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這是高縣尉的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這是高縣尉的兵字體大小: A+
     

    居里關,留守在這裡的高遠部屬一如往常,在例行的早課完成之後,士兵們沖完澡,便三五成群地在校場之上自行煅練著,扶風縣兵在經歷了上一次的大規模選拔之後,使眾多士兵明白,在這支隊伍之中,只要你有出眾的本領,高人一籌的能力,便不愁沒有出頭之日,或許下一次的大選隨時都有可能到來,那便是自己嶄露關角,出人頭地的機會.沒有一個士兵不想成為軍官的,成為軍官,不僅僅是待遇上的極大提高,更重要的是,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機會.

    士兵如此,已經擔任了基層軍官的那些人更是不敢怠慢,這支隊伍之中,除非你做到了兵曹以上的位置,否則,你的位子隨時都有可能被取代,沒有人敢掉以輕心,雖然高遠不在居里關,大型的演練已被取消,只保留了一天兩練的常規,但在閑暇時間,眾人仍是聚集在校場之上,這裡為數眾多的器械,從來都沒有一個空閑的時候.

    士兵們熱火朝天的操練著,但在居里關內的城樓之上,孫曉卻拿著一封信,有些愕然地看著大汗淋漓的,"這是什麼意思?"他問著.

    "少將軍說,讓我一定要將這封信交到您的手上,然後由您將這封信以最快的速度送到高縣尉手上,還有,路將軍已經在來居里關的路上,路將軍一來,您可就走不了了."

    "為什麼路將軍一來,我就走不了了?"

    搖搖頭,"少將軍沒有多說,只說所有的事情都在信中了."

    "少將軍沒有說什麼別的?"孫曉只覺得有些沒頭沒腦的,路鴻是自己的老長官了,為什麼他一來,自己就走不了了.

    "對了,我想起來了.少將軍來說,葉天南現在是大燕的國相了."突然想起臨走的時候,張叔寶對他所說的那一句話.

    "葉天南當國相了。葉天南是誰?"

    "葉天南就是葉菁兒的父親啊!"睜大了眼睛看著孫曉,暗中奇怪,怎麼這麼大的事情,孫曉居然不知道,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孫曉一直駐紮在居里關,而葉天南扳倒令狐潮,成為大燕國相,也就是這兩天消息才傳到扶風。孫曉還當真不知道.

    "葉天南是葉菁兒的父親!"孫曉下意識地重複了一句。突然一蹦三尺高。拉開房門,大聲吼道:"來人啊,來一個能喘氣的,去將曹天成。顏海波,鄭曉陽,那霸叫來,快點.」

    外面旋即響起了急驟的腳步聲.

    "孫兵曹,我得馬上趕回去向少將軍復命了,路將軍可能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到了,我可不能被他堵在這裡."抱拳向孫曉道.

    "多謝張兄,替我家縣尉多謝少將軍."孫曉抱拳還禮,"恕我不送了."

    "孫兵曹儘管忙你的."點點頭。轉身向外走去,踏出門去的時候,正好與曹天成,顏海波等人擦肩而過.

    "孫曉,咋咋乎乎的什麼事?"曹天成不滿地道.

    孫曉的目光在四人臉上慢慢掃過:"張叔寶將軍剛剛派人送來了一封信。要我以最快的速度交到縣尉手上."

    "縣尉現在還在賀蘭部控制區,回來也就是這兩天的事情,有什麼事情這麼急?"曹天成訝然道.

    "葉天南成為大燕的國相了."孫曉道.

    "葉天南是誰?"曹天成反問道.

    "誰當國相與我們有毛關係?"顏海波不以為然.

    "葉天南是葉菁兒的父親!"孫曉看著眾人,一字一頓地道.

    「葉菁兒的爹?"屋裡四人,一下子都跳了起來.

    "哪豈不是說,我們縣尉這一下子就成了國相的乘龍快婿了?"鄭曉陽興奮地道,笑得嘴都合不攏來,這一下子,高縣尉是攀上高枝了,飛黃騰達指日可待,而自己抱上了高遠這根粗腿,前程可期.不單是他,那霸,顏海波也都興奮起來.

    "咱們縣尉可真了不起,隨便找一個女人,都是國相的女兒,厲害,厲害!"顏海波大笑.

    "看來咱們有機會去薊城逛一逛了."那霸摸著鬍子,滿懷憧憬.

    只有曹天成看著孫曉,眼中滿滿都是疑惑之色,如果是喜事,張叔寶為什麼如此急切地送了信過來,還要以最快的速度交到縣尉手上?

    孫曉與他交換了一個眼神,接著道:"路將軍馬上會趕到居里關來."

    "路將軍來居里關幹什麼?"幾個人都止住了笑容,現在的居里關是高遠的,現在扶風兵也是高遠的,這一點,屋裡幾個人都很清楚,路鴻雖然與高遠有叔侄之誼,但此時趕到居里關,顯然不是來與高遠敘舊的.

