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彼之毒藥,吾之仙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彼之毒藥,吾之仙草字體大小: A+
     

    沱沱河邊,索普怔怔地看著凌亂的,被人,馬踩得稀亂的河岸,那裡還丟棄著被遺棄的雜物和旗幟,一面插在岸邊的血色雙刀交叉旗迎風飄揚,極為顯眼.抬眼望向對岸,荒草廖廖,早已沒有了對方的身影,索普萬萬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在這裡就強行游過了沱沱河,原本他以為,自己還是有充足的時間追上對手的.

    "三王爺!"腦袋包紮得只剩下兩個眼睛在外面的阿倫達快步從後面走了上來,"哨騎在下游數里方向抓住了一個馬匪,那裡有十幾具馬匪的屍體,看來是被溺死後衝到那兒的,只有一個活的."

    "帶過來吧!"索普嘆了一口氣,對方已過沱沱河,自己已經沒有必要再窮追不捨了,但是現在,他要搞清楚,殺破天為什麼要突然襲擊榆林大營,這完全是沒有道理的事情.

    兩名東胡騎兵拖著一個五花大綁的馬匪走了過來,其實,這個人已經完全沒有必要綁了,他的身上,本來就有不輕的傷勢,被拉破的衣衫內,幾個刀傷被江水泡得慘白,看著甚是瘮人,身上本來有傷,再在江水中掙命,全身的力氣早已耗光,此時軟得就跟一根麵條一般,哪裡還有絲毫的力氣.

    啪的一聲,受傷的馬匪被扔在了索普的面前,他掙扎著,兩手撐地,想要爬起來,但努力數次,終是失敗,一次次的跌倒之後,他終於放棄了站起來的努力,撐著地面,讓自己坐了起來,他的臉色慘白,但一雙眼睛卻仍是亮晶晶,瞪著索普.

    索普看著這個落到自己手中的馬匪,他沒有從對方的眼中看到恐懼和害怕,反而是看到了仇恨,赤裸裸的。毫不掩飾的仇恨.

    索普居高臨下地看著對手,"告訴我想知道的,或許你還可以死得痛快一點."他冷冷地道."或許死不可怕,但可怕的是想死卻死不成."

    從對方的眼中,索普知道,這不是一個怕死的人,所以他很乾凈地道.

    對方看著索普,突然笑了起來,"想死卻死不成?是呀,是很可怕。可是我已經經歷過了。所以。再來一次,也沒有什麼.死蠻子,有什麼招兒就使出來吧,爺爺我要叫一聲。就不是好漢."

    聽到這個馬匪強硬的回答,身後的兩名東胡騎兵頓時大怒,同時飛起一腳,踹在這個傷兵的背上,撲的一聲,將他平平地踹在泥地里.

    傷兵大聲咳漱著,又從地上掙扎著坐了起來,每一聲咳漱,都帶著一大口鮮血。"孫子,再踹得重一點,爺爺我就可以早點了結了,來吧!"

    兩個還想上去補上兩腳的東胡騎兵頓時呆住,要是真兩腳將他踹死了。三王爺可就不樂意了.

    索普揮揮手,示意兩人退下去,他蹲在了這個傷兵跟前,點點頭,"想不到一個馬匪也有如此氣概,了不起,殺破天能有你這樣的弟兄,難怪他這些年來能如此猖獗.你叫什麼名字?"

    傷兵哈哈大笑起來,"孫子,爺爺告訴你,爺爺可不是什麼馬匪,爺爺是大燕扶風縣的縣兵,高縣尉麾下騎兵隊第一哨的哨長,爺爺叫管仇胡,記著了嗎?老子叫管仇胡.活著的時候,老子打你們東胡人,死了到陰間,老子還要去打你們東胡人的鬼."

    索普瞪大了眼睛,看著對方,眼中滿是震驚之色,"燕國,扶風縣兵,高遠?"

    "不錯,就是高縣尉,高縣尉帶著我們來燒你們的糧草,你們這些龜孫子又琢磨著想要去我們大燕殺傷搶掠了,老子能看著你們幹嗎?"管仇虎瞪大了眼睛,嘆了一口氣:"可惜啊,差了那麼一點點."

    索普與阿倫達對視了一眼,眼中都是露出震驚之色.坐在地上的管仇虎卻突然從頹喪之中又神彩飛揚起來,"雖然沒有燒成你們的大營,不過打了幾仗卻也是打得極舒服,老子親手割了三個東胡人的腦袋,哈哈哈,三個,老子夠本了."

    索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你為什麼如此仇恨我們東胡人?"

    "不恨你們還恨誰去,老子一家種田織布,過得好好的,你們這些東胡蠻子跑來了,殺死了我所有的親人,燒了我的戶子,讓我從此一個人孤零零的活在世上,我活著,我改名叫管仇胡,就是為了殺光你們這些蠻子,只不過現在我要死了,不過沒什麼,我干過你們了,高縣尉會替我殺光你們的,哈哈哈,高縣尉已經過河了,你追不上了."管仇胡放聲大笑起來,神色甚是愉悅.

