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伏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伏擊字體大小: A+
     

    兵力只有對手的一半,精銳程度更是不及,一般情況之下,這仗是根本沒有法子打的,但高遠卻極有信心,現在的關鍵就是時間,他必須要搶在對手前面,抵達對手的渡河地點,半渡而擊,這一仗還沒開打自己就先贏了一大半.

    空中弦月高掛,與稀疏的星星一起為這片蒼茫的大地,添上了一層淡淡的柔光,極遠處,層巒疊障的山峰輪廓隱約可見,沱沱河便如同一條玉帶,橫亘在大地之上,轟隆隆的湍急水流之聲,不時衝撞著岸堤.距岸不遠,高遠帶著他的數百騎人馬,一路急馳,飛速地奔向他們的目標.胯下的戰馬呼呼地喘著粗氣,身上汗水津津,卻仍在騎士們的驅趕之下竭力向前.

    時間,現在時間就是勝利.

    河流漸漸變寬,水勢也平緩下來,天地之間突然變得安靜下來,再也沒有了先前那轟隆隆的水流相互撞擊的聲音,湍急的沱沱河在這裡,從一個火辣辣的村姑驟然之間,便變成了一個溫柔嫻淑的大家閨秀,平靜的水面古井不波,不仔細看時,你甚至不能發現他其它仍在一往無前的向前涌動.

    "就在前邊,古陵渡!"賀蘭燕指著遠處,大聲道:"這是最近的一個渡口,沒有湍急的險流,水勢平緩,水也不深,如果阿倫達想要過河的話,那他一定會選擇這裡."

    對岸仍然是一片平靜,看起來,阿倫達的王庭騎兵還沒有趕過來,高遠無聲地笑了起來,"走,我們去準備一下,明天,給阿倫達一個意料之外的驚喜."

    眾人放聲大笑起來,這笑聲,是他們終於趕在了敵人之前抵達了目標的得意。這笑聲,也是對明日將要痛殲對手的期盼和快活.

    眾人放緩了馬速,跑了半夜,馬兒也太累了.

    平靜的古陵渡被打破了寧靜,這裡,頃刻之間便熱鬧了起來.

    忙碌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凌晨,當東方第一縷曙光刺破黑暗的時候,高遠翻身跨上了戰馬,帶著一半騎兵離去,隨他們一起退走的。還有兩百餘匹空馬。而古陵渡周邊。一如先前景象,所有的一切痕迹都被抹去,不仔細看,根本就發現不了任何的跡象.

    離這裡兩里許的地方。有一片密林,那是四季長青的一大片松樹林,現在卻成了高遠最佳的藏身之所.

    "除了警戒人員,其餘的馬上吃飯,睡覺,養足精神,準備戰鬥!"高遠沒有廢話,這些人經過了這一次往返千里的奔襲,已經變成了不折不扣的老兵了。不需要他多講,所有人都知道該怎麼做,即便是張冬生與黃湛兩人麾下的騎兵也是如此,兩人帶來的數百騎騎兵幾乎折損了一半有餘,前面的數次戰鬥之中。折損的主要是他們二人的麾下,不論是高遠的扶風兵還是賀蘭燕的匈奴兵,以前都在血里火里爬過好幾回了,而他們兩人的兵,訓練也算精良,但卻一直呆在郡城,哪裡正兒八經的打過一場仗?訓練再精良的士兵,沒有打過仗,上了戰場,也是一群菜鳥,而迭經淘汰活下來的,才會成為一支部隊的脊樑.

    雖然損失大,但張冬生和黃湛兩人卻沒有什麼怨言,一來,他們出發之前,張叔寶與黃得勝就曾說過,這一仗不計損失,二來,雖然損失極大,但這些活下來的,必然會成為一筆寶貴的財富,當他們成功回到扶風之後,以這些人為骨幹,重建一支騎兵,必然會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一支由老兵為骨幹搭成的部隊,其戰鬥力將遠遠強於以前.

    戰場,從來都是優勝劣汰的殘酷競技場.

    所有人三兩下解決了肚皮問題,抱著自己的武器倒頭便睡,地上厚厚的松葉對這些人而言,便是軟乎乎的棉絮了.

    高遠靠著一棵腕口粗細的松樹,兩條大長腿伸直,一邊閉目養神,一邊伸手揉捏著大腿,這段日子,他可比一般的大頭兵要累得太多了,不僅是體力上的,而且有心理上的.他想著將這些人怎樣帶出來,就怎樣帶回去.麾下人越來越多,擔子卻也越來越重了.高遠現在明白權力有多大,責任就有多大這句話的意義了.

    "借個肩膀用用!"正在細細地回憶剛剛布置細節的高遠耳邊傳來清脆的聲音,賀蘭燕一屁股坐在他的身邊,伸出兩隻手,抱著了他的肩膀,腦袋一歪,靠在他的肩上,兩條長長的睫毛眨巴了幾下,眼瞼合上,不等高遠說話,居然就發出了細微的鼾聲.

