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想錢想到心裡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想錢想到心裡慌字體大小: A+
     

    廖廖幾顆星星掛在天空之中,散發出微弱的光芒,這幾天倒是入冬以來難得的幾個好天氣,牛欄山大營之中,此時除了哨樓之上的氣死風燈,也是陷入到了一片黑暗當中,整個大營一片沉寂,這使得巡邏士兵的腳步聲顯得特別清晰.

    高遠邀請來的觀禮佳賓們此刻早已沉沉睡去,在晚上的盛宴當中,這些人被孫曉一夥兵頭們輪翻著敬酒,幾輪下來,早已醉得不省人事,便連鄭均也不例外,此時被安置在專門為這些人準備的客房之中酣然入睡.

    但在高遠的住所之中,燈光卻仍然亮著,房內,白炭火燒得旺旺的,火邊放著一張矮几,几上幾盤清炒的野菜青翠欲滴,銅壺之中溫好的美酒香味四溢,高遠與吳凱兩人盤膝而坐在兩張氈毯之上,正在對酌小飲.

    晚間兩人喝了不少酒,不過一眾兵頭們可沒有膽子來灌他們,此時,兩人雖然滿面通紅,酒意已經有了七八分,不過眼睛卻仍然明亮之極.

    筷子輕輕地敲著瓷盤,吳凱笑道;"還是這些東西好入口,日間那些大魚大肉,一看可就膩死了,怎麼也吃不下,倒想不到你還藏有這等私貨."

    高遠微笑著道:"老吳,這可是各人說各話了,比方說,外頭這幾千士兵,你拿這個給他們吃,背後不罵翻你祖宗十八代才怪呢,平日里粗茶淡飯,今兒個過年,自然得大魚大肉.我曾聽過一句話,倒是映你此時心情的這個景兒!"

    "什麼話?"吳凱問道.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高遠放下筷子,伸手提起酒壺,給吳凱滿上.

    "哪有這麼嚴重?"吳凱笑道:"我扶風可沒有你說得這麼凄慘."

    "我說的只是一個現象而已,像你老吳。大魚大肉吃膩了,清菜小炒才能下飯,不說這天下。單是我這大營里,就不知有多少人盼著天天吃上大魚大肉呢!"高遠笑道.

    吳凱大笑起來。"你的軍隊,恐怕是這天下待遇最好的部隊了吧?什麼時候少了他們肉食?"

    "現在還勉強撐得住.但時間一長,可就有些不妙了!"高遠搖搖頭,"這幾千人的軍餉開支就是一筆大數目,養這樣一支軍隊,花費可真是嚇人,我現在才算明白。堂堂的遼西郡太守張大人麾下只有數千常備軍,我們大燕偌大一個國家,常備軍也只有十萬人不到,實在是養不起啊。我以前想得太簡單了一些."

    "所以你拿著兩縣士紳一起來做生意,藉此賺錢?"吳凱道.

    "開源節流,最主要還是開源,得想法子賺錢啊!軍隊之中,有些錢是萬萬省不的的.富海商貿雖然成立了。但短時間內,恐怕也只有投入,拿不到銀子的."高遠嘆息,"我現在一睜開眼,便想著我今天要花多少錢去。我今天又賺了多少錢,怎麼算,都是入不敷出啊!"

    吳凱入拈了一筷子野菜放在嘴裡,細細咀嚼著,邊嚼邊看著高遠,"我怎麼突然發現,這幾碟野菜好像不太容易消化啊?"

    高遠大笑起來,"知我者,老吳也,老吳,能不能從你指縫之間,再漏點給我?"

    "你是想增加你的股份?"吳凱放下筷子,咪了一口酒,若有所思地看著高遠.

    高遠笑而不語,轉頭拿起火鉗,挾了幾塊白炭丟進火中.盯著幽幽的綠光冒起,"不好開口啊!"

    "還不好開口!你都已經說出來了!"吳凱失笑道,"兩成,這是最多了,你也知道,張守約佔了兩成去,路鴻原來與你一起佔了半成,現在給你增加到兩成,外頭的股份便已經有了四成五,我還得預備著以後往全大燕發展,給薊城的某些大人物們準備一點,我已經不多了."

    "老吳,你爽快,我也不怕對你說實話,也許以後,你的酒推向全大燕,也不再需要向某些大人物支付股份."

    "你有什麼辦法?"吳凱大感興趣.

    "不是我有辦法,因為過上一些年,我也許就到了薊城了."高遠重重一拳擊在桌子上,震得碗兒盤兒跳起老高.

    吳凱嚇了一跳,"高遠,我看重你,願意在你這投資,便是看重了你的穩重與才氣,你可不能太冒進,你才多大,二十不到,你有多大實力,能與那些坐擁大片領地,手掌國家權力的人對抗?你可不要自取死路."

