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四十一章:收入不抵支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四十一章:收入不抵支出字體大小: A+
     

    痛痛快快地洗了一個澡,換上便服,高遠坐在自己的卧室中,泡上一杯茶,開始細細地擦試自己的三棱軍刺和戰刀,看著軍刺和戰馬鋒刃之上細細的缺口,不由皺起了眉頭,打制這兩柄兵器的鐵料終究還是不算太好,看樣子,自己得想些法子了,他可不想在激烈的戰鬥之時,突然出現武器斷裂的事情,那可是要命的.

    從桌下拿起一塊磨刀石,高遠重新打磨著兩柄武器的鋒刃.屋外的校場之上,回歸的士兵們正在高談闊論,不時聽到有人大聲吹噓著自己的功績,而更多的時候,則是不同的伙,不同的都在互相較勁,都認為自己幹得更好,而這個時候,輪換留守的士兵則只有乾瞪眼的份兒了,逼得急了,便拿出前幾次參加的戰事所獲得的功績來反擊,不過往往都會收穫一頓嘲笑.

    這種氛圍是高遠所喜歡的,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麾下的部隊對於戰爭技藝已經愈來愈嫻熟,在對敵人造成重大傷害的同時,自己的傷亡卻在急劇減少,以前的很多戰鬥的確不能跟現在相比.

    只有不停地戰鬥,才能獲得更大的進步,只有不停地勝利,才能塑造士兵們戰無不勝的心氣和藐視一切的勇氣,這幾個月來,面對東胡,扶風兵們連戰連捷,昔日如狼似虎的東胡人則被打得潰不成軍,扶風士兵們現在對自己的實力是相當自信.

    士兵們可以這樣認為,但高遠自己卻有著清醒的認識,被自己擊敗,打垮的對手,在龐大的東胡部族當中,只是一些小不點,在東胡王心中,他們有可能根本連名字也不能讓他記住,這就象大燕的皇帝一樣,會認得自己高遠是誰么?在這些人眼中,這種戰事,恐怕就是小孩子過家家吧!

    想到這裡,高遠不由想起了第三次給張守約送戰馬回來后,曹天成帶回來的消息,小娃娃們鬧著玩兒,有什麼打緊的,你打過來,我打過去,不值一提.這是張守約回答東胡王特使的話,這當然是自己那源源不絕送過去的戰馬換回來的答覆,東胡王的特使自然不會這麼退縮,他的回答也是擲地有聲:既然張太守是這麼認為的,那麼這些小娃娃們鬧騰得動靜再大一點,想必張太守也是不會在意的了.

    動靜再大一點兒,當然是會有一定實力的部落前來找自己報復,這也是高遠決定收縮戰事的原因,他不會認為東胡特使是在虛言恫嚇,眼下以自己的實力,只要來一個擁有上千騎戰士的大部落,自己就夠嗆,就算自己打贏了,只怕手下實力也是損耗殆盡,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可惜啊,賀蘭雄迫於匈奴王和匈奴一些大部的壓力,不能再度前來與自己聯手,否則,一個千餘人的大部落還是能吞下去的,眼下,自己卻只能防守了.

    不過從另一個方面來說,這也是一件好事,連續作戰,戰士們心氣的確高,但身體肯定已經到了一疲累的臨界點,是需要好好地休息,放鬆一下,同時,檢討戰事的得與失,也是必須要進行的,顏海波在全隊推行的集思廣益,共同探討戰鬥方法,一步一步改進戰鬥技巧的方法,高遠已經在全軍之中推廣,強行要求孫曉,鄭曉陽,那霸必須採用同樣的辦法,這樣長期推行開來,將來會為自己造就一大批有經驗的將領和基層軍官,而基層軍官,無論什麼時候,都是一支部隊的核心力量.

    房門吱呀一聲被推開,曹天成出現在門邊,他總是會在最合適的時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縣尉,這幾個月來的收入和支出,我想跟您作一個詳細的回報."

    "坐吧!"高遠指了指對面的板凳,手上不停,這些東西有曹天成打理,他十分的放心.

    "縣尉,這一個多月,我們收穫了浮財不少,除開那些牲畜不談,光是金銀,我們便收穫了超過二十萬貫的收入,按照您的吩咐,這些錢暫時不動,作為我們的貯備資金."曹天成翻開帳薄,喜氣洋洋地道.

    "嗯,說其它的."高遠點點頭,這些錢,他心裡亦是有數的.

    "除開這些,我們現在最大的一筆收入來自與匈奴的貿易,主要是代銷到匈奴各部的烈酒,到九月的時候,烈酒的銷量一下子翻了三倍有餘,我們獲利約五萬貫,這還是拋開了給賀蘭雄的分成之後的數目."曹天成道.

    "這麼多?"高遠驚訝地抬起頭來,旋即又明白過來,"匈奴各部所處地域苦寒,這馬上就要面臨冬季了,烈酒是他們禦寒的極佳之物,大量購買,貯備過冬也是可以理解的,過了這個點兒,銷量肯定就會下來了."

