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四十四章:與爾同銷萬古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四十四章:與爾同銷萬古愁字體大小: A+
     

    兩人說著話,不知不覺小半天便已經過去,吳凱的管家吳平推門走了進來.

    "老爺,飯菜已經備好了."

    看到吳平,高遠站了起來,點頭示意,吳平他是認得的,當初吳凱派去他家中學習釀酒技藝的帶隊者就是他.

    "家裡的事情,有勞吳管家了."高遠道,"辛苦了!"

    高遠對一個下人如此謙恭有禮,吳平卻是受寵若驚,要知道現在的高遠已不是去年那個白丁,而是堂堂的一縣縣尉,手上握著上千精銳兵力,在戰場之上屢次擊敗東胡人的扶風英雄.

    眉開眼笑的吳平在高遠面前彎得更低了,"縣尉太客氣了,能為縣尉做一點事,那是吳平的榮幸,現在的扶風人,誰不想替縣尉做一點事情聊表心意啊?更何況,我只是監工而已."

    自家的房子做得極其用心,這一點,從家裡出來的高遠自然是一清二楚,連自家那個出身不凡,眼高過頂的准岳母大人都點頭表示讚許,可不僅僅象吳平說得那般輕鬆而已.

    走上前去,拍拍吳平的肩膀,吳平的年齡比起高遠來要大得多,但高遠這一拍,卻顯得理所當然,而屋裡另外兩人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吳管家,這份情,我記下了."高遠道.

    一邊的吳凱卻是大笑道:"你光顧著謝他了,卻把我這個真正主事兒的人給忘了,我可是要不高興得哦!"

    高遠打了一個哈哈,"吳大人我就不用謝了,等上了桌子,好好地敬你幾杯,也就得了."

    這一謝一不謝之間,卻是清楚地表明了雙方之間的親疏,吳平和吳凱卻都是開心不已.

    吳凱招待高遠,菜肴自然是精美無比,看著滿桌的美味,高遠不由食指大動,他這幾個月一直呆在軍中,雖然伙食不差,但卻談不上精細烹調,大碗肉,大碗酒,能吃飽,營養夠便行了,可不象吳家,食不厭精,膾不厭細.

    看著高遠不由自主地咽口水,吳凱心中不由大樂,提起身邊的酒罈,拍開泥封,濃洌的酒香頓時四散溢開,"這酒,可是當初從你那得了方子之後釀出來的第一批,照著你的意思,我將他埋在家裡的桂花樹下,這都一年了,今兒可是為了你,才挖出來一壇."

    "妙極,這種酒,存放的時間越長,便越好喝,吳大人,你可勾起我的酒蟲了,今兒我可要不醉不歸了."

    "當然得不醉不歸."吳凱笑著站起來,給高遠碗里倒上酒,"今兒個高興,咱們就不用小杯,就用大碗,一醉方休."

    "一醉方休."高遠亦是興緻極高,端起酒碗,兩人重重地碰到了一起.

    這一餐酒,正如高遠所說,當真是喝得一醉方休,當高遠看到端著酒碗的吳凱身子在自己面前突然消失,出溜到桌下的時候,方才大笑著離席而去.

    在下頭早已吃過飯的曹天賜一直候在廂房之中,聽到高遠的呼喊,趕緊牽了戰馬過來,看到高遠的模樣,不由吃了一驚,他從來沒有看到高遠喝成這般模樣,瞧這樣子,只怕是騎不得馬了.

    高遠卻是不管不顧,兩手扒著馬鞍,想要爬上去,試了幾次,終是手腳乏力,沒能成功,最後還是在吳平與曹天賜兩人合力之下,才將他扶上戰馬,坐在馬鞍之上,高遠只覺得頭重腳輕,人一下子便伏在了馬鞍之上,好在這戰馬跟著高遠時日已久,倒是安靜得很,踏著小碎步,平穩地走了出去.

    曹天賜自然是不敢騎馬了,一手牽著自己的戰馬,一手牽著高遠的馬步行,看著高遠在馬鞍之上東倒西歪的樣子,他不時擔心高遠從馬上給掉了下來.高遠這麼大個塊頭,這麼強壯的身材,要是砸將下來,自己可是扶不住他.

    好在高遠雖然東倒西歪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來的可能,但終究還是在曹天惕的膽戰心驚之中,一路平平安安地回到了家,打開大門的曹憐兒看到高遠的模樣,不由驚呼出聲:"天爺,縣尉怎麼了?"

    曹憐兒的驚叫將葉菁兒也惹了出來,她本來就還沒有休息,一直在等著高遠,奔出門來的葉菁兒看到高遠的樣子,也是吃了一驚.奔馬到邊,聞到一股濃烈的酒氣,小手不由在鼻間連連揮著,"怎麼就喝成了這個樣子?"

