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八十九章:花有再紅日,人無再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八十九章:花有再紅日,人無再少年字體大小: A+
     

    老虎長大了,有了鋒利的利爪,有了獨自的意識,雖然還做不到傲視天下的地步,但是昂首睥睨之間,已經隱隱有了傲嘯山林的意思,路鴻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如果沒有高遠,自己現在最多是在扶風縣尉的位子上混吃等死,正是因為有了這個脫胎換骨的侄兒,才讓自己的生命煥發了第二次青春,有了更進一步的可能.

    太守張守約看重自己,授予自己前軍將軍的職位,兩位公子見到自己,都是恭恭敬敬地叫一聲叔叔,那不是因為自己有多利害,多重要,而是因為有了高遠.要不然,前些年怎麼不見他們對自己這樣尊敬?

    高遠不僅改變了自己,改變了吳凱,改變了扶風縣兵,更是改變了張守約,讓太守不再在資金上受到令狐潮的制約,這才有了這一次的政變之中,張守約毫不猶豫地站到了葉天南這一邊,從而終於得到了十數年來夢寐以求的東西.也正是這個高遠,成為了大公子二公子爭權之間的重要碼砝,他倒向任何一邊,都可以牽連更多的利益,更多的資源倒向哪一個.

    高遠,這個在一年多以前,還仗著自己的地位在扶風縣橫行的小紈絝不知不覺之間,已經成了扶風乃至遼西極重要的一個人,一個足以改變力量對比的人物.

    這一趟自己真不該來啊!坐在床沿之上,路鴻痛心疾首,或許,自己在知道葉天南上位的消息之後。第一時間就應該稱病不出,賴到床上。這樣一來,就不會碰上現在這樣的糟心事.

    "高遠啊,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路鴻痛苦地"shenyin"起來,即將面臨的難題比起高遠已經滑出他的掌握更讓他為難,看高遠的陣勢,分明就是準備有強了,他是準備打一仗啊,看看扶風兵那副殺氣騰騰的模樣。傻子都知道高遠準備幹什麼了.葉氏到扶風,只有數百護衛,真要打起來,如何是高遠手下這幫如狼似虎的傢伙的對手,這些以前孱弱無比的縣兵,到了高遠的手下,早已脫胎換骨。高遠用東胡人的鮮血,將這些人心底里的狼性徹底地激發了起來,哪怕是當了一輩子的兵了,當路鴻看到孫曉那陰沉沉的眼神之時,心底里仍是不由自主地有些打怵.

    在扶風收拾葉氏兵容易,但以後呢?高遠。你難道不準備在大燕呆下去了嗎?你又能去哪裡,你與東胡人已經結下了深仇,再與大燕國相鬧翻,天下之大,你能去哪裡?

    路鴻頭痛欲裂.

    外面大風將城樓之上的大旗吹得獵獵作響。呼啦啦地讓路鴻心中更是煩燥.

    "將軍,現在我們怎麼辦?"路大通小心地問道.

    路鴻抬起頭。"能怎麼辦?盡人事,聽天命,高遠真要硬來,我能有什麼辦法?他已經不再是一個小娃娃了."

    風聲呼嘯之中,地面微微震顫起來,路鴻霍地站了起來,"高遠來了!"他的聲音有些發抖,這一趟來居里關,最後的結果如何,便是看他能不能攔住高遠了.

    他跳了起來,拉開房門,竄了出去.

    "將軍,鞋子,袍子!"路大通緊跟著竄了出去,先前發生的一切太過於震顫人心,他與路鴻都渾然忘記了這一切.

    居里關上燈火通明,曹天成站在城門前,眯著眼睛,看著不遠處奔騰而來的一條火龍.

    "將軍,高縣尉回來了!"看到路鴻的狼狽模樣,曹天成有些漠然地道.

    "攔住他!"路鴻大聲道.

    曹天成微微一笑,沒有作聲.

    兩百騎兵洶湧而來,打頭一人,青衣皮甲,長長的披風在風中高高飄起,正是高遠.

    "高遠!"路鴻用盡全身的力氣,聲嘶力竭地吼道.

    居里關的城門大開著,騎兵們在接近城門的時候,兩隊迅速地並為一隊,高遠看到城門口的路鴻,猛勒馬韁,戰馬長嘶人立而起,在路鴻身前數米之處停下,他身後的馬隊卻沒有停下,在步兵的帶領之下,繞過門口的數人,徑直穿過城門,向著遠處的黑暗投去.

    一匹接著一匹,一人接著一人,路鴻看著漸漸遠去的馬隊,眼中充滿了絕望的神色,高遠雖然停了下來,但他用實際行動告訴路鴻,什麼都不用說了,說了也沒有用.

    "叔叔!"高遠的聲音很平靜,從他的臉上,也看不出任何激憤,不滿的表情:"外面天這麼冷,您怎麼鞋子也不穿,袍子也不穿,這樣容易生病的."

    "你別管我這些!"路鴻赤腳跑了上去,伸手勒住高遠的馬韁,"高遠,聽叔叔的話,你不能去扶風,不能動."

    "為什麼不能去?"高遠嘿的一聲,"我為了大燕,率輕騎千里奔襲,九死一生,不說立下奇功,單是這一份辛苦,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但我得到了什麼?是有人在我背後拐走了我的女人么?"

