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七十九章:困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七十九章:困擾字體大小: A+
     

    "太守,我覺得這個高遠如果這一次能夠活著回來的話,太守一定要將他調到郡里來."張灼沉默了片刻,接著道:"此人能率領數百騎兵深入東胡境內,還能一舉功成,說明他對騎兵的運用很有心得,如果他到了郡里,我願意將這個騎兵將領的位置讓給他."

    張守約嘿的一聲,"張灼,你倒是真大方,連這個位子都捨得讓人."

    "這還不是為了太守大人您這份家業,我們在遼西,時時要擔心東胡人的襲擊,這個高遠有能耐帶出一支好的騎兵,他又有路子搞到戰馬,太守有他,必然能如虎添翼啊,至於我,到哪兒不是為太守大人您效力啊!"張灼誠懇地道.

    聽了張灼的話,張守約心中也頗為感動,站起身來,拍了拍張灼的肩膀,"這事兒,以後再議吧,張灼,這些事兒你不要操心,我自有分寸."

    "是太守,明天末將就回遼西了.您還有什麼吩咐嗎?"張灼站了起來.

    "你回去后,把今天和我的對話,原原本本,一字不差地講給君寶聽一遍."張守約手指輕輕地敲著桌子.

    "啊?"張灼再一次迷惑了,看著張守約,眨巴著眼睛,實在不明白張守約這是什麼意思.

    "去吧,你不明白,君寶會明白的."張守約擺擺手,嘆了一口氣,顯得極是疲憊.

    "是,末將告退."張灼躬身退了出去.

    寬敞的大廳,卻讓此時的張守約覺得有些窒息,他站起來,煩燥地扯開衣領,讓自己的呼吸顯得更為舒暢一些,張灼的確是為自己著想,但是。自己卻絕不能將高遠調進郡城裡來了.

    如果叔寶沒有什麼想法的話,高遠的確可以調到郡城裡,叔寶君寶兩兄弟齊心,壓制住高遠,攏住這條猛虎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問題是,現在叔寶有了想法,而且已經在付諸行動,不,應當說。他從很早以前就開始了行動,只不過成功地騙過了自己罷了.

    現在想想,張守約還真是有些心驚了,叔寶本身就自擁一軍,而黃得勝是傾向於他的,現在又有了路鴻,如果再將高遠調進京城,取代張灼的話,那叔寶的勢力。即便是自己,也壓制不住了.

    假設現在是戰亂年代,自己或許會支持叔寶,但現在不是。整個中原局勢,已經趨於穩定,接下來要做的,不是戰場縱橫。而是官場縱橫,在這一點上,叔寶遠遠不如君寶。以叔寶的性子,遼西交給他,他必定是要大興兵馬,或向東胡,或向內地,但無論向那個方向,最後一定會以失敗而告終,也只有君寶,才能在自己百年之後,穩穩地守住這份家業.

    而且高遠,不是一個安份的人,自己在時,能夠駕馭他,自己如果不在,叔寶君寶兩人聯手,一個以利以威,一個以情以義,亦能穩穩地攏住他,但如果兄弟兩個自成嫌隙,同室操戈,那高遠便會如同一匹脫韁的野馬,下山的猛虎,再也無法能夠控制了.

    "這是不行的!"張守約搖頭道.這一刻,他真是希望高遠死在戰場之上,他已經燒掉了榆林,完成了這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現在死了,倒也乾淨利落.讓自己少了許多麻煩,高遠一死,路鴻必然遷怒叔寶,因為這是叔寶竄掇著高遠去赴死的,這樣,他就會偏向君寶了.高遠一死,他留在扶風的那上千精兵,也必然會遷怒叔寶,與高遠相互倚重的扶風縣令吳凱也會因為同樣的道理,而倒向君寶.

    如果真是這樣,那倒是一勞永逸了.張守約苦笑,但願如此吧.張守約忽然之間,無比希望米蘭達能更厲害一些,希望東胡兵能更厲害一些,將高遠這個傢伙永遠地留在那片土地之上,不要再回來讓自己煩心了.

    平素想著兒孫滿堂,開枝散葉,讓張家發揚光大,但兒子多了,特別是有能力的兒子多了,卻也是一個大麻煩,張守約現在就陷入到了這種困境當中,焦灼,困惑,擔心,時時刻刻地困擾著他.這種情緒從他知道叔寶去了扶風之後一系列的作為之後就開始了,只不過那時因為戰事膠灼激烈而強自控制著自己不去想這事兒,戰事一息,人一閑下來,他就不得不直面這個問題了.

    兒子們都大了,羽翼都豐滿了,兒大不由爹娘啊!

