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演武(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演武(下)字體大小: A+
     

    高遠臉上雖然沒有什麼表情,但實則上內心之中還是挺滿意的,老兵們做到這一點倒也不稀奇,畢竟自己從入伍開始,便極為注重士兵們的軍紀培養,而新兵們亦能做到,就讓他心中很得意了,看起來自己已經完全改變了這支部隊的理念.隊列隊形的嚴格操練,可不僅僅是為了好看,更重要的是,他會使一支軍隊能更快地捏合成一個整體,使每一個身處其間的士兵感受到集體的力量,在潛移默化之間,讓士兵們形成嚴格的軍紀.一支軍隊,能否打勝仗,基本就取決於他們的軍紀,特別是在這個冷兵器時代,當雙方擺開陣勢,成千上萬的開始對峙之時,那閃亮的刀鋒,密如飛蝗的羽箭,心志不夠堅韌的士兵很容易崩潰.

    四顧周邊的觀禮者,臉上或震驚,或興奮的神態,讓他心中高興,這一次請他們來觀禮的目禮是初步達到了,至少讓他們明白了自己麾下這支部隊是一支強軍,比他們以前見過的任何一支,都要更強大.相比起這些看熱鬧的人,白羽成的反映更是讓高遠滿意,這是一個大行家,他能看出其間的一些門道.他臉色,眼神的變幻,也就代表了自己練兵的成就.

    "白兄,這些都只是開胃小菜,接下來的軍陣演練,步騎對抗,以步破騎等戰術演練才是重點,你是大行家,可要多多指點!"高遠笑對白羽成道.

    "不敢,高大人,你的部隊讓我太吃驚了,我現在倒是在想,你還有多少驚喜給我.現在我哪裡當得起指點你的部隊,倒是我受益良多,原來一支部隊,是可以練成這個樣子的."白羽成誠懇地道.

    四個方陣迅速地聚攏了起來,緩緩向兩側退出,接下來。便是兩個戰鬥營開始演練戰術以及相互之間的對抗了,觀禮台上,眾人的胃口此時已經被高高地吊了起來,看了前面軍隊的表演,眾人對接下來的各類對抗都是充滿了期待.

    "高大人,有此強軍,我赤馬百姓再也不用擔心東胡人來肆意劫掠了."鄭均主動地走到了高遠面前,指著下面精神抖擻的軍隊,感慨地道:"我在赤馬幾年,最頭疼的便是應付每年東胡人劫掠過後的撫恤。重建。眼見著大好家園在東胡人的鐵蹄之下化為廢墟。那種心疼和憤怒,真正是痛徹心菲."

    "鄭大人說得是,只有一支強軍,才能讓子民安居樂業。而不會擔心辛苦得到的一切,一夜之間便化為泡影,以後,保衛子民的任務便交給我了,但讓子民富起來,過上好日子,那就要看你與吳大人的了."高遠道.

    鄭均看了一眼吳凱,苦笑道:"扶風有吳氏家族的酒業行銷全郡,光這一項。便帶給了扶風無數的工作機會和賦稅,高大人軍隊的後勤大營也在扶風,皮毛,牲畜交易也都集中在扶風,我赤馬可是比不得.都是一些苦哈哈的在地里刨食的主兒。想讓他們達到扶風人的水準,我是不敢想的."

    "倒也不盡然."高遠擺擺手,"赤馬與扶風既然同在一個防禦區,自然要攜手共進,兩家有很多合作的地方,等過年之後,我們三人坐在一起聊一聊,好好地商議一番.吳大人你說可好?"

    吳凱點頭笑道:"高遠你說好,那便好,過年之後,咱們在一起聚一聚,談一談."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鄭均一聽之下,不由大喜.

    "好了,現在不說這些,咱們卻看高遠的兒郎們表演!"吳凱笑指著台下,"眼前兵甲鏘鏘,旌旗如雲,我們卻在談一些銅臭的事情,不免煞風景."

    三人都是大笑,一起轉頭看向台下,鄭均一直苦著的臉皮,總算是放鬆了下來.

    扶風營和赤馬營經過片必的休息之後,再一次開進了戰場,展開了各類戰術演練,這一次,卻不僅僅是表演了,而是雙方的直接對抗,複雜的隊形變幻,穿插,包圍,切割,針對對方陣形的變化而調整應對方式,校場之上頓時殺聲震天,煙塵滾滾.

    與先前一樣,外行人的始終只能看個熱鬧,看著兩支隊伍穿來插去,不停地試圖包圍切割對手,而內行人則很清楚,這種沒有硝煙的對抗考驗的其實是部隊軍官的指揮能力,對步兵的調配能力,對基層軍官的掌控能力,以及對戰場之上敏銳的洞察力,應對稍有不慎,便會陷入困境之中.

    白羽成對於步卒作戰並不熟悉,但畢竟是沙場之上,血山屍海之中爬出來的角色,仍然能從中洞悉出一些奧妙來,設身處地,換位思考,如果下面有一支部隊是自己指揮的話,恐怕此時已經落敗了.因為他在觀察之中,幾次想出的方案在轉眼之間,便被下面的現實擊得粉碎,如果下面雙方的指揮官有一方是按照自己所設想的那樣的話,那麼接下來,必然被擊得潰不成軍.

