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封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封信字體大小: A+
     

    演武活動持續了整整一天,下午的活動比起上午要更加精彩,上演了士兵之間個人的對抗,以及三對三,十對十,以及整個小隊之間的對抗,看得觀禮台上是彩聲雷動,眾人都是難以遏制心中的喜悅,對於一支強兵的盼望,沒有人比這些居住在邊境縣府,又廣有資產的鄉紳們更迫切了.

    每每想起以往每年的某個時候,自己就不得不打點金銀細軟,一路逃亡而去的慘狀,眾人都是唏噓不已,也就是這兩年大家才安生了下來,而這一切,卻都源於此刻正處於他們中心的這個年青人,高遠.而去年,這個人麾下的兵力還可憐得很,卻讓來犯的東胡人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挫折,今年更是悍然出擊,將邊境之上的東胡部落掃蕩一空.

    趁著眾人都沉浸在喜悅之中,高遠適時提出了軍費困難,養活目前這兩千軍隊困難重重,更別提擴大規模了,而東胡人如果再來的話,入侵的軍隊恐怕就是極大了.被台下士兵的表演喧染了的這些鄉紳們幾乎沒有做出過多的考慮,一個個便開口向高遠說出了一筆筆讓他從心底里笑出來的數字,便連鄭均也向高遠鄭重承諾,赤馬縣明年會向軍隊調撥一倍於現在數目的軍費,當然,前提是高遠能夠擋住東胡人的入侵.

    高遠自是沒口子的答應.錢,糧,終是決定了他這支軍隊最基本規模的基礎,以前人少,靠著自己的收入還能頂住,但現在人越來越多,自己的入息,比起軍隊的消耗,可就是冰山一角了.

    當然,這個時候,曹天成也適時地出現在了鄉紳之中,這些人既然慷慨地給出了數目可觀的軍費。高遠當然也不吝於在以後的生意之中,再更多地分潤一些利益給這些鄉紳,將生意做得更大,才有更多的錢賺,將大家擰合在一起,本錢愈大,便愈能賺錢,一起發財,才能發更多的財,對於這一點的理解。高遠比在場的人要深刻得多.

    演武還沒有結束。曹天成已經與兩縣的鄉紳們搭成了一個口頭協議。眾人入股,由曹天成來負責操作,成立了一個商社,這個商社不再僅僅局限於邊境商貿。而是會更多地將觸角深入到內地去.等到演武結束的時候,這個商社的名字都被鄉紳們定好了,就叫做富海商社,取意富有四海的意思.

    聽到這個名字,高遠不由放聲大笑,雖然俗,但卻實在.高遠在笑,曹天成也在笑,所有人都在笑.高遠笑是因為他要借著這個商社將兩縣的這些人牢牢地捆在一起。形成一個共進退的共同體,曹天成笑,是因為他在短短的半天時間內,便籌集到了大量的資金,以往無法去做。沒能力去做的事情,現在卻是可以放手去幹了,鄉紳們在笑,是因為他們將生意與高遠強大的軍力捆綁在了一起,以後不管去哪裡做生意,背後有這樣一股強大的勢力,將不會再受到各種刁難,而一路順風順水了.憧憬著財源滾滾,日進斗金的日子,他們怎麼能不笑?

    這是一次團結的大會,這是一次勝利的大會,這是一次皆大歡喜的大會,高遠在心裡浮起了這幾句話,怎麼想都怎麼有一股怪怪的味道.演武的一箭雙鵰之策,終於是達到了預定的目的.

    當牛欄山大營里炊煙裊裊升起的時候,演武也終於結束,兩面營旗被高遠親手親到了孫曉與鄭曉陽二人手中,略有不同的是,孫曉的扶風營軍旗之上多了一枚黃-色的星星,這是表彰扶風營在這一次兩營對抗之中獲得勝利的獎賞.

    "曉陽也不必沮喪,這樣的大比,每年我們都會舉行一次,想要你的赤馬營戰旗上也被綉上同樣的星星,接下來的一年裡,便多多努力吧!"將赤馬營戰旗交給鄭曉陽的時候,高遠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縣尉放心,明年的星星肯定屬於我們赤馬營,今天是我大意了!"鄭曉陽側臉望著一邊得意洋洋的孫曉,滿心的不服氣.扶風營的底蘊要比赤馬營深厚得多,整編過後,原來的千餘老兵,扶風營可是佔了超過六成.如果這樣的老兵雙方對等的話,這樣的對抗還真說不准誰勝誰負呢?"小顏子,你說是不是!"

    "那是自然!"站在他身後的顏海波看著孫曉手中旗幟上的那顆星星,眼裡冒著霍霍殺氣,"曉哥也不要太得意,開年過後,咱們與東胡人開打,那時候還要比比誰殺的東胡人多,你可別輸了!"