    "姐姐,菁小姐,麻煩你們幫幫我,將縣尉扶下馬來,我一個人可弄不動他!"曹天賜苦著臉,兩手撐著高遠,兩隻腿成弓步蹬著,此時,馬上的高遠正向下歪著,全身的重量幾乎都壓在曹天賜的身上.

    兩個女人,一個半大的孩子,費勁地將高遠從馬上弄了下來,曹天賜鑽到高遠的脅下,使出吃奶的力氣扛著高遠,兩個女人一前一後幫忙架著,一步一挪地將高遠向內里拖去.

    葉氏站在大堂門口,看著滿身酒氣,晃來晃去的高遠,不由皺起了眉頭,"怎麼醉得這麼厲害?憐兒,你們先將他架到房裡去躺下,我去弄一點醒酒湯,天賜去燒些熱水,呆會兒給你們縣尉好好擦試一下."

    迷迷糊糊的高遠此時卻是大呼起來,"誰說我醉了,我可沒醉,哈哈哈!"他放聲大笑,兩臂一振,將扶著他的三人統統彈開,在院子之中手舞足蹈,他這頭揮拳踢腿,其它人可就不得不避開了,雖然高遠醉得厲害,但聽到他舞拳踢腿的呼呼風聲,這要是挨一下,說不定就爬不起來了,兩個女人向後避開,曹天賜卻是半蹲著身子,小老虎一般看著高遠,直想覷個空子,趁著高遠不備,將他一下子撲倒,不過高遠醉是醉了,卻仍是讓曹天賜無法可施,關鍵是他力量與高遠相差甚遠.

    屋裡三個個女人,二個半大娃娃,看著狀似顛狂的高遠,目瞪口呆,亦無法可施.

    "人生得意需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宰頭烹羊卻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揮拳舞腿之間,高遠竟是仰天長嘯,聽著高遠嘴裡吼出來的句子,葉菁兒和葉氏兩人驚疑地對望了一眼,高遠識字是識字,但這學問卻是有限得很,兩家在一起做了近十年的鄰居,以前對她們亦很是照顧,便是現在兩家已結了姻親,也從沒有看到過高遠在做學問上表現過什麼天賦,怎麼今兒醉得都不清醒了,反而能脫口而出如此精妙的句子?

    葉菁兒和葉氏懂,曹憐兒和曹天賜卻是聽不大明白的,一邊的葉楓卻是鼓掌大讚起來,"高大哥,好詩!"'

    高遠斜睨了大呼的葉楓一眼,狂笑著接著高聲吟誦起來,"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葉氏與葉菁兒兩人愕然,這幾句與前邊幾句卻是接不上來了,雖然意境上如出一轍,但怎麼聽著怎麼彆扭,就好像中間斷了一大截一般.

    "夫人,怎麼辦啊?"曹憐兒看著高遠,卻是急了,"總不能讓高縣尉就這樣子在院子里跳吧?"

    葉氏哼了一聲,"憐兒,去弄一盆冷水來潑他,看他醒不醒?"

    "啊!"曹憐兒一驚,"夫人,這我可不敢!"

    "有什麼不敢的,我讓你去就讓你去,不然他發起瘋來,家裡這幾個人能擋得住他吧,快去."葉氏怒道.

    曹憐兒不敢再說,趕緊去端了一盆冷水來,卻是遲疑著不敢下手,葉氏看得惱火,搶過盆來,走了幾步,一揚手,一盆冷水劈頭蓋臉便澆了下去.

    遭到如此迎頭痛擊,高遠一下子凝立不動,仰臉看天,"怎麼下雨了,咦,還有月亮嘛,奇怪!"

    聽到高遠的自言自語,幾人都是哭笑不得,而此時,高遠卻是卟嗵一聲,終於推金山,倒玉柱,轟然倒在了地上.

    將終於人事不省的高遠弄到屋裡床上,幾人已是累得氣喘吁吁,香汗淋漓了,葉菁兒找來乾淨的衣物,曹天賜則端來了熱水,替高遠擦洗了一遍,換上乾淨的衣物,葉氏也終於將醒酒湯熬了過來,直到此時,眾人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葉菁兒端著醒酒湯,小心地一湯匙一湯匙地喂著高遠,每一匙倒有一大半順著嘴角流了出來,一邊用手帕擦拭著汁液,一邊問著侍立一邊的曹天賜,"天賜,你們縣尉平常還吟詩么?"

    "吟詩?"曹天賜連連搖頭,"從來沒有聽到過."

    "今天他吼的那些,平時你們聽到他說過嗎?"

    曹天賜頭搖得像撥浪鼓,"縣尉平時說得最多的就是跟上我,乾死他們!"

    葉菁兒聽著曹天賜的粗話,不由臉一紅,轉頭看著高遠.

    "人生得意需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高大哥,你居然也唱得出這樣的句子來,倒真是讓我意想不到.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你少年得意,有什麼愁呢?」

    沉睡之中的高遠心中埋藏的愁,卻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來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