    "一個小小的燕國縣尉,也敢大放厥詞,也不怕笑掉人的大牙?"阿倫達冷笑道.

    "呸!"管仇胡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在扶風的時候,也有很多東胡蠻子瞧不起高縣尉,但他們現在都去閻王爺哪報到了,瞧瞧你自己,以後只怕沒有臉見人了吧,哪也是我們高縣尉替你留下的,等著吧,你們等著吧!"

    索普站了起來,看著江對岸,沉默片刻,他轉身往回走去,"給這個人一個痛快吧,這是一個戰士."

    阿倫達嗆的一聲拔出刀來,"去閻羅殿里等你的高縣尉吧."

    "我一定會先等到你的!"管仇虎伸長了脖子,放聲大笑.

    刀光閃動,笑聲嘎然而止,鮮血噴濺而出,一顆大好頭顱高高飛起,卟嗵一聲,落到了江中,頃刻之間就被江水吞沒.

    "整軍,回榆林!"索普有些落寞,這一趟出來,可以說一無所獲,雖然將對手追得如同兔子一般逃竄,但終究是沒有傷到對手的筋骨,倒是自己,損兵損將,阿倫達率領的一個千人隊,幾乎死傷殆盡,不管從哪一個方面看,都是一次徹頭徹尾的敗仗.

    唯一幸運的是,自己在阿倫達吃了敗仗之後,迅速地綴上了對手,從而挫敗了這個陰險的傢伙想要襲擊榆林的打算,這個時候,索普已經完全明白了高遠的打算,他是想以擊敗阿倫達這件事,將自己吸引出榆林,整整一個兒調虎離山之計,然後避開自己,轉而襲擊榆林的物資大營,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出來的如此之快,在阿倫達剛剛與他開戰的時候,自己就已經在追擊他的路上了.

    這算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不管怎麼說,保證了榆林大營的安全,就是勝利.這個高遠,地位不高,帶兵不多,倒真是一個膽大包天的人物,居然敢孤軍深入榆林,縱橫來去,將自己折騰得七葷八素,這是一個人物,不過他的地位實在太低,雖然有些才能,在大燕這個地方,也很難一時之間爬到高位,地位不高,手裡頭能利用的資源便實在有限的很,也許會給自己造成困擾,但終是改變不了大局.

    也許一二十年之後,這個高遠不死的話,或許能成為張守約式的人物,那時的自己,才會真正將他作為一個對手吧!索普暗自想到.

    二千王庭精銳翻身上馬,牛角號聲聲響起,一隊隊的騎兵歸建,旗號招展,整支隊伍已準備開拔了.

    遠處傳來急驟的馬蹄之聲,數匹健馬出現在索普的視野之中,看到為首一人,索普臉色不一變,那是圖魯的貼身護衛.此時的他,汗流浹痛,臉上,身上,烏七八黑,汗水淌過,流出一道道白色的溝槽.

    "三王爺,榆林遭襲,整個後勤大營沒了,全沒了!"來人翻身下馬,跪倒在索普面前,放聲大哭,"殺破天率近千馬匪,突襲榆林,榆林全無防備,被殺破天突入大營,縱火焚燒了兩座大營,我們辛辛苦苦籌集的糧草,物資,全都沒了,但連榆林城,也被這幫馬匪糟踐得不成模樣,死傷慘重."

    來人一翻話語,如同晴天霹靂,重重地敲打在在場的每一個頭頂之上,阿倫達驚得一個倒栽從馬上跌了下來,一挺身站起來,他撲上去,劈面揪住來人,"喀則,你胡說什麼,你在胡說什麼?"

    喀則抬起頭,看著阿倫達,"阿倫達,沒了,都沒了."

    索普騎在馬上,怔怔地看著喀則,剛剛還在感嘆著自己保住了榆林大營,挫敗了對手的陰謀,轉眼之間,噩耗便降臨到頭上,這可真是莫大的諷刺.

    是扶風這個高遠與殺破天早有聯繫么?這不太可能,難道說這兩幫人事先根本沒有任何聯繫,而卻在同一個時間點上選擇了作同一件事情?索普的身子越來越搖晃,卟的一張口,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人也從馬上栽了下來.

    "三王爺!"阿倫達與喀則大驚失色,雙雙撲上去,扶起了吐血而倒的索普.

    "阿倫達,帶上一千騎兵,過河,上天入地,給我殺了高遠,哪怕就是追到扶風,也給我殺了高遠!"索普緩緩地站直了身子,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跡,片刻之間,他便已經挺直了身軀."喀則,我們回去,我們回榆林!"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