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二百一十九章:說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二百一十九章:說服字體大小: A+
     

    不能不去,不得不去.

    路鴻這一次是切切實實地體會到了大人物們反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手段,他們深沉的心機之中包藏的禍心讓他心驚不已,他遠遠沒有高遠想得那麼深,那麼透澈.對於高遠而言,這是一個沒有選擇的題目.

    去,可能會死.

    不去,不會死,但卻會身敗名裂,這是一個比死更可怕的結局.

    看著高遠,路鴻突然想起了此時跟著李儒遠在楚國的兒子路超,終有一天路超的游學會結束,以李儒弟子的名頭,兒子想要謀得一個不錯的官職是很容易的事情,但與高遠一樣,身為平民的兒子,說不定那一天,便會遭到與高遠同樣的結局,進退不得,生死兩難.

    看了一眼吳凱,路鴻突然異常羨慕起這個傢伙來,他縮在扶風這個偏遠的地方,悶頭髮大財,似乎從來都沒有想過往上爬的事情,便沒有這許多煩惱.

    "高遠,你剛剛說得是什麼意思?"看著高遠,路鴻問道.不說高遠與他親如父子,便是為了兒子路超,他也不願意高遠白白送死,或者就此沉淪.以前高遠便說過,如果有一天,路超能爬到一個足夠高的位置之上,那麼兄弟兩人,一文一武,一內一外,或許能打下另一翻天地.

    "這一次戰事的指揮者是太尉周淵."高遠輕輕地道.

    "那又如何?"路鴻搖頭道:"他們還不是一丘之貉,葉天南成心想要弄死你,豈有不拜託周淵的道理?"

    "話是這麼說,但這其中是有分別的."高遠道:"葉天南肯定會隱諱地提示周淵,周淵也會心領神會。在能順手為之的情況之下,他是不介意賣一個人情給葉天南的.但如果他發現我不是那以好殺呢?或者他又發現是一個還很有利用價值的傢伙呢?」

    「周淵與葉天南的交情不錯."路鴻提醒道.

    高遠搖頭:"叔父,到了他們那個地位的人,交情之說,只不過嘴上說說而已罷了。葉天南身為國相,又歷經毀家滅族之難,這一次上位,抓權的心思必然比任何時候都強烈,不僅是朝政,恐怕軍權也要插手。這必然會與周淵起衝突的.扳倒令狐氏和舊王,新王登基,他們的蜜月期就結束了,接下來,必然會是葉天南,周淵。寧則誠這些大人物之間的明爭暗鬥,葉天南與新王關係非同一般,兩人剛剛回到燕國,可以說是共過患難,同病相憐,必然會抱成團,周淵與寧則誠兩人則是底蘊深厚。勢力盤根錯節,影響深遠,現在我就敢說,接下來的燕國朝政肯定是數方之間打打合合,有利益則結合,無利益便是互相拆台."

    聽著高遠的分析,不但是路鴻,連一邊的吳凱,也是瞪大了眼睛,顯得錯愕莫名.

    "所以說。如果順手毫不費力地便能將我殺了,周淵肯定會做,但如果事情相反,周淵就會向另一個方向考慮了,他沒有必要為了葉天南的事情。而大費周章,如果能拿我來做做葉天南的文章,恐怕更為他所喜了."高遠肯定道:"所以說,我這一次過去,最難過的恐怕是最前面的一段時間,挺了過來,便不會再有大的問題."

    路鴻沉思半晌,"你有點說服我了,不過大軍作戰,危險存在於每時每刻,高遠,到了戰場之上,你須得提起十二分的小心,因為你不僅要防備敵人,還得當心自己人."

    "叔叔,你放心吧,我從來都是如履薄冰,我是一個死過一回的人,對生命比別人更看重,更不捨得死!"高遠笑了起來.

    "這個傢伙,從來都是把生死之間的大事,當成笑話來說!"吳凱撇撇嘴,"當初我勸他不要去榆林,他也是這般,不過他當真是將事情做成了回來."

    "這一次不一樣啊!"路鴻嘆道:"這一回,可是內外受敵,步步驚心啊!"

    "打鐵尚得自身硬."吳凱道:"高遠的手下可不是吃素的,多帶人手,自成一軍,怕他何來?"

    "怎麼可能帶許多人去,你這扶風不要人防守了么?帶大量的人過去,軍需輜重怎麼辦?到時候人家不給你撥,餓也餓死了你."路鴻搖頭:"兵在精不在多."

    "不必要太多人去!"高遠胸中早有成算,他可不能將寶全押在這一次的出征之上."叔叔,這事就這麼定了,你就這麼回復張太守,對了,還有我們的國相,叔叔,您什麼時候走,我寫一封信,請您讓那位送信過來的人,帶回國相府去."

    "葉菁兒能看到?"路鴻問道.

