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明知山有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明知山有虎字體大小: A+
     

    "製作香水的最重要的原料便是香精以及酒精,酒精不用說,相信老吳你一定會搞出來,只需將你現在所釀出來的烈酒反覆地再進行蒸餾,得出純度更高的酒便好,至於精油,其實你回去問問你的愛妾,相信她們便會用一些方法得到一些,當然,她們做出來的肯定沒有我教給你的方法好!"高遠笑道.

    "酒精我知道如何弄,但這精油是如何弄的?"

    "簡單的很,老吳,大致採用你用來蒸酒的方法便可獲得了,你將花瓣或者帶有天然香味的根,葉這些東西,用蒸餾的方法來萃取,這樣,便會得出一些油和水的混和物,接下來,你將油和水分離,這種油便是最簡單的精油了,你需要什麼香味的精油,便取什麼香味的原料來萃取,再配以酒精,水,便會得出我所說的這種香水了,當然,至以他的配比,需要你自己去摸索,不過我相信你能夠很快想出辦法,嗯,不妨讓你的小妾也參與進來,她瞧起來,對於香味倒有些獨特的興趣和愛好."高遠笑道.

    "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高遠兩手一攤,"說來簡單,但真要製作出女人喜歡的香水,恐怕你還得花很長時間,這我就管不著了.不過有一件事我得告訴你,這玩意兒做出來后,你可得把價定得高高的."

    "當然得定得高高得!"吳凱咬牙切齒地道."如果真有你所說的那麼好的話."

    "這你放心!"高遠笑地道.

    "高遠,我剛剛在想,如果我不給你兩成股份的話,你是不是就想不起這個玩意的製作方法來?"吳凱疑惑地道.

    "這個嘛,我可也就不知道了,不過老吳你給我兩成股份,我一激動。這玩意兒的製作方法便從腦子裡冒出來了,老吳,說這些有意思么?"高遠呵呵笑道.

    "沒意思."吳凱也笑了起來。"好了,兩成股份。不僅僅是酒,而是我吳家所有的生意,我發覺你這小子需要壓榨,嗯,多給你一點好處,將來說不定又冒出什麼稀奇古怪的賺錢法子."

    高遠大笑起來,"哪有那麼多法子。老吳,我告訴你,這天下,女人的錢最好賺了。你把這玩意弄出來,各個品種的香味弄得齊齊的,保管讓那些貴族女子們為會了弄到這玩意兒發瘋一般地幫你抬價.你啊,到時候少少地放一部分出去,記住。賣出去的,要永遠比外面希望得到的要少,這樣,才能永遠把價賣得高高的."

    吳凱歡喜了一陣子,臉色又凝重下來。"高遠,我還是有些擔心.這玩意成本低,卻又物以稀為貴,能賺取暴利,但這樣的生意,卻是極易引起別人覬覦的.到時候,我們如何應對?"

    高遠冷笑一聲,"任何暴利的行業都會有人覬覦,老吳,這個時候,就是你付給我兩成股份的代價發揮作用的時候了,那個敢對付你,我就對他不客氣."

    "有些人只怕是你也惹不起的."吳凱搖頭道.

    "我連大燕的國相都惹了,那又怎樣?明的來不了,我就來暗的."高遠的臉上露出了暴戾之色,"老吳,你我自家人,我也不需瞞你,你知道我軍中有一個軍法司吧,就是曹天賜掌管著的那個部門?"

    "我知道,那個小娃娃能做什麼?"

    "這你可就錯了.這個小娃娃,以後你會看得更明白一些."高遠道:"軍法司明面之上,是執掌一軍之軍紀,但暗地裡,天賜手下還有一支我親自培訓出來的秘密部隊,他們的存在,連曹天成都不知道,他們是做什麼的,你可以猜到吧?"

    吳凱怵然而驚.

    "他們專門去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到時候誰敢為難你,你只消告訴我一聲,剩下的事我來做,我讓這些不開眼的人,轉眼之間便消失得乾乾淨淨."高遠冷笑道:"死人是不能為難你的."

    吳凱沉默下來,端起酒杯,慢慢地品了一口,抬起頭來,看著高遠,言辭懇切地道:"高遠,你有沒有發現,自從葉菁兒走後,這段時間,你變了許多?如果放在以往,像這樣的情況,你會換一種另外的方法來解決,而不是像現在的你,想也沒有想,拿出來的辦法,卻是最直接而又血腥的.這或許是最直接的辦法,但絕不是最好的辦法."

    聽到吳凱提起葉菁兒,高遠沉默了片刻:"老吳,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對朋友,我不會變,我還是以前的那個高遠,但對敵人,我會讓他們恐懼."

    "有些人雖然不是朋友,卻也不至於成為敵人啊!"吳凱搖頭道.