    孫曉嘿嘿笑著:"好小子,才從我們扶風營走出去幾天,就反戈一擊了?放心吧,你們永遠也贏不了我們扶風營."

    "哪就走著瞧!"顏海波哼哼著道.他的確是從扶風營走出來的,但現在,他卻是赤馬營的副將.

    對於這種互不服氣的較量,高遠一向是樂見其成的,有竟爭才有動力,相互比著才能被共同促進,只要雙方不鬧過火,適當的較勁那是需要被大力鼓勵的.

    兩營的主將們高舉著旗幟走下了觀禮台,圍著自家的營旗,台下的士兵們歡呼雀躍,以後,他們就將在這面營旗的指揮之下,縱橫馳騁了.

    士兵們一隊隊的離開了校場,一張張的桌子被抬了出來,在校場之上碼得整整齊齊,說是桌子,其實就是刨平了的木板之下釘上了四條腿,板凳也是一樣,一根圓木一豁兩半,平的一頭向上,下面釘上四條腿.有的甚至還帶著細細的枝條,枝條上的綠味還在顫微微的抖動著.

    伙房裡,大碗的魚肉被端了出來,放在桌上,香氣四溢,高遠兌現了他的承諾,每張桌上,都放了一壇好酒,足有十數斤重,夠這些士兵們好好地一飽口福了.

    鄉紳們都被請進了大帳,那裡面,有做得更精細一些的菜肴,觀禮台上,高遠看著正列隊入席的他的軍隊,眼裡的笑意是怎麼也掩飾不住.

    "高遠,你當真是好手段啊!"不知什麼時候,吳凱走到了高遠的身邊,斜眼兒看著他,"這一下子,你可是將兩縣鄉紳一網打盡啊!"

    對於吳凱,高遠就沒有那麼多顧忌了,嘿嘿笑著:"不要說得這麼難聽,其實這是互惠互利,大家好,才是真得好嘛!老吳,我想要大幹一場,沒有一個穩定的後方是絕然不成的,我得找到一個法子,將所有人捆在一輛戰車之上,這樣,後面才沒有人摯肘,才能心無旁騖地一力向前."

    "這還得看你這個富海商社的利益足不足夠大啊?"吳凱道.

    "有曹天成主持,有了你老兄在一邊協助,我還怕做不大?"高遠笑盈盈地道."論起做生意,這個時代,比得上你的人,還真不多."

    聽著高遠的讚美之辭,吳凱大笑起來,"雖然明知你是在拍馬屁,但我仍是心裡舒坦."看了一眼校場之上那一壇壇的美酒,突地又皺起了眉,"這一回我可是大出血了,入股你這個富海商社不說,單是這下面那一壇壇的酒,就花了我多少銀子啊?哪有你這麼乾的,這些大兵,其實用不著對他們這麼好的."

    "這你可就錯了!"高遠笑道:"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對他們是好是壞,大家心裡都有一本帳呢,老吳,不要捨不得這一點小利,下頭這些士兵很快會給你帶來更大的利益,他們才是我們的根基呢,沒有他們,我們即便富得流油,又怎麼能保得住呢?"

    "你這話倒是正理!"吳凱摸了摸長須,"我倒是想想看,是不是該給我的那些掌柜夥計們長點工錢啊!"

    兩人對視一眼,都是放聲大笑起來.

    "老吳,要開席了,你卻先去替我照應著那些貴客們,我這裡,卻是要與他們共飲幾大碗后才會過來."

    "與兵同樂,你做得倒挺到位的."吳凱笑著搖搖頭,自顧自地搖頭擺尾走向了觀禮台後的大帳,而那一頭,高遠卻是走向台下那密密麻麻的酒桌與他的士兵,看到高遠向著他們走過來,所有的士兵全都站了起來,發出了山呼海嘯一般的呼喚.

    扶風城中,路鴻臉色很是焦燥,要過年了,吳凱居然也不老老實實地呆在縣衙里,居然跑去牛欄山大營去看高遠的什麼閱兵儀式,弄得他現在連個商量的人也沒有,想著揣在懷裡的兩封信,他心裡更是火急火燎的,這一路上行來,嘴上都起泡了.

    "王八蛋的葉天南,好好的一個年,硬生生地叫你攪和光了."路鴻憤怒地罵道.從吳凱的府第出來,沒有絲毫停留,翻身上馬,帶著一眾親隨便直奔出城,向著牛欄山大營一路急奔而去.牛欄山大營距扶風城有一百來里路,便是一路快馬加鞭,也得一兩個時辰方能到.

    現在的路鴻,卻是沒有一點心思在扶風城裡先呆上一宿的想法,懷裡的一份公文,一份書信便像烙鐵一般,不將這事兒解決了,這個年便甭想過好羅!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