    "是,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縣尉,咱們為什麼要通過賀蘭雄呢?白白地給他一筆分成,不如咱們直接來做不好么?"曹天成道.

    高遠抬起頭來,舉起刀,對著窗外的陽光,細細地打量著鋒刃,微笑道:"天成,不要太貪心,有些時候,分潤一些收益出去,會帶來更多的收益,讓賀蘭雄去與那些匈奴部落打交道,比我們要好得多."

    "除開酒,另一大塊便是皮毛生意,現在扶風城內,吳大人已經聚集了大批的毛皮工匠,除開加工皮甲之外,更是將一些上好的毛皮做成了衣物,主要銷往遼西城,皮甲除開供應我們軍隊所需之外,現在也開始接到了遼西城張太守的訂單,不過利潤薄,張太守給的價太低了,我們賺頭著實有限,吳大人又插了一腳,只能說是聊勝於無.而毛皮衣物利潤雖高,但又沒有量."

    "不虧就好,皮甲主要還是給我們自己用的."高遠笑著將戰刀合進刀鞘,又開始打磨他的三棱軍刺.

    "這些之外,便是縣尉您從吳大人那裡拿到得分紅了.第二季的分紅是三萬貫.也入了公帳."曹天成道:"其實縣尉,這筆錢我覺得還是不入公帳的好,畢竟您馬上就要成家了,哪裡都是需要錢的."

    "不說這些,說說開支吧!"高遠哈哈一笑,在他心中,這支軍隊就是他的,將錢放在家裡錢庫里發霉,還不如用在這支軍隊里,而且現在他也有絕對的自信,那個想要謀奪這支軍隊,自己絕對讓他碰上一鼻子灰,哪怕是張守約也不行.

    "收入不少,開支也大!"剛剛還一臉笑容的曹天成,一張臉馬上換成了苦瓜相,"撫恤金,傷殘補助金,一共開支兩萬貫,而且這還不算完,根據縣尉您的意思,後續還要保證這些人生活無憂,縣尉,咱們當兵打仗,都有心理準備,死了殘了,各安天命,像您現在給出這樣豐厚的撫恤和補助金,已經是少有的仁德了,後面就不必再付了吧."

    "這個不行,士兵替咱們拼了命,傷了,殘了,你不養起來,他們如何生活,去討飯?這讓尚在軍中效力的士兵們會怎麼想?他們難道不會想到如果自己以後變成了這副樣子該怎麼辦?人一有後顧之憂,打起仗來不免縮手縮腳,想法一多,失敗就會來,天成,這是保持我們高昂士氣永不衰竭的保證,什麼錢都能省,這個錢絕不能省,我們不管別人是怎麼做的,只要做好自己,讓我們的士兵沒有後顧之憂.我建議你哪裡要專門設立這樣一個職位,就是如何保證這些退伍士卒的生活,就算是娶媳婦兒,你們也得幫忙才行."高遠將軍刺放在了桌子上,亮晶晶的眼睛看著曹天成,無比認真地道.

    "我明白了!"曹天成苦笑,還不如不開口了,一開口,又攬了一件事上身了."再就是士兵的餉銀,普通士兵每月一貫,現在我們有一千五百名士兵,包括伙長每月一貫五,都頭每月兩貫,兵曹每月五貫,三個月來支出兩萬貫.除開這些,步兵的騎兵隊現在一共擁有戰馬五百匹,為了養好這些馬,每月需要額外支出一千貫."

    "為士兵們採購皮甲,花費五千貫,新打制長矛,戰刀,共花去三萬貫,伙食費,現在每月要近三千貫......"

    高遠聽著曹天成流水帳般地報著一項項開支,臉色也開始變得精彩起來,聽著曹天成這一路的帳總下來,貌似自己收入不少,但開支卻是更多.

    "所以說,如果那些浮財不算的話,我們還是一個虧帳羅!"高遠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地道.

    "是,是虧帳!"曹天成苦笑."縣尉,近期咱們不能在擴軍了,一擴軍,便又是一大筆開支.還是等咱們有點積蓄了,再開始擴軍?或者您再去打一個東胡部落?"

    高遠笑著搖搖頭,"近期不能再動手了,得停停.我估摸著,東胡人現在恨我們恨得牙痒痒的,說不定正蘊釀著狠狠地收拾我們了,得躲躲這個風頭,等他們懈怠了,咱們再出擊,不過要是他們想來居里關與我碰碰面,我也不介意狠狠地收拾他們一頓的."

    "也是,縣尉想得總是比我要周全,長遠一些!"曹天成小小地拍了一記馬屁.

    高遠笑了起來,"天成,這兩天部隊開總結會,開完之後,我準備回扶風一趟,你有什麼東西或者是口信要我帶給憐兒的么?"

    "也沒什麼,縣尉就給憐兒說,好好地服侍好菁兒姑娘就行了."曹天成笑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