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二百零四章:無聲的反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二百零四章:無聲的反抗字體大小: A+
     

    高大的松柏掩映之間,一幢的精緻二層小樓矗立其間,一樓是丫環婆子們的住所,二樓則是葉菁兒的閨房了,比起扶風縣城,這間閨房可就大得太多了,除了一間的卧室之外,另有一間待客的小客廳,一間放置衣物等雜物的貯物間.屋子裡的裝飾更是天上地下,不可同日而語,屋角的台幾之上,熏香爐內青煙裊裊,龍涎香淡淡的香味在屋內漫延,正中,一個銅盆之內,上好的無煙白炭燒得正旺,冒著幽幽綠光,但因為窗戶開著,屋內卻沒有什麼熱乎氣兒.

    葉菁兒雙手撐著窗檯,整個上半身都探在窗外,雙手托腮,獃獃出神,在她身後,曹憐兒和另一個丫頭膽戰心驚地看著她,生怕她一個不小心便跌了下去,窗外寒風呼號,白雪片片飄落,不時會有一朵落在葉菁兒的頭上包裹著的輕紗之上,轉瞬之間便化成水漬,透過月白色的輕紗滲透到葉菁兒的短髮之上.

    "小姐,擦擦頭吧,小心被凍病了,您瞧您的臉都凍青了."曹憐兒小聲道,手裡拿著一塊毛巾,靠近葉菁兒身邊.另一個丫頭卻是瑟縮著不敢說話,她剛剛被配給葉菁兒,根本不敢多話.

    葉菁兒似乎沒有聽到曹憐兒的話,托著腮,只是出神,迷茫的眼前卻似乎閃爍著高遠的影子,"窗戶這麼高,高大哥來了,可也爬不得窗子了!"

    去年冬天,只要高遠從軍營回來,不管多晚,她總是會給他留著窗戶,而高遠也會出現在窗戶,扒著窗檯,兩人小意地說著綿綿的情話,伴著他們的,便只有呼嘯的北風與飄雪了.天是那樣的冷,可心卻是熱的.

    現在。天氣還是一樣的冷,可心卻也冷了,扶風距離薊城,相距何止千里?高大哥此時,可在扶風家中,與現在的自己一樣,扶窗而立,惘然若失么?

    薊城的這個家,比起扶風的家要大了不知多少倍,自從進了這座府第之後。葉菁兒始終沒有搞清楚這幢宅子有多大。反正站在自己這間閨樓之上。是看不到宅子的圍牆的.而她也沒有心思去看看自己的這個新家,自從回到這裡,除了每日去給父母請安之外,剩下的時間。她都將自己關在這間閨樓之上.

    家雖大,但卻感受不到絲毫的熱度,只是因為,沒有了那一份期盼,沒有了那一個人兒.

    窗外的景色很好,松柏掩映,積雪皚皚,冰凌在屋檐下,樹竿上。閃著幽幽的寒光,樹下花壇之中,雛菊,小蒼蘭,金蓮花。君子蘭頑強地在風雪之中爭相怒放,但卻沒有自己最喜歡的梅花,那粉的,白的,紅的,傲雪而放的梅花,一支也沒有.

    曹憐兒默然無語,後退兩步,伸手擦去眼中滲出的淚水,小樓雖好,卻是凄涼一片,這小樓之上,唯一能讓葉菁兒綻開笑容的時間,也便只有每日葉楓過來的那短短的時間了,只是葉楓每日在這裡呆得時間太短了,曹憐兒幾次去找過葉楓,她希望葉楓能多來幾次,能多呆一些時間,這樣,葉菁兒的高興也更能持久一點,但葉楓的日程排得太滿,每日不是讀書,便是習武,而他的那幾個老師,明顯的就是不待見自己,看到自己去找葉楓,總是吹鬍子瞪眼.

    眼見著回到薊城,雖然每日山珍海味地供應著,但葉菁兒卻是吃得極少,眼見著便一日一日地消瘦下去了,比起在扶風城,清減了太多.

    曹憐兒不知道該如何讓葉菁兒開心起來,只能每日陪著她一起默默垂淚.

    樓梯咚咚的響起,樓下的嬤嬤著急忙慌地沖了上來,"小姐,老爺來了,老爺來了!"

    窗子開在另一端,葉菁兒是看不到正對著香閨的那蜿蜒曲折,由五彩的鵝卵石鋪就的小路來了什麼人的.自從回來之後,住進了這間小樓,只有第一天葉天南曾來過,隨著那一句待我長發及腰時,君來娶我可好在薊城傳開,葉天南便再也沒有踏足這間閨樓了.

    看到葉菁兒沒有什麼反應,嬤嬤聲音都有些抖了起來,"小姐,小姐."

    葉菁兒緩緩地轉過身來,"叫什麼,我沒有聾!"伸手扯下頭上的輕紗,從曹憐兒手中接過毛巾,用力地揉了揉頭髮,將水漬擦乾.另一個丫頭趕緊又遞過來一襲乾爽的紗巾,葉菁兒卻是看出沒有看一眼,向前踏出幾步,既然父親對那一句話這麼生氣,那自己也不介意讓父親看著自己這一頭刺眼的短髮,提醒他一下,自己的心意是不會改變的.