    "葉天南既然讓菁兒給我寫了信來,那這一封回信自然是會讓菁兒看到的,當然,前提是我別說什麼出格的話!"高遠笑了起來,"國相大人審一審,發現沒什麼暴露他機心的東西,自然便會給菁兒看了."

    "這個女人,害你不淺!"路鴻仍是貧貧不平,"高遠,我真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高遠笑著轉了一個話題:"叔叔,張太守家裡現在不太平吧?"

    路鴻嘆了一口氣:"叔寶君寶現在生分了,鬧得很僵,太守也不知為何,突然之間撒手不管,倒是苦了我們這幫老兄弟,夾在中間不好作人.得勝現在是一頭偏向了叔寶,張灼支持君寶,顧長衛是個渾人,那個都不理,我現在大多時間都呆在軍營之中,不敢回家去.我這一次到你這裡來,一來是為你著急,二來,也存著躲躲他們的心思,過年了,我不回家去,總是說不過去的,但一回家,兩方的人便走馬燈似的來逼著我,實在是讓人煩心.躲到你這裡,總是可以過幾天清靜日子的."

    "倒是苦了嬸母了,守著偌大一個家,卻只能一個人守歲."

    "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情!"路鴻長嘆一聲,轉頭看著吳凱:"老吳,過年我就去你哪裡了,高遠這裡是軍營,可沒你家舒服,我去你哪過年."

    "求之不得!"吳凱笑道."侍會兒我們便走吧,也別在這裡給高遠添麻煩了,想必他還有很多事情做的.燕趙這一戰,一打起來,只怕也不是短時間內能結束的,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事先安排好."

    "說走就走吧!"路鴻轉身提起了披風,"本來是想阻止你去的,沒想到反而給你說服了,你長大了,想事情比叔叔周全,也透澈,路就在前方,你自己去闖吧,不過叔叔只想告訴你一句話,如果實在事不可為,活命為先吧.螻蟻尚且貪生,況惜人乎?好死不如賴活著."

    "謝謝叔叔,我送叔叔與吳大人出去!"高遠向著路鴻深深地鞠了一躬.雖然不是親生,但路鴻對他卻是照顧有加.單是這一次冒風頂雪,千里奔波,只為阻止他去參與燕趙之戰,便足夠讓高遠感激萬分了.

    一行人剛走出轅門,遠處卻有一騎奔來,卻是牛欄山大營放出去的哨騎,看到高遠,翻身下馬,"縣尉,賀蘭教頭過來了,讓我先回來給縣尉大人您報個信兒,她馬上就到!"

    這是一個老兵,在賀蘭燕手下接受過訓練,又一起出征過榆林,對賀蘭燕熟悉得很.

    "她怎麼來了?"高遠不由有些頭疼,正值多事之秋,這位從來不怕事的姑奶奶突然趕過來,是嫌這牛欄山大營不夠熱鬧么?

    哨騎不敢搭腔,默默地牽著戰馬退到一邊.

    "賀蘭燕,那個匈奴女子?"路鴻問道.

    "是個匈奴女子,我見過,很漂亮,英氣逼人,大方得很,我看比葉菁兒也不差到哪裡去!"一邊的吳凱介面道:"我見過幾次,豪爽得緊,不輸鬚眉男兒."看了一眼高遠,他突然笑了起來,"老路,你還不知道吧,這位匈奴貴女,對高遠卻是情有獨衷,窮追不捨呢?"

    高遠大怒,"吳老頭,你胡說些什麼?"情急之下,老吳也不叫了,衝口便是吳老頭.

    高遠嘴裡的吳老頭放聲大笑,"你軍中將領幾個不知,你還想瞞我們兩個老頭子?那賀蘭燕可從沒遮著掩著,曹天成與我來來往往,不知多少次將這些事當笑話講與我聽呢!"

    "曹天成這個腌貨,回頭看我怎麼教訓他?"說這話時,高遠卻是有些氣餒,的確,這事曉得人太多,不僅自己軍中,匈奴人賀蘭部那邊也是人人知曉,又那裡瞞得過去.

    "高遠啊!"路鴻攤攤手,"你瞧,天下好女子多得是,為何你就獨獨盯著一個葉菁兒啊!"翻身上馬,一振馬鞭,絕塵而去.吳凱上得馬來,沖著高遠擠了擠眼,"好好過年吧,等你出發的時候,我來給你送行."揚手一鞭,擊在馬上,尾隨著路鴻而去.

    兩人剛走不久,遠處雪原之上,一行人馬便出現在高遠的視野之中,為首一人,黑馬白氂,笑厴如花,不是賀蘭燕又是哪一個.

    "高遠,我來給你拜年啊!"看到高遠站在轅門外,賀蘭燕歡快地揚手叫了起來.

    高遠苦笑了一下,邁步迎了上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