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八十八章:您洗洗睡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八十八章:您洗洗睡吧字體大小: A+
     

    路鴻睡得很沉,這一天以來,他很憋曲,本來他是極不想來居里關的,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高遠,怎麼開口跟他說這個事情,也許,按著張守約的想法,瞞著他,拖他兩天是最好的,等到葉菁兒走了,也許這事兒就這樣過去了.

    但是,這對高遠公平么?

    心中愁悶,不免便多喝了幾杯.居里關里,都是他的老部下,無論是鄭曉陽,那霸,還是孫曉,曹天成,都是跟了他許多年的人,在這些人殷勤相勸之下,本來就有著借酒澆愁意思的他,終於是喝得多了,倒在高遠的床上,沉沉睡去.

    他睡得很安穩.直到他的親兵路大通將他從搖醒.

    "將軍,將軍!"路大通臉色焦色,神色也有些慌張,看著沉沉不醒的路鴻,他終於顧不得,拚命地推搡起來.

    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路鴻使勁甩了甩頭,昏昏沉沉的,頭痛得厲害,搖搖頭,終究是老了,不及年輕的時候,這幾杯酒便將自己灌成了這個樣子,在扶風城的時候,路鴻的酒量其實不錯,但去了郡城,統率一軍,又在太守的眼皮子底下,不免有些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生怕辦砸了差使,這酒卻是很久沒有這樣喝了.

    "什麼事?"他不耐煩地道,"天塌下來了?"他極是不滿地喝斥道,在居里關,還能出什麼事兒,這裡駐紮著扶風縣兵有上千人呢!

    "將軍,扶風縣兵集結了。看樣子,好像是要開拔!"路大通焦急地道。"我瞧著孫曉他們殺氣騰騰地,不知是想要幹什麼."

    路鴻眨巴了一下眼睛,"你說什麼,扶風縣兵集結了,是東胡人打過了來了么?"

    "沒有,不是東胡人打過來了."路大通連連搖頭,"我看他們好像是要往扶風城去."

    路鴻呼的一下,坐了起來。"你說什麼?往扶風城去?"

    "是,我看那樣子,是要往扶風城去."路大通點頭道.

    唰地一下,路鴻身上,頭上,冒出了層層冷汗,往扶風城去幹什麼?他們想幹什麼?他掀開被子。騰地一下下了地,赤著腳便往外邊跑去.

    "將軍,鞋,衣服!"路大通說話的功會,路鴻已是衝出了房間,路大通只能抱著路鴻的衣物。提著鞋子,一溜煙地跟了出來.

    居里關內,軍營之前,校場之上,一千餘扶風縣兵分成四個方陣。站得整整齊齊,千餘人集結在一起。卻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安靜得令人有些害怕,孫曉站在隊伍的最前方,在他的身側,是曹天成.

    畢畢剝剝燃燒的火把映照之下,人如矛,槍如林.

    "奉縣尉軍令,扶風縣兵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隊,立刻開往扶風城,限明日午時,抵達扶風城下."孫曉厲聲喝道.

    "喏!"上千人齊聲怒吼.

    "顏海波,鄭曉陽!"孫曉大聲道.

    "在!"兩個全副武裝的兵曹向前跨出一步.

    "縣尉軍令,第一隊與第四隊為第一撥開拔部隊,立刻出發."

    顏海波與鄭曉陽同時右手握拳,咚的一聲,重重地敲擊在左胸的皮甲之寂,」遵縣尉命!"

    "出發!"孫曉吼道.

    顏海波與鄭曉陽向後退一步,轉身命對著自己的部屬,右手握住刀柄,嗆的一聲,戰刀出鞘,高高舉起,重重落下.

    "開拔!"

    兩隊五百人,一齊轉身,一隊一隊,小跑著向校場之外走去.

    "停下來,停下來!"後面傳來路鴻的厲聲喝叫,顏海波與鄭曉陽兩人愕然回頭,看到路鴻赤著腳,只穿著,從軍營那邊一路狂奔而來,"停下來,不許去."

    開拔的士兵們愕然止步,所有人的眼光,都轉向他們的兵曹.顏海波與鄭曉陽二人舉起手,按了按,所有的士兵原地停步.二人的目光一齊轉向孫曉.

    "路將軍,這是扶風縣兵的內務,路將軍請不要干攏我軍執行公務!"孫曉轉身看向路鴻,毫不客氣地道:"路將軍,請恕孫曉甲胄在身,不能行禮了."

    看著孫曉,路鴻臉色鐵青,"孫曉,你敢假傳軍令?"

    "路將軍,這可不能亂說,您從哪裡看到我假傳軍令了?"孫曉冷笑道.

    "你口口聲聲說奉縣尉軍令,高遠在哪呢,在哪呢?他還沒有回來呢,哪來他的軍令,託夢給你的?你想幹什麼?造反么?"路鴻喝道,看著校場里的軍隊,他猛地揮手,"統統解散,回軍營,睡覺."

    所有士兵凜然挺立,似乎沒有聽到路鴻的話.

    "我說的你們沒有聽見嗎?"路鴻厲聲吼道.

    孫曉冷笑,"路將軍,現在您是遼西郡兵前軍將軍,不是扶風縣尉了."

