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一十五章:惱羞成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一十五章:惱羞成怒字體大小: A+
     

    曹天成現在辦事是越發的利落了,半日功夫,便替賀蘭燕一人單建了一間茅房,左右不過是將大木刨平了,叮叮咚咚地釘在一起,幾根檀條一釘,茅草一鋪,草藤一紮,壓瓷實了,便算完工了.至於單獨的洗澡間嘛,那就是高遠想當然了,從伙房裡找來一個大桶,洗洗刷刷一番,弄乾凈了,往房間里一擺,洗澡的地兒便也有了.

    讓高遠啼笑皆非,甚至惱羞成怒的是,也不知道曹天成出於一種什麼心理,順帶著將高遠的新卧室也修了,與那間茅房的材質一樣,軍隊里人手多,幹活快,等到高遠在外邊轉了半天,回來的時候,都快完工了.房子怎麼修的,有什麼材質,高遠不在乎,關鍵在於他的位置,這間房子緊貼著他原來的卧室,也就是現在賀蘭燕住的地方,為了省材料,曹天成還借了這間房一面牆,這房子本身便是木製的,現在共著一面牆,隔壁有個什麼動靜,豈不是聽得清清楚楚的.

    目瞪口呆地看著士兵們手腳麻利地釘上最後一根檀條,鋪上茅草,房子正式完工.曹天成也拄著拐杖,笑嘻嘻地出現在高遠面前,"兵曹,還行吧?弟兄們手藝都見長啊,瞧這房子,做得又齊整,又漂亮."

    高遠狠狠地將一根木料之上還帶著綠葉的枝丫扯了上來,看著曹天成,狠狠地道:"好,好得很,好得不能再好了!"

    曹天成笑嘻嘻地道:"我就說你會很滿意,孫曉和步兵還硬說兵曹會收拾我,哈哈哈,這回他們可輸給我了,我這就找他們收利市去."得意洋洋地拄著拐,叮叮噹噹地向兵營走去.

    看著曹天成的背影,高遠眼裡怒火瞅瞅地冒著,要不是曹天成還拄著拐,他早就一腳飛踹過去了.

    "都是些什麼人啊!"高遠將手裡的枝條扔在地上,用腳狠狠地碾進了泥土裡.

    幾個士兵提著大刀斧頭鋸子,抱了幾塊木板木樁進了房子里,叮叮咚咚一陣子,一張床便釘好,桌子椅子往裡一般,曹天賜也是快手快腳地將高遠的被褥抱了進去,鋪好,高遠這間卧室便算是坐實了.

    氣哼哼地走進房中,往床上四仰八叉一躺,這都是些什麼事兒啊!

    對面的房門哐當一聲被推開,高遠一下子坐了起來,支楞起了耳朵,別看這牆是一根根圓木釘起來的,但著實不太隔音.賀蘭燕帶著騎兵們訓練完回來了.

    叮噹一聲,那是賀蘭燕將彎刀丟在桌上的聲音,接著又是叮噹一聲,高遠猜著,定然是賀蘭燕將束腰的皮帶也扔在桌子上,皮帶上的鐵扣與彎刀碰到了一起.

    那邊傳來了賀蘭燕低聲哼唱的匈奴俚曲,雖然聽不大懂,但調子卻是極其好聽,高遠不由聽得出了神.

    歌聲不斷,間或不斷傳來一些悉悉索索的聲音,也不知賀蘭燕在忙些什麼,片刻之後,便聽到賀蘭燕拉開房門大聲喊著曹天賜的名字:"天賜,天賜!"

    "燕姑娘,什麼事?"較場之上正在練拳的曹天賜一溜煙地跑了過來,自從賀蘭燕答應教曹天賜騎馬便許了他一匹好馬之後,賀蘭燕現在對曹天賜是隨叫隨到.

    "去伙房看看,我的洗澡水燒好了沒有,燒好了就給我提來!"賀蘭燕道.

    "好嘞!"曹天賜歡快的聲音響起來.

    這女人要洗澡,高遠瞅了一眼那牆,一下子站了起來,準備出屋去,想了想,又坐下來,賀蘭燕現在正在房門前站著呢,自己這個時候走出去,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這女子精靈古怪得很,而且對自己又有一番別樣心思,說不定又生出什麼事來.

    重新坐回來,高遠決定見怪不怪,自己權當什麼也沒有聽見.

    對面傳來曹天賜沉重的腳步聲和喘氣聲,緊跟著便是水流的嘩嘩聲,曹天賜將水倒在木桶里,走也了房門,咣當一聲,門被關上了.

    高遠坐在床沿上,眼觀鼻,鼻觀心,儘力讓腦子裡去想些別的東西,以免讓隔壁那嘩嘩的水聲傳到自己的耳中,不過收效甚微.

    悠揚動員的俚曲,嘩嘩啦啦的水聲,交匯成更為動聽的音樂,雖然強迫自己不去想,但自有畫面出現在高遠的腦海之中,特別是那曾暴露在高遠面前的鼓鼓囊囊的胸部以及修長筆直的雙腿,更是一次又一次反覆地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高遠似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之聲.感受到小腹之處的火熱,高遠很是懊惱,失策了,原來自己的定力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高.

