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二十一章:兔死狗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二十一章:兔死狗烹字體大小: A+
     

    夜已深,書房之中只點了一盞昏暗的油燈,將兩個人的影子模模糊糊地映在牆上,其中一個呆坐不動,另一個卻是不斷地在顫抖,宛如一隻不停在牆上蠕動的巨大蛆蟲.

    霍天良在不停地發抖,臉上既有冷汗,也有淚水,鼻涕,臉色煞白,這個紉絝子弟含著金湯匙出生,一直錦衣玉食,從來沒有想過,他耗費的大量錢錢是從何而來.他只知道,他的父親是一個官兒,是一個後台很硬的官兒.

    在霍鑄的講述之中,霍天良終於明白,父親的確是官,但更多的時候卻是一條狗,是大燕除了皇帝之外最大的那人的一條狗,而且是不能登堂入室的狗.現在,主人有難了,父親這條狗也到了要被烹的時候了.

    "他們不能這樣,不能這樣."霍天良跌坐在地上,涕淚交流.

    "兒子,他們就是這樣,為了保全自己,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殺死我的.從知道拉托貝被生擒的那一刻,我就應該明白這一點,可惜,我想錯了,我還以為他們會將我保下來,但現在,我知道錯了.如果我早做打算,或許還能逃過這一劫,但現在,一切都晚了."

    霍天良突然跳了起來,"爹,還有一條路,我們去向張守約自首,這樣一來,他們就殺不了我們,而張守約為了他的目的,或許還可以保下您一條命來的."

    看著霍天良,霍鑄笑了起來,摸了摸霍天良的腦袋,"兒子,你能想到這一點,說明你並不蠢,是我把你慣壞了,如果對你嚴一點,讓你多讀讀書,學學本事,或許你不是今天這個模樣,但那時,我以為我會威風一輩子的,你讀不讀書都無所謂,我總會為你掙下一份你永遠也花不完的產業,可惜啊,我遇上了高遠這樣一個冤家,哈,現在想來,那時你一刀當真捅死了這個禍胎,了不起我給路鴻賠上幾萬貫錢,也不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可惜,可惜,這世上沒有後悔葯可吃啊!"

    "爹,您是說我們向張守約自首也不行么?"

    霍鑄搖搖頭,"不行的.從今天拉托貝進城之後,我就等著張守約派人來抓我,正如你所說,如果張守約真動手了,我倒還真有可能留下一條命來,成為這些大人物之間對峙的一枚籌碼,但你看看,這都什麼時候了,張守約那裡一點消息也沒有,這代表著什麼?這代表著張守約在給某些人留出時間來處理我,看來,他們已經達成某種默契了."

    聽到霍鑄這話,霍天良緊張地看了一眼窗外."爹?"他驚恐地叫了起來.

    霍鑄緩緩點頭,"就在今晚,我想,他們也快來了."

    "爹,那我們還不快逃?"霍天良一下子蹦了起來.

    "逃?往哪裡逃?"霍鑄苦笑,"現在是令狐耽與張守約聯手要我的命,你說說,我們能往哪裡逃,逃得了嗎?與其死在外頭,還不如死在家裡."

    "爹,我不想死!"霍天良大聲號淘起來,"我不想死!'

    "你當然不會死!"霍鑄沉聲道:"天良,住嘴,哭有什麼用?要是哭能改變什麼的話,你爹早就大聲號哭了.你記住,以後你再沒有了爹娘替你擋風遮雨,你再惹禍了沒有人去為你擦屁股,以後所有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如果你有那份心事的話,如果有這個能力的話,便為你爹娘報仇,如果膽小害怕的話,找一個隱蔽的地方,隱名瞞姓地活一輩子吧!"

    "爹,我能往哪裡逃?"霍天良兩眼紅腫,卻又浮現出了一絲希望之色.

    "這個時候,是逃不出去了."霍鑄道:"從書房出去,便到了後院,院子里有一口深井,你知道吧!"

    "爹,我知道!"

    "你跳下去!"霍鑄道.

    霍天良一驚,"爹,那口井那麼深,我跳下去,如何能活?"

    霍鑄嘆了一口氣:"兒子,難道我還能害你么?這口井看似很深,但在這口井的井壁之上,我向內挖了一個地道,內里有一個密室,時面貯存有一些食糧,一個人躲在裡面,便是一個月也藏得了,你跳下去后,便爬進去躲好,不管外頭髮生了什麼事,都不要再出來,明白了么?"

    "爹,不若我們都藏進去豈不是好?"

    "你怎麼還這麼糊塗,他們要殺得是我,如果殺不死我,豈會善罷干休,便是一寸一寸地找,也會將我翻出來,我若死了,你或許還可以躲過這一劫,所以,我要在這裡,等著他們來殺我."

    "爹!"霍天良的身體又篩糠一般抖了起來.

