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三十七章:沒有競爭,就沒有進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三十七章:沒有競爭,就沒有進步字體大小: A+
     

    部穎而出的十二個都頭,原第一隊佔了八個,餘下的三十六名伙長,第一隊更是多達三十名,越往基層走,第一隊的優勢便越大,鄭曉陽與那霸不得不正視這個現實,這就是他們與高遠嫡系部隊之間的差距,這場大比,他們兩人麾下的原來四個都頭還能保持現有的地位,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高遠的抽籤決定所有士兵的歸屬徹底將建制打亂,而原本在他們麾下的四名都頭在接下來的兵曹抽籤之中,又盡數離開了他們的麾下,看著被劃歸到自己麾下的六名陌生的都頭,兩人除了苦笑之外,原本心裡僅存的那一點火苗也盡數熄滅,他們明白,現在高遠已經完完全全地控制了扶風縣這一千餘士兵,如果自己稍有違逆,這些都頭和伙長可以輕而易舉地將自己架空.

    心中雖然不滿,但卻也說不出任何話來,高遠使用的手段光明正大,挑不出任何暇疵,要怪,只能怪自己的部尾不爭氣了,同時兩人也有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緊迫感,高遠毫不掩飾地在他們面前表現出了自己的野心,那就是這支軍隊絕不會到此為止,也許下一次的擴軍很快就要到來,而這種選拔方式已經被明確為軍隊的晉陞的重要台階,如果自己在下一次的擴軍之中,也被納入這種競爭體系之中,卻又落敗的話,那才真是面子裡子全都失掉了,更重要的是,他們將逐漸邊緣化而淪為可有可無的人物.

    想要保持自己的地位,唯一的可能性便是不斷提高自己的戰力以及接下來可能到來的戰爭之中拿到足夠多的軍功.

    此時,兩人已經完全熄滅了與高遠爭鋒的想法,而將他們竟爭的目標放在了孫曉與顏海波兩人的身上,他們明白,現在他們與高遠已經不在一個層次上了.

    高遠自然不太清楚兩人的想法,以全軍戰鬥力暫時下降的代價而換取自己對全軍的控制,這是必須的,軍隊是一柄雙刃劍,如果不能做到完全掌控的話,可有可能便會傷到自己.而且高遠也相信,在自己擬定的全新的軍事體系之下,這支軍隊的戰鬥力回復並向更高一個台階進步,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而當完成一個過程之後,便將是自己向東胡人控制區域滲透擴充的時候了.

    居里關,如火如荼的練兵旋即轟轟烈烈的開展起來,不僅是孫曉與顏海波,鄭曉陽與那霸也行動了起來,兩人表現出來的勁頭甚至比孫曉與顏海波更為強烈,而這又反過來極大地刺激了孫曉與顏海波,如果讓這兩個後來者比下去,自己哪裡還有顏面站在高遠面前,他們兩個可算是高遠手把手教出來的.

    現在孫曉與顏海波比起鄭曉陽與那霸二人,並沒有任何的優勢,全軍打亂重編將四個隊的戰力拉回到了同一個檔次之上,想要脫穎而出,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四個隊的較勁正是高遠想要看到的結果,每十天一次的軍內比試便是檢閱他們的試金石,比試的內容已經不僅僅局限在個人武力的比拼之上,小隊戰士的配合作戰,甚至一個都的對抗慢慢地都被加了進來,高遠開始有意識地培訓麾下基層軍官的指揮能力.在這種作戰作戰,人數越多,個人武力的高低便越被降低,軍官的指揮能力,士兵們之間的協同作戰能力顯得更加重要起來.

    伙與伙之間的作戰,孫曉和顏海波的第三隊和第四隊尚能在與鄭曉與與那霸之間的爭鬥之中佔到上風,但一上升到都,隊的作戰,兩人便顯得有些吃力了,特別是在隊這級別之上的作戰,兩人都是勝少敗多.

    對於這一個結果,高遠毫不意外,鄭曉陽和那霸在兵曹的位置上已經呆了多年,如何指揮數百人的作戰,兩人比起孫曉與顏海波來,要高了一個層級,特別是顏海波,在這種對抗之中,每戰必敗.

    而對於戰勝者,高遠的獎勵便是一面錦旗,獲勝者有資格將他舉在隊伍之中,直到下一次的對抗到來,如果輸掉的話,這面錦旗便將會被獲勝者奪走.

    高遠深知自己這支隊伍的弱點,那就是合格的指揮官太少,當還只有百來人時候,戰鬥層次也局限在一個較低的水平之上,但隨著人數的增多,這種缺陷便被無限的放大起來,如果現在不讓他們暴露出來,等到大戰來臨才發現的話,那就太晚了.而太晚的結果就是輸掉戰爭,那是無數的生命,鮮血還有利益.