    雖然懊惱,但並不羞恥,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況自己現在連色心也沒有,只不過一些男人生理上的自然反應罷了.他乾脆躺在了床上,將賀蘭燕與葉菁兒作了一番比較,他看過賀蘭燕,卻撫摸過葉菁兒,比起葉菁兒的嬌羞無限,賀蘭燕完全是另一個版本,火辣辣的如同一根小辣椒.倒是春蘭秋菊,各有擅長.

    說來也是奇怪,雖然隔壁的水聲,歌聲仍在響起,但一想起葉菁兒,高遠心中的那團邪火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澎澎的敲擊牆壁的聲音突然響起,將高遠嚇了一跳,這丫頭又抽什麼瘋?

    澎澎的聲音繼續響起,"高遠,大色狼,你在么?"賀蘭燕清脆的聲音響起.

    高遠沒好氣地重重地哼了一聲,"幹什麼?"

    "等我洗完澡,你陪我去好好逛一逛居里關好不好?"水聲嘩嘩的繼續響著.

    "有什麼好逛的,我累了,要睡覺了!"高遠道.

    "你是主人呢,我到你這裡,可是客人,而且還是你的騎兵教頭,而且是不拿工錢的教頭,你陪我逛逛都不行么?"那邊傳來賀蘭燕無限委屈的反問.

    高遠沉默了片刻,賀蘭燕說得倒也是實話.

    "好吧,逛逛便逛逛,反正隔晚飯還有一段時間呢!"高遠站了起來,"我在外面等你,你快點吧!"

    "好呀好呀!"那邊傳來賀蘭燕欣喜的聲音,緊跟著便是嘩啦一聲大響,顯然是賀蘭燕喜不自勝之下,跳出了那水桶,高遠腦子裡一下子便湧出了賀蘭燕此時赤身裸體站在水桶邊的畫面,鼻子一熱,險些便噴出鼻血來,伸手一抹,還好,還好,要不然可真是丟人丟大發了.

    曹天成和孫曉等人絕對的不懷好意,明日讓曹天成將這木牆之上厚厚的刷上一層泥灰,興許要好一些,要不然這個樣子一直繼續下去,終有一天,自己會被隔壁那個惹火又不知收斂的尤物給折騰得噴出鼻血來.

    背著手站在較場之上,士兵們正在各個訓練器械之上忙活著,看到高遠的身影,都是臉帶笑容地向他致意,不知怎的,高遠總是覺得這些傢伙臉上的笑容今天都是怪怪的,看自己的笑話么,哼哼,等著吧,有你們哭的時候,他在心裡無聲地威脅了幾句.

    身後門兒發出碰撞的聲響,高遠回過頭來,賀蘭燕滿面笑容地出現在門邊,滿頭的小辮此時已經解開了,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披散下來,沒有穿著日常的起居服,身上罩著一件寬大的棉布袍子,居然赤著一雙雪白的天足,就這樣走了出來.

    "高遠!"她笑著走了過來.

    還好,當著這多士兵的面,總算是給了自己一個面子,沒有公開大叫自己為大色狼或者笑面虎了,高遠鬆了一口氣,"燕姑娘,我們這裡都是男人,你出來的時候,最好穿得整齊一些."

    "我這個樣子不整齊嗎?"賀蘭燕低下頭,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自己一番,"挺整齊的呀!"

    高遠無語,對這個丫頭,自己總是無法可施.搖搖頭,"我們走吧!"

    "好呀好呀!"賀蘭燕一下子跳到高遠身邊,一股淡淡的少女清香撲鼻而來,煞是好聞,這種味道,高遠在葉菁兒身上也聞到過.

    不是說游牧民族身上無論男女都有一股洗都洗不掉的膻腥味么?這賀蘭燕身上怎麼沒有,反而香香的極是好聞?高遠便有些奇怪地打量了一下賀蘭燕.

    看到高遠打量自己,賀蘭燕卻是高興地道:"我漂亮吧!"

    "漂亮,當然漂亮!"高遠笑道,這倒不是假話,賀蘭燕的確漂亮.

    "哪?"賀蘭燕遲疑了一下,終於還是問了出來,"我比你未婚妻,誰更漂亮?"

    最怕她問的問題,她就問了出來,高遠想了想,道:"如果是站在中立者的立場之上,你們兩人春蘭秋菊,各有擅長,各有各的美,你們美得不一樣."

    "難道還有另一種立場么?"賀蘭燕驚訝地問道.

    "當然,站在一個未婚夫的立場之上,我想說,她更漂亮."

    "你這不是自相矛盾么?"賀蘭燕嘟起了嘴.

    "不矛盾!"高遠笑了笑,"這叫"qingren"眼裡出西施."

    "西施是誰?"

    "哦,西施是我們大燕神話傳說中的一個大美女!"高遠道.

    沉默片刻,賀蘭燕悠悠地道:"我明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