    高遠一口飲盡杯中酒,重重地將杯子頓在桌上,"老吳,菁兒臨走之時說,待她長發及腰時,要我去娶她,我豈能讓她等如此之久,青春易逝,韶華難再,我不會讓她久等的.不過你放心,我做事還是有分寸的."

    吳凱搖搖頭,"你這樣,我很擔心!"

    高遠點點頭,"我做,你看,且看且說吧!我不會讓你失望,更不會讓你的錢打水漂的,老吳,我本來只準備向你要一成股份的,你大方,給了我兩成,那我總得回報你些什麼."

    "回報倒不急在一時,我看重的是你的未來,要是路鴻那個老傢伙,撐死我也就給他半成."吳凱笑嘻嘻地道:"欺老莫欺少,特別是像你種少年有為的傢伙,我做生意比做官要強得多,看人一向很准."

    "發財的機會也不要?"高遠笑地問道:"我能告訴你一種現在絕沒有人會生產的東西,你要真搞出來,那絕對是僅此一家,別無分號!"

    聽著高遠的話,吳凱的眼睛慢慢地瞪圓,"小子,你可別哄我,哪有這樣的東西?"

    "自然是有的."高遠慢悠悠地道.

    "什麼東西,什麼東西?"隔著桌子,吳凱有些失態地一把抓住高遠的手,不停地抖動著,自己的袖子垂到了桌上的菜湯里也渾然不覺.

    "老吳,你現在可已經是日進斗金了,錢多得你下輩子也用不完,不用這麼一副模樣丟人現眼吧?"高遠慢條斯理地抽回自己的手,取笑道.

    "小子,不要吊我的胃口,如果真有這樣一樣東西,那意味著什麼?那意味著比賣酒更大的利潤,而且不用付出太大的代價,因為沒有人與你竟爭對不對?"吳凱猴急猴急地道.

    他急,高遠卻不急,看著吳凱,笑地道:"老吳,前些日子我去你家,你喚了你剛納的小妾來給我敬酒,你那小妾身上聞著好香啊!"

    吳凱愕然看著高遠,半晌才道:"小子,你想幹什麼?你想要小星子,得,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想要,拿去便是.咦,不對啊,你不是這樣的人啊,你如果好女人的話,就不會放過那賀蘭燕了,賀蘭燕可比我家小星子要強得太多了."

    高遠也沒有想到吳凱居然想到了這上頭,亦是愕然半晌,這才想到這個時代,小妾當真是可以隨意送人的.苦笑道:"我的老吳,我不是說你那小妾,我是說你那小妾身上的香."

    "能不香嘛,每日整那香囊都得好幾個時辰,屋裡紫檀香,龍涎香,也不知花了我多少錢去,後院的葡萄架子都快要倒了."吳凱搖頭道.

    "我知道一個法子,能讓你大批量地製造出各種香味的液體來,以後你那小妾也不用那麼耗時間了,想讓自己香起來,滴兩滴在身上便可以了."高遠笑呵呵地道."我把他叫做香水."

    吳凱楞了半晌,有些失望地道:"原來是女人用的東西啊,那能賣多少,能掙多少錢?"

    "賣得當然不會太多,因為這東西,本來就要賣得一般人買不起,你最好的酒,普通人家省一省,咬咬牙,在過年的時候還是能買上兩三斤犒勞一下自己的,但這玩意兒,一般人家,即便是辛苦勞作一年,不吃不喝也是買不起的."高遠笑道:"這本來就是給那些有錢人家的女人準備的.老吳啊,賣得是少,但架不住它貴啊!大燕有多少貴族,這些貴族家有多少女眷,還有那些雖然不是貴族的大商人家裡,這個基數可不小啊,我相信,只要這玩意傳開來,所帶來的利潤不會比你的酒少."

    "當真?"吳凱吃驚地問道.

    "當然."高遠胸有成竹地道.

    "那做這玩意兒成本是多少?只怕不便宜吧,需要龍涎香這樣珍貴的玩意兒做原料吧?"吳凱問道.

    "錯,用來做這香水的原材料你家裡多的是!"高遠道.

    "我家裡多得是,那是什麼,我怎麼不知道?"

    "你要是知道,那就輪不到我來提醒你了!"高遠大笑道:"老吳,你家裡最多的是什麼?"

    "自然是酒!"吳凱張嘴就來,突然之間楞住了,"酒,難道是酒!"

    "是酒,不過不是你現在家裡的酒,還得繼續提純!"高遠道,"把你家裡最烈的酒拿出來,再提純之後,便可以用來做這種香水的原料了."

    "你以前怎麼不說?"吳凱的眼睛瞪時紅了,"你要是早說了,我們早就弄出來了."

    "老吳你不要急,以前我的確是沒有想起這玩意兒來,這也是想錢想的慌了,才驀地記起這玩意兒來,而且我也只知道一個大致的方法,具體的,你還得自己去摸索."

    "沒問題,沒問題,只要有大致的法子,我就能找到最好的法子."吳凱一迭聲地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