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八十七章:風雨欲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八十七章:風雨欲來字體大小: A+
     

    高遠沉默著盤膝坐在草地之上,緩慢地咀嚼著牛肉乾,數百騎兵,包括張冬生與黃湛的部下,這一路之上都習慣了高遠的發號施令,在高遠一聲令下之後,全都下了馬,席地而坐,吃著肉乾,喝著清水,不過高遠陰沉的臉色亦傳染了全軍,數百人的隊伍,鴉雀無聲.

    張冬生與黃湛湊在一起,看完了張叔寶寫來的長信,兩人先前的興奮都是不翼而飛,躊躇片刻,張冬生走到高遠的面前,亦是盤膝坐下,"高縣尉,此事,當三思而後行啊!"

    高遠抬起頭,看著對方,"沒有什麼好三思的.張將軍,黃將軍,這是我高遠的家事,與二位將軍沒有干係,一個時辰后我將出發,還得委屈二位將軍在這裡在盤桓一段時間,事後,盡可說離開賀蘭部之後,我們便已經分開,接下來的所作所為,都是高遠一力為之,與得勝將軍,叔寶將軍沒有絲毫關聯."

    二人盡皆墨然,高遠要去做什麼,二人此時已是心知肚明,他們的確不宜參與,因為他們代表的不是他們自己,而是黃得勝與張叔寶.

    "三步之內,必有芳草!"張冬生字斟句酌地道:"高縣尉何必如此執著,你,我,甚至抱括當年的張太守,都是平民出身,那些世襲貴族本身就看我們不起,當年張太守替大公向薊城一家大貴族求親的時候,不也是慘遭拒絕,面子全失,淪為笑柄?可哪又如何,張太守照樣雄居遼西,豪霸一方?現在,就算是那家人爬著求張太守,張太守也不會正眼再瞧他一眼?來日方長,何必計一日之氣?"

    "這是不一樣的."高遠*地道:"我要娶葉菁兒,不是因為她是什麼國相的女兒,不是因為他是什麼狗屁的傳世貴族。我喜歡她的時候,她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是的窮人的女兒."

    "高縣尉!"黃湛搖頭道:"事已至此,衝動只能將事態更加惡化,你就算回到了扶風又能怎麼樣?還能搶了葉菁兒不成?他爹是國相啊,一根手指就能捻死了你,我說句不中聽的話,太守大人就在扶風城,他不發話,甚至還派了路鴻將軍到居里關,那就是默許了這件事。你如是做。豈不是。豈不是要與天下為敵么?"

    高遠嘿嘿地笑了起來,"我便搶了又如何?天下皆與我為敵又如何?我高遠如果連自己喜歡的女人都保護不了,眼睜睜地看著她離去,那又有什麼臉面稱豪道強?家國天下。一家不平,何以平天下?二位好意我心領了,多餘的話不必再說."

    張冬生嘆口氣,默然退下,心中卻道,高遠終究還是太年輕,當年張守約忍得一時之辱,終成遼西大業,數十年生聚。今日終於封建遼西,高遠的起點比張守約還要高,如果能忍下這口氣,以後不見得就比張守約差了,但現在看起來。這忍辱負重四字,高遠卻是遠遠不如張守約了.

    "葉菁兒也不見得就那麼好了!"黃湛低聲喃喃地道:"高縣尉,我看那賀蘭部的賀蘭燕,對你便情有獨衷,這一路之上,便是瞎子也明白她對你的心意,我瞧著她比起葉菁兒來便要強上許多,上得廳堂,下得廚房,上馬能作戰,下馬能小鳥依人,高兄為何獨獨對那葉菁兒如此痴迷,大丈夫當有捨棄,才能終成大業.再說了,那葉菁兒以前是一個貧家之女,自然對高兄是依仗,但現在已貴為國相之女,不見得就對高兄還如以前一般."

    "三千弱水,吾獨取一瓢飲!"高遠大笑起來,"天下奇女子何其多也,如果見一個好的便喜歡上,那與禽~獸何異?至於菁兒與我的情意,我卻是有信心的,我敢斷言,這悔婚一事,菁兒必然不知曉,想必現在還被蒙在鼓裡."

    步兵坐在高遠的身後,手指撫弄著弓弦,發出嗡嗡的聲響,"縣尉做得對,這樣的奇恥大辱,焉能忍氣吞聲,搶了葉姑娘回來,將生米煮成熟飯羅,我瞧那葉天南還悔不悔婚,過個一年半載,生個小娃娃出來,我瞧哪葉天南定然哭著喊著迎咱們高縣尉回去."

    張冬生與黃湛兩人苦笑不語,當真出了這樣的事情,只怕葉氏不會哭著喊著迎高遠回去,而是會直接將兩人從這個世上抹掉,這樣的事情,在大燕的貴族之中不是沒有發生過,以往發生的那些事,男方雖然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人物,但現在的高遠很強么,亦只不過是一個邊遠縣區的縣尉而已,在葉天南面前,當真如同一隻小小的螞蟻一般,一根手指頭就捻死了,背後無人的高遠,難不成還會有人替他出頭不成?難不成還指望張太守和路鴻么?