    "高遠,這不是拐走,他們只不過是回薊城而已,她們只不過是回家而已."路鴻道.

    "是嗎?"高遠冷笑著,拖長了聲音,"如果是回家,還勞煩叔叔您親自跑一趟居里關?"

    路鴻不由一滯,呆了一呆,他懇切地道:"高遠,孩子,聽叔叔一句話,這事就這樣算了,天涯何處無芳草,沒了葉菁兒這樣一個女人,你還能不活了?叔叔給你找一個更好的,一個比葉菁兒啊十倍,百倍的女子."

    "天下弱水三千,吾獨取一瓢飲!"高遠厲聲道.

    "你怎麼這麼死心眼,男子漢大丈夫,一個女人算得了什麼,大丈夫當以天下為家,胸懷寬廣,你為一個女人糾纏。算得了什麼事!"

    "修身,齊家。平天下!"高遠喝道:"我連家都不能齊,何談平天下,我連自己的女人也保護不了,何來臉面說馳騁天下."

    "這是不同的,高遠,葉菁兒不是被人搶走的,不是被人拐走的,他們是悔婚而已.他們這些大貴族。何嘗將我們這些平民放在眼中,當年太守大人何等威風,比你今日不知強上多少,那又怎樣,照傑在薊城受盡羞辱,抱恨而歸,高遠。他們不是我們一路人,你就當這是一場夢好了.夢醒過後,太陽照樣升起,日子一樣要過."

    "我不是張守約.我是高遠."高遠臉色凜厲,"誰敢給我難堪,我就敢打他的臉.我管他什麼大貴族大世家。打了我高遠的臉,我照樣打還回去."

    "高遠,如果是葉菁兒自己願意回去的呢?也自己不願意跟你了呢?"

    "那也得她親自跟我說!"高遠大笑,"如果是她親口這樣跟我說了,我打馬便回。再不糾纏,不過叔叔。這一幕是絕不會出現的."

    "高遠,你還是太年輕了,經歷的世事太少."路鴻緊緊地拉著高遠的戰馬韁繩,"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你現在如果去了扶風,得罪的不僅是葉天南,還會得罪張氏父子的."

    高遠冷笑:"叔叔,你當我是怎麼得到的消息,實話告訴您,消息便是張叔寶派人告訴我的,正是有了張叔寶的消息,孫曉才會找到我,我才會提前知曉."

    路鴻大吃一驚,拉著韁繩的手不由自主地鬆開了."張叔寶?"

    "不錯,叔叔,現在您明白了吧?張守約不會把我怎麼樣,張君寶或許會不滿,但張叔寶絕對會很高興地看到我鬧一場,張守約,哈,他只怕巴不得我與葉氏徹底絕裂吧."

    "高遠,那你想過沒有,他們為什麼這樣做?他們沒有企圖嗎?你不要趁了他們的心愿,你要替自己想一想,不要讓自己在刀尖上跳舞,你還年輕,路還很長啊!"路鴻幾乎是在哀求了.

    "叔叔,花有再紅日,人無再少年,正是因為我年輕,我才要想什麼,做什麼.誰也別想從我的眼皮子底下帶走我的女人.我不想等我年紀大了的時候,想起現在而後悔!叔叔,我去了!"一語未畢,高遠雙腿一夾馬腹,戰馬箭一般地竄了出去.

    獃獃地看著高遠遠去的背影,路鴻呆立不語.

    "將軍,高縣尉已經去了,事情已經這樣了,您也不用煩惱,爹死娘嫁人,沒什麼可擔心的,就算天塌下來,也會有人頂著,您還是歇著去吧!"曹天成站在路鴻身邊,溫言細語地道.

    路鴻狠狠地剜了曹天成一眼:"張叔寶這個混蛋,害死人吶!路大通,備馬,我們回扶風!"

    "是,將軍!"

    扶風城,天色微亮,高府之外,已經停好了一輛四駕馬車,葉氏在扶風城中並沒有什麼可帶的,也沒有什麼可留戀的,對於葉氏來說,扶風城,留給她的更多的是恥辱與不堪回首的記憶,但她又是欣喜的,十年堅守,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苦盡甘來了.

    "娘,高大哥什麼時候會來薊城找我們?會在年底前趕來么?"葉菁兒低聲問道,"我們的婚期可就在年底呢!"

    "沒事,沒事,從扶風到薊城,快馬趕路,也不過月余就到了."葉氏笑答道.

    "姐,你放心吧,說不定我們走在路上,高大哥便趕來了!"葉楓在一邊大聲笑道.葉菁兒粉臉含笑,低首不語,葉氏卻是臉色一變,橫了葉楓一眼,"上車吧,快點趕回薊城,難道你們就不想早點見到你們的爹爹嗎?"

    三人登上馬車,荀修向趕來送行的張守約父子三人一抱拳,"張太守,就此別過,多謝太守的襄助,回薊城之後,天南自有感謝."

    "不敢,份內之事耳!"張守約笑著還禮.

    荀修點點頭,回頭道:"葉重,我們走吧!"

    馬車緩緩啟動,在葉氏六百私兵的拱衛之下,向著城門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