    這場爭鬥持續了大約一個時辰左右,最終卻是孫曉指揮的扶風營勝了一籌,扶風營完成了對赤馬營的切割與包圍,對抗也就隨之結束.

    孫曉那霸得意洋洋,鄭曉陽與顏海波則面色如土.

    演武到了這個時候,已經進行了大半,士兵們需要休息,以便恢復體力來進行下半場的對抗,先前的隊列演武沒有耗費什麼體力,但剛剛的雙方對抗卻是極耗心神與體力的.

    "鄭曉陽還是太想贏了."高遠搖頭,"想贏怕輸,心理負擔太重,指揮上不免患得患失,如果他見機得早,應該早早地收縮固守,這樣即使贏不了,也不會最後被孫曉給完成了切割,如此一來,赤馬營可就要全軍覆滅了.可他抱了僥倖心理,最後那一擊,指望著顏海波能突擊對方將旗,一舉扳倒對方反敗為勝,這種機率其實不大,尤其是孫曉對顏海波了解得很,這樣的突擊,正中對方下懷,顏海波全軍覆滅,鄭曉陽連撤退的機會都沒有了."

    吳凱呵呵笑道:"這也怪不得鄭曉陽嘛!你想想,鄭曉陽是軍中老資格,比起你,孫曉的資格都要老,要是輸了,面子上不好看,眼見不對,當然想要冒險一試."

    "這個想法要不得!"高遠搖頭道:"他這個冒險,如果是在真正的戰場之上,那可就是在拿士兵的性命開玩笑,看來我得找他好好談一談."

    觀禮台下,馬蹄聲響,趁著步兵們休息的當口,步兵所率領的騎兵開始演練了,這讓白羽成精神一振,步卒戰陣他說不上話,這騎兵演練,自己卻是大行家.

    戰馬在場中賓士,騎兵上場前,早有步卒在場中用著大鐵鎚將一根根的樹樁釘到了場中,場地一側,一個個的人形標靶也豎了起來,此時,以步兵為首的騎兵們,正呈單列縱隊從觀禮台前飛馳而過.

    挽弓,搭箭,箭嘯,靶倒.一個個的標靶被射翻在地,當騎兵們奔過之後,樹立著的上百個標靶已經全都倒了下來,有的上面,甚至插著數支利箭.

    奔射之術.這是騎兵最難掌握的一項技術.

    將弓收回馬鞍旁,騎兵們拔出了背上馬刀,繞著場地轉了一個圈,直對著那一根根釘在場中的圓木樁而去.

    馬似游龍,刀如流星,刀光倏起倏落之間,一根根茶杯口粗細的圓木被一節節地切削下來,越來越矮,馬隊去而復至,此時馬上的士兵已必須要彎下腰下,才能砍到那些變矮了的木樁.去來幾個回合,場上的樹樁已經矮得再也砍不著了,騎兵方才收刀而回.早就準備好的步卒們飛奔上前,揮舞著大鐵鎚,將這些暗樁子一根根全都釘到了地中,與地面平齊.

    稍作修整,騎兵們再一次飛馬上陣,這一次玩得卻是花樣了,騎兵們盡情地展示著自己的馬術,人在飛馳的馬上,如履平地,看得觀禮台上的佳賓們是如醉如痴.

    白羽成對於騎兵們的表演倒沒有那數千步兵們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帶來的震撼大,不過他又總是覺得這些騎兵與自己的麾下有什麼不同,但有什麼不同,卻又總是想不出來,不由褰著眉頭,苦苦思索.

    隨著數聲戰鼓擂響,場上的騎兵收隊,一個個騎兵迅速匯攏起來,在步兵的帶領之下,排成了一個整整齊齊的方陣,手中馬刀同時高高舉起,一片雪亮的刀鋒在眾人眼前閃爍.高遠微笑著向他們揮揮手,騎兵們這才一匹接著一匹的駛離了觀禮台前.

    白羽成霍地明白過來,紀律,這些騎兵與自己麾下的馬匪比起來,馬術不夠看,單兵作戰能力也有不如,但他們是一個整體,而自己麾下卻是一個個單兵戰鬥力強大的個體,一對一,這些騎兵根本就不是對手,但十對十,他們已經可能與自己的部下打成平手,如果是百對百甚至更多的話,自己恐怕就要輸了.想到這一切,白羽成臉上不由冒出冷汗,現在他終於想出在被索普的王庭騎兵堵住的那一戰之中,自己為什麼輸了,雙方的兵力當時差不多,但自己就是輸了,也就是從那時起,自己才不得不狼狽的一路逃亡.

    隨後的以步破騎,步騎協同等,白羽成已經沒有心思再欣賞下去了,腦子裡翻來覆去的想得都是兩個字,軍紀.這大概就是自己縱橫東胡這麼多年,仍然被稱作馬匪,而高遠的這些騎兵被叫做軍隊之間的差別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