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手忙腳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手忙腳亂字體大小: A+
     

    夜幕徐徐降臨的時候,營地已經搭建完畢,馬嘶牛吼之聲,伴隨著士兵們的陣陣歡笑,那是完成一天勞作之後的喜悅,這些喜悅和著裊裊升騰而起的炊煙與濃香四溢的蒸汽,愈發的讓整個營地都變得鮮活起來.

    士兵們臉上露出的是滿足的笑容,高遠的臉上露出的是滿意的笑容,那霸與顏海波臉上露出的是得意的笑容,所有人都在笑,只不過笑得含義並不相同,連圈在欄里的牛馬也似乎在笑,馬兒終於飽飽吃上了一頓豆子而不僅僅是乾草,而勞累了一天的老牛也可以好好地困上一覺,讓疲憊的蹄子和疼痛的脖頸得到一夜的休息.

    當高遠啃完手裡的羊肉乾,喝乾了手裡的一碗湯時,夜色之中,終於傳來了得得的馬蹄聲,在篝火的映照之下,步兵帶著他的十幾個騎兵從夜色之中沖了出來,徑直奔到高遠的面前,翻身下馬,回過身來,又從馬上拖下一隻野獵,隨手扔到地上,」烤它!」步兵簡單地對火邊的衛士道.

    衛士們喜笑顏開的拔出刀來,將野獵開膛破肚,忙活了起來.

    看著這隻瘦骨嶙峋的野豬,在瞄了瞄身後兩手空空的騎兵們,高遠咭的一聲笑:」步兵,出去忙活了這大陣子,就弄了這個東西回來?還不夠大家塞牙縫吧?」

    步兵一屁股坐在高遠的身邊,」縣尉,倒不是我們打不著東西,而是我們在林子里發現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一路趕過去,便耽擱了時間,這頭野獵還是命不好,我們回來的時候,剛好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順手弄回來的.」

    「有什麼奇怪的事情?」高遠的臉色一凝.

    「林子中有人窺探我們,還不止一個,很可惜,我們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已經在撤退了,天黑,我們路又不熟,被他們給甩掉了.抓不住他們,回來的時候我們又仔仔細細地將先前他們的藏身之所搜查了一遍,這些人在哪裡只怕潛伏了不止一天了.」步兵神色凝重地道.

    如果是偶遇的路人或者獵人,那麼便不可能在這裡潛伏許多天,林子的邊緣,也不可能有大型的猛獸,如果這些人在這裡潛伏了很長時間,那就只有一種解釋,他們是專門在等著押運糧草而來的扶風兵的.

    高遠聽完步兵的稟報,轉過頭,看著熊熊燃燒的火堆,沉默半晌,幽幽地道:」這便來了么?」

    「縣尉,什麼來了?」步兵有些奇怪地道:」據我估計,這些人只怕是這山間的土匪,這也沒什麼可怕的,土匪再大膽子,也不敢跟正規軍硬碰,估計這些探子逃回去之後,他們便會縮頭了.」

    正常情況之下的確是這樣的,一般的土匪,絕不會跟軍隊正面硬打,但高遠心中清楚,這一次,只怕沒這麼簡單.

    「把小顏子和那霸叫來.」他抬頭道.

    「縣尉,什麼事?」顏海波腿腳快,轉眼之間,便出現在高遠的面前,一眼便看見了那正在開膛破肚的野豬,不由喜笑顏開,」好東西,就是瘦了一點.」

    「你就知道吃!」步兵嗆了他一句.

    「民以食為天,吃又不錯,關鍵是又能吃,又能幹!」身後傳來那霸的聲音.

    「那大哥說得對.」顏海波笑著盤坐在高遠的身側,」縣尉,什麼事情?」

    「步兵,你把情況跟小顏子與那霸介紹一下.」高遠擺擺頭.

    簡略地說了一遍事情經過,顏海波冷笑道:」一群山匪,也敢來打我們的主意,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既然如此,我們便送他們去早些投胎吧,下一輩子也好重新投胎做一個好人.」

    「事情沒那麼簡單!」高遠搖搖頭,」步兵,吃過飯後,你帶幾個人出去一趟,找一找周邊的百姓,打聽一下這呂梁山上一個什麼情況.有多少土匪?」

    「是!」

    「從今天起,兵不卸甲,馬不卸鞍,我們得防備著他們來偷襲.」

    「就怕他們不來,真敢來便讓他們有來無回!」那霸摸出刀子,噌噌地抽出又插進.

    「從今天起,營房要重新布置一下,特別是糧草,要護嚴實了.」

    「縣尉,這幫土匪莫說不敢真來,便算是真來了,還能破掉我們的守衛不成,糧草在營中,破不掉營盤,便搶不走糧草.」那霸笑著道.