    "老曹,我馬上帶第三隊以拉練的名義開出居里關,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去找縣尉."孫曉道.

    "行,你快去."曹天成道.

    孫曉將信揣進自己懷裡,"居里關內第一,第二,第四隊立刻進入戰備狀態,隨時等候縣尉的命令."

    "明白!"雖然不明就裡,但顏海波仍是一挺胸膛,大聲道,高遠走時,軍事上的事情,已經全盤交給了孫曉統管.

    "孫兵曹,你出去了,那路將軍來了之後,要接管兵權怎麼辦?"鄭曉陽弱弱地問了一句.

    孫曉突然獰笑了一聲,"你且讓他試試看.在這裡我丟下一句話,扶風縣兵只有一個頭兒,那就是高縣尉,誰他媽的要是三心二意,我保管他轉眼之間死得連渣渣都不剩一點."

    "我可認不得路將軍什麼的?"顏海波嘿嘿一笑,"路將軍也認不得我,我就認得高縣尉."

    曹天成靠著桌子,嘶嘶地笑著,活像一條吐著毒蛇的信子.三個人的目光都看著鄭曉陽與那霸.二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鄭曉陽反應極快,"當然,我們扶風兵只有一個縣尉,只有一個頭兒,那就是高縣尉."那霸也拚命點著頭,表示同意.

    開玩笑,現在的扶風兵經過上一次的大整軍,全軍千餘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軍官都來自高遠的嫡系,二人雖然是軍曹,但如果有什麼別的想法,轉眼之間,就會被下頭的哨長伙長推翻,當真會和孫曉說得一般二,變得渣渣也不剩一點.

    "我馬上出發,給我準備十匹戰馬,出去之後,我得分出幾路去尋找縣尉萬萬不能走錯過了."孫曉取下掛在牆上的戰刀,大步向外走去.

    居里關內,嘹亮的號角之聲響起,號角聲中,千餘士兵有條不紊地披掛整齊,拿著武器,成四個方陣,整整齊齊地列於關牆之下.四個兵曹從城樓之下依次而下.

    "我去了!"孫曉翻身上了戰馬,回望著曹天志等人

    "快去快回,千萬別耽擱了時候"曹天成揮揮手

    看著孫曉帶著第三隊飛速出關而去,鄭曉陽有些不解地湊到了曹天成的身邊,"老曹,縣尉的老泰山成了國相,這是大喜事,怎麼我們這裡卻像出了什麼大漏子一般?"

    "本來是好事,但張叔寶將軍這麼急切的送來信,路將軍也急急地趕往居里關,只說明了一件事"

    "什麼事?"

    曹天成看著鄭曉陽,從牙縫裡迸出兩個字:"悔婚!"

    "悔婚!"鄭曉陽驚叫起來,又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奶奶的,這,這不大可能吧!"

    "有什麼不可能,萬事皆有可能!"曹天成的臉色陰沉得嚇人

    路鴻直到晌午過後,才姍姍來遲,他不願意來這裡,因為他不知道如何對高遠談起這件事情,下意識地,他希望高遠回來的再晚一些才最好,最好是在賀蘭部再玩個十天半月,他們打了這麼大一個大勝仗,難道不應該好好地慶賀慶賀嗎?

    但路鴻也知道這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高遠這一次出去經月,迭經生死,恐怕從鬼門關里不知趟了多少遭,劫後餘生,他第一時間,恐怕就是想和最親近的人來一齊享受這勝利的喜悅,他最親近的人是誰還用想嗎?想必現在他正在飛馬向著扶風方向而來,這是人這常情,放在自己身上,也是一樣適用的,年輕的時候,每每打完一場大仗,哪怕刀上還淌著血,自己第一個願望就是趕快回到家中,與妻子,兒子呆在一起,享受那幸福的時光

    雖然磨磨蹭蹭,但扶風城離居里關就只有這麼遠,看到居里關的城牆之時,路鴻終於收懾了心情,該來的終歸是要來的,該要面對的,也無可逃避,以自己與高遠的叔侄之情,對他曉以利害,或許能拉住高遠,天涯何處無芳草,以高遠的人才,能力,難道還找不到一個情投意合而又門當戶對的人么?

    以曹天成為首,留在居里關的四位兵曹出關門迎接他們的這位老上司,掃一眼,沒有看見孫曉,路鴻心中略略有些訝異,他知道,高遠極為重用孫曉,自己不在的時候,都是由孫曉負責扶風軍事的

    "孫曉呢?"他翻身下馬,看著迎向自己的四人,沉聲問道

    "迴路將軍,孫兵曹今早率兵出去拉練了,沒個一兩天恐怕回不來"曹天成臉上雖然堆滿了笑容,但眼中卻沒有絲毫笑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