    "我沒有時間和耐心去爭取他們,"高遠笑了笑."老吳,你只消記得,不管你的商隊在哪裡遇到麻煩,我都是你最艱強的後盾,那個不服,便來試試!"

    "香水的製作,我只會讓吳家最嫡系的子弟參加,然後只放在閑雲樓銷售,貨物的來源,便連閑雲樓的掌柜我都不會讓他知曉得,這樣,切斷外面有可能打聽到消息的一切渠道,盡量不讓人知道這玩意兒來自於我們吧!"吳凱緩緩地道:"我會盡量不動用你的力量的."

    "如果是這樣,當然是最好了!"高遠微笑道,"有錢賺,又沒有麻煩,那個人會不喜歡,不過老吳,這是你的事了.你弄出這玩意兒之後,別忘了給我製作一瓶梅花香味的,記住,老吳,要最好的那一種."

    "送給葉菁兒?"吳凱問道.

    高遠沉默不語.

    吳凱長嘆一聲.

    屋裡沉寂下來,只餘下炭火燒著的啪啪脆響之聲.高遠對於葉菁兒的執著,讓吳凱有些不可思議,但其實也正是因為高遠的執著,也才能讓吳凱對他放心,一個重情的人,不會是一個壞人,這是吳凱最樸素的一個認知.

    吳凱或許會擔心路鴻,擔心張守約父子,但從來就沒有擔心過高遠會對他怎麼樣,這是一個講義氣,重感情的真漢子.

    也正因為如此,吳凱想勸高遠放棄葉菁兒的話,始終也是說不出口.

    清脆的敲門聲驚醒了屋裡的兩人."縣尉,我是顏海波."

    "小顏子么,進來吧,這以晚了,什麼事?今天是你值勤么?"高遠抬起頭,道.

    門吱呀一聲被推開,顏海波出現在門口,"縣尉,路將軍過來了,人已經到了轅門,現在正朝這邊過來,我先來回稟一聲."

    "路叔叔?"

    "老路?"

    屋裡兩人都驚訝地站了起來,"馬上就要過年了,老路怎麼過來了?怎麼事前連一點信也沒有?這是出了什麼事了?"吳凱驚問道.

    "不知道,來跟我報信的是轅門的哨兵,他說路將軍看起來狼狽得很,疲勞之極."

    兩人對視一眼,路鴻這樣連夜奔過來,肯定是出了什麼大事了,兩人不再說話,一前一後迎出門去,剛剛出門,便看見路鴻與他的親兵正策馬一路奔了過來.

    "叔叔!"高遠叫著迎了上去,替路鴻挽住馬韁,伸手將路鴻扶了下來.

    雙腳一落地,路鴻兩腿一軟,險些摔倒在地,"他媽的,這天氣也太冷了一些,腿腳都麻了."路鴻一挺身子站直,看著高遠,道.

    "這樣的天氣,你連夜趕路,能不又冷又累么?"吳凱搖頭笑道:"還好這幾天天氣轉暖,要是前些日子,你這樣連夜趕路,非將你凍僵了不可,要過年了,你不在遼西城與老嫂子一起過年,巴巴地跑到扶風來做什麼,莫不是在遼西不習慣,想著老朋友了,竟然一路追了過來?我可沒有準備你過年的東西."

    聽著吳凱的取笑,路鴻卻罕見的沒有回擊,臉上也是看不見一絲兒的笑容,揮了揮手,對顏海波說:"小顏子,你給我的親兵安排住處,你也去歇著吧,今兒晚上,我就在高遠這裡.有些話要與他說."

    "是,路將軍!"顏海波躬身向路鴻行了一禮,看了高遠一眼,高遠揮揮手,示意他下去,看著路鴻的聲色,高遠知道,一定是出了什麼大事了.

    "叔叔,先進屋吧,屋裡暖著酒,您先喝幾杯,暖暖身子."雖然不知道路鴻這樣急急奔來到底是什麼事,但只看他的神色,便知道絕不是什麼好事.

    屋內炭火幽幽燃燒著,借著松油火把明亮的燈光,高遠看完了來自薊城的公文,順手將這份公文遞給了一邊的吳凱,看著一杯接一杯喝著悶酒的路鴻,笑道:"倒真是有心了,竟然是專門點了我的名字,想來我現在在薊城也是相當有名了."

    "當真是豈有此理!"吳凱一拍桌子,"葉天南欺人太甚,當高遠,當我們都是傻子嗎?這樣明顯的圈套,高遠明知是陷阱,也會睜著眼睛往裡跳?"

    高遠看著路鴻,卻是默不作聲,路鴻嘆了一口氣,從懷中又掏出一封信來,"我就知道瞞不過你,葉天南也知道瞞不過你,所以,這裡還有一個誘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