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二十章 來拜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二十章 來拜年字體大小: A+
     

    賀蘭燕帶著大隊的車馬,看著蓋著厚厚氈毯上仍然沒有清理乾淨的一些積雪,便知道賀蘭燕在路上走了不短的時間了,這兩天,天氣可是很好.跟著她來的人,臉上都是露出了疲態,看到終於抵達了目的,都是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神情,吆喝著跳下車馬.

    神彩飛揚的賀蘭燕卻是拿眼看著走近的高遠,下巴微微抬起,嘴角含著微笑,慢慢地抬起了一隻手.

    高遠走到她身前,聳聳肩,伸出手去,扶住了賀蘭燕伸出的縴手,"不好好的在家過年,天寒地凍的,跑這大老遠地來這兒幹什麼?"

    "高遠,你糊塗了吧,你們過年,我們匈奴人可不過年."賀蘭燕嬌笑著,借著高遠的力,一躍下馬,"不過我可以過來給你拜年.嗯,我可打聽過了,拜年的時候,主人可是要給壓歲錢的."

    高遠大笑,"你還缺錢么?再說,這錢也是長輩才有資格給的."

    "這可不是缺不缺錢的問題,你不是一直說是我的大哥么,嗯,小妹來給大哥拜年,大哥能不給一點壓歲錢么?"賀蘭燕兩隻大大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兒,看著高遠,內里卻閃著狡纈的光芒.

    "行,我給,我一定給."高遠攤攤手,"不過你可別獅子大開口."

    "真是小氣!"賀蘭燕哼了一聲,甩手便向內走,"你如今可是統率幾千人的將軍了,給點壓歲錢還這麼唧唧歪歪的.也不怕丟人."

    高遠無奈地跟在她身後,一路向內走去,此時聽到風聲的曹天成已經如飛般地奔了出來,看著賀蘭燕帶來的大車大車的禮物,臉都笑開了花,高遠看不得他見錢眼開的模樣。狠狠地瞅了他一眼,鼻子里也是重重地哼了一聲,將曹天成倒是嚇了一跳。想著剛剛縣尉那帶著明顯威脅的哼哼聲,不由大是奇怪。"我怎麼得罪縣尉了,看那意思,是想收拾我了?"

    大惑不解地他摸著腦袋,閃眼之間,看著哪怕是在冬天也穿得窈窕多姿的賀蘭燕,驀地想起一事,頓時跳起腳來。剛剛吳凱那老傢伙剛剛走,定然是他嘴不嚴,將我當笑話講給他聽的事盡數說給縣尉了,這個老傢伙。下一次,一定要將他的酒往下壓壓價,出這一口惡氣.

    這個主意剛剛冒出來,又迅速被他自我撲滅了,吳凱的酒生意可有縣尉的股份。壓他的價,不就是在搶縣尉的錢么?

    撓撓腦袋,曹天成發現自己竟然還真沒有什麼可以威脅到吳凱的,算了,懶得想了。反正這事也不止我一個人曉得,知道的人多了去了,到時候抵死不認帳便好.

    曹天成馬上就想開了,一個轉身,哼著小曲,指揮著那些匈奴人將一車一車的禮物拖到大營的庫房裡存放起來.

    今年這個年過得豐厚得很,除了生意上的各類分紅外,縣尉請來觀禮的那些鄉紳們,每個人都出了血,這是額外的收入,是先前沒有想到的.還是縣尉辦法多,一個觀禮儀式,不僅讓那些鄉紳們對這支軍隊增強了信心,將他們緊緊地攏到了一起,更是白白地得了大批的銀錢賀禮.

    這樣的事情,不妨每年來一次.想來想去,這一次過年,恐怕就是鄭曉陽不太歡喜了,因為他在比試的時候輸了.

    賀蘭燕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邊,今天一大早,結束早訓的士兵們便開始收拾布置大營了,到處都是在打掃的士兵,本來就很整潔的大營現在幾乎要一塵不染了,曹天成買回來的大紅燈籠被掛得到處都是,這也是為數不多的帶有喜慶色彩的玩意,也有士兵將一截截劈得整整齊齊的木柴抱到大帳之間,小心翼翼地碼著柴垛,等到了晚間,便可以點起這一堆堆的篝火,大家圍坐在篝火周圍,一齊來守歲.

    賀蘭燕第一次看中原人過年,顯然很好奇,跑跑跳跳之間,東張西望,滿頭的小辮飛舞,手裡的馬鞭輕舞,嘴裡也哼著高遠從來沒有聽過的匈奴俚曲,顯然,她當真是極高興的.

    賀蘭燕與葉菁兒是完全不同的類型,葉菁兒純而斂,賀蘭燕卻是活而辣,兩人剛好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倒像是一件事情完全不同的兩個方面.與葉菁兒在一起,高遠的內心是寧靜的,那一份寧靜正是他前生欲得卻又得不到的東西,這也是葉菁兒當初吸引高遠的最重要的一個方面.而與賀蘭燕在一起,高遠倒是覺得,自己也會隨著這個好動的女孩子跳動起來了.

    一靜一動,倒是相映成趣.

    站在高遠的房子前,賀蘭燕回過頭來,"我的房子呢?"她問道.