    「如果他們本來就沒有打算搶糧草,只是想毀掉他呢?」高遠反問道.」以我們現在營盤的規模,倒也不需要破營,火箭配上油脂便能解決問題了.」

    「燒了糧草?」那霸睜大眼睛,」山匪想打我們的主意,不就是為了這批糧草?一把火燒光了,這樣損人不利己的事情,那個山匪肯做?」

    「或者他們想要的不是糧草,而是我高遠的腦袋!」高遠的語氣之中帶上了一絲猙獰,」殺不了我高遠,燒了我押運的糧草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如果真是這樣,我怎麼辦?回遼西?那就又回到了原點,去大營集結地,等著被以貽誤軍機的罪名斬首么?」

    眾人頓皆默然,大家此時方才想起,高遠與某些大人物之間的糾葛.

    「這些無恥的東西,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顏海波破口大罵.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怕個屁啊!」那霸嗡嗡地道,」既然我們知道了對方的打算,還能讓他們如意么?」

    高遠微微一笑,」原本以為到了集結點之後才會有麻煩,想不到這些大人物們倒還真是看得起我,這麼早便開始著手布置下手了,也好,既然開始了,先前的好些不安和忐忑倒也放下了,那霸說得好,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那不較量較量吧.來,我們烤野豬,打牙祭.」

    眾人轟然應是,這個小插曲,竟是沒有人將其放在心上,來便來吧,來了才心安,要是一直沒動靜兒,那才讓人擔心哩!

    吃過烤得噴香的野豬肉,步兵便又帶著人出去打探消息,這一夜,營盤之內卻是外松內緊,千餘人分作了幾個班次,輪著休息值勤.

    一夜無話,第二日拔營開拔之際,步兵頂著兩個黑眼圈出現在了高遠的面前,」縣尉,打探著了,這呂梁山上有一股悍匪,匪首叫作馮發勇,手下有上千個殺人不眨眼的匪徒,實力不弱,在漁陽和河間一帶,端地是大名鼎鼎.」

    「千餘人的匪徒,力量不弱呢,難怪有膽子來碰我們!」高遠笑了笑,一振馬韁,」我們走吧,左右就在這兩三日之間,兩三日不來,我們可就走出了呂梁山境了.」

    千餘扶風兵展開了戰鬥隊形,開始向前開拔,騎兵們放出去的哨探比先前要更遠了一些,所有士兵都知道了這兩天會有一撥山匪來打自己的主意,笑罵之餘,卻也提高了幾分警惕,這支部隊老兵居多,心態輕鬆,可不代表著輕忽對手,因為他們以前總是被人輕忽的對象,但現在,輕視他們的人都去閻羅王哪裡喝茶聊天了.

    也就是從這一日起,一路之上突然變得坎坷起來了,不是大道這上莫名其妙地被挖了一些大坑,就是有合抱粗的大樹模亘在路上,整支隊伍的前進速度一下子被延緩了下來.

    「看來對手在調兵遣將了.」高遠大笑道,」為了延緩我們的速度,這等招式都使出來了,這是要公開與我叫板么?」

    「那敢情好,卻讓我們看看,這些山匪們比起東胡騎兵來孰強孰弱一些?」步兵笑得極是開心,一群山匪,公開叫板一支在戰場之上血山屍海之中爬出來的部隊,這已經不是蠢了,而是神經了.

    「真是不知道該稱讚這位匪首一句有勇氣,還是該罵他一聲蠢材,偷襲或者還有幾分把握,硬幹,我們可以將他們生吞活剝!」那霸騎在馬上,掏出小刀開始刮他的鬍子,鬍子太亂了,遮住了自己的大半邊臉,這樣一來,與敵人對戰之時,對方不免看不到自己的真容,那就不美了,一定要將鬍子修整齊,乾淨.

    高遠不知道的是,在他們開心地大笑之時,呂梁山上,馮發勇正自破口大罵,將姜新亮蔣家權罵得連狗屁渣子都不如,當然,這兩人不在跟前,他們還在山裡泡溫泉呢.

    混帳的紉絝子弟,想打別人的主意,連對方的行軍速度都搞不清楚,估算不準,還跟自己說對方要十天功夫,五天不到,對方就到了呂梁山下,將自己弄得手忙腳亂,不得不派人去搗亂,延遲對手的前進速度,再加上前兩天哨探也被對手查覺到了蹤跡,現在自己的行動,便等於是明火執仗地打劫了,就只差衝到對方面前,大叫一聲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打山前過,留下買路財了!

    「大當家的,要不,就算了吧!」呂梁山二當家的湊到了馮發勇跟前,」我去看過他們的軍容了,只怕當真不好對付啊!」

    馮發勇咣當咣當地轉著手裡的鐵球,撮了半天牙花子,還是咬著牙道:」動手,一定要動手,為了趙國,兄弟.這一戰,即便是呂梁山傷亡慘重,也得燒了這批糧食,小柯,集合我們的核心兄弟,打起來后,咱們從另一個方向潛入進去,燒了他們的糧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