    看著霍天良這副模樣,霍鑄嘆了一口氣,"兒子,你如果能躲過這一劫,以後好自為之吧!"

    霍天良正想再說點什麼,前院突然傳來了狗的狂吠之聲,但也僅僅是叫了幾聲,便再也沒有了聲息.霍鑄臉色一變,一把抓住霍天良,將他推到了書房後門邊,推開門,"天良,快走,記住我的話,那個密室里還有一箱子帳本,那是這些年我替他們令狐家向東胡走私鹽鐵我偷偷記下來的,如果有機會能扳倒令狐家的話,這些東西足以將他們送上斷頭台來陪我,快走."

    霍天良倉惶奔出了房門,直趨後院那一口深井,霍鑄站在門邊,一直看到霍天良的身子消失在井沿,聽到了水花激蕩的卟嗵一聲,這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轉身關好門,走回到了房中.端端正正地坐在大案之後.

    霍家大宅之中,持續不斷地響起了慘叫之聲,間或之間,也有兵器交接的聲音,但聲響卻極其短促,霍鑄知道,自己家中雖然也有護院家丁,但與令狐家的殺手比起來,他們不過是一些小羊羔一般,根本就沒有多少還手之力,除了任人宰殺之外,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

    房門之外響起了輕微的腳步之聲,霍鑄淚流滿面,提起桌上的那隻酒壺,湊到嘴邊,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地一口氣將內里的酒喝了下去.

    酒極好,是吳家酒庄出產的最好的酒.一壺酒下肚,腹內頓時一股火熱直竄上來,頃刻之間,霍鑄已是滿面通紅.

    "好酒!"當的一聲,他丟下酒壺,身子無力地靠在了椅背之上,與此同時,房門哐當一聲被撞開,數個蒙面人手持著鋼刀,直趨而入,看到案后的霍鑄的模樣,都是怔在了當地.

    "你們來得倒快!"霍鑄看著他們,哈哈大笑,"令狐耽的手腳果然很快,不過不勞你們動手了,我自己知道我自己的下場."

    幾個蒙面人看著霍鑄,手中鋼刀揚起,慢慢向他走去,但走了兩三步之後,便再次停了下來,因為他們看到,霍鑄的眼耳口鼻之中,已是有鮮血緩緩滲出.看了看地上的酒壺,為首一人明白了,他點點頭,"你倒光棍,知道自己難逃一死,不單是你,你霍家這一次滿門老小都得上路,黃泉路上,不會寂寞."

    霍鑄嘿嘿地笑了起來,聲音之慘厲,讓幾個蒙面人聽著極不舒服.

    "告訴令狐耽,我在黃泉路上等著他,他一定會來找我的,哈哈哈!"霍鑄凄厲地笑著,隨著笑聲,大團大團的黑色血跡從口中湧出.

    看到霍鑄服下的毒藥如此猛烈,臨死之間如此慘厲,幾個蒙面人不由自主地都後退了幾步.

    "不要做美夢了,令狐大人百年之後才會過來找你的,不過那時的你,已不知道是重新投胎做了豬呢,還是狗!"為首的蒙面人冷笑一聲道.

    霍鑄瞪大了眼睛看著他,想要說什麼,但只要一張嘴,一團團的黑血便涌將出來,他咕咕數聲,腦袋向後一仰,終於再無聲息,只是那雙眼睛,卻仍然瞪得大大的.

    為首的蒙面上走上前去,仔細探查了一番,轉過身來,看著同伴,"死透了.搜,凡是滲及到家主的東西,統統搜出來,一個字兒也不要留下."

    幾名蒙面人在書房之中翻箱倒櫃的搜將起來.

    房外,陸續又有數個蒙面人出現,"沒有發現霍天良的人."

    "什麼?"正在翻撿著霍鑄的來往信件的蒙面人抬起頭來,"他應當沒有出霍家大宅,這段時間,霍家一直在我們的監視之中,霍天良怎麼可能逃出去?再去搜,一定要搜出來."

    "是!"後來的蒙面人轉身再一次衝出了房間.

    "大哥,這霍鑄早知道我們會來,既然早有準備,只怕那霍天良還真逃出去了,畢竟霍鑄也不是一個傻子,他精明得很."

    為首的蒙面人看了一眼已經死透了的霍鑄,沉吟片刻,"那個霍天良是個紉絝,原本也不足為慮,但就怕霍鑄交了什麼東西給他,先搜吧,如果搜不到,再讓家主通過張守約在城中大索,這個霍天良就算逃出了霍宅,也不可能逃出遼西城的."

    "大哥說得是."

    "大傢伙準備一下,將霍家大宅燒了,火一定要大,一定不能留下任何可能有的痕迹."為首的蒙面人將搜出來的一大堆信件丟在大案之上,隨手將桌上的油燈打翻,燈油潑在信件之上,被燈芯引燃,慢慢地燃燒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