他便看到,在他的前方,有熊熊的火把亮了起來,火光之中,一個軍官手裡握著長長的戰刀,戰刀拖在地上,他就那樣站在那裡,而在他的身後,一排士兵手持弩弓,閃著寒光的弩箭正遙遙對準他們.

    「馮大當家的,久違了!」男子咧開嘴,笑了起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