    咚咚之聲響起,沉穩,有力,便如同葉天南的行事手段一般,每一步都是那麼的穩定,間隔時間也如出一轍.

    葉天南踏上了最後一階,樓里的兩個丫頭,一個嬤嬤彎腰行禮,葉菁兒也欠身福了一福,"父親,您來了?"

    葉天南皺著眉頭,從外頭走進樓上,卻沒有感到絲毫的暖意,看了一眼大開著的窗戶,他沉聲喝道:"外面風雪如此之大,怎麼窗戶卻開著,你們是怎麼當差的?"

    "不關她們的事,是我想吹吹風!"葉菁兒臉色淡淡的,既沒有看到父親的那種親熱,也看不到絲毫的敬畏,反而透著淡淡的疏離,實際上,這十年以來,父親的映象在她的腦海之中,已漸漸淡去,當初聽到父親歸來時的狂喜,隨著高遠事情,也煙消雲散了.

    看著女兒淡淡的表情,還有那一頭刺眼的短髮,葉天南心中的怒火幾乎便要噴出來了,為了一個小小的賤民,區區的縣尉,居然連老子也不認了么?想要發作,但看著回來這段時間,女兒不但沒有長好,反而消瘦多了的面容以及有些發黑的眼眶,心中終是一軟,一時發作不得了.

    對於這個女兒,自己終究是虧欠多了一些.可自己的確是想著要補償她們的呀,自己為她的打算,難道不是為了她好么?嫁給一個小小的縣尉,能有什麼前途可言?葉天南豈能容忍自己將來的外孫變成一介平民.

    "外面風大,偶然吹吹,清醒一下頭腦也是好的,但不能久吹,小心風寒!"葉天南柔聲道,邁動腳步,輕手去關上了窗戶.

    看著父親有些蕭瑟的背影,還有那花白的頭髮,葉菁兒心中那柔軟的部分被輕輕地觸動了一下,但旋即又剛硬了起來,垂著頭,默然不語.

    走到桌邊,葉天南坐了下來,手指輕輕地敲著窗戶,看了女兒一眼,眼中透出失望之色."你們都下去吧,我與小姐有話要說!"葉天南揮揮手,對曹憐兒三人道.

    "是!"三人轉人,退到了樓下.

    "菁兒,坐!"指了指面前的椅子,葉天南道.

    "父親面前,哪有女兒的位子!"葉菁兒輕輕地道,"女兒站著就好."

    嘆了一口氣,葉天南道:"菁兒,你我父女至親,打斷骨頭連著筋,難道以父親之親,就比不得扶風的那個高遠么?"

    葉菁兒身子微微震動了一下,抬起頭來,看著葉天南,"父親,我還不到六歲的時候,便到了扶風縣,頭兩年,我還記得父親的容顏,盼著父親有一天會來接我們,但一天天,一年年過去了,卻沒有看到父親的身影,時間久了,父親的相貌女兒都記不得了,這些年裡,女兒一天天長大,記憶之中,每日里發愁得倒是明日有沒有飯吃,會不會受人欺負,後來女兒大了,卻又擔心著那些登徒子會不會上門來尋麻煩,那個時候,我多麼盼望有一個父親在身邊啊?但是沒有.我們在扶風縣苦捱歲月的時候,您在哪裡呢?"

    聽著葉菁兒有些凄苦的聲音,葉天南的眼眶不由也濕潤起來,"菁兒,爹爹要復仇,要重振葉家,便只能拋下你們,我知道你們受苦了,但是現在,你瞧瞧,不是一切都好了起來么?你們所失去的,我一定會百倍補償你們."

    "父親,您錯了,在我們那些艱難的歲月里,我也好,母親也罷,還是弟弟,我們所想要的不是現在的榮華富貴,而是有一個父親能伸出他的雙臂,替我們遮風擋雨,替我們擋住災禍,而不是現在的錦衣玉食,失去的,永遠不是能補償回來的."

    葉天南怔怔地看著葉菁兒,作聲不得.

    "這些年裡,我記不得父親了,只記得是一個叫高遠的男子撐開了他的雙臂,讓我們一天比一天過得好,在我們孤苦無依的時候,是他讓我們感受到了親情."

    "在你心中,那個高遠比你父親還要重要麼?"葉天南悵然若失.

    "不是誰比誰重要,雖然我記不得您的容顏了,但我還是記掛著您,高遠高大哥,那是不同的."葉菁兒低聲道."不同的感情,父親.卻同樣重要.如果說沒有你,我會感受到失去四肢一般的疼痛,但失去高大哥,卻是萬箭穿心,只覺得活著了無生趣."

    葉天南盯著葉菁兒,看著她毫不畏懼地盯著自己,大聲地述說著自己對高遠的感情.他站了起來,在屋裡走了幾個圈子,猛然回頭,"既然如此,我就給這個高遠一個機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