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一百零五章:有家,有人,有溫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一百零五章:有家,有人,有溫暖字體大小: A+
     

    家裡雖然已經凌亂不堪,不成模樣,但只要人還在,就是溫暖的.回到家裡,葉氏與葉菁兒卻是已經做好了晚飯,正在等著他,看到高遠進門,葉楓馬上就泡了一杯熱騰騰的茶端了過來.

    "高大哥,家裡茶葉都被搶走了,這些是一個罐被打破了散落在地上的,不過我將他們都洗乾淨了,你放心喝!"葉楓笑咪咪地站在高遠身邊,巴巴地看著他.

    高遠笑著接過茶來,摸著葉楓的小腦袋,"多謝了,洗不洗的也沒啥關係,我們在外面打仗的時候,有時候再髒的水也得喝下去."

    見高遠不緊不慢地喝著茶,不再說什麼,葉楓便有些急了,扯了扯高遠的衣角,"高大哥,你答應我的馬兒,找著了嗎?"

    看到葉楓終於露出真容,葉楓快活地笑起來,"放心吧,高大哥答應的事情,當然會做到,等下一次我回來的時候,小馬駒就給你帶回來,咱家院子大,你在院子里就可以練習騎術,只是不能騎到街上去,行么?"

    "太好了!"葉楓快活得跳了起來,"我有馬騎了."

    "高遠,你別太慣著他了!"葉氏走了過來,看著高遠,道:"他提什麼要求你就給什麼,那可不行."

    高遠站起來,"也沒什麼,一匹小馬駒而已,葉楓在家裡練練騎術也好,將來總是用得著的,小馬駒溫順,高矮也正適合,這一次拿下了胡圖部,卻是正好給他挑一匹好的,以後可就沒這麼好的機會了."

    葉氏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你有心了,吃飯吧!"

    飯桌只剩下了三條腿,斷掉的一條腿用磚頭支著,一邊的椅子倒還勉強坐得,桌上飯菜倒還是豐富,想來這些吃食,胡圖騎兵不是太感興趣.

    葉菁兒給高遠添了滿滿一大碗飯,放在他面前,又吃力地抱起酒罈,想給高遠倒酒,高遠接過酒罈,笑道:"菁兒,多拿幾隻杯子來,我們一家人好好地慶祝一番,葉楓,你也喝一點,敢嗎?"

    葉楓瞪著大眼,"有什麼不敢的?我可是喝地酒的."

    高遠大笑,"上一次你可是喝得爛醉如泥,是被我扛回來的,還記得么?"

    葉楓扁扁嘴,"那不過是不知道這酒那麼厲害,喝得太急了一些罷了,這一次我卻是不會上當了,小小的喝一口,也不會怎麼樣?"

    葉菁兒看向葉氏,見葉氏微微點頭,趕緊去洗了三個杯子,一一擺好,高遠提起酒罈,將杯子一一滿上,端起酒杯,向著葉氏舉了起來,"伯母,這一次我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一杯,就祝我們以後的日子蒸蒸而上,一帆豐順."

    葉氏端起了酒杯,"也要祝你這一次戰事順利,一舉功成."

    四人端起酒杯,除了葉楓小嘗一口之外,剩下三人都是一飲而盡.

    看著高遠提著酒罈倒酒,葉氏的心裡卻是滿意之極,這個高遠,這一年來變化極大,與以前幾乎判若兩人,更重要的是,此人對自己一家極好,以後菁兒跟了他,倒是不會吃苦受累,高遠有能力,有想法,只可惜出身太低,這一輩子再奮鬥,上進之路也不會太寬闊,像張守約這樣的異數,實是在少之有少,張守約一介平民能做到今天這個位子上,不但有他自己的能力,而更重的是,時勢造英雄,現下各國之間平靜,燕國與東胡雖然小磨擦不斷,但打大仗的可能性幾乎沒有,高遠雖有能力,卻是沒有施展手腳的舞台.

    而高遠如果是一個貴族子弟,有了這些能力,再有人在背後推上一把,幾乎便可以註定將青雲直上,將來成為國之重臣,那是可以預見的事情.

    想到這裡,葉氏不由嘆了一口氣,這就是命啊!現在自己一家三口的身份見不得光,能有高遠這樣一株大樹擋風擋雨,也很不錯了,這一年多來,自己再也不用像以前那般勞累,楓兒可以讀書了,菁兒也一天比一天長得更漂亮,所有的一切,高遠都料理得妥妥噹噹,根本不需要操什麼心.

    夠了,有這些就夠了!葉氏既然翻身無望,那麼,就忘掉以前的一切,本本份份地做一個小民吧.

    "高遠,這一仗打完,你以後有什麼打算?"葉氏問道.

    "伯母,這一戰過後,扶風應當進入一個平靜期,我駐守在居里關,一時之間不會有什麼特別的事情,重心將仍然放在練兵之上,我準備將軍隊再擴充兩百人,達到五百人的編製,再練一支騎兵出來."

    "你要練騎兵?"葉氏訝然道.

    "是呀,與東胡人作戰,沒有騎兵太吃虧了,這一次弄了不少戰馬,正好借著這個東風,練一支騎兵出來,以後步騎輔助作戰,對上東胡人,就再不會那麼被動了."

    "你認為東胡人一定會再來?"葉氏放下了筷子,問道.

