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意外的好消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意外的好消息字體大小: A+
     

    一堆堆的篝火點燃,士兵們圍坐在一起,將濕衣服抖開,挑著戰刀之上烘烤,這裡離開他們先前的渡河地點已經有數十里地,穿著濕淋淋的衣服跑了這麼遠,再不停下來烘乾,可就要將士兵弄出毛病來了.

    最尷尬地莫過於賀蘭燕了,此時她終於體會到了高遠以前所說的,一個女人呆在軍隊之中的諸多不便,此時的她,只能呆在由幾匹馬圍著的一個圓圈裡,赤身裸體的披著一條氈毯,別提有多尷尬,扶風的縣兵知道她和高遠之間有些複雜的感情,再說她也是這些騎兵的教頭,眾人都對其非常尊敬,沒有會回頭過來獵奇,匈奴兵們就更不敢回頭了,不過那些張冬生和黃湛帶來的人可就沒這麼客氣了,明目張胆不敢,但偷偷摸摸地瞄上幾眼,壓低聲音議論幾句,亦不傷大雅.張冬生老成持重,四十大幾的人了,當然不會將這事放在心上,黃湛可就不行了,隔一會兒,偷摸著瞄上一眼,隔一會兒,再偷摸著瞄上一眼兒.

    站在四匹馬的中間,縱然賀蘭燕潑辣,此時也是又羞又惱,她的兩個女護衛蘇拉和烏拉這一路倒也命大,居然活著一直跟了下來,此時兩人雖然凍得瑟瑟發抖,臉色發青,但仍然一人牽著兩匹馬,圍成一個圈兒替賀蘭燕遮羞,並不時的對那些瞄過來的視線的主人怒目而視.

    賀蘭燕度日如年,好不容易,高遠抱著一堆衣裳走了過來,遞給蘇拉,"都幹了,讓她穿上,你們進去,把衣服脫了我給你們去烘乾."

    賀蘭燕快手快腳地穿好衣服,臉紅紅地鑽了出來,"謝謝你啊。高遠!"

    "謝我什麼呀,還是謝謝你這兩個小丫頭吧,她們那一張臉都凍青了.你在這裡替她們看著,我再去烤."高遠道.

    "行,我就在這裡守著,那些臭男人再敢往這裡瞧,我剜了他們的眼睛去."賀蘭燕看著那些仍在不時偷瞄過來的眼光,發狠道.

    "你還是算了吧!"高遠晃晃腦袋,"有什麼大不了的,還能看掉你一塊肉去。再說了。他們又看到什麼了?不是什麼也沒有看著嗎?早跟你說了。這行軍打仗的,不適合女人,你就是不信,這回知道了吧!"

    聽了這話。賀蘭燕盯著高遠,腦袋裡卻想起了另一回事,是啊,這些人什麼都沒看著,可你卻在過去的某個時間將我看了個精光?

    高遠哪裡知道賀蘭燕腦子裡轉著這個念頭,從馬背上接過蘇拉烏拉兩個人脫下的衣服,轉身便走.

    高遠的心裡很沮喪,這一趟出來,除了幹掉阿倫達那支人馬算是一點收穫之外。剩下的,全是失敗,出發前的七百餘騎人馬,現在還能坐在這裡烤火取暖的,還不到五百人了.二百餘騎兄弟永遠地倒了下去.

    "這是自己的錯."坐在火堆邊。高遠心中無比沉痛,自己太小瞧對手了,自從來到這個世間,自己總是沒來由的有著一種高人一等的想法,這一次,給了自己沉重一擊,戰場瞬息萬變,再完美的計劃也會因為臨時的變化而產生無數的漏洞.這一次自己運氣好,算是死裡逃生,但好運氣不會每一次都降臨到自己頭上,兵者,須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永遠將最壞的一面盤算進來,才會避免更多更大的失敗.

    抬眼遠望,不遠處的沱沱河仍在咆哮.

    "今天我走了,可我總有一天還是會回來的."

    "縣尉,縣尉!"遠處傳來馬蹄之聲和步兵的呼喊聲,高遠有些詫異地轉過頭來,因為他從步兵的聲音之中聽到了一股莫名的喜悅,可高遠不覺得現在有什麼可高興的.

    步兵縱馬疾奔而來,在他的身後,是隨著他一起出去哨探的幾名騎兵,看著走近的這行人,高遠有些詫異地站了起來,因為他記得步兵帶出去的是五個人,但現在,隨同他回來的卻是六個.

    步兵是往上遊方向去的,那裡不可能有被江水沖走的兄弟.

    "縣尉,榆林被燒了,一把火把榆林燒了一個乾乾淨淨,兩個後勤大營全都完蛋了,哈哈哈!"步兵翻身下馬的同時,卻是抑制不住的大聲狂笑著,邊笑邊將這個驚人的消息喊了出來.隨同他一起出去的幾個哨騎也都放聲狂笑著.

