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小心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小心思字體大小: A+
     

    二人邊走邊聊,說話間,已是走到了居里關的工坊區,這裡戒備較為嚴密,是一個封閉的區域,木製的柵欄將他們與其它的地方區分開來,門口站著持矛的衛兵,內里,還駐紮著一批士兵,用以保護這片區域的安全.白羽成到居里關已經很久了,別的地方都能自由通行,但唯獨這一片地區,他卻從來還沒有來過.

    「你這次去,有極大的可能要面對趙國的常備軍,趙國常備軍還是非常有竟爭力的,他們的騎兵也不差,你沒有考慮過給你的士兵披甲么?趙國常備軍可都是披甲的,不管是步兵還是騎兵,與他們對陣,你的士兵沒有甲胄,會很吃虧的.」

    「披甲?」高遠笑了起來,」你覺得我有這個實力嗎?一身甲胄和要多少鐵啊,我有這個錢,還不如多打兩把刀,多打一些箭頭呢?能給大傢伙每一身皮甲,我都已經竭盡全力了.」

    「說得也是,其實各國除了他們的常備軍,其它的軍隊也根本沒這個錢來裝備,你的部隊算是不錯了.」白羽成點頭道:」不過披了甲后,部隊的戰損率的確會大幅度降低的.」

    「以後吧,等我有了錢,一定給士兵們披上甲.」

    兩人隨意走進一家工坊,在門口便聽到傳來叮叮噹噹的聲音,一跨進門內,一股熱氣便撲面而來,哪怕是現在外面天寒地凍的,裡面仍然是熱浪滾滾,屋內十幾個漢子赤著上身,仍是汗流滿面,有人舞錘,在鐵氈之上捶打著燒得通紅的鐵條,有的在拚命的拉動著巨大的風箱,看到高遠進來,所有人都是恭敬地向他彎腰行禮.

    「縣尉大人好!」

    高遠擺擺手,」你們忙你們的,不用管我,我就是隨便看看.」

    白羽成走到屋角,那裡擺著一批已經經過粹火的鋼刀,隨手提起一把,仔細地打量著,刀身上那細密的紋路讓他有些驚訝,放下手中的刀,另提起一柄,也是如此,再看幾把,把把都是一樣,」高大人,你這些工匠很用心啊,這些刀的品質相當不錯.開鋒之後,只怕一般的甲胄抵擋不住它的劈砍.」

    屋裡十幾個工匠聽到白羽成的讚揚,雖然沒有說話,但眼中都露出了得意的神色,這些刀,他們的確是用心在做.為首的一人憨厚地笑了笑,」高大人是我們的扶風的恩人,有了高大人,我們扶風人才不再擔心東胡人來襲了,再說了,高大人給的工錢也是頭一份的,再不用心做,那我們還是人么.」他笑著彎腰搬起一些黑色的石頭,扔進了灶膛,隨著風箱的拉動,那些黑色的石頭頓時冒起幽藍的火苗.

    「這是石炭!」先前白羽成的注意力在刀上,倒是沒有注意灶膛里燒得是什麼,這時看到工頭的動作,不由駭然道:」高大人,這玩意兒有毒,不能用的,會弄死人的.」

    高遠哈哈一笑,」是有毒,可是只要保持通風良好,便沒有事兒.」

    工頭接著道:」起先我們也不敢用,還是高大人親自用這個玩意燒火,自己在裡面呆了一晚上也沒有事,我們再敢用的,還別說,這玩意的火力比木頭強多了,也經燒得多.我們能將刀打到這個水平,這東西也是立了大功,省了我們不少功夫,哦,高大人把他叫做煤.」

    「這玩意兒,居里關附近多得是,弄來也容易,比砍伐木柴還便當.」高遠笑道,心裡卻在想著,等打完這一仗,等想法子悶出焦煤來,用焦煤用燃料,可以制練出更好的鋼鐵,現在這種最原始的方法,刀中的雜質還是太多,柔韌性遠遠不夠.

    冷兵器時代,一把好刀,便是士兵的第二條命.

    打量著這種造型奇特的刀,白羽成隨意地揮了揮,」如果步卒們人手一把,即便是面對騎兵,亦有一戰之力,一個力量足夠的人,揮動這種刀,便是連馬頭恐怕也能夠砍下來了.」

    「重要的不是刀,而是面對敵人的勇氣.走吧,我們去別處看看!」高遠笑著向外走去.

    「高大人慢走!」身後,傳來鐵匠們的聲音.

    高遠手伸到後面,搖了搖.

    白羽成隨著高遠邊走邊看,一路之上,像這樣的鐵匠工坊大約有十來個,每個裡面都有十多人,如果每一個人一天能出一把刀的話,那一天下來,居里關便能出一百餘把如此高質量的好刀,這個速度,很不錯了.

    「走吧,我們去庫房看看,天成正在哪裡盤點呢,這一次跟隨我出征的將士們,都會換新裝,近期居里關出產的武器,品質比以前要好很多.」高遠道.

    「都帶老兵去?」白羽成問道,這一次高遠出去,危險重重,自然要帶有經驗的老兵去.

