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三十章:遺憾家中無女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三十章:遺憾家中無女兒字體大小: A+
     

    張守約高踞在虎案之後,左面一張椅子上,坐著臉色平靜的高遠.能在張守約的面前有一把椅子坐,已經顯現出張守約對於高遠的另看一眼了.只是高遠明顯地能感受到,比起在扶風,張守約對他缺少了一種熱情.

    「你可以不去的!」張守約淡淡地道.」你是聰明人,知道此去意味著什麼,當真是九死一生之舉,於絕望之中搏取一條生路,智者所不取也.」

    「多謝郡守大人關心.」高遠身子微欠,」心之所系,不能不去,不得不去.只要還有一線生機,便值得去博一博.也許便能博得雲開見月明.」

    張守約點點頭,」既然如此,我也不多勸你,應朝廷所征之糧草已盡數到位,你隨時可以押送他們上路.」

    「是.」高遠的語調仍然很平緩.

    張守約頓了頓,突然道:」如果能活著回來,便來遼西城坐一坐吧,那個時候,我們或許有更多的東西可以談一談.」

    「如果活著回來,一定會來遼西城拜謝郡守大人,如果不是郡守大人一路眷顧,高遠也不會有今天.」

    張守約搖搖頭,」這一切是你搏回來的,所以我很替你可惜!」言下之意,高遠能回來的機率實在是太小了.

    高遠站起身來,抱拳向張守約一揖,」郡守大人,軍機不容遲緩,我遼西距漁陽前線路途遙遠,高遠便不想再耽擱在了,今日清點物資,明日便開拔了.」

    揮揮手,」去吧去吧.」張守約嘆口氣道.

    看著高遠挺拔的身姿消失在大門之前,一直立在張守約身邊的張君寶終於開口了,」蠢才一個,為了一個女人,居然拿著大好前程去博命,這樣的人,當真不值得我們為他費偌大的心血.」

    張守約瞥了張君寶一眼,」他如果是蠢材,你就連蠢材都不如了.」

    張君寶臉頓時漲得通紅,他萬萬沒有想到,父親竟然如此直言不諱地直斥自己,這種日子,已經好些年沒有有過了.臉上不憤,嘴中卻不敢多言,垂著頭,身體微微顫抖.

    「看來你還很不服氣?」張守約譏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兒子,」高遠看得清,看得准,看得遠,而且志向極其遠大,你以為他當真僅僅是為了一個女人而去漁陽前線么?」

    「難道不是么?」

    「這只是一個誘因而已,天下人都當高遠為了葉菁兒奮不顧身,贊他痴情的同時,也不免為他扼腕嘆息,但殊不知葉天南此計的奸滑所在,高遠如不去,便是怯於國戰,不肯為大燕效死力,這樣的人,還能為大燕國人所讚許么?只怕贏來的只是唾罵吧.南山之下,一句待我長發及腰時,君來娶我可好,已經為高遠博來了偌大的名聲,而如果他此戰不去,這一次的名聲便盡付流水,人人皆會說此人勇於內耗而怯於御外,高遠這一輩子就算是完了.」張守約道:」正是因為看清了這一點,高遠才會在我面前說不能不去,不得不去.」

    「原來如此!」張君寶恍然大悟,」可是站在我們的立場,他如果名聲皆毀才是好事,名聲盡毀的他,從此便只能託庇在我張家門下,成為我張家的看家猛虎.」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張守約冷哼了一聲,」如果高遠此戰不去,我定然會找個由頭殺了他!」

    「這是為何?」張君寶頓時大惑不解.

    張守約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還不是為了你.以前我對你寄於厚望,以為你經過這些年的歷練,必然已可以繼承這份大業,但從叔寶這一次突然發難來看,你,還是差了一些啊,不是說你比不上叔寶,在你們兄弟二人之間,我還是看好你的,但與高遠比起來,你們就不是個兒了.如果高遠名聲皆毀只能託庇與我張家門下,我在之時,尚能壓制於他,我不在的話,你們兄弟二人哪一個是他的對手,只怕到時候死都不知是怎麼死的!」

    張君寶雖然心中不服氣,但內心裡對高遠極實是也極其戒懼,扶風縣兵在高遠手中不到兩年,路鴻便已根本指揮不動,那些路鴻帶了多年的將領對他尊敬有加,但對他的命令卻是完全不加理會,這隻怕還是看在跑鴻與高遠的特殊關係之上,換了其它人,只怕就沒有這麼好的事了.

    「既然如此,父親又為何讓他回來時來遼西城坐一坐,是想在哪時殺了他么?」張君寶沉吟道.

    「蠢材啊!」張守約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大兒子,」他如不去,我會殺他,他若去了而又能活著回來,我便要著力拉攏他.金鯉本非池中物,一遇風雲便化龍.高遠便是這金鯉了,如果能抗得住這場風暴,他日前途不可限量,活著回來的他必然名滿天下,那時候,咱們小小的遼西還能容得下他么?還會放在他的眼裡么?我自然是要趁著他還沒有多大力量的時候來極力拉攏接交於他,這樣他日他青雲直上之後,我張家若有難時,看在這段香火情上,他必會施以援手.雪中送炭,遠比錦上添花要讓人感激,貧賤之交方見真心啊!」

    「父親深謀遠慮,兒子受教了!」張君寶這才深深折服於父親謀事之遠.」他死了,我們的損失並不大,但若他活著回來,他日我張家必添強援.不過孩兒仍然認為,他這一次能回來的機率實在是太小了,葉天南何許人也,既然布下了這個圈套,又怎會眼睜睜地看著他脫鉤而去?」

    「話是如此話,但天下事,又有誰能認為十拿九穩呢,我倒是想看看,如果高遠真能活著回來,葉天南會如何處理此事?當真將葉菁兒嫁給他?哈哈哈,那可真是高遠抽了他左臉一巴掌,緊接著又狠狠地抽了他右臉一巴掌,想來他必然惱火得很.」

    「只怕是惱羞成怒.」張君寶陪笑道.