    "縣尉,我們的目的達到了,東胡人,短時間內是肯定不可能再來攻打我們了."步兵又笑又跳.

    高遠騰地一下站了起來,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而在他的四周,所有的士兵在呆楞了片刻之後,幾乎是在同時,爆發出一聲震天的歡呼,頃刻之間,無數的衣裳,兵器飛上了半空,赤身裸體的士兵們叫著,跳著,擁抱著,沱沱河邊,歡呼聲響徹天地.另一頭的賀蘭燕也歡呼著跑了過來,渾然忘記了眼前儘是一片白花花有光膀子大兵.烏拉蘇拉也歡呼著跳了起來,但這才一跳起來,才發覺自己赤身裸體,驚呼一聲,又抱著膀子蹲了下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高遠卻冷靜得多,雖然心中狂喜,但仍然強自忍著,不過抓住步兵的雙手卻在顫抖著,手上青筋畢露.

    "縣尉,你看他!"步兵轉頭看著身後一人,"你他媽的還楞著幹什麼,還不快上來跟縣尉說清楚,快點,縣尉要將我的膀子捏斷了."

    那人一個大步跨到了高遠身前,"縣尉,我是騎兵隊第二哨麾下騎兵,我叫蘇寧.前幾天我因為馬受傷掉隊了,後來馬死了,我便一直東躲西藏著往沱沱河這邊摸,想著游過沱沱河,就能回家了,今天在哪邊,我碰到一個掉了隊的東胡兵,那傢伙受傷了,我躲在草從之中,暗算了他,將他抓著了,從他嘴裡,得到了一個驚人的消息."

    "說,快點說!"高遠的聲音都在顫抖.

    "他是東胡王庭的騎兵,他們已經追到了沱沱河邊,但就在這時,榆林哪邊來了急報,榆林被燒了,燒了一個乾乾淨淨."蘇寧嘿嘿傻笑著."那個什麼東胡王爺正帶兵拚命地往榆林趕了,他受了傷,跑不快,便落下了.不想落在我手裡."

    "誰幹的?是誰幹的,那個傢伙知道嗎?"

    "殺破天!"蘇寧的眼神很奇怪."說是殺破天乾的,他們已經知道我們不是殺破天,是冒充得了."

    "天意,天意啊!"高遠楞怔了片刻,忽然放聲大笑起來."妙極,妙極,雖然陰差陽錯,但卻讓我們意外達到了目的,我們不需此行,如果我們不來,不吸引索普的主力出榆林,想來哪個真正的殺破天也沒有機會,這是一個妙人,有機會見到他,我一定要好好謝謝他."

    "可是縣尉,榆林雖然是燒了,我們的目的也達到了,但我們的危機還沒有解除,索普是回去了,但是他命令阿倫達,對了,就是那個被我們打慘了的阿倫達上天入地也要追上我們,現在我琢磨著那個阿倫達正在找適宜過河的地點呢!"步兵道."咱們還得跑啊!"

    高遠在原地踱了幾個圈子,突然冷笑起來,"跑?我不跑了.阿倫達又來了是吧,妙極,咱們打他一個回馬槍,再做他一回."

    步兵驚得目瞪口呆,"縣尉,你沒搞錯吧,咱們現在可就這四百多不到五百人了,阿倫達有一千騎兵,咱們怎麼跟他打?"

    "正面打當然打不過,不過咱們能陰他第一次,便能陰他第二次!"高遠呵呵地笑了起來,"步兵,最近的易於過河的地點在哪裡?阿倫達怕咱們跑遠了,他又分外仇恨我們,肯定不會花時間去找渡河的工具,但他又不會學著我們這相冒死泅渡,一定會找到一個易於過河的地方泅渡,哪兒就我們的機會."

    "我知道!"高遠身邊的賀蘭燕雙眼發亮,"距這裡有大約半天的距離."

    高遠抬頭看了看天色,"步兵,傳令,所有士兵立刻集合,我們馬上趕路,今夜不休息,我們要搶先抵達哪裡,再陰阿倫達一次."

    步兵楞了一下,突然反應了過來,"縣尉,您這是要半渡而擊?"

    "當然,半渡而擊,半鍵就是時間,我們一定要搶在對方前面,告訴弟兄們,馬上出發,在馬上解決吃飯問題."高遠喝道.

    隨著一聲令下,所有的士兵不管衣服烤乾與否,紛紛以最快的速度套在身上,拿上自己的開武器,翻身上了戰馬,在賀蘭燕的帶領之下,飛快地向著目的地奔去.

    這數百騎兵,往來千里奔波,本來以為任務已經失敗,雖說不上士氣盡喪,但卻一個個也是垂頭喪氣,但轉眼之間,喜從天降,他們原本要做掉的目標,如今不費吹灰之力便化為了灰燼,怎能不叫人欣喜?個個都興奮得嗷嗷直叫,被東胡人從榆林附近一路追到沱沱河,可謂是九死一生,個個心頭憋了一口悶氣,怎能不去找人出出氣,泄泄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
    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