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半個晚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半個晚上字體大小: A+
     

    賀蘭燕追著高遠出來,緊走幾步,跑到了高遠的身邊,低聲道:」喂,孫曉對你忠心耿耿的,你是不是太狠了一點,他堂堂一個扶風營的主將,被當著士兵的面打板子,以後還怎麼帶兵打仗啊?孫曉嘴上不說,心裡肯定是不滿的.」

    高遠停下腳步,看著賀蘭燕,笑道:」孫曉就是一個牽著不走,打著倒退的主兒,你對他狠點,他才心裡舒坦,你要是對他一好啊,他心裡反而不得勁了!」

    「你這是什麼道理?完全是強辭奪理嘛!哪也就是你了,換個人對孫曉凶試一試,他不把那傢伙打成豬頭,他就絕不會罷休.」賀蘭燕斥道.

    高遠哈哈一笑.

    「你笑什麼?跟你說正經的呢?你呀,還真打他板子啊?還有曹天賜,小小年紀,雙倍領罰,你可小心把他打壞了,我可跟你急,這小子跟我學騎術,也算我徒弟呢!」賀蘭燕惱道.

    「必須得打!」高遠淡淡地道:」正因為他們是長官,才要打,這一頓板子下去,這牛欄山大營馬上便可煥然一新.也讓所有的士兵們都知道,連孫曉違了紀,都得挨板子,更遑論他們了.」

    「你這是殺雞駭猴嗎?」

    「不,我這是殺猴駭雞!」

    「反正都是你說得有道理.」賀蘭燕搖搖頭,」我不跟你爭這個,高遠,陪我走走吧.」

    「怎麼啦?」高遠看著有些鬱鬱不樂的賀蘭燕,問道.

    「你要走了,我也要回去了,這一別,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面呢,也說不定,就再也見不著了.」賀蘭燕低聲道.

    「怎麼會見不著?我又不是不回來了.」高遠笑道:」最多半年一年的,不就回來了么!」

    「你要是在戰場上被打死了呢?」賀蘭燕抬起頭,突然提高了聲音.

    高遠不由一怔,張了張嘴,半晌才道:」你放心,我絕不會死在戰場上的.」

    「千軍萬馬廝殺的戰場,那一個敢說自己就絕對會沒有事?」賀蘭燕低下頭,」我們又不是沒有打過仗.」

    「燕子,你是不是不願意我去?可是你從來沒有說過!」

    「我知道說了也是白說,那還不如不說!」賀蘭燕別過頭,眼淚仍不住掉了下來,」要是你願意聽勸的話,我早就說了.」

    聽了賀蘭燕這話,高遠沉默下來,半晌才道:」走走吧,燕子,老天爺可憐我,不會讓我就這麼死了的.」

    聽了高遠的話,賀蘭燕的淚水禁不住卟裟卟裟的掉下來,伸出手來,挽住了高遠的胳膊,兩人慢慢地走出了牛欄山大營.身後留下了兩行深深的腳印.

    太陽漸漸西斜,眼中只剩下最後一點半弧,冬天天黑得早,太陽一下山,馬上便會黑了.

    「回去吧!」高遠道:」天快黑了,夜裡外面冷.」

    賀蘭燕仰頭看著高遠,」我聽說哪一天,你在南山之上陪著葉菁兒呆了整整一個晚上?那一天,還下著雪,刮著風?」

    「你問這些幹什麼?」

    「高遠,我先前說過,我這一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也許就回不來了,臨走之前,你給我個念想吧,陪我一夜,就像你陪葉菁兒那一樣,好嗎?」賀蘭燕望著那輪漸漸沉沒的紅日,小聲道.

    高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燕子,聽我的話,忘了我吧,找個好男人,嫁了.」

    「嫁或者不嫁,總得過了今天再說,你陪不陪我?」賀蘭燕執拗地盯著他,問道.

    「陪,怎麼不陪?陪我的好妹妹一個晚上,又什麼不可以的?」高遠微笑道.

    賀蘭燕伸手解下身上的披風,鋪在雪地之上,拉著高遠坐了下來,靠著高遠,伸手扯著高遠的披風,將自己也包裹了起來,緊緊地依偎著高遠,賀蘭燕輕輕地闔上長長的睫毛,小貓一樣蜷縮在高遠的身邊.

    高遠身子微微一震,那一夜,在南山之上,葉菁兒也是如此這般,依偎在自己的身邊.

    「燕子,找個好男人嫁了,不管是匈奴兒郎還是我中原好漢,這天下,好男兒多得是呢!」高遠小聲道.