    「如果高遠活著回來,葉天南當真守諾將女兒嫁給他,那葉天南倒還真是一個能屈能伸,了不起的人物,但如果不是而又另施心機的話,哪葉天南我便要低看他一眼了.只怕也成不了什麼大事.」

    「有這樣的可能么?」

    「有,我太了解這些所謂的傳世大貴族了,他們有時候將那所謂的臉面,看得比任何事都重要,像高遠這樣的人物,如果我有女兒,我定然會上趕著將女兒嫁給他的.哈哈哈!」張守約大笑道:」有這樣的女婿,必然能光大門楣,君寶,你真得感謝我沒有女兒,不然我必然會招高遠為上門為婿.生下兒子就會為我張家下代之主,那可沒你什麼事了.」

    張君寶的臉色頓時變得精采無比.紅一陣,白一陣的交相輝映.

    大笑聲中,張守約起身離去,心中卻是當真非常遺憾,同時也對葉天南看低了一分,為了一個小小的縣尉,花費偌大的周章,布下這樣陰險的圈套,陰之過甚,便失了正大光明,如果他強行宰了高遠,還不失為梟雄一個,當初他花費十年時間,一朝翻身,自己還以為此人是當世難得的雄才,現在看起來,卻還是一個瞻前顧後之徒,大燕掌在此人手中,前途還真難說得很.

    當世七雄爭鋒,齊魏韓不必說了,自身條件有限,難以成事,楚國偏居南方,楚懷王只想守著自己一畝三分地,但趙國與秦國卻是雄心勃勃,特別是秦國秦武烈王,當真是胸懷天下,麾下文臣武將,濟濟一堂,劍指中原已是當世所有人心知肚明之事,大燕在葉天南手中,能不能撐得住,還真是不好說啊!

    在張守約看來,眼下燕國最好的辦法便是不要激怒趙國,已經推翻了令狐潮,趙國已經很難堪了,偏要火上澆油,與趙國開戰,即便這一戰贏了又如何?贏了趙國,卻輸了未來.趙國一垮,秦國趁虛而入,趙國若再敗於秦國手下,燕國當何以自處?

    眼下本應當交好趙國,讓他們擋住秦國兵鋒,燕國則集全力攻打東胡,擊敗東胡后將東胡所控的廣大區域納入燕國麾下,再勵精圖治數十年,燕國實力必然大增,那時,才是圖謀天下的好時機.只可惜,葉天南急於恐固自己在燕國的統治,卻選擇了一條看似容易的路,聯絡天下,擊敗趙國,取回被令狐潮送出去的國土,如此一來,短時間內,葉天南的確會如日中天,但贏了當下,卻輸了未來啊!

    只可惜,自己永遠也站不到薊城皇城那煌煌大堂上去了.面對東胡,自己守成有餘,進取不足,徒呼奈何!

    翌日凌晨,遼西城城門口,長長的車隊在士兵的押送之下,緩緩地駛向遠方,高遠的面前,站著張叔寶,黃得勝,路鴻等一干送行的人.

    路鴻站在最後,眼圈微紅,這個被自己視若親子的侄兒,此一去,只怕再無相見之日了,看著路鴻的模樣,高遠亦是心中難過,遠遠向著他躬身一揖.

    「小子,好自為之吧!」黃得勝拍著他的肩膀,」哦,對了,我還得感謝你,我那小子跟著你跑了一趟榆林,回來之後便如同換了一個人般,現在我麾下的騎兵在他的帶領之下,與以前可不能同日而語,我那小子言必稱高縣尉,聽得我都有些吃酣了.」

    「黃叔,虎父豈有犬子,黃湛日後必然青出於藍.」

    「托你吉言!」黃得勝點頭退到了後方.

    張君寶走了過來,看了高遠半晌,才道:」回來后我請你去閑雲樓喝酒,這一次我付帳.」

    高遠哈哈一笑,」叔寶兄,我若活著回來,便會助你成事.」

    「當真?」張叔寶又驚又喜.

    高遠重重地點點頭,」不為別的,只為了你今日還來送我一程.我若死了,留在扶風的孫曉和鄭曉陽他們,便歸你了.還有,如果有可能,多多照顧一下賀蘭燕那丫頭.」

    張叔寶連連點頭,」你放心,我只是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你讓孫曉和鄭曉陽他們跟我?」

    「你與我交好,雖有些機心在內,但你這人,對待麾下卻是如同兄弟一般,這我放心,孫曉與鄭曉陽跟了我一場,我不想我死了之後他們吃虧,跟著你,他們不會吃虧.」

    「我還是希望你活著回來!」張叔寶的眼眶有些紅了,說實話,他交好高遠,更多的是看重高遠的能力而想加以利用,現在高遠的回答讓他真有些無地自容.

    「當然,我不是那麼容易就會死的.」高遠笑著翻身上馬,」別過諸位,你們在遼西城備好酒,過不了多久,我高遠就會回來與諸位痛飲的.」

    哈哈大笑聲中,一鞭擊於馬上,戰馬長嘶而去,看著那驕若游龍的背影,張叔寶喃喃地道:」唯大英雄也真本色,高遠,我服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