    看高遠已經閉上眼睛,顯然已經不打算就這個問題與兩人探討下去了,兩人無奈地對視一眼,退到了一邊.

    "張將軍,叔寶將軍也真是的,這樣的事兒,還巴巴地給高縣尉送什麼信,這不是添亂么?要是拖上一兩天,葉菁兒一走,這天下就太平了不是,高遠再厲害,也不可能追到薊城去不是嗎?"黃湛看著張冬生,頗為不滿."這一下子好了,搞不好,高遠就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了."

    張冬生攤攤手,他不知道扶風城中發生了什麼,也想不明白叔寶將軍為何要如此做,但是叔寶將軍既然做了,當然有他的理由,或許,扶風城中,發生了什麼意外的事情,使叔寶將軍不得不作出如此的選擇.此事過後,無論結果如何,高遠與葉氏的梁子算是結下了,而叔寶將軍此舉,是結結實實地賣了高遠一個好,會使得高遠更加信重叔寶將軍,從而將兩人更深的繫結在一起,讓高遠成為叔寶將軍忠實的盟友.

    但是叔寶將軍沒有想過,高遠當真做了這件事,有可能會一命嗚呼么?不說別的,單是忤逆了太守大人的意思,便會讓太守大人不喜,可能叔寶將軍也不在乎高遠是死是活吧,死了,與叔寶將軍沒有太多的損失,活著,叔寶將軍便有了一個忠實的盟友.想到這裡,張冬生背上嘩地一下,多了一層浮汗,偷偷瞄了一眼黃湛,見他忍是在哪裡咬牙攢眉,不勝嘆息,顯然沒有自己想得這麼深.想來也是,黃湛才有多大,自己過的橋,比他走得路還要多呢!回望了一眼高遠,那是一張生氣勃勃的,年輕的臉龐.

    終究是太年輕了呀!張冬生在心中嘆息了一句.

    一個時辰過後,似乎睡著了的高遠準時睜開了雙眼,霍地起立,握刀,翻身上馬,而隨著他的動作,出征歸來還剩下的二百騎兵同時起立,上馬.黃湛與張冬生的部屬本來也準備隨著這些人一齊上馬,但看著他們的直屬長官站在哪裡沒有動,不由都停下了動作,拿眼看著二人.

    在回到賀蘭部的時候,高遠與他的扶風兵都已經脫去了先前冒充殺破天時的衣衫,換回了扶風兵那一身藏青色的制服,此時聚集在一起,卻是極為整齊好看.

    高遠沖著黃湛與張冬生二人拱拱手,"二位,就此別過了."

    "高縣尉,祝你一路順風!心想事成!"看著高遠,張冬生臉上卻是沒有笑容,"這一路過去,還要一段時間,高縣尉,再想想吧!大丈夫何患無妻?"

    黃湛連連點頭,"是啊,我就說賀蘭燕不錯!"

    高遠哈哈一笑,兩腿一夾,戰馬嘶鳴一聲,疾馳而去.

    "別過了二位將軍!"步兵大笑著沖兩人拱手,緊緊地追隨著高遠而去,在他的身後,兩百扶兵騎兵策馬驅馳,踏起一地煙塵,向著扶風方向緊馳而去.

    看著遠去的騎兵,黃湛突然裹了裹袍子,"他媽的,怎麼突然之間,就感覺到冷了!"

    "不是天氣變得冷了,而是你的人感覺變了!"張冬生嘆了一口氣,"敢愛敢恨,敢作敢當,高遠當真是真英雄也."

    "不錯,他的確算得上英雄!"黃湛連連點頭.

    "可是真英雄都是活不長的."張冬生突然嗆了黃湛一句.

    "老張,說好也是你,說歹也是你,你到底想說什麼?"黃湛不滿地道:"你到底是想高遠好啊還是歹啊?"

    "我當然希望他好,這一路作戰,咱們可是血澆出來的交情.黃湛,咱們或許可以做一件事情,也許能救高遠."

    "做什麼?"

    "咱們派人回去找賀蘭燕."張冬生笑了笑,道.

    孫曉帶著他的第三隊回到了居里關,第三隊兩百餘人,草草地吃過晚飯,卻沒有解散,而是集結在了校場之上.隨著孫曉的回歸,曹天成,顏海波,鄭曉陽,那霸都聚集到了居里關的城樓里.

    "路將軍呢?"孫曉問道.

    "路將軍心中不快活,晚飯時多喝了幾杯,現在睡去了,囑咐我們等高縣尉一回來,就叫醒他."鄭曉陽低聲道.

    "不用叫了!"孫曉冷哼一聲,"現在各位傳令下去,全軍集結,一個時辰之後,我們向扶風開拔,縣尉大人隨後便到."

    "向扶風開拔?"鄭曉陽嚇了一跳.

    "不錯,縣尉要大幹一場.我倒想看看,在扶風,那個狗日的敢騎在咱們縣尉脖子上拉屎拉尿!"孫曉陰陰地笑著,"老曹,你那作坊里,臂張弩又做出了多少?全給我拿出來."

    "多的沒有,五六十張還是有的."曹天成乾笑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