    數天之後,張守約迎來了薊城來客,讓他有些意外的是,來的並不是朝廷的某一位大員,而是葉天南的麾下,原本張守約以為,來主持這件事情的一定是一位朝廷之中的大貴族.畢竟,這是誅滅了一個影響了大燕十數年的家族,所涉及的利益也是極為巨大的.

    荀修,葉天南麾下首席謀士,也是葉天南年輕時的老師,一位在幾十年前,就在大燕赫赫有名的大師級人物,現在已年過六十,滿頭銀髮,看起來這些年過得並不怎麼好,滿臉的皺紋,顯得極為老態,皮膚粗糙之極,如果換上一件農家衣服站在路邊,張守約一定會以為他是一個農夫而已,不過精神頭兒卻極好,一雙絲毫也不昏濁的眼睛,顯得銳利之極,似乎他瞧你一眼,便會將你的五臟六腑都看得一清二楚.

    這是一個不好打交道的人物,張守約立刻在心中下了定論,荀修數十年前便智名在外,學富五車,與李儒那是並駕齊驅的人物,這些年來,荀修銷聲匿跡,而李儒則周遊列國,四處講學,是以世人皆知李儒而忘了當年不家一個與他不分伯仲的人物,荀修.

    想不到他消失的這十餘年間,竟然一直伴隨在葉天南的左右.張守約心中微凜,葉天南有這樣的人物相助,也難怪他能東山再起.

    另一個頂盔帶甲,卻是一員武將,張守約可就不認得了.

    "荀大師!"面對荀修,張守約恭敬地站了起來,鞠了一躬,這樣的人物,走到哪裡,都是受人尊敬的,別說是自己,就是中原各國國主,都會禮遇三分.

    "張太守太客氣了!"荀修笑著還禮,聲音沙啞低沉,"這一次天南起事,幸得張太守拔刀相助,這才順風順水,荀修這裡替天南謝謝你了."

    "哪裡,哪裡!"張守約連連擺手,"令狐一氏禍亂我大燕久矣,守約一直想替國除奸,奈何力不能及,有心無力,好不容易有這樣為我大燕盡忠的機會,哪裡敢不儘力?當年薊城一事,守約也是不勝嗟嘆啊.只是相隔太遠,徒呼奈何啊!"

    "不不不!"荀修意味深長地笑了起來,"當年之事,天南也還要感謝你呢!"話說了一半,荀修卻不接著往下說了,"他叫葉重,天南的部將,這些年來,一直追隨著天南."

    "葉重見過張太守!"葉重跨前一步,向張守約抱拳一禮,葉重並不壯,身體精瘦,但在張守約這樣的武將眼裡,這個人精瘦的身體里,卻是充滿著極強的爆發力量,剛剛往哪裡一站,氣沉淵停,雖然年輕,但卻儼然有了不容忽視的氣質.

    "當年葉重追隨著天南逃離薊城的時候,還剛剛二十餘歲,現在都三十多了,十多年來,為了天南四處奔走,現在仍在孑然一身,深得天南信任."荀修話很簡單,但卻說明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來的這兩個人,都可以代表葉天南.

    "來人,看茶!"張守約拍拍手,招呼著兩人坐下."二位這麼快就到了琅琊,看來薊城那邊已經穩定下來了,葉相已經控制大局了."

    荀修哈哈一笑,"那是自然,十年籌謀,一朝發動,迅雷不及掩耳之間,大事已定,有周淵與寧則誠二人相助,薊城早已是風平浪靜.」

    「令狐潮是怎麼處置的?」這是讓張守約有些擔心的問題,打蛇不死,便有後患,葉天南便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令狐潮已經死了!」荀修坦然道:」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活下來,不過他的夫人卻是殺不得的,再就是趙靈與姬豐,也不能殺,其經的,該殺的都殺了.」

    「怎麼處理姬豐?」

    「趙靈求見了國主,要求讓她帶著姬豐回趙國去.」荀修道.

    「國主與葉相答應了嗎?」張守約問道.

    「不能不答應啊.」荀修嘆道:」雖然知道留著姬豐是一個禍胎,但卻不得不如此,趙靈的身份太特殊了,殺了姬豐倒容易,但與趙國便再無緩和的餘地而要成死仇了.」荀修嘆道.

    「難不成現在就不是死仇?」張守約曬笑道,有時候,他很難理解貴族們的想法與做法,在他看來,既然要做,就得做得乾淨利落.

    「仇當然是結下了,兩國之間,說不得什麼時候還得刀兵相見一番.但不將事情做到那一地步,這一仗打打也就算了,趙國只不過想要臉面而已.這一仗,咱們讓他知難而退,也就是了.」荀修哈哈大笑,」姬豐不能殺,天下都看著呢,天下七國,說起來都是沾親帶故的.」(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