    "你的房子?"高遠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反問道."什麼你的房子?"

    看著驚訝的高遠,賀蘭燕的嘴巴嘟了起來,"我是你的騎兵教頭,你這裡竟然沒有我的房子,哪我以後過來了,住在哪裡?"

    高遠不由一呆,當初自己受困於騎兵的問題,專門赴賀蘭部請騎兵教頭,賀蘭燕在居里關的時候,的確有一間屬於她一個人的房子,但是現在情況大不一樣了,步兵已經成長起來,老一發的騎兵們在經歷了與東胡人的一年激戰之後,早已成型,特別是跟著自己千里遠征榆林之後,更是脫胎換骨,自己早已不再需要專門去請一個騎兵教頭了,以老帶新,騎兵隊已經進入到了一個良性的循環階段,所以自己也從來沒有考慮過,再讓賀蘭燕來當這個騎兵教頭,再說了,現在賀蘭雄被匈奴王徵調,賀蘭部一應大事,都是賀蘭燕在打理,又怎麼可能過來幫自己?

    看著賀蘭燕故作嗔怒的面容,高遠猛地明白過來,她根本就不在乎自己還是不是騎兵教官,她只是在乎,在自己的房子旁沒有她的房子.騎兵教頭只不過是她發作的一個由頭.

    "我要一間房子,就在這間房子邊上!"賀蘭燕點了點眼前的高遠的房間,"要和居里關的那間一模一樣."

    不等高遠說話,她已是大搖大擺地走進了高遠的房子,"這間房子我徵用了,直到我的房子建好."

    高遠呆在原地,苦笑不已.

    身後,曹天成躡手躡腳地走了過來,"縣尉,要不要再搭一間,很快的,原材料都是現成的,不要半天功夫便搞好了,現在營里熟手很多."

    聽到曹天成的聲音,回頭看著曹天成一臉討好的笑容,高遠立時大怒,揚手便欲敲打一記,曹天成卻是反應奇怪,顯然早有準備,哧溜一聲,已是倒退了好幾步,"縣尉,不是我說的,我沒有跟吳縣令說過任何關於你與賀蘭教頭的壞話."

    高遠瞪著他,這可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不打自找啊!看著曹天成一臉無辜的樣子,高遠被氣得樂了.懶得再理他,大步向房內走去.

    "縣尉,房子要不要搭啊?"身後,曹天成追問道.

    "搭,不搭,我住哪裡?"高遠轉過身,咬牙切齒地道.

    屋內炭火已經重新點燃了,在後勤服務方面,曹天成一直是一個頂呱呱的好手,永遠想在別人前面,賀蘭燕解開了身上白色的狐裘,坐在炭火前,臉上卻是渾然沒有了在外頭時的那份嬉笑與隨意,拿著火鉗,隨意地撥弄著炭火,一蓬蓬的火星隨著她的動作而不時爆起.

    "小心些,你身上那衣服料子,火星一上去便是一個小洞."坐在賀蘭燕的對面,高遠提醒道.

    "你的事我聽說了!"賀蘭燕扔掉了火鉗,看著高遠,慢慢地道.

    高遠先是一怔,接著臉上的笑容慢慢地便消失了.

    "先前我只知道出事了,但我知道,那個時候,我不應當出現在扶風,後來,再去的商隊帶去了更詳細的事情經過."賀蘭燕有些傷感地道:"待我長發及腰時,君來娶我可好?葉菁兒果然不是一般女子,這樣的話,我可說不出來."

    高遠默然半晌,"我不會讓她等到長發及腰的."

    盯著高遠,賀蘭燕眼中淚光閃動,"最初時,我除了有些傷心之外,可也還有些高興,我自己也覺得挺可恥的,葉菁兒走了,我覺得我倒是機會更大了,可是後來,聽到那句話時,我知道,我可能真是沒有機會了."

    高遠搖搖頭,沒有說話.

    賀蘭燕卻突然展顏一笑,"我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場,便也放開了,高遠,不過你也真是婆婆媽媽的,既然在南山之下堵住了他們,管那麼多幹什麼,搶了葉菁兒便走,大燕呆不下去了,便來我們賀蘭部,有情人終成眷屬,那才是最好的呀!"

    "那有這麼簡單的事情,燕子,我不能光為了自己著想,我在大燕有親人,有朋友,還有那麼多忠心跟隨的部下,圖一時之快,害死害苦了他們,我與菁兒兩人即便在一起了,以後又能過得快樂嗎?"

    賀蘭燕怔了半晌,"我可沒想那麼多,我把你的事寫信告訴哥哥了."

    "賀蘭兄現在還好么?"高遠扯開了話題.

    "說不上好,也說不上不好,反正現在就在趙國的代郡邊上晃悠,隔幾天便去打一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大打,不過哥哥說,肯定快了,因為代郡的趙國常備軍好像要撤走了!哥哥還很不理解,大戰在即,趙國怎麼將他們戰鬥力最強的常備軍撤走了."賀蘭燕道.

    沒什麼不好理解的,因為趙國更大的敵人是秦國.高遠在心中想著,一旦趙國做好了防禦秦軍的準備,燕趙之間的這場大戰便會爆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