    "你,你……"路鴻氣得渾身發抖,手指頭險些戳到孫曉的鼻子上,"來人啊,給我將這個混帳拿下,捆起來."

    路鴻身後,數個親兵一涌而上,便要來拿孫曉,孫曉嘿地一聲冷笑,向後退了一步,在他身後,第三隊士兵第一排十數人同時踏上一步,反手握上背上所背的長刀,一聲輕鳴,長刀已是脫鞘而出.

    數個親兵剛剛跨出一步,眼前已是一片雪亮的刀光,頓時楞在了哪裡.

    路鴻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猛地轉頭,看著鄭曉陽和那霸,"鄭曉陽,那霸,給我將這個亂臣賊子拿下."

    鄭曉陽和那霸對視一眼,又看了看路鴻,無奈地低下了頭,兩人都不敢再看路鴻一眼,別說兩人根本沒有心思要幫路鴻,就是想幫,他們手下那一幫都頭伙長,也得聽他們的啊!

    孫曉嘿嘿地笑了起來,一揮手,第一隊的十餘名大兵還刀入鞘,又退回到了隊列之中,"路將軍,今天的扶風縣兵,已不是一年前的扶風縣兵了.您說我假傳高縣尉的軍令,那可真是冤枉我了,您今日白天來的,沒有見著我是吧,我帶兵出去了,不過不是去拉練,而是去尋高縣尉了,我運氣好,找著高縣尉了,今天所有的布置,都是出自高縣尉親命,我,只不過是奉命而行.您是高縣尉的叔叔,我們尊敬您,但請您不要干涉我扶風軍務,耽擱了軍務,高縣尉是要砍我們的腦殼的,扶風縣兵軍紀森嚴,可是容不得半點推娓拖延的!"

    一口氣說完,孫曉霍地轉身,看著鄭曉陽和顏海波,"你們二個還楞在哪裡幹什麼,是想等著挨軍法么?"

    顏海波與鄭曉陽二人立刻飛快轉身,跑到了本部的前面,"出發!"二人-大吼一聲,率先邁開步子,大步向著扶風方向挺進.

    看著兩隊人馬步伐越來越快,轉眼之間,便消失在黑暗之中,路鴻氣得渾身哆嗦,"孫曉,你好,你很好!"

    "路將軍,我當然很好!"孫曉笑了笑,"您是縣尉的叔叔,我尊敬您,不過現在,我勸您還是回房去好好休息吧,您看看您,這大冷天的,袍子也沒有穿,鞋子也沒有穿,這要是凍病了,將來縣尉怪罪起來,我可是吃罪不起的."

    聽著孫曉陰陽怪氣的話,路鴻臉氣得煞白,轉著眼珠,看了一眼曹天成,又看了一眼另一頭垂著頭的那霸,長嘆一聲,鄭曉陽不聽自己的話了,那霸不用說,也是如此,高遠真是好本事,短短一年時間,便將扶風縣兵打造得鐵桶一般,除了他,誰都不認了.

    "既然你說找到了高遠,那高遠人呢?他在哪裡?"路鴻的聲音轉眼之間,便似蒼老了十餘歲.

    "縣尉帶的是騎兵,先前一路趕得急,人累,馬也累,所以縣尉需要讓士兵和馬匹休息,路將軍,想必這個時候,高縣尉要快要到居里關了,你有什麼問題,到時候自己問高縣尉吧,我們也要走了!"孫曉看著路鴻,道.

    "好,好!"路鴻垂著頭,轉身走向軍營宿舍,在孫曉的眼中,這一刻,路鴻原本有些挺拔的脊背也有些佝僂了.

    "路將軍,我有一事不明,想要問一聲,縣尉是您的侄子,我跟在縣尉身邊,耳聞目濡,也知縣尉對您極是看重,分外尊崇,將您當作自己父親一般,但是這一次,您為什麼要這麼做?您不該來居里關的!"路鴻的身後,孫曉的聲音淡淡傳來.

    路鴻轉身看著孫曉,定定地看了半晌,"孫曉,你懂個什麼?你懂個什麼啊!你們這是把高遠往死路上推啊!"說完這句話,他大步走進房內.

    "放屁!"在他身後,孫曉冷笑,往地上重重地呸了一口."天成,你在居里關等著縣尉,我和那霸也走了."

    "去吧去吧!"曹天成揮揮手,"步子麻利點,縣尉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追上你們了."

    卧室之中,路鴻聽著整齊的腳步聲漸漸地遠去,路鴻頹喪地倒在床上.

    "路將軍."路大通小心翼翼地走了過來,"呆會兒不是高縣尉要回來么,您堵著高縣尉,不許他去扶風城不就行了,高縣尉肯定會聽您的話的."

    "孫曉找到了高遠,高遠就一定知道我來了居里關,他還如此安排,那是鐵了心了.我攔不住了."

    "沒有想到這些大頭兵這麼聽高縣尉的話,連您也阻攔不了."路大通道,"將軍,這事要兒鬧大了,可怎麼辦啊?"

    "高遠真是好本事啊,小老虎長大了,有爪子了,翅膀硬了."路鴻喃喃地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