    高遠微微一笑,"東胡人是狗改不了吃屎,一定會再來的.忘戰必危,我不能不居安思危,做好一切準備."

    高遠說得粗魯,葉氏不由微微皺了皺眉,盯著高遠,心道只怕高遠的心思遠遠不只如此."高遠,我聽你話里的意思,東胡人即便不來找你,你也會去撩拔他們是也不是?忘戰必危,你說得不錯,但你也要記好,好戰必殆.你不要多生事端."

    高遠微微一笑,葉氏厲害之極,只是聽自己說話,便揣澤出自己的心事,自己當然不甘於永遠當一個兵曹,也不甘於永遠給張守約做一條狗,只不過大燕現在政局穩定,自己向中原去根本沒有多少發展餘地,也不太可能成功,但東胡人佔據著大片的肥沃土地,卻是足夠自己施展手腳,只是現在自己還太弱小,這番心事卻只能埋在心底.

    向西,不斷向西,張守約可以掌控一個遼西郡,自己為什麼不能打下一片更大的天地?

    "伯母放心,高遠心中有數,必然會小心謹慎,沒有萬全的把握,絕不會貿然出手."他向著葉氏舉起了酒杯.

    "養一支騎兵卻是需要不少銀錢的,你的手下也沒有精擅騎兵的將領,恐怕不會有太大作為!"葉氏搖頭道.

    "錢不是問題,伯母,對於而言,賺錢只是小事,其它的才更難一點,至於士兵們的騎術以及騎兵作戰方面,我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高遠口氣說得極大,但葉氏已見過高遠賺錢的手段,知道他說得不差,轉念想了想,"你是想從匈奴人那裡想辦法?"

    "是的,他們已經答應幫我培訓騎兵了."

    "匈奴人現在雖然與你交好,但他們與東胡人一樣,也是番人,只不過現在被東胡人壓制著,你對他們,可也不能太過於放心了."

    "多謝伯母提醒,我會小心在意的,賀蘭雄的賀蘭部現在還只不過是一隻沒有長出利爪的小老虎,我們兩家是合則兩利,分則兩敗,以後如果他成長起來了,我相信,我也不會一直像現在這般,總歸到底一句話,我會死死地壓制住他的."

    "你明白就好!"葉氏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別看匈奴人在你面前很不錯,但在趙國那邊,趙國邊民卻是深受其苦,與東胡人侵擾我們別無二致."

    葉菁兒聽著高遠與葉氏說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大多聽不懂,不過看兩人的神色,倒也知道他們所講的必然是大事,她也不搭腔,只是不斷地替高遠挾一些他喜歡吃的菜放在碗中,高遠說得多,吃得少,不大會兒,碗里卻是冒起了一個小山尖.

    與高遠一番對話,葉氏卻是看出高遠亦不是那種甘心居於人下之人,他的意思是要積蓄力量,然後去東胡人嘴裡虎口奪食,心中有些擔憂,但葉氏亦不是那種小戶人家的女人,高遠想要做成一番大事業,她卻也是樂見其成,如果當真能像張守約那般,成為一方霸主,菁兒也好,楓兒也好,都可以跟著水漲船高,葉氏將來倒還真是翻身有望,希望總是與危險並存,高遠想將事業做得越大,危險係數也必然越高,葉氏也清楚這一點,但她骨子裡也是不甘就這樣沉淪的,高遠有這個心思,她卻是歡喜更多一些,看高遠便也更順眼一些了.

    "吃飯吧!"她不再說這個話題,低下頭,緩緩地向嘴裡扒著飯.

    葉菁兒喝了兩杯酒,臉郟已是紅通通的,高遠看了她一眼,笑道:"這酒對女兒家來說,也是太烈了一些,回頭我讓吳大人送幾壇果子酒回來,菁兒你放在家中,與伯母閑暇時小酌幾杯,倒也不虞會喝醉."

    "哪敢情好!"一邊的葉楓已是高興地叫了起來,"那種五顏六色的果子酒比這辣酒好喝多了,高大哥,回頭你就弄一些回來,我也可以喝的."

    "就知道吃喝!"葉氏看著葉楓,虎起臉來訓道,"多像你高大哥學些有用的本事."

    被葉氏一訓,葉楓立即便低下了頭,拚命地向嘴裡扒著飯.將嘴巴塞得滿滿的,噎得直翻白眼,看得高遠好笑不已.

    飯後回到自己卧室,窗戶被打亂了,門被弄出了一個大窟窿,很顯然是被一腳踢穿的,地上卻是已經打掃乾淨了,讓高遠眼前一亮的是,空蕩蕩的窗台上擺著一個插滿了百合花的瓶子,走進屋中,一股清香當即撲面而來.

    "高大哥,你好好休息吧!"葉菁兒紅著臉,站在門口,卻是不進來.

    "菁兒,你站在門外做什麼,怎麼不進來?"高遠問道.

    "才不進來!"葉菁兒臉兒紅撲撲的,"進來了你又要使壞,高大哥,你休息吧,這些日子,你肯定是累壞了,我走了!"丟下幾句話,葉菁兒一個轉身,風一般地跑走了.

    看著葉菁兒的背影,高遠不由惆悵不已,本來還想與葉菁兒親熱一番的,雖然不能真做些什麼,但便是隔靴搔癢,也能望梅止渴不是,不想葉菁兒卻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