    「老六新四!」高遠作了一個手勢,」這邊我也要防著東胡人啊!新兵們也需要經過一些戰陣來磨練啊.」

    「你的心可真寬!」白羽成搖頭苦笑,都這個關頭呢,高遠還想得這麼遠,能不能活著回來都還兩可,他還想著練一批精兵出來.

    庫房極大,比起工坊的簡陋,庫房的建造要考究多了,地面之上,還鋪了一層厚厚的木板,上面再鋪上氈毯,以便防止這些新兵器被鏽蝕.一柄柄開過鋒的戰刀整整齊齊地碼在一起,寒光逼人,比起工坊里的刀,這裡的刀賣相可就好多了,開過鋒后,黑色的刀背,雪亮的刀鋒,互相輝映,讓人望而生畏,刀柄鑲上了木把,再纏上細密的麻線,這樣的刀柄,既好握便於發力,又吸汗,可見這裡的工人的確是很用心的,這些麻線纏得極緊.

    曹天成正在指揮著士兵將這些刀一柄柄地裝到停在外面的馬車上去,一手提著筆,一手拿著帳薄,不時在上面寫寫畫畫,看到高遠進來,也只是微微躬了躬身子.

    「這是你給我的臂張弩?」庫房裡的一樣武器吸引了白羽成的注意,走過去,拿起了一柄,」咦,比上次的輕了一些!」

    「是輕了一些,上一次我們出去的時候,還是這第一批的成品,經過幾個月的研製改良,這種臂張弩的重量減輕了幾斤,士兵使用起來,不用哪么費勁了.」高遠道,雖然只是減輕了一些重量,但對於在戰場上的士兵來說,其意義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這東西好啊!」白羽成端起臂張弩,仔細地打量著,」上一次要不是你送我的這玩意兒,我可就逃不到你這裡來了.可惜,那一戰之後,大多數的臂張弩都丟了.」

    「天成!你過來一下!」高遠張口喚來了曹天成,對他道:」等白兄的弟兄們傷都大好了,給他們重新配備一批新武器,咱們這裡的,只要白兄瞧上了,都可以給他的弟兄們裝備.」

    曹天成啊了一聲,看了一眼白羽成.

    「這怎麼好意思呢!」白羽成大感興奮,這裡好東西的確很多,」這種刀我們用來不大合適,能不能給我定製一批?」他有些惴惴地看著高遠,自己也感到這要求提得是有些過份了.

    「沒問題!」高遠卻是大手一揮,」天成,記下了,回頭讓白兄把他們的要求講給你聽,你再給大師傅們說一說.白兄,這弩你要麼?」

    「當然要,當然要,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張口.」白羽成也顧不得臉面,當初他就是靠著這玩意兒逃得了一條性命,對於這玩意的威力自然是了解得清清楚楚.

    「天成,記住了,以後給白兄們也配上.」高遠隨意地向曹天成道,看也不看曹天成那苦瓜一般的臉.

    「這可要我怎麼感謝你才好呢,我現在可是一名不文了!」白羽成滿臉的不好意思.

    「白兄,你不是答應我在我走後,如果扶風有難,你一定會伸出援手么?」高遠笑道:」這便當是我付給你的工錢了.」

    「可是也太厚重了,而且扶風也不一定有事啊!」白羽成道.

    曹天成悄沒聲地摸了過來,站在兩人身後,」白大當家的,你要是真不好意思,我這裡倒有一個差使,不知道你肯不肯做?」

    「做,怎麼不做!」白羽成毫不猶豫地道,這些日子來,自己帶著百來人在居里關白吃白喝,高遠還請來了大夫住在居里關,專門給他們治傷,現在更是答應給他們重新裝備最好的武器,自詡恩怨分明的他,不做點什麼回報,簡直就是渾身的不自在.

    「我們現在有很多商隊來往於匈奴,東胡兩個方向上,但這兩個方向上並不都是太平的,要是白大當家有意,不知道願不願意給我們噹噹護衛?」曹天成看著白羽成,笑道.

    「東胡哪邊,我恐怕去不成,東胡人恨我入骨,去了反而壞事,不過匈奴這邊嘛,倒是沒有問題.」白羽成沉吟道.

    「那太好了!」曹天成歡喜地道:」便走匈奴這條線,白大當家的,你不知道,有些匈奴部族窮得呱呱叫,有時候便會打我們的主意,以前有賀蘭雄那小子派人跟著,現在賀蘭雄走了,我可還真是放心不下,能有你白大當家跟著,我可敢大模大樣地再派出商隊去了.」

    看著白羽成的模樣,高遠滿意地笑了起來,他撒下誘餌,白羽成已經慢慢地一口一口再往下吞了,看來用不了多長時間,便可以將這個傢伙納入麾下了,白羽成是個人物,不過他和他的麾下都是些散漫不羈之徒,與軍隊的作風和規矩格格不入,他現曹天成兩人一唱一合,將其誘入鸌中,讓他在與扶風的人合作之中,一點點將他們的野性磨去,時日一久,自然水到渠成.這是高遠的一點小心思,看到白羽成這種悍將,他怎麼會輕易放過,眼下的高遠,手頭可真是急缺人才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