    「嫁,怎麼不嫁?」賀蘭燕沒有睜眼,夢囈般地道:」只是,在哪裡去找一個像一樣的人呢?」

    高遠苦笑,」我哪有這麼好?你把眼光放遠一眼,多看看,自然會發現有大把的人比我強.」

    「高遠,咱們能不能不說這個.」賀蘭燕睜開眼盯著高遠,」這個時候說這話,你不覺得太沒意思了么?」

    「你不是擔心我死了么?在臨死之前,我總得想著你有個好人家吧?」高遠打趣地道.

    「好呀,你要是活著回來了,我就找個人快快活活地嫁了,你要是死了,回不來了,高遠,我這輩子都不嫁人了,當一輩子活寡-婦算了.」賀蘭燕笑著道.

    高遠怦然心驚,平平淡淡的話中,蘊含著賀蘭燕那一顆滾熱的心,一腔難以讓他背負的深情.

    「就為了你這話,拚死我也要活著回來!」輕輕拍拍賀蘭燕的肩膀,高遠道.

    兩人誰也沒有再說話,就這樣坐在雪地中,看著太陽完全落下去,看著夜幕降臨,聽著風聲漸起,聽著遠處大營之中更鼓聲聲響起.

    時間分分秒秒流逝,遠處大營之中,三更的更鼓之聲敲響,一動不動似乎沉睡過去的賀蘭燕卻在這一時間霍然睜開了雙眼,扶著高遠的肩膀站了起來.

    「燕子,要回去了嗎?」高遠緊跟著站了起來.

    「你陪了葉菁兒一夜,我能讓你陪我半夜,已經很滿足了.」

    夜色之中,看不清賀蘭燕的臉色,但聽著這酸澀的話,高遠卻是無言以對,最難消受美人恩,尤其是像賀蘭燕這樣,不追求任保回報的情感.

    「我們回去吧!」賀蘭燕轉身,大步走向牛欄山大營,高遠默默地跟在身後,看著賀蘭燕的背影,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大營門口,高遠赫然發現,賀蘭燕的貼身護衛烏拉和蘇拉兩人牽著馬站在哪裡,在她們的身後,是這一次隨著賀蘭燕一齊來到牛欄山大營的賀蘭部人.

    「燕子,你要做什麼?」高遠驚訝地道.

    「我要走啦!」賀蘭燕回過頭來,笑吟吟地道:」你明天也要走,我卻不耐煩給你送行,所以我提前半夜走,讓你給我送行.」

    「這天寒地凍,又大半夜的,凍壞了怎麼辦?」

    「我們賀蘭部人,冰天雪地之中摸黑趕路,早就習慣了,算不得什麼.」賀蘭燕翻身上馬,看著高遠,」要是我給你送行,我會哭的.」

    說完這句話,賀蘭燕兩腿一夾馬腹,反手一掌擊在馬股之上,戰馬輕嘶一聲,四蹄揚起,已是疾奔而去,身後,賀蘭部人紛紛策馬追上,看著營門口那火光映著的被馬蹄捲起的雪塵,高遠的眼圈微微泛紅,手抬了起來,停頓片刻,終又是垂了下來.

    「這是一個奇女子!」身後,傳來曹天成低沉的聲音,」縣尉,其它您不該錯過她的.」

    高遠回過頭來,看著曹天成,欲語還休,搖搖頭,長嘆一口氣,轉身走向大營.營門之外,曹天成看著沉沉的夜色,也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可惜了的.」

    這一夜,高遠沒有睡著.

    五更鼓響,天色微明,高遠扎束停當,打開房門,走了出來,在他的門前,三名將領步兵,顏海波,那霸肅然挺立,他們身後,是一千名步卒與一百名牽著戰馬的騎兵.而在這些人的身後,孫曉,鄭曉陽,曹天成,曹天賜四人帶領著餘下的士兵,排著整齊的方陣.

    「稟縣尉大人,準備出征步卒一千人,騎兵一百人,已經整裝待發,請縣尉下令!」顏海波大踏上前,向高遠行禮.

    高遠的目光掃過一排排的士兵,」出發!」

    顏海波大聲應了一聲,轉身跑回隊列,手一揮,一隊隊的士兵轉身,走向轅門,步兵之後,騎兵們牽著戰馬,跟了上去.

    「恭送縣尉出征,祝縣尉馬到功成,再立奇功!」孫曉扯著嗓子吼了一聲,接下來,卻是留下來的千餘士兵齊聲的吶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
    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