    膿包,越早戳穿越好.居里關外廣峁的開闊地為高遠的大練兵提供了最佳的場所.

    "縣尉,顏海波又輸了!"曹天成提著筆,頭去看在外邊,第四隊的士兵在顏海波的帶領之下,垂頭喪氣地從外面列隊走了回來.二百多人的隊伍鴉雀無聲,安靜的有些令人滯息."他已經連輸了六場了."

    六場,便是兩個月了,兩個月中,顏海波在這種大型對抗之中,每戰必敗.

    "不錯了!"高遠坐在曹天成的對面,一柄薄如蟬翼的小刀在手指之間飛舞,靈活的手指彈動,那小刀便宛如一柄活物,在他的指間幻化成一道白光."從最開始的被全殲,到現在能保持一多半的戰鬥力,他的進步已經很大了."

    "還不是輸了!"曹天成笑道,想了想,臉色端正起來,看著高遠,"兵曹,你說這樣老輸下去,會不會讓他有心理陰影,讓他不再自信,這樣於今后不是什麼好事啊!"

    高遠搖搖頭,"顏海波是那種愈敗愈勇的人,這兩個月,我也一直在關察著他,每一次失敗,這小子都會總結得失,而且不僅是他一個人,他總是會召集所有的部屬來總結,這一點,另外三個隊都沒有做到,孫曉他們,只是將討論的範圍集中在都頭之間,你沒有發現嗎?每一次的戰鬥,在前面犯過的錯誤,顏海波在後續的戰鬥之中,都從來沒有再出現過,天成,顏海波將來的成就必然遠在孫曉,鄭曉陽,那霸之上."

    "想不到縣尉如此看好他?"曹天成驚訝地道.

    高遠笑了笑,"失敗並不可敗,但只要最後贏了,那就是贏了.顏海波多年輕啊,這個年紀,正是對誰都不服氣的時候,顏海波進步神速,你瞧著吧,再有個一兩年,孫曉他們必然不是他的對手了."

    兩人正說著,門吱呀一聲被推開,孫曉喜氣洋洋地走了進來,手裡高舉著一面錦旗,"縣尉,我贏了,這一次我贏了."

    這是孫曉第一次贏得這面錦旗,當然是喜不自勝,第一時間便跑回來向高遠報喜,要知道,六場大比,前五次都是被鄭曉陽和那霸奪得,以高遠嫡系自居的孫曉自然是惱火得緊,這一次終於出了一口惡氣.

    "好,好,今天晚上加幾個菜,咱們來慶賀一下第三隊終於打了一場勝仗!"高遠哈哈笑著站在起來."真是不容易啊,總算是打贏了一場."

    聽出了高遠語氣之中的譏諷,孫曉不由一滯,高舉著的錦旗垂了下來,"縣尉,您便瞧著吧,這面旗子既然到了我孫曉手中,我就不會讓他再被奪走了."

    "是嗎,那我拭目以待."高遠笑著看著他.

    說話間,鄭曉陽,那霸,包括第一個回來的顏海波都推門走了進來,孫曉舉著旗子,沖著三人抖了抖,得意之情,溢於言表.

    鄭曉陽哼了一聲,"才贏了一回,有什麼可得意的."

    "不錯,我已經贏了三回了!"那霸也是重重地哼了一聲.

    顏海波不說話,兩隻眼睛盯著那面旗子,眼神卻是炙熱無比.雖然連遭挫敗,但並沒有讓這個年輕人感到迷茫,相反,在一次次的戰鬥之中,顏海波看到的是自己的損失越來越小,而給敵人造成的損失越來越大,顏海波相信,再來幾回,說不定自己便能獲得一次勝利,如果時間再向後推的話,他在心裡重重地哼了一聲.

    幾人的反應落在高遠的眼中,他滿意地點點頭,這種氣氛便是他想要的,沒有競爭,便沒有進步.

    窗外馬蹄聲得得,結束了訓練的騎兵隊在步兵的率領之下回到了軍營,一陣人喊馬嘶之後,軍營之中歸入了沉寂.旋即,滿頭大汗的步兵出現在了高遠的面前.

    "步兵,你來得正好!"高遠招招手,笑道."你的騎兵現在怎麼樣了?"

    "進步神速!"步兵笑眯眯地道."等賀蘭教頭回來的時候,定然讓他大吃一驚."

    賀蘭燕自從與高遠談了一次之後,便返回了賀蘭部,協助她的兄長整合賀蘭部族,已經走了一月有餘了.

    "步卒的協作與對抗已經進行了兩個月了,接下來的,將是步騎對抗!"看著麾下的五個兵曹,高遠道.

    "步騎對抗?"五人異口同聲地反問道.

    "不錯,步騎對抗."高遠肯定地點點頭.

    步兵不懷好意地眼光從另外四個兵曹身掠過,"他們,經打么?"

    一語既出,立刻迎來了四人憤怒的眼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