    高遠不禁苦笑起來,就算你累得再狠,也不可能這樣子就睡著了吧?看著對方眼瞼之下仍在微微轉動的眼珠,以及嘴角那一絲雖然強忍但卻仍然抑制不住的笑容,高遠明白,這個丫頭根本就是不給自己拒絕的機會.我睡著了,你還能把我扔一邊去啊!

    一路奔波,賀蘭燕的身上也散發出了一股酸氣,滿頭的小辮子也散了不少,原本整齊的頭皮亂蓬蓬的堆在頭上,像是一堆雜草,素來愛潔的這個女孩如今臉上烏七八黑,臉色也憔悴了不少,人也瘦多了,臉郟之上那兩團帶著紅暈的肉肉也看不到了,

    看到這裡,高遠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憐意,這丫頭,本來是可以不來的,不過,也幸虧她來了,她帶著的那百餘名匈奴騎兵,成了他這一次最強的一股戰力,如果不是這股匈奴騎兵的加入,高遠明白,自己麾下的傷亡,只怕要增加一倍都不止.此時別說逆襲敵軍,只怕連夾著尾巴逃回去都困難.伸出手去,輕輕地揉了揉賀蘭燕蓬亂的頭髮.

    賀蘭燕的身體微微一震,卻沒有睜開雙眼,兩隻抱著高遠臂膀的手卻愈發的緊了一些.

    高遠嘆了一口氣,這一次回去之後,自己就要與菁兒成婚了,但與賀蘭燕之間的關係就更是複雜了一些,這樣糾纏著,對彼此誰都不好,但自己能做些什麼呢,在賀蘭燕的面前,任何語言都是蒼白無力的,這個女子,似乎認準了一條道便不準備再回頭了,那一夜,再居里關的城牆之上,面對著那個長發飄飄,赤著腳踩在冰冷地磚之上的女孩,自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喜歡你,不是我的錯!"女孩那清脆的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那一雙仰望著自己的的大大眼眸著閃爍著日晶瑩的光芒,自己哪裡還忍心將同樣的話再說一遍.

    心中為難,彼此糾纏,一時之間,高遠實在不知如何是好了.

    身邊的賀蘭燕呼吸越來越平穩,扣著高遠的兩隻手一點點下滑,現在,她是真的睡著了,女孩臉上露出快活的笑容,看樣子,卻是做了一個極高興的夢.

    將頭靠在松樹榦之上,高遠閉上了眼睛,既然想不出解決之道,那便順其自然吧,車到山前必有路,什麼事情,總會有解決之道的.

    不知睡了多長時間,高遠霍地睜開雙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張近在咫尺的俏臉,一雙大眼忽閃忽閃地看著他,笑語焉然.

    "燕子!"高遠坐直了身子.

    "想不到你睡覺還流涎水!"賀蘭燕笑嘻嘻地道,"高遠,你睡著了,還咬牙切齒地,在想些什麼呢?」

    高遠呵呵一笑,伸手拍拍自己的雙郟,讓自己更清醒一些,」阿倫達還沒有來嗎?」

    「還沒有.」

    「他不會不走這條道吧?」高遠有些擔心起來.要是選錯了伏擊地點,對方沒有來,不能痛殲敵人倒還在其次,關鍵是讓對方順利過了河,接下來自己的日子可就又要危機四伏了.此時天已經大亮,但看時光,距離自己睡著的時間,也還不到半個時辰.

    「不會,如果他想選擇一個最近距離的過河地點的話,那麼,便只有古陵渡這一個地方可選.」賀蘭燕堅定地點點頭,」相信我,絕不會錯的.」

    高遠點點頭,」我當然相信你.」

    直到日上三竿,就在賀蘭燕也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的時候,沱沱河對岸,突然喧器起來,黑壓壓的騎兵出現在河對岸,透過松林的縫隙,看到對岸的東胡王庭騎兵,高遠興奮地揮舞了一下拳頭,林子里也響起了壓抑著聲音的歡呼聲,隨著阿倫達的出現,先前的擔心已經不翼而飛了.

    眾人開始靜悄悄地集結,每匹戰馬都被嘞上了嚼子,以防它們的嘶叫聲引起對方的警覺,眾人提著刀,站在自己的戰馬身邊,集結到了高遠的身後.

    沱沱河的對岸,阿倫達心中憤怒異常,對高遠亦是恨之入骨,自己先是被他誘入鸌中,葬送了數百精銳王庭騎兵,接著為了追捕他,又讓真正的殺破天趁虛而入,榆林那裡集結了東胡王米蘭達費盡心機籌集來的糧草,現在,都在大火之中變成了灰燼,這一把火,燒掉的不僅是糧草,更是東胡進軍大燕的希望.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失去了眼前這個機會,下一個機會到來,還不知是什麼時候.

    「渡河!」他的聲音極陰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